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桃花一朵朵,找上门/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怔怔地盯着他,男人也不凑上前来,就坐在原先的地方不动。

“这可是学校门口啊。”

“门口怎么了?”穆劲琛问道,“现在的大学开放得很,在校园里就有公然亲吻的。”

“我没看见过。”

“你若不亲的话,那你别想下车。”

付流音朝车窗外看着,穆劲琛知道这小样担心什么。“放心,外面的人看不见我们,你就大胆地亲吧。”

她凑上前,吻住了他的唇瓣,柔软的嘴唇只是点了下,她随后就撤开身。

付流音摸着自己的嘴,“好了吧。”

“我看还是不够。”

“行了,回去再说。”付流音转身打开车门,她快速地走了下去,穆劲琛的车没有在学校门口逗留,她眼看着车子开走了,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定。

“音音,音音——”

赵晓在不远处招手,她甩下同伴,大步跑到了付流音跟前,“这两天可把我担心死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

“打你电话怎么总是没人接啊?”

付流音不好多作解释,只能撒了个谎,“那天回去太晚了,手机也摔坏了,刚修好呢。”

“那啥,前两天……那人可是发了好大的火,你真没事是吧?”

付流音勾了下嘴角,“你看我像有事吗?”

赵晓听完,果然就围着付流音走了一圈,她仔细端详着,这才放下心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走吧,一会就该迟到了。”

“音音,”赵晓见她抬起脚步,她伸手拉住付流音的手掌,“那人真是你老公?”

付流音知道,这个问题肯定是逃避不了的,但她一个在读生,总不能真说自己已经结婚了吧?但一昧隐瞒的话,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付流音脸上故作轻松道,“男朋友,他是我男朋友。”

“原来是这样——”赵晓笑着上前挽住付流音的手臂,“男朋友也就是未来老公了,所以他说得也没错呀。”

付流音干笑着,也不接话,往前走了几步后,赵晓朝她看了眼。“不过你男朋友好凶,还把叶老师打了。”

“是,他……脾气不好。”

“那是吃醋了!”

付流音没说什么,两人进了教室后,刚放下东西,上课铃声就响了。

一早就是叶邵扬的课,付流音整堂课都是心不在焉的,好不容易等到下课,她看到叶邵扬收拾好课本往外走。

付流音忙跟了过去,在楼梯的转角处这才追上叶邵扬的脚步。“叶老师!”

男人转身朝她看看,“有事吗?”

“那晚的事,真是对不起。”

叶邵扬用手在嘴角处轻按下,“打我的人又不是你,你跟我道歉做什么?”

他这样一说,付流音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叶老师,这样的事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保证。”

“好。”叶邵扬下了一级台阶。“我没事,你回去上课吧。”

付流音回到教室,赵晓走到她跟前,冲她脚上看了看,“一会就是体育课了,幸好你穿了运动鞋。”

“体育课,那挺好的,运动下后吃饭,待会我要吃两碗。”

教室内的人相继下了楼,来到学校的操场上。

不远处,有几个身材清瘦的男生在打着篮球,足球场上,一抹抹身影快速地进攻、防守,付流音坐到看台上,“是不是好几个班级一起上课?”

“那当然了,这么多班级,总会有排课排在一起的。”

上课铃声响起后,付流音回到班级的队伍中去,按着口哨声,先在操场上跑了两圈,说是热身。赵晓最怕跑步,好不容易跑完后,差点瘫软在地起不来。

体育老师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正和几个男生在说笑,眼看着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一声口哨声又将全班的同学拉到一起。

老师拍了下身边的高低杠,“还记得上节课布置的任务吗?”

有人哀嚎一声,“记得。”

“那就开始吧,第一组,上来!”  付流音凑到赵晓耳侧,“什么任务啊?”

“引体向上。”

“噢。”

“太可怕了!”赵晓恨不得哭出来,“那玩意多难做啊,我只能吊在那里,挺不起来啊。”

付流音忍俊不禁,“多锻炼锻炼。”

赵晓朝她看看,这么瘦,两条胳膊跟竹竿似的,估计一会吊都吊不上去。

前面的男生上去,做了几个后,累得面目狰狞,体育老师在边上走着,“引体向上不是让你吊在这不动,给我上啊!”

