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他出面VS表白/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的动作极快,好几个人还未看清楚,就只看到肖含萍躺在地上,起也起不来,竟然就这么哭了。

“含萍——”

“萍萍——”

肖含萍一手放到背上,赵晓同宿舍的几人朝她看看,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

赵晓也是,张着嘴,一脸的惊愕,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再看向付流音。

“萍萍,你没事吧?”

“我起不来了。”

两人一左一右将肖含萍搀扶起来,痛感还是那样明显,她弯着腰,两眼瞪向付流音。

“你打了人,是不是需要说声对不起?”付流音挑眉问道。

“你居然让我说对不起?”肖含萍伸手推了下旁边的人。“我不用你们扶着,我就不信你们几个还打不过她?”

付流音朝赵晓伸出了一只手,“既然她不肯道歉,那你待会就打回去,她打你几下,你就打她几下。”

赵晓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但遇上事了,就前怕狼后怕虎起来,毕竟她也没什么背景,肖含萍平日里在学校跋扈惯了,谁都不敢惹她。

她没有伸手,只是垂下了头,肖含萍冷笑声,“她敢打我?她要敢对我下手,我打断她的手!”

“像你这样的女生,我以前倒是真见过,但那时候还是初高中,她们仗着跟校外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成天在校园里晃荡,以为自己就是校园霸主了。我以为上了大学后,大家都成熟了,你这种行为不觉得太幼稚了吗?”

肖含萍唇角颤抖,捏了捏拳头,她将身边的同学推出去。

宿舍外面还围着几个女生,也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就听到乒乒乓乓的动静声传到耳中,且越来越激烈。

赵晓的嘴巴越张越大,她没想到付流音这样厉害,她肯定是练过的,要不然的话,不会一个抬腿就将人撂地上了。

肖含萍气愤不已,上前几步要厮打,付流音右腿踢出去,正中肖含萍的腰,她身子一软就往前摔去,脑袋一下磕在不远处的桌上。

“萍萍——”

肖含萍只觉眼冒金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居然流血了。

她可是最宝贝这张脸了,她尖叫出声,“啊!”

赵晓站起身来,双手拉住付流音的手臂,“音音,怎么办啊?”

“别怕,没事。”付流音跟着穆劲琛训练的时候,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点伤算个球?

付流音走上前两步,“还要打吗?”

肖含萍嘴里一直在尖叫,旁边的朋友也不敢出声,缩在那张桌子旁边,只是用双眼瞪着她。

付流音继续上前,到了她们跟前,她弯下腰来,“以后还敢找我朋友的麻烦吗?”

“你……你伤了人。”

“是啊,是我伤的,那又怎样?”付流音说道,“需要我赔医药费吗?”

“谁稀罕你的钱!”

“不稀罕钱,那你稀罕我的拳头吗?”付流音说着,扬了扬握紧的拳头。

外面的人察觉到里头肯定是出了事,赶忙去喊来宿管员,宿管员那里有备用钥匙,她嘴里一个劲念叨,“打架?都多大的人了还打架,你们是要让我操心死啊!”

宿管员推开了门,看到几个女生坐在地上,其中一人还捂着额头。

“干什么你们?”

付流音往后退了几步,肖含萍好不容易站直起身,她将手掌放下去,额头处还在淌着血,她手指直指付流音。“她打人!”

宿管员的视线落到付流音身上,“真是你打的?”

“她先带着人进来,打了我的同学。”

“老师您看看……”肖含萍走过去几步,“我现在头痛的厉害,我想吐。”

“你们太无法无天了。”宿管员盯着几人看眼,“你们都是这个宿舍的人吗?”

“不是,”赵晓忙起身,指着肖含萍等人说道,“我不认识她们!”

“行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只能把你们班主任喊过来。”宿管员面色严肃,手里还拎着那串钥匙,她问了肖含萍一句。“你呢,你是哪个班级的?”

