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大闹!/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是害怕这个场景的,尽管有穆劲琛的司机早晚接送,但她总觉得她是付京笙妹妹的这件事,迟早瞒不住,她知道那些人有多恨付京笙。

他们有多恨哥哥,就会有多恨她。

付流音看到门卫室的保安冲出来,拦在她跟前,指着那帮人喊道。“这儿是学校,你们干什么?”

“付京笙把我儿子害死了,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指望?我们家跟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这样?”

“让她妹妹偿命!”

“一定要偿命!”

付流音不知道对方丢了什么东西进来,她只是感觉到额头被击中了,她捂着头往后退,现在正好又是下课时间,不少学生围在了四周。

“什么付京笙的妹妹啊?”

“天哪,是新闻里说的那个变态杀人狂吗?”

付流音捂着脑袋,她从未如此惊慌过,她听见别人口口声声用杀人狂来形容付京笙,她脚步似有千斤重,旁边的赵晓抱住她的肩膀,“音音,你没事吧?”

愤怒的家长冲破保安的拦阻闯进来,付流音什么都没想,她转身就往学校内跑。

赵晓跟在后面,保安正在门口拼命拦着,付流音脑子里早就成了一片空白,赵晓好不容易追上她,“音音,你去哪啊?”

“不是……不是还有南门吗?我从南门离开。”

“你能确保南门没人吗?”

付流音停住脚步,视线怔怔落到赵晓的脸上,赵晓面色焦急看向大门口。“来了那么多人,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啊?”

“赵晓,你应该也听到他们说的话了……”

“听到又怎样呢?就算你是付京笙的妹妹,那又怎样呢?你哥哥做过的事,跟你也没关系,他们有什么资格闹到学校?”赵晓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门口的嘈杂声越来越厉害,不止有吵闹,还有哭喊。

那种撕心裂肺是骗不了人的,中年妇女被挡在外面,她跪在地上,捶着胸口痛哭,“还我儿子的命啊,还我儿子的命——他还这样年轻,凭什么你们都能好好的?我的儿子就要躺在冷冰冰的地底下?”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女生朝着付流音的方向指指点点。

付流音唇瓣开始颤抖,耳朵里钻进了女人的哭喊声。

“那还不如是场意外呢……儿子,妈妈接受不了你是被人害死的啊。”

付流音眼眶内一酸,视线也模糊开来。脸上莫名感觉到温热,赵晓看到她这幅样子,吓了一大跳,“音音,你别哭啊,别哭。”

她抽泣起来,“赵晓,我也希望那些事情都没发生过啊……”

赵晓看到门口的保安已经拦不住了,她伸手拉住付流音的胳膊,“音音,那些人像是疯了一样,他们如果闯进来的话,肯定不会放过你,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付流音看到已经有人冲进来了,她抬起脚步要跑。

“音音,那些人说不定已经打听清楚了你在哪个班,你千万别去班级里面,快跑。”付流音来不及细想这么多,也多亏赵晓提醒她这么一句。

可是偌大的校园内,她还能躲去哪里,她对这边压根不熟。

付流音往前跑着,冷不丁被人握住手腕,她视线望出去,韩竞拉了她一把。“快,被他们看见就不好了。”

付流音跟在他身后,她也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

两人很快来到一间教室跟前,韩竞掏出钥匙将门打开,他朝着四周望了望,确定没人看见后,这才将付流音推了进去。

屋内很是宽敞,木地板清理的也干净,不远处的角落内摆着架钢琴,韩竞见她惊魂未定,“别担心,这儿是学生会组织排练的地方,他们不会找过来的。”

“谢,谢谢。”

韩竞搬了张椅子过来,“你坐会。”

付流音坐定下来,双手还在发抖,韩竞蹲下身,视线同她相对,“要喝水吗?我给你倒杯水。”

“不用了。”

“别怕,学校也会应对解决的,不会让他们继续找你麻烦。”

付流音双手紧握,不想再开口说话,她也生怕别人问起她一些什么事来。

校园内,不少失控的家长横冲直撞,他们个个面色悲恸,这无疑也吓坏了学生们,“付流音在哪?她在哪?”

跟肖含萍同班的一名女生大着胆子走上前。“我知道她在哪,我方才看见她了。”

“真的?”

