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离家出走/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吟,时吟?”穆太太一个人搀扶不了凌时吟,急得冲付流音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来搭把手啊。”

凌时吟躺在地上,腰部被轮椅给磕到了,痛得不住轻哼,“好痛,救命啊。”

“时吟,你忍着点啊。”

付流音杵在原地,像是一尊石像似的,她怔怔地盯着两人,一语不发,也不动弹。

“音音!”穆太太急得大喊。

不远处的穆劲琛听到声响,大步走了过来,他来到付流音身侧,看到凌时吟的样子,也没着急上前,“怎么了?”

“劲琛,快来帮忙。”

穆劲琛站在原地,穆太太使出全身的劲也没将凌时吟搀扶起来。

付流音转过身要走,穆劲琛轻握住她的手腕,“说话,怎么了这是?”

她使劲甩开他的手,狠狠说道,“别碰我!”

男人两道好看的剑眉挑了起来,他视线犹如钉子般扎在付流音的脸上,“你冲我发火?”

凌时吟余光睇出去,一声声痛呼中夹杂着冷笑,不远处,有佣人的声响传来,“大少奶奶——”

“时吟——”穆成钧也在走过来。

他们到了跟前,穆成钧轻松地将凌时吟抱起身,佣人扶起了轮椅,穆成钧抱住她没放下去,“你怎么会摔倒在地上?”

“是音音,她把我推倒的。”

“什么?”穆成钧的目光抬起后落向付流音,“是你?”

“是我!”她抿紧唇瓣,一口承认,“是我推的。”

“为什么?”

凌时吟手臂攀住穆成钧的肩头,她双眼对上付流音,付流音的眼睛深处没有丝毫地挣扎,“不为什么,因为我们向来不和。”

“行了!”穆太太气得脸色铁青,佣人都还在场,这不是成心闹笑话吗?“先进屋再说。”

穆成钧抱着凌时吟快步朝屋内走去,付流音顿在原地,穆劲琛伸手去拉她,她挥手避开了,抬起脚步后跟在了众人身后。

来到客厅内,穆成钧将凌时吟放到沙发上,穆太太焦急问道,“时吟,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凌时吟轻摇下头,“妈,我忍忍就好,最近家里出了太多事,我不能再去医院了。”

穆太太坐进沙发内,“流音,你过来。”

付流音上前两步,穆太太抬头看她,“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你怎么能这样对你大嫂?”

“妈,”穆劲琛在旁接过话,“音音跟大嫂之间本来就有私怨,你还真以为她们能和平相处?我清楚音音的性子,若不是大嫂有意挑衅,她是不会动手的。”

“动手就是动手!”穆太太气得不轻,“音音,你呢,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没什么好说的。”

这可不像付流音的性子,穆成钧也不由朝她看眼,穆劲琛紧锁眉头,“音音,你跟大嫂动了手,这可不是小事,你好好说。”

付流音下巴轻扬,“确实没什么好说的,我跟她吵了几句,是我把她推倒在地的。”

穆太太觉得头疼,手指轻抚前额,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朝阳走后,就没人能管得了你们了,一个个都在家里动起了手,传出去成何体统!”

凌时吟手掌扶着腰部,忍痛眨着一双泪目,“我知道,都怪我现在动不了了,音音以前就看不惯我,如今正好,我倒成了她的出气筒。”

对于凌时吟瘫痪的事,穆太太本来就心存内疚,她轻叹口气,忽然伸手朝着身前一指,“音音,你给我跪下。”

付流音蹙起一双秀气的眉头,“跪?”

“妈,你开什么玩笑?”穆劲琛的脸也拉了下来。

“开玩笑?”穆太太面色严肃说道,“我像是在跟你们开玩笑吗?”

“我不跪。”付流音语气淡漠,“我任打任骂都行,就是不会下跪。”

“你既然嫁进了穆家,就要守穆家的规矩。”

“穆家的规矩,难道就是叫人下跪吗?”付流音轻咬牙关,“我不跪又怎样?”

“你——”

穆劲琛站在付流音身后,他看了眼女人的侧脸,在穆家,谁都不敢和穆太太这样说话,与其说是不敢,还不如说是不想,因为是母亲,所以穆家兄弟都尊敬她。

“音音,少说两句。”穆劲琛手掌落向付流音的肩膀,他清楚穆太太是个心软的人,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硬碰硬。

付流音听着穆劲琛的话,她头也没回,却将穆劲琛的手推了下去,“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再说一遍?”