“阿姨,阿姨,”赵晓生怕将事情闹大,“真是她们先冲进来打人的,你看我的脸,到现在还肿着呢,要不这样吧,算了,行不行?”

“你当这是菜市场呢?还能讨价还价!”宿管员听了肖含萍的话,她掏出手机,上面存着每个班级班主任的电话。

眼看着宿管员要打电话,赵晓比付流音焦急多了,“阿姨!”

“赵晓,干什么呢?”付流音按住她的手腕,“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再说,是她先动手,她理亏在先。”

“音音,”付流音压低了嗓音,“但是她伤得比我严重啊,这肯定对你不利。”

“没关系的,我不怕。”

宿管员通知了两位班主任,她看了眼肖含萍。“你先去医院吧。”

肖含萍手掌捂着额头,“我不去,我要等老师过来。”

叶邵扬和另一名班主任正好都在学校,赶到宿舍时,叶邵扬率先朝着四周看了看,屋内一片狼藉,还有被打翻了的热水瓶和垃圾桶。“怎么回事?”

赵晓赶紧上前,将方才的话复述了一遍。

肖含萍看到自己的班主任过来,一脸委屈开口,“舅舅!”

站在付流音身侧的赵晓愣了下,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这是怎么了?还流血了!”

付流音看眼两人,一看就是亲舅舅,眉眼之间长得还挺像呢。

“她动手打我,还把我摔到地上,舅舅,我的头好痛啊。”

叶邵扬不紧不慢说了一句,“这是我们班的宿舍,你们几个外班的怎么在这?”

“叶老师,”中年男教师脸上隐隐藏着怒气,“这不是重要的事情吧,你看现在闹成这样,应该怎么办呢?”

“直接喊家长过来吧。”

男教师转过身,看了看付流音。“肖含萍的家长就是我,你呢?”

叶邵扬一脸清冷,丝毫也没有要将小事化了的意思,“付流音,打个电话,让你家里人过来趟。”

付流音听到这,菱唇紧紧抿起来,她摇了下头,“不要。”

“什么?”

“我不打。”她的家人除了穆劲琛之外,还有谁?

到时候他过来,一准就说自己是她老公,那不闹得全校皆知了吗?

“付流音,这不是小事。”

“她可以先去医院,要怎么解决,我自己都能承担。”

“叶老师,你班里的学生可真牛啊!”

叶邵扬拧紧眉头,“这件事你解决不了。”

“我不打。”付流音执拗极了。

肖含萍手上都是血,一边还在哭,中年男教师焦急起来,“先去医院,你一个小姑娘,万一脸上留了疤怎么办?”

肖含萍也怕,“好,我先去医院。”

旁边的几个朋友跟着她出去,叶邵扬看眼付流音。“先回办公室吧。”

赵晓在宿舍收拾了下,换好裤子后也过去了。

办公室内,付流音站在桌子跟前,一语不发,叶邵扬手掌捂住嘴,边上的中年男教师不住走来走去。“叶老师,她说不打电话,你就不管了吗?”

“王老师,”叶邵扬头也没抬,“她是前几天插班过来的学生,校长亲自安排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就是说她很有背景了?”

叶邵扬一副面有难色的样子。“我没这么讲,但依我看,还是等你学生从医院回来后再说吧,如果伤得不重,医药费……”

“怎么能这样!这可是情节恶劣的事情!”

付流音恨不得捂住耳朵,简直是河东狮吼啊。

叶邵扬走了出去,过了许久之后,这才回来。

赵晓和付流音站在一处,小心翼翼地冲叶邵扬看眼。

男人回到座位跟前,也不知道在跟谁说话,“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付流音握了握拳头,“打给谁了?”

“他说,他马上过来。”

“这样才对嘛,”坐在叶邵扬对面的男教师喝了口茶,“出了事当然要协商解决,可不能藏着掖着。”

“我不想让家里人来,是为你们好。”付流音淡淡说道,“我家人脾气特别差。”

“叶老师,你听听……你这学生简直要上天啊!”

