55惊人的真相/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真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穆劲琛的手挪到她腿边,她整个人好像要从他身前沉下去,偏偏穆劲琛又抓着她的腿不放,她身子向前拱起,看上去倒像是迫不及待往他身上爬一样。

“这样好累。”她小声嘟囔句。

“那怎样才不累?”

“你放我下来吧。”

穆劲琛将她整个人轻轻往上一提,付流音只能用腿夹住他的腰,男人某根神经似乎被她拨动了,他轻吟一声,张口就亲向付流音的脖子。

他薄唇轻启,也没用多大的力,付流音觉得又痛又痒,想要躲避,她开始连连求饶,“不要,不要,真的……别留下痕迹,我明天……”

穆劲琛一口咬住,她整个人战栗下,男人很快松开,幽暗的眸子落向她颈间,嘴角满意地往上勾勒起来,“漂亮。”

付流音手掌覆住脖子,“是不是留了印子?”

穆劲琛一双眉眼似笑非笑,“你是我的人,我想给你印多少个,都是我说了算。”

“放我下来!”

穆劲琛双手抱住她的腰,他转过身,大步走到床前,他抱着她直直往下倒去,全部的力量都压在付流音身上,她眼冒金星,“穆劲琛,你究竟要干什么?”

她两腿软软地放到床上,穆劲琛抬起她的右腿,将她折在付流音身前,“再喊我一声。”

付流音抬起视线看他,“是不是你没有妹妹,所以这么喜欢别人喊你?”

“不,我就喜欢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穆劲琛一点点往下压,胸前挤压着她的腿,付流音抬起脑袋,下巴已经碰到了膝盖,“我的腿要断了,放开我——”

男人双手抱紧她,还在往下压,付流音赶紧松了口,“哥哥,好哥哥,放了我吧。”

她喊一声哥哥也就算了,偏偏加了一个好哥哥。

穆劲琛低下身,付流音的腿真要被压断了,她尖叫出声,只是声音还未发出来,就被穆劲琛一口吞入喉间。她那条被折在胸前的腿压根动不了,付流音前额渗出细汗,她好想骂穆劲琛一句变态,但她又不敢惹他。

她勉强回应着穆劲琛,男人满足地将唇瓣从她嘴上撤走,他低眉盯着她看,付流音有些喘,“哥哥。”

穆劲琛一侧嘴角往上勾翘,露出几分邪气,他松开付流音,直起身后开始快速地脱衣服,付流音忙将腿收了回去,人还未来得及起身,却又被穆劲琛扑了回去。

“我待会还要写作业——”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糊弄谁?”穆劲琛手掌摸向她的下巴,“我就不信那些题,你会?放心,我一会帮你……”

付流音起初还有些出神,只是身体始终被穆劲琛牵引着走,她盯着身前的男人,穆劲琛是练武的,肌肉比旁人自然要更加明显的多,付流音的视线逐渐落到天花板上,不知过了多久,穆劲琛一手压在付流音跟前。

付流音握住了男人的手臂,“我现在去上学了,我不想怀孕。”

“上学跟你怀孕不冲突。”穆劲琛太阳穴处青筋直绷,在他想来,就算付流音怀孕了又怎样?她不还是照样能去上学吗?

付流音自然不是这么想的,她手上开始有反抗的动作,“我给你拿……”

“我不要戴!”

“不行!”

穆劲琛双手撑在她身侧,居高临下盯着她一脸的娇媚,她面若桃花,看着都能令人心醉,“别白费力气了,快了,就算你要拿也来不及了。”

付流音听到这,趁着穆劲琛抬身的动作,她两手使劲一推,硬是将男人推了出去,穆劲琛全身绷到了极点,只是那种空虚感并未能得到慰藉。他伸手握住付流音的腿,可身子刚靠上去,整个人就……

她低头一看,笑出声来。“这下好了。”

“好?”穆劲琛面色铁青,“好在哪?就差那么一点!”

付流音自然是心情大好,她坐起身,朝着穆劲琛肩膀处推了下,“快去洗澡吧。”

穆劲琛呼吸还有些重,“付流音,我看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她现在不怕他了,就算他真想吃了她,这会也是有心无力,“跟你学的啊,你不说了吗?跟着你,首先就得学着胆大。”

付流音身子挪向床沿,站了起来,她几步走到梳妆镜前,一件衣服都没穿,就这么坐了下来。

穆劲琛躺到床上,视线望过去,看到了女人白皙的肌肤,她的头发有些乱,方才纠缠得过于激烈,以至于有处地方好像打结了。

黑亮的头发披在付流音莹白的背上,穆劲琛手掌撑着侧脸,“你倒是不怕羞,衣服都不穿一件,就这么坐在我面前。”

付流音头也没回,翻开一页书本,声音软糯地说道。“我们既是夫妻,我在你面前还需要害羞吗?”

这话一说出口,对穆劲琛来说很是受用,其实付流音当时心里是这样想的:我就裸着怎么样?你能爬起来对我再来一次吗?