穆成钧饶有兴致地盯着两人看,付流音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家里面待下去,可是就算她现在转身要跑,她也不可能从穆劲琛的眼皮子底下逃出去。

穆太太胸口起伏着,“现在连家规都管不住你们了,是不是?”

几人谁也没有出声,穆太太挥下手,“曹管家,去把书房里的戒尺拿来。”

“太太——”

“去。”

穆劲琛坐向沙发,没过多久,曹管家拿了一把戒尺过来。他将东西交到穆太太手里,穆劲琛知道这把戒尺是干什么用的。小时候他和穆成钧没少被这戒尺打过,那种钻心的滋味,至今还能记得。

穆太太站起身,不给付流音一点教训,自然是不行的,“哪只手推的?”

付流音伸出右手,穆太太抬起戒尺,狠狠敲了下去,掌心内传来啪地一阵声响,瞬时泛起了一道红印。付流音没吃过这样的苦头,自然也没想过会这么痛。

她下意识握紧了手掌,整个人都在发抖。

穆太太一把握住付流音的手腕。“把手张开!”

凌时吟没见过穆太太动怒,方才那一下摔得其实不算重,她靠在穆成钧的身侧,看着付流音打开手掌,看着穆太太的戒尺狠狠落在付流音掌心内。

穆劲琛单手落在膝盖上,想要开口,可是看着凌时吟那张倔强的小脸,他偏偏将嘴里的话吞咽了下去。

穆太太每打一下,付流音的手都忍不住往回缩,那是真的痛,但她只能咬牙硬挺着。

响亮的声音一道道传到穆劲琛的耳朵里,撕开了他的耳膜,他忽然站起身来,伸手握住穆太太的手腕,“妈,打也打过了,是不是可以算数了?”

付流音看向前面,看见了凌时吟嘴角挂起来的笑,一直以来,凌时吟应该都是将她看成一个笑话吧?

不,不光是凌时吟,所有的人不都清楚吗?穆劲琛心知肚明,穆成钧也是这件事情的主导者,付流音倔强地将手掌摊开着,一语不发,也不服软。

“流音,以后遇上你大嫂,你能不能尊重一些?”

付流音闭了闭眼帘,“不能!”

穆太太彻底被激怒了,这一下下打过去,犹如抽在穆劲琛的脸上一般,他盯着跟前的女人,“付流音,你在找死是不是?”

“就当是吧。”

穆劲琛松开手,“好,随你。”

他不再管这件事,转身上了楼,穆太太打过几下,穆成钧听着那声音,心竟有些酸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妈,”穆成钧起身,手臂轻揽住穆太太的肩膀,“差不多行了。”

“你倒是替她求情。”

“她好歹也是穆家的二少奶奶,再说,时吟也没多大的事。”

凌时吟听在耳中,心里自然不好受,但她不能驳了穆成钧的意思,“是啊,妈,既然已经惩罚过了,那就算了。”

穆太太握紧手里的戒尺,穆成钧见付流音脸上还是倔强,生怕她一会又冲撞了穆太太,“音音,你也是,今天这样子倒真不像你,快上楼吧。”

付流音抬起眼帘,狠狠剜了眼穆成钧。

“你看她……”

穆成钧拦住了穆太太,“别跟她一般见识,她还小。”

付流音握紧手掌,一步步上了楼,来到了走廊上,她脚步越来越慢,她知道,她哪里都去不了,在这个东城,除了许情深,她还能去找谁呢?

可是有关付京笙的那些新闻,付流音事后也都看见了,她心里清楚的很,许情深能将她当成一家人,却绝不可能原谅付京笙之前所做的事。

她深吸口气,付流音心里还清楚,她这个时候决不能表露出任何的不对劲,要不然的话,她明天就别想出这个门了。

付流音来到房间跟前,推开了门进去,看到穆劲琛躺在大床上。

她关上房门,亦步亦趋往里走,到了床边,穆劲琛的视线始终在跟着她,付流音坐定下来,将自己的手掌伸到男人面前。

穆劲琛看也不看一眼,他将付流音的手推开。

她抿了下唇瓣,有些委屈,手掌被打得通红,“好痛。”

“这不是你活该吗?”穆劲琛话虽这样讲,目光却落到了她的手掌上。

付流音可怜兮兮的摸着自己的掌心,穆劲琛接着又说道,“不是不要我管吗?”