肖含萍虽然撞了下,但伤得并不算严重,回来的时候,脑门上用纱布包扎着,一张脸上写满委屈,眼圈也是通红的。

那个男老师还在问一些细节,付流音的注意力被叶邵扬的手吸引了过去,男人轻敲着桌子,一下、两下,满脸的漫不经心,赵晓看了心里暗暗着急,生怕接下来会听到不好的结果。

穆劲琛过来的时候,只身一人,走进办公室,他一眼就看到付流音挺直着脊背站立在那。

叶邵扬目光望过去,他站起了身,“好了,有事就解决事吧。”

穆劲琛的脚步声一点点落到付流音耳中,她没有回头,后背却越来越僵硬,好像被人揪住了小尾巴似的,她垂着头,余光里看到了男人的一双腿。

“你是?”中年男教师问道。

穆劲琛看了眼肖含萍,没有回答他的话。“怎么了?”

“你看看,她打人,把我的学生打成了什么样!”

穆劲琛侧了下脑袋,朝着肖含萍伸出手,她吓得往后退了步。

“总要先看看伤势如何吧?”

“来,这是病历。”

穆劲琛接到手里,翻开后扫了眼。“字迹潦草,还真看不懂。”

“既然双方家长都在,说说吧,怎么解决?”

穆劲琛将病历丢到桌上,满脸的傲慢加漫不经心再加不耐烦。“就这点小伤,你们就把我喊过来?别搞笑了,毕竟我也挺忙的。”

“这还是小伤吗?”被唤作王老师的男人可真没见过这样的家长,一般人要看见这样,肯定是第一时间就低头了,哪会像他一样啊?

穆劲琛的注意力落回付流音身上。“你动手了?”

“嗯。”

“为什么?”

付流音低低地说着话,“她先动手的,要打我。”

肖含萍看着付流音故作娇弱的样子,她怎么就这么看不惯呢?付流音方才在关了门的宿舍里头可不是这样的,她现在的这幅模样也就能骗骗这些男人了。

“喂,你方才打人的时候比谁都凶,现在装什么装啊?”

付流音嘴巴往上翘了下,冲着旁边的穆劲琛说道,“我没想真打她,就是自我防卫,她打我,我躲,她就撞桌上去了。”

“明明是你踢我,你还把我摔到地上!”

“行了。”穆劲琛抬下手。“我不关心这些。”

他这一句话,倒是让肖含萍说不出话来了,这人说话奇怪的很,也太以自我为中心了吧?

“你呢?”穆劲琛问了声付流音,“有没有伤到哪里?”

付流音摇下头,“没有。”

“那就好。”穆劲琛嘴角往上浅勾,“你要告诉我你被打了的话,我回去肯定收拾你!”“她不是我的对手。”付流音说完这话,扫了眼肖含萍,一副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

这话,摆明了是在挑衅吧?

肖含萍的舅舅听不下去了,“你们是来解决问题的吗?”

“当然是,”穆劲琛接过话,“不然的话,我特地赶过来一趟算是怎么回事?”

“那好,你说吧,这事应该怎么解决?”

“好办,”穆劲琛双手背在身后,“既然是她先动的手,那错就在她身上,让她道歉。”

“什么?”男人真要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你好歹也看看,她都伤成什么样了?”

穆劲琛手掌落到付流音的肩膀上,“该上课了,你先出去。”

“噢。”

“她不能走,事情还没解决呢。”

“不是有我在吗?”

付流音听到这话,拉过赵晓的手转身就走,身后传来几声喊叫,付流音却是充耳不闻,到了办公室外面,她还不忘将门关起来。

赵晓忐忑地回头看了眼,“音音,不会有事吧?”

“能出什么事,走。”既然叶老师把穆劲琛喊来了,那有什么事,就让他去解决吧。

叶邵扬给穆劲琛搬了张椅子,男人坐定下来,肖含萍还在哭哭啼啼,穆劲琛面无表情说道,“你惹谁不好,你偏偏去惹她。”

“你究竟是她什么人?你是不是护得也太明显了?”

