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原来这样心疼/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听到这,只觉头皮发麻,她心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穆劲琛故意扭曲了,他视线狠狠扎在她身上,付流音咬紧的牙关松动了下,“不,我不喜欢待在家里。”

“外面的世界,对你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所以你已经舍不得回家了是不是?”

“不是!”

“嘴巴倒是硬。”

两人谁都没再说话,车子一路朝着穆家的方向而去。

穆家三楼。

凌时吟孤零零地躺在床上,她也不好翻身,躺的久了,难免难受,她手掌探向身侧,却并未触碰到穆成钧。凌时吟睁开眼,朦朦胧胧间看到一个身影站在窗前。

“成钧?”

屋内充斥着烟味,凌时吟轻咳出声,也不知道穆成钧抽了多少烟,房间里全是这种味道。“成钧,你怎么不睡觉?”

“睡不着。”

“别抽那么多烟,对身体不好。”

穆成钧斜倚着窗台,他侧过上半身,目光盯在凌时吟的身上,“觉得今天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凌时吟的手落到自己腰上,“成钧,你不用担心我,我摔痛的地方已经好多了。”

男人冷笑出声。“今天,付流音没有回来,至今没回来。”

凌时吟心里咯噔下,恨得握起手掌来,“是吗?劲琛不是说了吗?她跟同学在一起,他去接她。”

“那不过是骗妈的话罢了,跟同学在一起,能待到这么晚?”

“成钧,你……是不是对她太过关心了?”

穆成钧继续抽着烟,视线游离到外面,穆劲琛的车子回来了,车前灯扫过地面,车子尽量没有弄出什么动静,开进院子后,司机下去替人打开车门,穆成钧依稀能看到付流音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他将手里抽剩下的半截烟掐熄,一把拉上窗帘,然后回到床前。

凌时吟满心愤恨,“她回来了?”

“是。”

穆成钧上了床,凌时吟将被子拉高些,男人身上还带着浓郁的烟草味,他忽然凑近她,一双眸子攫住她不放,“你觉得她把你推倒在地这件事,奇不奇怪?”

凌时吟眼神闪烁下,“有什么奇怪的?我跟她本就不合,现在我腿脚不便,她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当时院子里就你们两个人,她又不是傻,她这一推,谁都知道是她干的。”

凌时吟别开了视线,“可能是我说得那些话,刺激到她了。”

“你跟她说了什么话?”

“就……就说他哥哥会不得好死。”

穆成钧大掌握住凌时吟的下巴,将她的脸别向自己,“还有付流音忽然对老二竟是那样的态度,为什么?”

“我……我哪知道啊。”

穆成钧手掌使劲,凌时吟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

“凌时吟,我替你说一种可能性吧,是不是你跟付流音说了她哥哥认罪的事?”

“不,不是!”凌时吟哪里敢承认。

“不是?”穆成钧冷哼,“你要敢骗我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

凌时吟痛得惨叫出声,穆成钧的手松开,随后落到她脖子上,她吓得条件反射般伸手握住穆成钧的手腕。“是,我把那条视频给她看了,我就是看不得她得意的样子,仅此而已。成钧,我只字未提到你,我说都是老二设计让她哥哥认罪的。”

“果然啊,”穆成钧单手撑在凌时吟的身侧,“若不是她心里有事,怎么会有那样反常的举动?”

“成钧,成钧,我真的没有提起你。”

凌时吟害怕不已,生怕一个不小心又会招来穆成钧的拳打脚踢。穆成钧躺回女人身侧,他才不担心凌时吟有没有提起他,一个付流音而已,就算知道了,又能把他怎么样?付流音被穆劲琛带上了楼,经过长长的走廊,一扇房门忽然打开,穆太太走了出来。

穆劲琛停住脚步,“妈。”

穆太太的视线在付流音身上扫了圈。“你们回来了。”

“是。”

付流音的腕部被男人紧紧握着,他手指修长,一把轻轻松松就能将她的手腕圈紧,付流音觉得那手腕上好像绑了一条铁链似的,她看了看穆太太,她很害怕面对接下来的事。她张了张嘴,似是想求救,但穆劲琛手掌微动,付流音只来得及脱口而出一个字,“妈……”

“这才上学几天,音音,你也不注意看下,现在几点了?”