“我当时心里有气。”

“气什么。”

付流音垂下眼帘,“凌时吟总说我哥的事,说他这辈子都别想再踏出来一步,我一听就受不了。”

穆劲琛坐了起来,“然而你却是在冲我发火,是么?”

她当然不能承认,付流音视线迎上穆劲琛。“没有。”

男人将她的手掌拉过去,指尖碰触到付流音的掌心,她痛得瑟缩了下,打算将所有的事都推到凌时吟身上。“我跟凌时吟争吵的时候,我被气疯了,她说我只顾在穆家享受,不管我哥哥的死活,我……我当时觉得很难受,又惭愧,所以才会那样。”

“她一个残废,你同她计较什么?她现在不好受了,自然是要拉着你难受,你脑子不好使是不是?”穆劲琛说话没有丝毫的客气,他指腹在她掌心内轻揉。

付流音身子往前倾,两人近在咫尺,她一眼能看进穆劲琛的潭底。

“我哥哥的事,一直让我提心吊胆的,那时候新闻都说我哥哥不肯认罪,可是最后,他怎么就认罪了呢?”

穆劲琛的神色微变,“他既然做过那些事,早早交代了对他有好处。”

付流音半晌没说话,许久后,她摇头说道。“我知道我哥做的那些事不对,但我前两日做了个噩梦,在那个梦里面,我哥一直在质问我,他说他有今天这样的下场全都是因为我。”

穆劲琛听到这,一颗心明显悬了起来,“是不是凌时吟跟你说了什么?”

“是,她跟我说了很多,”付流音不想被穆劲琛看出破绽,所以自己接了自己的话说道,“她说我哥越是在里面过得苦,我在外面就越是过得好,我其实听不大懂她话里的意思……”

穆劲琛不想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我看看你的手。”

付流音将手掌摊开,“没多大的事。”

她盯着跟前的男人,心里百感交集,付流音想了一晚上,都没想到她应该怎么办。

第二天,所幸穆劲琛并没有察觉出不对劲,还是让她去上学了。

上课的时候,付流音心里一直是恍恍惚惚的,她知道她不可能在穆劲琛的眼皮子底下消失掉,穆劲琛要想找到她,太简单了。

可她又不甘心这样回去,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坐在前面的赵晓转身看向她,“音音,跟我们一起去打游戏吧?”

“去哪?”

“明天不上课,我们待会就去网吧。”

付流音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下来,“好,我去。”

走下楼时,付流音不由顿住脚步,“学校还有另外的门能出去吗?”

“有啊,除了北门,南门也是开着的。”

付流音知道穆家的司机一直都会在北门等,她笑了笑,一把挽住赵晓的手臂,“那我们从南门走。”

“好。”

司机手里有付流音的课程表,也知道她几点会下课,他在学校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付流音出来,他立马给付流音打了个电话。

她倒是接通了电话,只是在那头言简意赅说道,“我今天要补课,可能要傍晚才能回家,你在外面等我一会。”

司机知道付流音刚来这个学校,功课跟不上也是正常的,所以并未起疑心。

付流音好久没过那样的生活了,赵晓和另外三个室友带着她去了网吧,她们连哪几个机器好都知道,早早就占了位置,开始进入游戏。

傍晚时分,赵晓轻敲下付流音跟前的电脑,“音音,我们先去吃晚饭。”

“好。”

走出网吧,出去不远就是夜市一条街,赵晓问付流音想吃什么。

“随便,都好。”

付流音对吃的东西不挑,她看眼天色,不早了,“赵晓,我看这个网吧挺隐蔽的,应该不难被发现吧?”

“音音,你是不是在闹离家出走?”