瘦弱的班长没能坚持下去,一下掉了下来,体育老师轻摇下脑袋,“回队伍去,丢不丢脸?”

操场前面就是篮球场,有人刚打完酣畅淋漓的比赛,一名高大的男生臂膀间夹了个篮球,正在慵懒地往这边走。

经过操场的时候,也没立即离开,反而是站定下来讲话了。

赵晓神色激动地用手臂撞了下付流音,“快看,你有眼福了,校草啊!”

付流音没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她忍不住轻笑下,“别看你的校草了,操心操心自己吧。”

“第四组!”体育老师一扬声。

赵晓忍不住哆嗦下,这个班的女生,如今多了付流音之后,就是单数了。前面几个一道往前走,就留下了付流音一人,女生做这种引体向上更是折磨,有一个个子矮小还没用手抓稳杆子,就掉了下来。

“哈哈哈——”

一帮男生没忍住,大笑起来。

原本站在旁边说话的几个男生也都相继过来,体育老师啧啧了两下。“你们这都什么体力,啊?跑两圈就跟气喘发作似的,做个引体向上就黛玉病犯了,就你们这身体素质,还国家栋梁呢。”

赵晓算是咬牙在坚持着,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在校草面前绝不能丢脸!

可勉强挺上去一个后,两腿就只能在原地晃荡了,她嘴里喊着,“不行不行,要掉下去了!”

“第五组!”体育老师实在看不下去,站在付流音身后的几个男生笑得越发厉害了。

赵晓揉着手腕走过来,她站到付流音身侧,摆着一张苦瓜脸道,“音音,你要不跟老师请假吧,就说你大姨妈来了。”

疯了吧?

当这么多人面说自己来大姨妈?

付流音唇瓣往上勾着,“没关系,我可以。”

她抬起脚步,跟几个男生一起往前,哨声吹响的时候,付流音一跃而起,双手轻轻松松抓着杆子。她身体呈直臂悬垂姿势,等到身体停止晃动后,两臂同时用力,向上引体,付流音的动作标准极了,当下颌超过横杠上缘时,她身子落了回去,继续第二个。

赵晓张大了嘴巴,以为自己看错了,付流音哪里来得那个力气啊?

体育老师原本是靠在旁边的单杠上,一见到付流音这样,他挺直了上半身,旁边的几个男生一个还没做上去,付流音却已完成了好几个。

不远处正在看热闹的一名男生走了过来,跟体育老师也是认识的,“袁老师,你们班还有这样的女生啊,倒是从来没见过。”

“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

男生站到体育老师身侧,目光落到付流音身上。这小姑娘乍看之下倒是柔柔弱弱的样子,可做起引体向上来,却像是开了外挂似的。

付流音一个个轻轻松松地上去、下来,旁人自然不会知道,她当初在穆劲琛的手里,一天不知道要被逼着做多少个引体向上。

旁边横杠上的男生早就坚持不住了,掉下去的时候,一脸愧色,赵晓开心地抡起拳头喊道,“音音,好样的!让他们嘲笑我们女生,加油!”

体育老师看了眼时间,他朝旁边的男生说道,“韩竞,要不要跟她比比。”

“袁老师别说笑了,要我跟一个女生比?不管胜负都不好,我才不上你这个当。”

付流音眼看着几名男生全都回到了队伍中去,她双手还吊在横杆上。“老师,我能下来了吗?”

“下来吧。”

付流音手一松,双脚落到地上,看着脸不红气不喘,韩竞不由多朝她看了几眼。“你之前有过这样的训练?怎么一个女生竟这样厉害?”

“你是我们班的吗?”