“妈,以后会注意的。”穆劲琛替她接过了话。

“行了,快去休息吧。”

“好。”

穆劲琛带着付流音来到卧室跟前,他打开了门锁,然后推门进去。

男人松开手后,付流音摸了摸自己的手腕,穆劲琛朝她逼近,她一步步往后退,退到了床边,只好坐了下去。

“这么怕我做什么?”

付流音双手撑在两侧。“我困了。”

“困了,睡。”

她哪里敢睡,“你呢?”

穆劲琛低下身,朝她凑近一些,“我就看着你睡。”

“今天的事,能不能就这样算了?你居然还把网吧砸了,你就不怕他们报警吗?”

穆劲琛眸子深深睇着付流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它砸了吗?”

“因为我在里面待着,惹怒你了。”

男人嘴角不经意往上勾扯,他视线并未从她脸上挪开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跟着那个老师出来的时候,后面是不是还盯着几个不三不四的混混?”

付流音有些底气不足了。“是……”

“那你想过后果吗?如果那些人要硬来,或者把你拖回那个阴暗的楼道,你怎么办?”

“但那跟你砸了网吧,是两回事。”

“两回事吗?”穆劲琛俊目浅眯,“若下次,你的那些同学朋友还要去,也遇上了那些人,你就不为她们的安全考虑?”

付流音张了张嘴,怎么说到最后,好像成了他特别有理似的?

穆劲琛低了下头,轻笑声,“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前一笔账还未算完呢。”

“我已经说过了,我就是一时贪玩,这几年来,我都小心翼翼的,从未放纵玩过。”

“音音,”穆劲琛抬起手臂,手指朝着自己指了指,“不要妄想瞒过我的眼睛,也不要在我面前找借口。”

“穆劲琛,你……真的要把我关起来吗?”

“你喜欢被关着吗?”

付流音缩了下肩膀。“我又不是受虐狂。”

“我是你老公,你不该有事瞒着我。”

付流音知道了,她已经退无可退,就算她一直藏着掖着不说,可她能保证凌时吟不说吗?穆劲琛不会相信她,她的彻夜不归仅仅是因为贪玩而已,她垂了下视线,“你真要听实话?”

“你说呢。”

她抬起眼帘,目光就这么直勾勾地落到穆劲琛眼底,“我哥哥认罪,是拜你所赐吧?”

她要么死咬着不肯说,要么直截了当、开门见山,一句话问得穆劲琛半晌开不了口。

“凌时吟已经给我看了那则视频,我哥哥失去自由,如果没有确定我好好的活着,他也不敢认罪。你当初拍我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想到其实你们是要用我来牵制我哥呢?”

穆劲琛心里重重被击打了下,他站起身来,看向付流音的目光就变得居高临下了,“凌时吟给你看的?”

“是啊,你和大哥兄弟情深,配合得真好。”

付流音咬紧了唇肉,感觉到痛,那股子疼痛一下将她的冲动压抑回去,她不可能扑上去同穆劲琛殴打,她压根不是他的对手。付流音心里难受极了,她十指一点点握紧,“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但我确实没想过逃去哪里,所以我跟赵晓她们去了网吧,就是想安静些时候。”

“这件事我若承认了,你打算怎么办?”

付流音抬头看他,她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脸上被她蒙了一张面具,自己都有些看不透自己了。

“我知道,多少人都盼着我哥认罪,他做的事情,他理应承担,可是在这世上,我与他本该是相依为命的。我更没想到,这件事跟你也有关系啊。”

穆劲琛的态度原本也是十分强硬的,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词,他想要说付京笙咎由自取,只是话刚到嘴边,他一看到付流音如今这幅样子,就说不出口了。他抬起手掌,掌心按着付流音的脑袋,让她的脸贴向自己。“你哥确实做了很多恶事,他如果一直不认罪,就算他能走出去,那么多人也不会放过他。”

“就算所有人都不放过他,那你呢?”