这时候的穆劲琛,从一只老虎变成了一条软虫,付流音想想就好笑,居然真就笑出声来了。

穆劲琛坐起身看她。“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高兴。”

“今天很高兴?”

“是啊,”付流音说道,“谢谢你。”

穆劲琛嘴角一勾,没有接话,起身去了浴室冲澡。

翌日,付流音着急起来,穆劲琛的手臂压在她身前,她醒来后将它一把推开。

“我要迟到了。”

“一惊一乍做什么?迟到也没关系。”

付流音赶忙穿上拖鞋,小跑着来到浴室,挤上牙膏一抬头,就看到了脖子里清晰的吻痕。

付流音伸手遮掩住,可是这样的天气,她一会总不能穿件高领去上学吧?

洗漱好后,付流音先下楼,脖子里面系了条丝巾,看到佣人从楼梯口经过,她赶忙上前步。“那个……家里有创口贴吗?”

“二少奶奶受伤了?”

“不是我,”付流音忙不迭摆手,“是劲琛,擦破了一点皮……”

“好,我去找找。”佣人找来了医药箱,翻了圈却并未找到创可贴,“二少奶奶,要不我出门去买吧?”

“不用了,”付流音手掌不由抚向颈间,“也没多大的伤,待会让他出去的时候,自己去趟药店吧。”

“老二受伤了?”穆成钧下楼后,并未往前走,他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视线却直勾勾落到付流音的颈部。

付流音头也没回,“小伤而已,没事的。”她抬起脚步走向餐桌,“可以吃早饭了吗?”

“我去喊太太过来。”

“好。”

付流音站在餐厅内,余光朝着楼梯口看去,却没再看见穆成钧的身影。

没过一会,付流音还站在原地,冷不丁就有一只手伸到她的面前,她吓了跳,定睛一看,发现是穆成钧。

“拿着吧,这么热的天还围着丝巾,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付流音尴尬不已,伸手将创可贴接过去。

“是吸在脖子上了吧?”穆成钧眼睛里微亮,“两个够不够?身上还有吗?”

“大哥!”付流音冷冷打断他的话,“你管得是不是太多了?”

“今天下课后,要我去接你吗?”

付流音一听,冷汗都快出来了,“用不着。”

“跟我这么见外。”

付流音目光望出去,看到穆太太下来了,她赶忙上前打过招呼,“妈。”

穆成钧笑了下,一把拉开椅子入座。

付流音中饭是在学校食堂解决的,离下午的上课时间还早,赵晓便将她带回了宿舍。

宿舍内还有另外三个女生,都很热情,赵晓让她在自己的床上坐下来。“音音,我们班还有几个女生在另外的宿舍,你看午休时间这么长,你以后带床被子过来,这儿反正有空床,你在这休息吧。”

“是啊,吃了饭,你还能跟我们一起打八十分。”

付流音端详着四周,她倒真想住在宿舍里头,可这样的想法,她连想都不敢想。

“音音,你喜欢上网吗?”

付流音看向旁边,赵晓的书桌上摆着一台电脑。“还好,我一般都是上网看电影。”

“音音,你下次跟我们一起玩吧,玩网游,我们几个一起打通关。”

“我玩不来……”

“没关系,我教你。”赵晓伸手抱住付流音的肩膀。“我们去网吧,玩通宵那种,最有意思了。”

“你自己有电脑,还通宵做什么?”

“氛围不一样嘛。”赵晓笑道,“什么时候有空啊?我们一起去。”

付流音可不敢随便答应,穆劲琛要知道她彻夜不归,非扒了她的皮不可。“以后有机会再去吧。”

“行啊,那我先教你打游戏,以后我们还能组建一支小分队呢。”

穆家。

穆成钧到家的时候,经过院子,看到凌时吟坐在轮椅内,旁边只有穆太太一人。

穆成钧上前几步。“妈。”

“成钧回来了。”

男人伸手接过轮椅,“时吟,今天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她这样子,还能好到哪里去?

穆太太起身,“我去躺会,有点累了,时吟,你跟我一道进去吧。”

“妈,外面阳光还这么好,我跟时吟在这坐会。”

“这……”穆太太有些不放心。

穆成钧轻笑。“做什么?晚上的时候,难道不是我们两个人单独相处吗?”

“好吧。”

穆成钧看着穆太太走远了,他站到凌时吟跟前,不由蹲下身,“你想让音音搬走?”

“为、为什么这样说?”

“上次在餐桌上,不是你提醒她的吗?”

凌时吟以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她伸手握住轮椅把手,“不是。”

“不是最好,记住,以后不要插手管我和她的事。”

凌时吟唇瓣轻颤,另一手落在腿上后狠狠紧握起来,“你和她的事?”

穆成钧点了点头,“你要让她搬走的话,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成钧,我是你老婆啊!”