“以后别找她麻烦,知道么?我没有这个闲功夫一趟趟跑过来。”

穆劲琛这样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接受不了,嚣张跋扈,简直了,就连叶邵扬都插不进话。

“现在是她动了手,这件事必须要追究!”

“叶老师,”穆劲琛看向叶邵扬,“以后如果是付流音吃了亏、挨了别人的打,那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至于别的事,我真不关心。”

“你这家长怎么这样?”

穆劲琛想说,他就是这样,他除了喜欢在床上让付流音喊他哥哥之外,他还真不是她什么家长。

学校里是最藏不住事的,肖含萍被人打破脑袋的消息立马就传了出去。

付流音上课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她看眼时间,也不知道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吗?穆劲琛回去了吗?

下了课后,付流音给穆劲琛发条短信,“OK了吗?”

“嗯。”

她没敢多问具体的结果,生怕穆劲琛说她进了学校没几天,却是屡屡闯祸。

付流音刚将手机塞进兜内,却感觉到了振动声响,她掏出来一看,是穆劲琛发来的短信。

“别担心,已经没事了。”

她嘴角忍不住挽了起来。

赵晓从前面凑过来问了句,“谁啊?”

付流音轻摇下头,“没,没有谁。”

“你老公吧?”

“不是!”

“还说不是,瞧你脸红的,”赵晓将手压在付流音跟前的桌面上,“也不知道办公室那边怎样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样了呢,你这脸肿的,也该去医院看看了。”

“我没事啊。”赵晓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我脸皮厚的。”

付流音将手机塞进了课桌内,她认真地看向跟前的女生,“赵晓,对不起啊,要不是我说了那些话,她们也不会找到你。”

“这哪能怪你呢?再说,你也没有明说了是我啊。肖含萍就是那样的人,我今天被打,跟你没关系,倒是你……音音,我真怕你会受什么处分。”

“这个,我就更不怕了。”

另外几个女生背了包过来,“一会就是公开课,赶紧去阶梯教室抢座位吧。”

“好。”

付流音将包也拿了出来,穆劲琛应该是怕她提心吊胆,所以刻意又发了一条,告诉她没事了。

下了楼后,赵晓挽着付流音的手臂往前走,不远处的公告栏前围着不少人。

韩竞站在人群后面,他个子高,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通知。

赵晓看到不少人在跟前围观,她心里咯噔下,“不会是结果出来了吧?”

付流音还是后知后觉的,“什么结果?”

“打架……打架处罚。”学校对这方面的处理向来都是很严苛的。

“我们去看看。”赵晓拉住付流音往前走,来到公告栏前,赵晓松开手后往里挤,到了跟前,这才看清楚里面贴着的处罚通知,果然是针对这次打架的,这效率也是没谁了。

赵晓一字不漏地看在眼里,上面最重要的信息是:肖含萍等人围殴她人,现对肖含萍留校察看……

赵晓紧张地继续往下看,太神奇了,居然压根没有付流音的名字。

她赶忙从人群中又挤了出去,“音音,肖含萍留校察看了,幸好,上面没有说怎么处罚你。”

“是吗?”

赵晓开心地五官都笑开了,“留校察看算是最严重的处罚了,她要再敢有下次,那就是直接开除学籍。”

“这不科学啊。”另外一个女生不满地说道,“分明是萍萍被打破了脑袋,这处罚怎么都落到她身上?”

“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上头有人,说不定是潜规则……”

付流音视线冷冷地扫了过去,那女生明显往后缩了一大步,韩竞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他往旁边站过去。“听说肖含萍,是被你打了?”