“你是在怪我吗?”

付流音抬头看他,“我不该怪你是吗?”

男人双手插入她黑亮的发丝内,付流音也是聪明的,越是这样僵持难下的情况,她越是不能失控,穆劲琛弯下腰,将她推倒在床上。付流音眼里显露出排斥来,她抬起双手反抗。

穆劲琛将她的两手按在身侧,付流音紧皱眉头看他,“你难道喜欢在床上解决问题吗?”

穆劲琛压下身,同她前额相抵,“我只是喜欢跟你靠得近些,这样说话也能方便不少。”

付流音屏住呼吸,男人压着她,令她丝毫不能动弹,“老实告诉我,你还是想逃走的吧?知道了你哥的事情后,你难以接受是吗?只是你没有能去的地方,但至少在这个晚上,你是想过要离我远远的。”

她好似什么都被他看穿了,付流音不想这么累,她的心思,也有她掩饰不住的时候。“是。但我没有错。”

“你还真是个倔强的女人。”

付流音手动了动,“你先放开我。”

穆劲琛松开了她的一只手,付流音将手掌覆到脸上,她唇瓣在发抖,一双眼睛紧闭,半张脸也被遮住了。穆劲琛将她的手拉开,“怎么了?”

她轻摇下头,“我真困了,想睡觉。”

“哭了。”

“没有。”

穆劲琛盯着身下的人,她也真是可怜,且不说被凌慎关着的两年时间内吃了多少苦,对于付流音来说,不论付京笙做了多少恶事,他终归是她的哥哥。

她从SJ院逃出去后,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辗转到他手里,过得也是格外小心。穆劲琛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此时心里正在隐隐冒出来的疼痛,今日初见叶邵扬拉着付流音的手腕出来,那种愤怒和暴躁到了家后,倒是及时平息了。许是,因为付流音跟他讲了实话吧。 “你要把我关起来?关多久?是把我关在房间,还是关在穆家?”

穆劲琛手指抚上付流音的眼睛,“把你关起来,一辈子。”

她禁不住哆嗦了下,双眼睁开,“不要。”

“那你同我好好说。”

“我已经在跟你好好说话了。”

穆劲琛见她眼皮有些肿,网吧那种地方,能有多好的环境?不用想都肯定是烟雾缭绕,穆劲琛亲了亲她的额头,“头发里都是味道,去洗澡。”

“你是怕我熏着你吗?”

“对。”

付流音勉强勾了抹下,“你要把我关起来,那我就不洗澡不洗头,天天熏着你。”

“行了,不关,行了吧?”

付流音听着,却是不相信,心里也没有一种能落定的感觉,“真的吗?”

“我料定你走不了,我不会关着你,别人伤害过你的事,我也绝不会做。”

付流音双手放在身前,男人稍稍起身,她动作迅速地翻了个身,穆劲琛躺到她旁边,从身后一把抱紧她。

“我想睡了,真的好累。我不想洗澡了行吗?”

“好了,随你吧。”穆劲琛心里是嫌弃的,但手里的力道却并未松开。

她背对他,眼睛闭上后又睁开,付流音心里清楚,用别人的话来说,付京笙算是恶有恶报,可这件事上,她被人利用了,还是被穆劲琛给利用的。这口怨气卡在了付流音的喉咙口,上不去下不来,但她只能强忍着,因为她还太弱。

付流音想要睡会,但脑子里嗡嗡的,“穆劲琛,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们穆家……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哥哥认罪?”

穆劲琛没有回答,付流音身子动了下,“我哥对穆家,是不是也做了什么事?”