“不是。”

付流音刚来这个学校,自己班级那些男生的脸还没记住,方才赵晓跟她说起校草的时候,她更是一眼没多看,她轻拍下双手,也没回答他的话,就这么站回了赵晓旁边去。

韩竞这摆明是被付流音给忽视了,不远处的同伴朝他招下手,韩竞冲体育老师说了句,“袁老师,下次跟你约打篮球。”

“好。”

赵晓扯了下付流音的手,“音音,你方才好威风啊。”

韩竞穿着一身白色的篮球服,从付流音面前经过的时候,一双桃花眼也没放过能多看她几眼的机会,赵晓脸咻地红透,冲着男生走远的背影压低嗓音说道,“他看你了!”

“噢。”

“你就不能有点别的反应?”

“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赵晓怔了怔,“这狗粮撒的好。”

体育课后,就是吃中饭的时间,操场距离食堂最近,所以付流音等人赶去食堂排队的时候,里头压根就没几个人。

付流音要了一份饭,她跟着赵晓她们去前面坐定,赵晓盘子里的东西还未动过,她先给了付流音一块糖醋排骨。“好吃得很,尝尝。”

“我自己有菜。”

“音音,你今天也太厉害了。”

付流音一边吃饭一边小声说道,“我从小体质不是很好,所以需要加强锻炼。”

“怪不得,你看到班长他们一脸菜色了吗?”

付流音抬了下视线,却看到几个男生正从不远处走来,她赶忙压下眼帘,只是听着脚步声却像是往这边走的。等到付流音余光再度抬起的时候,韩竞已经站到了她们的餐桌前。

赵晓一抬头,吓得差点被嘴里的饭给噎住。韩竞手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有几碟子菜,都是厨房里现炒出来的。

他将托盘放到桌上,目光径自落向付流音身上,“给你。”

付流音一脸的奇怪,“给我干什么?”

韩竞双手撑在餐桌上,身子微微往前倾,“我请你的。”

“不需要。”

韩竞没有纠缠,直起身后朝着自己的同伴走去,付流音喂了一声,男人只当做没听见,他坐了下来,甚至没朝这边再看一眼。

赵晓瞪着跟前的几碟子菜,“音音……”

付流音咬着筷子,“这人是谁?”

“韩竞啊。”

“韩竞是谁。”

“完了,音音,我觉得他是看上你了。”

付流音自顾吃着自己饭盒内的菜,“胡说八道什么你。”

“真的啊,我可从来没听过韩竞给人送菜啊。”

“噢,他这么小气啊?”

赵晓轻声呸了句,“什么啊,你这关注的重点歪了,音音……”

“干什么?”

赵晓身子往前倾,都快碰到付流音的脑袋了,“我猛地一哆嗦,你说这事要是给你男朋友知道,他会不会把我们食堂砸了?”

“去你的。”付流音再度埋首,“你不说我不说,他能知道?”

“聪明!”

她们后面还有不少学生,付流音完全没注意到有人握紧了筷子,恨不得将手边的餐盘都给砸了,“那是哪个班的,以前怎么没见过?”

“好像是新转学过来的。”

“韩竞又是什么意思?”

“肖肖,算了,你长这么漂亮,还怕找不到男朋友吗?”

付流音在前面很快吃好了饭,韩竞放在手边的几碟子菜,她一口都没动。离开食堂后,她跟着赵晓去了宿舍。

穆劲琛记着付流音说要吃牛排的事,他开车来到学校,离她的下课时间还有十几分钟。

男人在车内等了会,没过多久,学校内传来下课的铃声,穆劲琛给付流音打电话,她没接。

过了一会,付流音发了条短信过来,让他去南门。

南门人少,付流音还让穆劲琛别去门口,说到底,还是不想被更多的人看见。

付流音留了手,她给穆劲琛发短信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南门了,她一个人独自往校门外走,这样离得远了之后,就不会有多少人看见她上穆劲琛的车了吧?

她没有留意到几个女生跟在她后面,穆劲琛的车子开过来后,直接在路中间停下了,付流音大步上前,看到穆劲琛推开车门下来。

“还下车做什么?”付流音推着他的手臂。“我们回家。”

穆劲琛高大的身子站定在车旁,付流音想要走向另一侧,却看到几个女生径自朝着他们走来。

她来到副驾驶座侧,伸手刚要开门,就听到站在最前面的女生开口说道,“付流音。”

付流音好奇地朝她看眼,确定自己压根不认识她,“你是谁?”