穆成钧的手落到轮椅上,忽然使劲一推,轮椅朝着后面快速滚去,很快撞停在了树干上,凌时吟差点摔出去,她上半身倚靠在轮椅内,视线钉在穆成钧的脸上,男人坐在原地没动,“如果还敢有下次,我就把你从楼上直接推下去!”

穆成钧站起身,他走到凌时吟跟前,抬手拍了拍她的脸,“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是不是?”

男人没有将她推进屋去,而是站起身来走了进去。

付流音回来的时候,还早,今天是司机去接她的,穆劲琛应该是有事在忙。

她哼着小曲从车上下来,凌时吟一个人坐在花园内,见到付流音经过,她忙张口喊道,“音音!”

付流音朝她看了眼,“做什么?”

“你过来,我有要紧的事和你说。”  付流音背着包,三两步上前,凌时吟朝她招下手。

付流音到了她跟前,没有再靠近,“有事?”

“你靠近些。”

“你少来,万一待会说我推了你,那我真是长两张嘴都说不清了。”

凌时吟唇瓣轻颤,“音音,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都这个样子了,我没必要来害你。”

“谁知道呢,我信不过你。”

“好。”凌时吟冷笑下,“音音,你觉得你现在幸福吗?”

“你究竟要说什么?”

“你看看,你多幸福啊,老二喜欢你,你还能去学校,重新认识那么多人,不用跟我一样,每天被困在这。”

付流音在她对面的长椅上坐定下来,“是啊,相较你而言,我也觉得我很幸福。”

凌时吟嘴角处勾起的冷笑越来越明显,“那你觉得,老二是真心喜欢你吗?”

“我不在乎这些,只要他现在对我好就行了。”她和穆劲琛之间,她从未想过能长长久久,“你要想这样来挑拨,那你的如意算盘真是打错了。”

“音音啊,你也太单纯了吧,我记得我先前问过你,你说你哥怎么就能这样轻易认罪了呢?”

一提起付京笙,付流音的面色明显变了,她站起身来,准备要走,凌时吟见状,从兜内掏出了一个手机。“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

付流音顿住脚步,凌时吟将里面的视频翻出来,她举高手机,将屏幕对准付流音。

她看了一遍,依稀能记得里头的画面,“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要问穆家兄弟了。”

付流音收回步子,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起来,“凌时吟,你总是话里有话,也没意思,干脆将话挑明了吧。”

“穆家这两个兄弟,真真是最好的搭档,当初你哥哥拒不认罪,警方其实压根找不到他犯罪的证据。可是当初穆成钧因为有关系,他单独进去见了你的哥哥,他告诉付京笙,如果你不认罪的话,他就要对你下手。”

付流音面色微白,凌时吟的这些话,她是信的,毕竟当初就是穆成钧派人将她抓起来的。

“所以我哥哥认罪,是因为知道我有危险?”

“你哥哥那么聪明,当然不会因为穆成钧的一句话就信了,所以……老二拍的那个视频,就成了他认罪的关键。”

付流音感觉眼跟前望出去的景象好像有些模糊了,她往后退了步,小腿碰到长椅,她无力地坐下去。“我哥哥当时认罪,是因为我被抓起来了,他生怕我出事。穆家兄弟以此来要挟,让我哥哥最终全部交代了,是吗?”

“还好,你并不糊涂,我说的话你全都听进去了。”

付流音双手撑在身侧,目光垂了下去,“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话?”

“这个视频是谁拍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难道那里面的人,不是你吗?”

付流音鼻尖发酸,那里面的人如果不是她,还能有谁呢?

“要不是成钧对你有别的心思,我也不会来告诉你,付流音,我这幅样子已经不怕别的事了,顶多就是被成钧知道,被他再打一顿罢了。我就是看你活得这么畅快,我心里难受,我就想让你来陪我。哈哈哈——”

付流音哪里还听得进去凌时吟的这些话,她感觉心口被人挖开了,伤口那么明显,那么痛,每一滴血都在散发着血腥味。

凌时吟看到她失神的样子,她觉得快慰极了,“你不是觉得自己幸福吗?原来你的幸福都是建立在你哥哥的痛苦之上啊,你现在自由了,有了新的生活,你哥哥呢?他怕是要被关一辈子吧?”

付流音握紧了手掌,嘴里狠狠咬出两字,“闭嘴!”

“我凭什么听你的?我就是要说,付流音,你可真是个累赘啊,要没有你的话,你哥哥至今还能逍遥法外……”

付流音哪里还能听得进去,她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凌时吟身侧,“我让你闭嘴听见没有?”

“哈哈哈——”

付流音弯下腰,双手朝着她的轮椅使劲推去,凌时吟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被付流音连人带轮椅给推倒在地了。

“啊——”凌时吟重重摔到地上。“救命啊!”

不远处,穆太太正好从屋内出来,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她快步跑过来,满面的紧张,“时吟!”

付流音站在原地,穆太太上前,将她推开,“你怎么回事啊!”

付流音往后趔趄了几步,视线抬起望出去,正好看到穆劲琛也回来了,他下了车,正朝着这边大步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