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亲热/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节课在枯燥无味中结束,下课铃声响起,赵晓从包里拿了个东西塞到兜内,“音音,去上厕所吗?”

“不去。”

“那我去了。”

付流音头也没抬,她单手撑着侧脸,笔在本子上来回比划,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穆劲琛看到那个男生站起身,也没有丝毫难为情或是忐忑,他就这么走到了前面,然后大摇大摆坐在赵晓的位子上。

“这么快回来了?”付流音放下手臂,抬起眼帘看出去。

这张男生的脸却是陌生的,之前从未见过,穆劲琛端详着付流音的侧脸,看到她脸上有惊讶,只是稍纵即逝,“同学,你坐错位子了。”

“我知道。”男生看了眼跟前的女孩。“我之前好像没见过你。”

“我也没见过你啊。”付流音别过身,“我朋友马上回来,你赶紧走吧。”

“方便的话,能加个微信吗?”

付流音原本就心思敏感,再说这种事也是明摆着的了,她只是搞不懂,若说有意,这男生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吧?能有多深的意思?八成是看她长得不错,先追求了再说,成的话最好,倘若不成,也不算多丢脸的事。

“我的微信,从来不加陌生人。”

“我就是想跟你做个朋友。”

付流音摆出一张拒绝脸,穆劲琛看在眼中,他冰山一般的脸上有了笑意,还好付流音立场够坚定,倒没被这些小家伙勾去了魂。

“只是个号码而已,就这么介意吗?”

“嗯。”付流音也不客气,直接回答。

男生笑了笑,却并未因此打退堂鼓,身后的几个朋友还在替他加油鼓劲,其中一人站起身来,扯高了嗓音说道,“喂,美女,我方才还拿到了你的手机号。”

付流音身侧的男生笑了笑,“这又是什么道理?你说不给,可却给了别人。”

付流音眉头微皱,坐在右手边的女生凑过来,“音音,又是想追你的人呢。”

男生见她还是不说话,干脆凑近些身,“同学,好歹解释一下,为什么告诉他却不肯告诉我呢?”

穆劲琛眯了下眼帘,现在的高校不得了,教出来的男生都是狗皮膏药吗?

付流音也觉得有些烦躁,后面的几人还在起哄,她放下手里的笔,扭过头,一双漂亮的眼眸望向人群中,她嘴角勾勒了下,笑得并不明显,就好像是画手用笔在纯白的纸上轻轻带了一笔。

“你有我的号码?”

“是啊。”男生想要逗她,“上课之前我问你要的,你二话不说就给我了。”

“是嘛,”付流音又说道,“既然你都有我的号了,你给他就行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她视线掠过去,想要转过身,余光却睇见角落里坐着的一个男人的身影。

付流音睁大眸子,不相信似的伸手擦了擦眼睛,穆劲琛冲她挑了下下巴,眼里的笑意藏匿不住,满满溢出来,她却觉得后背一凉,赶紧转过身。

旁边的男生也没想到要个号码就那么难,“美女,给点面子嘛。”

“快走!”付流音说道。男生有些发怔,“你把手机号给我,我就走。”

付流音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了,她满脑子都是浆糊,穆劲琛怎么会在这?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都看见了?还有他是在笑吧,这又是什么意思?

付流音完全摸不着头脑,这是公开课啊,他就不觉得无聊吗?

旁边的男生还在说着话,不甘心无功而返。

付流音一把被男生的声音拉回现实中,她扭过头朝他瞪了眼。“你快走吧!”

“我要不走呢?”

“你要不想断手断脚的话,赶紧回你的座位上去。”

男生闻言,失笑说道,“同学,你是在威胁我吗?是不是恐怖小说看多了。”

付流音不打算再搭理,正好赵晓也回来了,她看眼座位上的男生,“喂,这是我的座位。”

课间休息时间也就十几分钟,上课铃声也在此时救了付流音一把。

男生依依不舍地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赵晓想要回头看,却被付流音一把抓住了胳膊。

“怎么了,音音?”