“我是韩竞的女朋友。”

付流音下意识看向穆劲琛,完了,她也没吃韩竞送的菜啊,可人家女朋友这就来兴师问罪了?付流音想说自己冤枉,穆劲琛今早出门时还嘱咐他离叶邵扬远点,这才不过一天时间,又来个韩竞,穆劲琛非被她气死不可。

果然,穆劲琛的目光看向她,深深睇了一眼。

这个时候,付流音脑子运转的比马达还要快,她一脸懵懂的看向那名女生。“韩竞又是谁啊?”

“你不认识韩竞?”

“我们班好像没有叫韩竞的。”

肖含萍才不相信她的话,“我知道你是转学过来的,今天韩竞给你送了菜,是不是?”

“哦,你说他啊。”

穆劲琛甩上车门,上半身就势倚靠过去,付流音绕过车前走了过来。“今天中午是有个男生莫名其妙给我们送了几道菜,他说请我们吃,但我们没要啊。”

“要不是你对他暗示了什么,他会无缘无故给你送菜?”

这理由,听着也是让人觉得好笑,付流音满脸的无辜,“他又不是送给我的,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你少来。”

付流音撒谎起来,倒是脸不红心不跳,主要是没做亏心事,“他喜欢上了我同学,都追她好几天了,但他说他没有女朋友啊,不知道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什么?”肖含萍听到这,越发不能冷静了,“他喜欢上了你的同学?哪个?究竟是哪个?她叫什么名字?”

付流音听到这,松出口气来,“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你放心吧,我朋友也没答应他。”

“你告诉我,究竟是哪一个!”

穆劲琛皱眉,“叽叽喳喳吵死了,回家。”

付流音快速地回到副驾驶座一侧,她拉开车门坐进去,外面的女生还想纠缠,穆劲琛关上车门,开了车后离开了。

付流音双手抱紧跟前的包,目光透过后视镜看眼。

她觉得穆劲琛肯定会开口问她一些什么话,付流音忙抢在前头说道,“怎么就找到我身上来了?我又不认识什么韩竞。”

“你问我,那我更不知道了。”穆劲琛手掌握住方向盘,视线专注地盯着前方,他看上去倒并没有动怒的样子。

付流音总觉得还应该说些什么话,毕竟她不确定穆劲琛是否信服了。“这个女生想得太多了,我刚到这个学校来,谁能认识我啊,对方能平白无故给我送菜吗?”

“说得好像也对。”

“那韩竞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就没从赵晓身上挪开过。”

穆劲琛嘴角勾起浅笑,“你看得这么仔细?”

“不是!”付流音抓了抓脑袋,“正好看到嘛,而且他都说了,菜是要送给赵晓的,只不过当时说话声轻了些,方才的女生这才误会到我身上吧。”

穆劲琛开车的速度很慢,这儿毕竟是学校附近,人来人往的,“她怎么不误会别人,偏偏误会你呢?”

“难道是……看我好欺负?”

穆劲琛意味深长地朝她看了眼,他眼角拉长,付流音拧眉看他,“你这笑,又是什么意思?”

“付流音,我真该在学校按一双眼睛,看看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在干什么。”

“我自然是乖乖上课了。”付流音说出这话时,那真是一点都不心虚的,“我还指着要拿奖学金呢。”

穆劲琛唇角始终上扬,“这女生误会你,这件事好办,改天约个时间,问那个韩竞一声不就成了?”

“问什么?”

“问他喜欢的究竟是哪个。”

付流音干笑两声,“你可真闲呢。”

“嗯,我最近确实不忙。”

穆劲琛继续开车,前面有学生在路上悠闲地走着,一小部分人压根不遵守交通规则,这儿还是学校范围内,男生女生干脆手拉着手,腻腻歪歪地走在一起。

穆劲琛按了按喇叭,走在前头的学生也不让路。

“为什么好好的让我来南门接你?”