“是。”

“我已经是你妻子了,有些事,你干脆跟我说个明白吧。”

穆劲琛的手掌落向女人腹部,手指一上一下摩挲着,“确切的来说,是他害了大哥。”

“是吗?”

“是,害得他小死一回吧。”

付流音早就知道了,要不然的话,穆成钧会让人将她绑了吗?只是她一直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他害得你大哥怎样了?”

“你一个女人,有些事就不用太深究了。”

“我问你的事,跟女人有什么关系?”

穆劲琛薄唇凑到付流音耳畔,“知道妈为什么从来都不着急凌时吟是否怀孕吗?”

“因为她怀不了?还是大哥给不了。”

“点到为止就行了,所以老大是一定要让你哥认罪的。毕竟当初,是你哥收了别人的钱,算计老大在先。”

付流音适时闭紧了唇瓣,没再问下去。第二天,付流音一觉睡到了将近中午时分。

睁开眼时,她看到穆劲琛正在换衣服,付流音赶紧起身,赶在吃中饭前洗了个澡。

两人一道下楼后,来到餐厅,穆成钧和凌时吟已经坐在了餐桌前。凌时吟满脸的敌意藏都藏不住,她看着穆劲琛和付流音相继入座,穆成钧目光懒懒地望向前,付流音表情平静,看到他时也没有任何的愤怒,难道真如凌时吟所说,她在付流音面前只字未提起过他?

凌时吟拿起手边的筷子,一把用劲握下去,昨晚付流音没有回来,很明显,她就是受不了了,可是她干脆要走的话,何不走远一些?或者从此以后彻底失踪了才最好呢!

凌时吟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穆劲琛应该将付流音彻底禁足才是,最好比她还要惨,永远都被困在一间屋子内。

吃过早饭,穆劲琛接了个电话,他起身后要走,但走之前还记得弯腰在付流音的脸上轻吻。

“我先出门了。”

“好。”

穆太太随后也吃好了,让穆成钧陪她去院子内走走。

凌时吟看了眼四周,她放下筷子,付流音拿过一片面包,“大嫂,这么快就吃好了?”

“你昨天去哪了?”

“玩啊。”

凌时吟轻笑出声,“你骗谁呢?”

“骗你做什么?我到了一个新的环境,认识好多朋友,真有点乐不思蜀了,噢——”付流音顿了顿后说道,“我说的这些,你也体会不到,大嫂,你现在还有朋友吗?”

“付流音,你——”

“我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付流音撕开面块,然后将一小块放入嘴中,“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又不傻,我当然知道跟穆劲琛翻脸的后果。你要看我的笑话?没门。”

凌时吟盯着对面的女人,嘴角勾起了嘲讽,“随你,你如果觉得待在穆家很舒坦,那你就好好待着,你大可以将这件事忘了,毕竟你也没别的亲人了,以后,穆家兄弟也不会再利用你去威胁谁了。”

付流音轻扬下下巴,凌时吟不由笑出声来,“戳中你的痛处了?”

她一下站起身,刚要转身离开,就看到穆成钧从外面进来了,付流音冲凌时吟冷笑下,凌时吟从她的笑容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她隐约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大哥。”看到穆成钧,她轻唤出声。

男人单手插在兜内,陪穆太太说了会话,神清气爽的,“有事?”

“大哥,我恨你。”

穆成钧一脸的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要不是你,我哥哥也不会认罪。”

穆成钧眉头动了下,凌时吟一听,吓得差点就魂飞魄散了,穆成钧冷笑下,双手抱在胸前,“你哥自己干下的事,就该自己承担,我这样做有何不对?”

“说到底,真应该谢谢大嫂,要不然的话,我至今还被蒙在鼓里。穆成钧——”付流音干脆直呼他的名字。“你不要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要不是你跟我哥有私怨,你会逼着他认罪吗?”

穆成钧的面色唰的就变了,眼里聚起了阴鸷,付流音抬了抬下巴,并未被他的气势所压垮,“大嫂说的没错吧?要不是我哥把你害成了那样,你会插手管他的事?”