“没什么,别看……”

赵晓拿出手机,准备继续看自己的电影,“对了,一会下课后,有活动吗?”

“没有,直接回家。”这人都在后面坐着了,她还能去别的地方不成。

付流音觉得自己后背发烫,穆劲琛肯定在盯着她看吧,待会回家后,会不会来个严刑拷打?

这一节课,后面的男生也没少骚扰她,小纸条递了好多张,付流音快被烦死了,穆劲琛可都看在眼里呢,她恨不得在此时大喊一声站起来,跟他表一表忠心。

“音音,你屁股底下有钉子吗?”赵晓忽然问道。

“啊?”付流音不解地看向她。

“怎么老是动来动去的?”

“没事,没事。”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付流音动作迅捷地收拾好东西,讲台上的教授一说下课,她立马起身,并推着赵晓往外走,“下课了,下课了。”

“音音,你着急什么啊?”

“我,我要上厕所。”

趁着赵晓起身的时候,付流音朝后面的位子看去,她也不知道穆劲琛是什么时候走的,那张座位这会是空着的了。

走出阶梯教室后,付流音一路小跑,也没和赵晓她们同路,她就怕方才的几名男生追出来纠缠,再被穆劲琛给看见。

这已经到放学的时间了,穆劲琛八成是在学校外面等她。

她快步出门,远远的,果然看到穆劲琛的车子停在一棵茂盛的大树底下。

付流音手指按向嘴角处,做了一个美美的笑脸,然后快步往前走。

“同学!”

身后好像有人在喊她,但付流音没有停住脚步。

“付流音!”对方换了声称呼。

她还是没有停下,男生见状,只好快步追上她,他拦到了付流音的跟前,“你好。”

她抬头一看,我去,这是又换了一个人啊。

韩竞看着她的样子,不由好笑,“你这么急匆匆的,脚下跟装了两个风火轮似的,是要回家吗?”

“嗯,对。”付流音心里暗想着,她今天是怎么了?碰到的都是倒霉事,躲也躲不开。

“你住哪?我送你。”

付流音后背又是一凉,“不用!”

“我开了车来,我送你吧。”

付流音抬起头,看到穆劲琛的那辆车停在原处,黑色的车身隐藏在太阳底下,她看不真切驾驶座内是否有人。

但付流音小脑瓜子一转,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穆劲琛最不喜欢看到她跟别人不清不楚的,还不放心她在学校被人追,付流音的态度肯定不能含糊啊,她赶紧冲着韩竞不住摇头。“不要不要,我有司机。”

“肖含萍的事情弄得全校皆知,付流音,你也算出名了。”

付流音想要从他身侧走过去,韩竞看了眼,也挪动下脚步,还是挡在了付流音跟前,“据说肖含萍被打得不轻,是吗?”

“噢——我知道了,你是肖含萍的男朋友是吧?”付流音忙将话题转移,“你是找我算账的?这事以后再说吧,我今天要回家了。”

“我不是她男朋友,”韩竞也忙着解释,“我还没有女朋友。”

付流音耳朵里听到一阵发动引擎的声响,她目光落向前方,穆劲琛这是不耐烦了。

亦或者,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车子就在韩竞正后方,他不会开了车撞过来吧?

付流音忙抬起脚步,手朝韩竞摆着,像只招财猫似的,“你可千万别追我,也别喜欢我,我有男朋友了,我们感情特别好!”

她这话倒真是让韩竞有些懵,他转过身,看着付流音跑到一辆车前,她一把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

穆劲琛没有片刻逗留,车轮缓缓滚动向前,经过韩竞身侧时,路有些窄,韩竞只能往旁边退。

男生看清楚了坐在驾驶座内的男人,付流音口干舌燥,抓起旁边的一瓶水咕噜咕噜喝起来。

“你这人,比我自恋多了。”穆劲琛陡然出声。

“什么意思啊?”付流音确实没听懂。

“方才那人也没说喜欢你,你倒先开口让人别追你。”