“这儿人少啊。”

“所以,是怕被别人看见?”

“才不是……”

穆劲琛落下车窗,“既然这样,外面有没有你的同学?看到你跟我坐在一起,你不会心虚吧?”

“我心虚什么?”话虽这样说,付流音却还是看了眼窗外,穆劲琛刻意将车速放得很慢,就如同在走路一样。付流音没有看到认识的面孔,“你是我老公啊,你跟我坐在一起,那不是最平常的事吗?”

“真这样想?”

付流音挺了挺自己的胸膛。“真的。”

穆劲琛嘴角处的肌肉动了下,也不知道是在冷笑还是什么,付流音看了眼窗外,陡然间就壮了把胆子,她上半身朝着穆劲琛凑去,温暖的唇瓣印上了男人的嘴角处。

男人专注地开着车,似乎没什么反应。

付流音的吻越发压紧了些,她微微探出了舌尖……

穆劲琛感觉有电流从他嘴角一路顺着四肢百骸在蹿过去,他的手和脚都有些不受控制起来,前面的小情侣走着走着就停了,穆劲琛差点没反应过来,他一脚刹车踩下去,车速这么慢,倒是立马就停稳了。

付流音退开身,朝他看看,“你还说我怕被别人看见吗?”

穆劲琛抬起手掌,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处,他喉间艰难地滚动几下,“你知道这样容易出事故吗?”

她抿了下唇瓣看他,“没想这么多,就想亲一下你。”

穆劲琛手落向旁边,付流音看着车窗玻璃一点点合上去,男人动作迅捷地解开安全带,整个人几乎是扑过来的,他右手臂抱住她的颈部,炙热的吻狠狠压了上来。皇鼎龙庭。

许情深回到家时,蒋远周和老白在沙发内坐着,她换了拖鞋进去,老白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笑得几乎快弯下腰去了。

看到许情深进来,他赶忙起身,“蒋太太。”

“说什么呢?笑成这样。”

蒋远周手掌轻握,放到唇边轻咳声,“老白想了几个要跟苏提拉求婚的法子,你要不要听听?”

许情深走到蒋远周身侧,坐定下来,“说说吧,打算怎么求婚?”

“我思来想去,还是把戒指放进蛋糕中吧,准备一块提拉米苏,蒋太太,这主意是不是很不错?”

许情深失笑,将自己的手放到蒋远周掌心内,“老白,你是仗着医院有关系,所以才这样任性是吧?”

老白显然没听懂,“蒋太太,您这话什么意思?”

“等她不小心一口吃下去,你就直接把她送星港来吧。”

“不会真的吃下去吧?”

许情深将头靠向蒋远周的肩头,“你以后可千万别学他,万一求婚没成,把牙给磕了怎么办?”

“放心吧,这种主意我可出不了。”

“蒋先生,您方才明显是在笑,那就说明您很赞成我的想法。”

许情深拍了拍蒋远周的手掌,冲着老白说道,“老白,你好天真啊,还有一种笑叫做嘲笑,你可知道?”

老白感觉被人从头浇了一盆冷水下来,心拔凉拔凉的。

“对了,”许情深想起了什么事,直起身看向蒋远周。“凌时吟的事,没有后续了吗?”

“要什么后续?”

“不是说人在我们医院出事,要找医院负责吗?”

蒋远周一脸的不以为意,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星港唯一能做的,就是赔钱,而穆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这件事张扬出去对穆家没好处,所以凌时吟这次只能算是白废了。”男人手掌在许情深肩膀上轻握,“你去哪了?这么晚回来。”

“我跟音音见了个面,她又回学校了。”

“付京笙的妹妹?”

许情深轻点下头,“是。”

蒋远周目光讳莫如深地落向远处,“你还是劝她尽早离开穆家吧,再这样待下去,对她没好处。”

“为什么?”许情深不知道蒋远周为什么要这样讲,他向来是不管别人的闲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