“胡说什么呢。”付流音接过一碗凉皮,埋首吃了起来。

“看你的样子确实像啊,还想着不被人发现……”

付流音咬着筷子,“我只是今晚不想回去,也不想被人找到。”

“那好办,我待会带你去另一个地方吧,那儿也有电脑,只不过是黑网吧,还在居民楼里,不是经常玩的人都不知道有那地儿。”

付流音忍不住轻笑,“你还真能玩啊。”

“那是当然。”

吃过晚饭后,几人先去原先的网吧退了卡,然后付流音跟着她们去了赵晓所说的黑网吧内。

里面的环境比付流音预想得要好很多,她开了一台电脑,然后戴上耳机看电影。

司机在学校外面等着,一直等到夜幕降临,这才觉得不对劲,他赶紧下了车,跟学校门卫处的人说明情况后,他快步进去,来到了付流音所在的教室门口。

门早就被关上了,哪里还有付流音的身影,他着急万分,赶紧给穆劲琛打了电话。

穆劲琛也是刚回穆家,还未上楼,就接到了司机的电话。

他快步出去,驾了车后飞速朝着学校而去。

穆劲琛打开车门,同司机碰面后,他语气不善地问道,“一个大活人你也看不住,要你有什么用?”

“对不起,穆帅,真的对不起。”

这一路上,穆劲琛也给付流音打了电话,可手机却显示关机了。

“穆帅,我刚才看着不少学生都回了宿舍,二少奶奶会不会跟着她的同学……”

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穆劲琛转身就朝着宿舍楼而去,来到女生宿舍跟前,男人抬起脚步就要往里闯,宿管员见状,赶紧出了她的小门拦截,“站,站住——”

穆劲琛一只脚已经跨了进去,“我找人。”

“找人也不可以这样啊,里面可都是女生啊!”

穆劲琛冷冷地睨了她一眼。“我对别的女人不感兴趣,你还怕我占了她们的便宜不成?”

“你……你这人说话真是好玩,这个时间点,哪能让你乱闯啊,大多数人都在洗澡,就算没遇上洗澡的,你也不能……”宿管员从未见过这样明目张胆要闯入的人,她说话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穆劲琛抬起视线,看到有女生端着洗衣盆出来,二楼还有几个靠着栏杆正在聊天的,听到楼下的动静,不由探出头来。

“啊,有男人!”

“哪呢?在哪?”

“门口啊。”

“帅哥!”

穆劲琛充耳不闻,宿管员拦在他跟前,“这样吧,你告诉我你找哪个宿舍的女生,我替你打个电话问问。”

“她不住宿。”

“不住宿?那你找到这儿来做什么?”

“我想看看她在不在宿舍。”穆劲琛说出了付流音所在的班级。“兴许,她是跟着她的同学来了宿舍。”

“那你站在这,我去看看。”宿管员一边朝穆劲琛看着,一边进了屋,在她打电话的时候,视线还钉在穆劲琛的身上,好像生怕他一个发疯就能跑进去了一样。

门外,还有三三两两的女生往里走,见到穆劲琛总是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穆劲琛可没闲心思跟人眉目传情,半晌后,宿管员走出来,“宿舍没人接电话,估计都出去了。”

“去哪了?”

“这我可不清楚,今天是周五,很多学生要么出去玩了,要么就是回家了。”

穆劲琛知道耗在这也没用,他转身就出了宿舍楼。

“穆帅,二少奶奶能去哪啊?”

“她没别的地方可去,既然她的同学也都不在,十有八九就是跟她们在一起了。”

“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穆劲琛单手插在兜内,“就算把东城翻个个,也要将她找出来,再说,就她这点本事,恐怕也藏不到哪里去!”

付流音在网吧内看了会电影,到了后半夜就撑不住了。她困得不行,抬头看看,赵晓带领着团队正在游戏世界内厮杀,她推开键盘,整个人趴在了电脑跟前。  她睡得并不安稳,在梦中断断续续还梦到了穆劲琛的样子,他面容狰狞,一遍遍质问着她居然敢逃跑。

付流音一个劲在解释,“我没想逃!”

“我没想逃!”她反反复复说着,因为她知道她逃不掉。

朦朦胧胧间,好像听到有敲门声传来,网管不耐烦的声音也在她耳边响起,“谁啊!”

付流音吓了跳,她坐直起身,睡得难受极了,她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她望向门口,看到那个网管快步走到门口,一边骂骂咧咧说道,“没位子了!”

可是门外的人并没有放弃的意思,他有条不紊地敲打着门板,那阵拍打声似乎很有秩序般,咚咚地传到付流音的耳朵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