穆成钧觉得呼吸有些凝重,这件事,是他一辈子的屈辱,注定了要将他压得一辈子抬不起脑袋。

凌时吟听着不对劲,心慌不已,忙摇头说道,“成钧,你别听她胡说,我压根没说过这些话。”

“大哥,因果报应这话是不假,但是用到你身上,也是合适的很呢!”

穆成钧猛地伸出手,大掌握住了付流音的手臂,“你哥把我害成了怎样?”

她舌头都快打结了,却还是迎上了穆成钧的视线,“我不知道我哥对你做了什么,但是大嫂却质问我,说要不是我哥的话,她不会至今都怀不上孩子——”

穆成钧手掌收紧,深邃的潭底聚起幽暗,他显然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付流音忙从他手里挣脱出来,“我相信大嫂的话,但我并不认为你们至今没有孩子,会跟我哥有关。”

付流音往后退了两步,火已经被她挑起来了,她可不敢再逗留下去。

她转身就跑,凌时吟盯着她的背影,如果她能动的话,她肯定也跑了。

她紧张地握着轮椅把手,她动不了,就只能解释,“成钧,我没说过这种话啊,都是付流音,她……”

付流音跑到二楼的时候,听到下面传来清脆的巴掌声。

她收住脚步,还听见了凌时吟的惨叫。

付流音赶紧躲回了房间,吃中饭的时候,佣人上楼来喊她,她下楼后并未看见穆成钧和凌时吟的身影。

到了第二天,付流音还是没看到凌时吟下来,应该是被穆成钧关在了房间吧。

周一一早,付流音睁开眼,却并未起身,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洒进了屋内,穆劲琛下了床,她轻抬视线,男人套上长裤,目光随后也落到她身上,“还不起来?”

“起这么早,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她有些失神,整个人看上去也是懒懒的。

“今天没课吗?”

付流音眼眸间动了下,潭底猛地亮了,“你让我去上课?”

“好不容易才找了关系让你进去的,你这就不上了?”

“当然不是!”付流音开心地坐了起来,“那我去学校啦!”

“等等……”

穆劲琛见她起身后就要跑,他伸手将她抱到怀里,“衣服都不换了?脸也不洗了?”

“要的。”付流音将他的手臂推开,“我先去洗漱下。”

吃过早饭,穆劲琛坐在车内,付流音挨在他旁边,赵晓连着两天打了她的电话,付流音都没有接。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当时她也以为自己不会再去学校了。

车子缓缓向前,早上的空气也是最好的,穆劲琛打开窗看眼外面,“你的那个班主任……”

“怎么了?”

“跟他少亲近。”

付流音抱着怀里的背包。“他是我老师而已,我怎么会去接近他?”

“最好,连他的课都不要上。”

“穆劲琛,那天他真的只是来找我而已,也只是比你先到一步。”

穆劲琛绷着的嘴角微松,付流音接下来又说道,“但你却把叶老师打了,我觉得你应该跟他道歉。”

“道歉?”

“你平白无故打了人,自然要说声对不起。”

“呵。”穆劲琛回头看了她一眼。“音音,我要不要让司机在前面掉个头?”“不要!”

穆劲琛搭起长腿,车内的空间足够给他一个舒适的坐姿,“要不我跟你进学校吧,等到上课的时候,你把我介绍给你的同学们认识认识?”

“不要!”

“话说得真干脆。”

付流音一只手放到穆劲琛的腿上,“老公,今天放学后你来接我,我想去吃牛排。”

穆劲琛上下打量她一眼。“今天不会又跑了吧?”

“不会,我一定乖乖等你过来。”

穆劲琛听了这话,心里是欢畅无比的,车子一路开到了学校门口,付流音朝外面张望下,时间还早,门口并没有几个学生。

她的手落到门把上,想要推开车门下去,穆劲琛见状,一把将她拉回自己跟前。

“干什么?”

“亲一下再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