付流音将盖子拧了回去,“防患于未然嘛,我跟他又不认识,他还说送我回家,我觉得他是想追我。”

“呵,”穆劲琛自然知道是这个理,“脸皮厚。”

“不是脸皮厚,”付流音凑近穆劲琛身侧,“我都是有老公的人了,你的感觉我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我不想让你心里不舒服,那样的话……我也会不开心的。”

穆劲琛觉得一阵肉麻从脚底往上蹿,他忍不住看了眼付流音,这话,真是肉麻至极,可偏偏肉麻到他心里去了。

付流音笑了笑,“我先拒绝,把他的念想断了不好吗?我到学校去可是冲着好好学习去的,对不对?”

穆劲琛勾唇,“对不对,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当然对了!”付流音将脑袋靠向穆劲琛的臂膀,又在他结实的臂膀上蹭啊蹭啊。

男人余光睇过去,“干什么?”

“亲热,不都是这样的吗?”

穆劲琛双手握住方向盘,车子不能开得太快,付流音脑袋还枕在他身上。“今天……你原本忙吗?”

“嗯,挺忙的。”

“其实我是真想教训那个肖含萍,但我的理想状态是,把她打一顿,可没想手重,直接见血了。”

穆劲琛脸上有了笑意,“那个女生一看就是娇滴滴的,不是你的对手。”

“你不怪我啊?”

“怪你什么?”

付流音坐了起来,“我去学校这几天,好像就没安生过。”

“你在学校里不安生,总比你在家不安生要好。”

付流音拨弄下自己的头发。“我觉得我其实挺乖的。”

穆劲琛笑了笑,难得他心情好,她要往脸上贴金,那就让她贴去吧。

回到穆家,凌母也在,母女俩正在院子内说着话。

穆劲琛看到凌母,打了声招呼。

付流音就跟在他身侧,凌母坐回长椅内,冲着付流音说道,“音音,刚放学吗?”

“嗯,是。”

“一起陪你大嫂来说说话吧。”

穆劲琛拉住了付流音的小手,“不用了,我们先回房,音音还有不少作业要做。”

凌时吟垂着眼帘,一语不发,余光看见付流音抬起脚步,她抿紧的唇瓣这才微松,“妈,她怎么肯来陪我呢,她有这时间,宁愿自己装睡。”

凌母听不懂凌时吟话里的意思,也就没有接话。

付流音感觉到穆劲琛握住她手掌的力道稍紧,他也应该明白凌时吟是话里有话的吧,她的意思是穆劲琛害得付京笙身陷囹圄,而她作为付京笙唯一的妹妹,却依旧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般留在穆劲琛的身旁。

两人拉着手走进屋内,凌母的视线随之跟过去。

“真是好笑,想当初你哥哥为了这个女人……”

凌时吟面上露出痛苦,她紧闭起眼帘,“哥哥要看到她现在过得这样好,应该会死不瞑目吧?”

“时吟,别说了。”

“妈,你看看我,你要是不来穆家,你女儿连下楼的机会都没有。我成天在那个房间里面,吃饭有人送上来,上厕所还要按铃,我就是个废物啊。”

“时吟,”凌母听到这,心疼的不行,“你听妈一句,你就跟妈回去吧,虽然现在凌家什么都没了,但至少能让你住的舒心啊,妈亲自服侍你,绝对不会委屈你的。”

“我不!”凌时吟听不进去这些话,“妈,以后这样的话再也别说了,我不想听。”

凌母伸手握住女儿的手掌,“你这孩子啊,难道你就想不通,这是在苦你自己吗?”

“妈,你看到付流音现在的模样了吧?她活得多好啊,一脸滋润,有老二宠着,还被寄予厚望,就盼着她能给穆家生个孙子……”

凌母坐在边上,一语不发,凌时吟反手握住凌母的手,“这些日子来,我意志消沉,险些忘记一件事了。”

“怎么了?”

“妈,付流音是付京笙的亲妹妹啊。”

凌母面露不解,“我知道啊。”

“您知道,但不代表别人都知道。”

“时吟,你什么意思?”