“嗯。”她应了声。

韩竞没想到她承认了,他不由又多看她一眼,“你也太厉害了。”

“还好,打她还是绰绰有余的。”付流音说完,拉了下赵晓的手,“走吧,再晚进去可就占不到好位子了。”

阶梯教室内已经坐了很多的人,谁都想抢着后面的位置坐,到时候就能肆无忌惮地看小说、打游戏。

赵晓跟付流音往后面走,也算占了个不错的位子,“音音,老顽固的课最难上了,念课本一样,你下次下载些电影看看。”

几个班的学生陆陆续续往里走,很快,上课铃声响起。

老教授走了进来,正式开始上课,而与此同时的后门处,谁都没发现门被打开了。

一抹高大的身影大摇大摆走进来,最后一排还有空位,男人坐了下来,目光看向前面,付流音就坐在他不远处,只是她认认真真地听着课,自然不会发现他。

穆劲琛就想看看,付流音在学校是什么样子的。

是像她所说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还是自带桃花体质,引得一帮男生尽折腰?

穆劲琛意识到他这样也挺无聊的,但心里总是放心不下,既然来了学校,那还是看看吧。

不少同学都在看电影,双手抱着个手机,藏得倒是好,反观付流音呢?那可真是认真的不得了,居然还在记着笔记,难得啊。

赵晓凑到付流音跟前,“音音,不必太认真啦,等到考试的时候,老师会发试卷的,照着背肯定不会挂科。”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干别的事,听教授讲课蛮好玩。”

穆劲琛的前面两排,坐满了男生,其中一人看向旁边的朋友,“那个女生,蛮漂亮的啊。”

“我看看……”

两人顺着付流音的方向望去,“这是哪个班的?”

“以前是不是没见过?”

“好像是。”

“我喜欢。”

穆劲琛挑了挑眉,喜欢?

他也不打听打听清楚付流音是谁的人,还真敢说。

“那好说,追她。”

男生视线盯着前面半晌,他拿起旁边的本子,从上面撕下一张纸后,写上一行字。

穆劲琛看到他将纸揉成一团,趁着上面正在讲课的老师不注意,丢向了付流音。

纸团正好丢到了付流音的脑袋上,她伸手揉了下,回头张望。

穆劲琛坐在角落,她这一眼望去竟然没发现他,付流音转过身,赵晓抬头问道,“怎么了?”

“我觉得好像被人用东西给丢到了。”

“是吗?”赵晓也回头看了看,“是不是哪个男生给你传字条啊?”她说完这话,想要弯腰去地上找找。

付流音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上课吧,别搭理就是。”

“噢。”

身后的男生显然不死心,他重新写了一张纸,这次,他站起些身,手臂轻扔出去,那团纸不偏不倚正好丢到付流音身前的桌子上。她吓了跳,赵晓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了。

“音音,快看看。”

付流音将纸团推开,“不用看,我也没兴趣看。”

“我帮你看。”

赵晓拿过那团纸,将它慢慢展开,看到上面用签字笔潦草地写了几个字:请问你的手机号码是?

赵晓撞了下付流音的手臂,“我就说有人想追你。”

付流音看了眼纸上的内容,“莫名其妙。”

她没有理睬,视线落回讲台上,赵晓却是来劲了,“音音,你才来学校几天啊,我怎么觉得你桃花运好旺?”

付流音可不稀罕这些桃花,她就想安安静静上个学,最好谁都别打扰她。

“要回吗?”

“回什么?”付流音说道,“我家那位的脾气你也不是没看到,我可不敢去拔老虎须。”

穆劲琛端详着前方,谁都有情窦初开的时候,付流音这样的年纪,应该是爱玩爱闹的,哪个女生面对表白,会若无其事呢?

至少,她也会觉得新奇,至少,心跳也会加速不少吧?前面的男生眼见付流音不理睬,有些气馁。

“我看,你还是等下课的时候,亲自去问她吧。”

“就是。”

旁边的另外一个朋友出着主意,“待会在这还有一节课呢,你趁着休息时间跟她表白,她人就在这,躲也躲不了。”

他们的说话声并不响,可偏偏就是被穆劲琛听进去了。

穆劲琛搭起长腿,视线灼灼落向前方,他还真来了兴致,他倒想看看,那些小男生都是怎么向她娇妻表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