凌时吟脸上露出抹怪异的笑,“付京笙做了那么多恶事,他妹妹怎么能过这种好日子呢?”

付流音上楼后,走到梳妆台前,她将窗户推开,看到了院子里的两个人。

男人来到她身后,双手圈住她的腰。

“我先做会功课,要不你休息会?反正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呢。”

穆劲琛看到她将课本从背包内拿出来,“我就没见过谁跟你一样认真。”

“我跟别人不一样,好多东西我都忘了,所以学习起来很吃力。

穆劲琛单手撑向桌沿,“要不要给你请个家庭教师?”

“不用啦,不懂的东西我问赵晓她们,就是学得慢一些而已,我会跟上去的。”付流音说完,拉开椅子入座。

穆劲琛抬起一条腿,他坐在了桌面上,随手拿了瓶她的乳液看看,“那改天给你换个大点的书桌。”

“不用,”付流音笑着去推他的腿,“你去睡会,别吵着我。”

穆劲琛放下手里的东西,看到付流音拿了高数的课本出来,“有不懂的吗?我教你。”

“你?”

穆劲琛弯下腰,一只手落到付流音的肩膀上,“你不会不相信我吧?”

“挺难相信的,你应该离开校园好多年了吧?”

穆劲琛直起身,抬起了右手臂,食指朝自己的太阳穴处指了指,“脑子是个好东西,你值得拥有。”

“少来。”

付流音打开课本,显然是高数老师布置了作业,她从笔袋内掏出一支笔,拿了张白纸后开始乱涂乱画,她时不时摇头,时不时将算到一半的数字划去。穆劲琛双手抱在胸前,两腿交叠,看着她眉头紧锁,也看着她张开嘴咬自己的手指。

她冥思苦想,却是解不出来,好像钻进了死胡同内。

这个时候,付流音也完全忘了旁边还坐着一个穆劲琛。

男人起身的时候,她没有丝毫察觉,穆劲琛在她身后站了会,看清楚了那道题,他弯下腰来,从身后抱住付流音。他的右手握住了她的右手,他用她的手在纸上写着一个个数字。

穆劲琛薄唇凑到付流音耳边,“你方才那个法子不对,你看着我给你解一遍。”

付流音耳畔处痒得厉害,她缩了下脖子,外面有阳光照进窗内,她的书本上跳跃着细碎的金黄色,带着丝丝温柔,沁人心脾。付流音深吸口气,穆劲琛解完题后,并未就此离开,他仍旧维持着方才的那个姿势,他双手掐着付流音的腰,“你重新解一遍试试。”

“我……”付流音腾出一手,想将他的手掌推开。“我痒,你别抱着我。”

“你看你,做题还不专心,你怎么能感觉到我抱你?”

这不废话吗?

她是个大活人,难道这点感觉都没有吗?

穆劲琛嘴角含了笑说道,“你要摒弃一切杂念,知道吗?”

付流音双手放向桌沿,开始解题,遇到过不去的难关,穆劲琛就在她耳边提醒着。

房间内静悄悄的,偶尔有笔落到纸上的沙沙声传来,穆劲琛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耐心的一面,付流音解着题,他的脸颊同她靠在一起。女人专心的很,往旁边退了下后,穆劲琛贴了过去。付流音摇晃下脑袋,两人的面颊摩挲着,看着亲昵至极。

“是这样吗?”付流音将那张纸往旁边推过去。“我好像解开了。”

穆劲琛的视线落到那张纸上,隔了半晌后,他轻应声,“嗯,解开了。”

“答案正确吗?”

“嗯。”

付流音喜逐颜开,好似做成了一件多大的事,穆劲琛侧首看了看她的样子,“知道我不是光嘴上说说了吧?”

“是,你最厉害。”

穆劲琛离她很近,薄唇几乎贴到一起,“那好,亲下。”

付流音下意识将自己的唇瓣咬住了,“你……你最近好奇怪,做什么都要亲一下。”

“这是夫妻间的情趣。”

“我还小,你不要骗我。”

穆劲琛笑道,“你不过就比我小几岁。”“你别小看了几岁,有可能就差了一辈呢。”

“你是想说,你不想喊我哥哥,而是想喊我叔叔、或者伯伯?”

付流音握紧手里的笔,“穆劲琛,你好能调侃人。”

“我可不是在调侃你,”男人松开手,起身后倚向梳妆台,“我确实不介意你那样喊我。”

“我要做功课了,你别说话。”

男人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本书,“好,我不说话。”

他今天也不知道哪来的闲情逸致,竟空出这些时间在这陪她。穆劲琛就是觉得窗外阳光这样好,不能辜负了这般光景,他视线落到付流音的面上,她小手撑着侧脸,倒是满面的认真,再也不看他一眼了。

穆劲琛心不在焉地翻着手里的书,付流音让他睡会,可他没有丝毫的睡意,他就想在这陪她。

两人在一处,呼吸着同一处的清新空气,付流音做好了题,抬起视线。

窗台上摆着一盆绿萝,茂盛的很,她站起身来,“我是不是忘记给它浇水了?”

她一眼看到楼下,凌母和凌时吟抱在一起,看凌时吟的样子,应该是在哭吧?

穆劲琛的目光跟着望下去,“我哥和那个女人分手了。”

“什么?”

“伤了凌时吟的那一位。”

付流音手指落到绿萝上,“为什么?”

“那个女人出车祸,我哥也打了凌时吟,在他看来,两件事算是平了,但事后,她却让人去把凌时吟打残了。”

付流音收回手指,“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

她是一个都不同情的,凌时吟现在的下场是凄惨,可因果报应,那也是她该受的。

两天后。

付流音翻个身,一条腿抬起后搁到男人的身上。

穆劲琛睁开眼帘,抬手在她臀部上轻拍下,“起床了。”

“唔——不想。”她脑袋在他身前拱了好几下。

“那好,今天请假吧。”穆劲琛掀开被子坐起身,他向来守时,看眼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今天要去训练场,晚上不回来吃晚饭。”

“好。”付流音听完,心里闷闷的,想到要单独面对穆成钧夫妇,她立马就没了睡意。两人洗漱好后一同下了楼,吃过早饭,穆劲琛开车先将付流音送去学校。

到了学校门口,付流音推开副驾驶座侧的门。

“等等。”

她回头看向穆劲琛,“怎么了?”

“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又碰到纠缠你的那些小男生。”

“既然是在一个学校,碰面也是正常吧?”

穆劲琛高大的身子往后倚靠,“那我还真不放心。”

“别人打我主意,说明我有这个魅力,但我不为所动,都是为了你。”

穆劲琛眉头一拧,“你最近的情话说的太多。”

“那你喜不喜欢?”

穆劲琛摇下头,却是轻笑出声,“喜欢。”

“喜欢不就好了。”付流音说完这话,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穆劲琛眼中,男人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他的心情倒是被她影响了不少,一直在被她牵引着走。

学校还未放学,却有几辆车来到了校门口。

它们并未靠近上前,而是停在了不远处。

付流音上完课,想到穆劲琛今天不在家,她收拾课本的动作也不积极了,赵晓回头,用手在她桌子上敲了敲,“音音,我们要去夜市吃豆腐花,你去吗?”

“好啊。”

反正回去也是自己待在房间,那还不如跟朋友去玩玩。

几人一道走出教室,付流音将包背到背上,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她想给司机打个电话,让他等自己一会。手机还未拨通,付流音抬下头,忽然看到一帮人从不远处冲了过来。

她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冲着谁来的,但是付流音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赵晓挽着她的手臂。“音音,快走啊。”

她一只脚跨了出去,她看到那帮人越走越快,个个神色悲愤,离她还有十步开外的时候,有人哭喊着出声了。

“付流音,你还我儿子的命来——”

“那就是付京笙的妹妹,就是她!”

付流音大惊失色,面色顷刻间惨白如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