“我带你们去。”

一男一女跟在了女生的后面,刚才韩竞拉着付流音往前跑的时候,她正好看见了,她快步朝着排练房走去。

付流音怕的不单单是那些人,她有防身的本事,就算他们人多,她应该也不会太吃亏。

但她受不了这样悲伤的氛围,他们一个个承载着巨大的悲哀,如果他们就这样扑上来,说要撕碎她,付流音能还得了手吗?

她着急慌忙地去找手机,她取下背包,手在里面不住翻找。“我的手机呢,手机呢?”

她急得不行了,嗓音带着哭腔,似乎即将爆发痛哭。

韩竞看在眼里,“你要打电话吗?”

“嗯。”

“用我的手机吧?”

付流音双手在身上摸了摸,这才发现手机被她塞在了口袋内。“不用,找到了。”

“你……是打给你男朋友吗?”

付流音不说话,她心里想到的只有穆劲琛,她手指刚给手机解锁,外面忽然传来了砰砰地敲门声。

“开门,开门!”

韩竞大惊失色,猛地站起身来,“怎么会找到这儿来?”

付流音也跟着站了起来,外面的人知道他们藏在里面,肯定是不肯开门的,干脆抬腿猛踹。

“不好,这门肯定是支撑不住的。”韩竞回头,拉住付流音的手臂,“待会门开后,我拉着他们,你找机会跑出去,你自己找个藏身的地方吧。别怕,学校里还有老师呢,他们说不定已经报了警,你把自己藏好就行。”

“你拉住他们?”

“是。”

砰——

又是一声巨响,门颤抖了好几下,韩竞拉着付流音站到门旁边。

门被踢开的时候,一男一女两人闯了进来,韩竞上前抱住两人的手臂,“快跑啊。”

付流音趁着空隙往外逃,没想到外面还有个女生,对方拉住她的手臂不肯松开,“快来啊,人在这,快来!”

“放开我!”付流音想要将手臂抽出来,无奈对方赖在了地上,一副要将她拖死在这的模样。付流音眼看着韩竞要被推开,她抬起手臂,手掌朝着女生的颈部砍了下去。

对方哀嚎一声,痛得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付流音甩开手,却没成想将自己的手机也甩出去了,但她已经来不及去捡,她起身后往前跑去。

她生怕被他们抓住,挨揍事小,到时候如游街一般示众的话,她该怎么办呢?

哥哥犯下的事,怕是罄竹难书了,付流音想象着她被人推到人群中间,想象着她要面临一张张悲愤或者面露鄙夷的脸。她跑到了学校的食堂处,里面肯定是不能躲人的,付流音着急看下四周,看到长廊旁边就是吊下来的绿藤,她快速走过去,拨开绿藤看到里面是狭窄的一处,紧贴着围墙,只能够容一个人站在那。

付流音蹲下身来,四周都是杂草,还有一些碎玻璃,这之前应该都是用废物填充出来的。

她双手捂住耳朵,不想听到外面的声音。

赵晓很快找到了叶邵扬,冲进办公室的时候,叶邵扬正准备出门。

“叶老师。”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学校里面来了不少外头的人,他们是冲着付流音来的。”

叶邵扬面色严肃地走出办公室。“怎么回事?”

“叶老师,我让付流音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校保安也没能拦住他们,我怕会出事啊……”

叶邵扬快步走了出去,来到楼底下,他看到两个女生惊魂未定跑过来,“老师,学校好像来了神经病,又哭又闹的,还发一些可怕的照片。”

其中一个女生已经被吓哭了,手里捏着张东西。

赵晓上前步,“这是什么啊?”

那女生听完,将手里的东西朝着赵晓掌心内塞去,赵晓低头看了眼,吓得赶紧扔掉了照片,“啊——”

叶邵扬拍了下她的肩膀,他弯腰捡起照片,看到的居然是一张遗照。

“老师,他们还在学校门口派发照片呢,强行塞到我们手里,好多人都被吓哭了。”

叶邵扬掏出手机,第一时间报了警,他挂断通话后看向赵晓,“知道付流音去哪了吗?”

“不知道,当时那些人冲进来,我只顾着去拦着。”

“我去找找。”

赵晓急得不住擦拭眼角,“我这就找班长他们,让他们一起找。”

等在学校外面的司机看到这一幕后,立即就给穆劲琛打了电话。

付流音躲在那个地方,她告诉自己不要怕,司机肯定会通知穆劲琛的,学校方面也不可能由着那些人胡来,她虽然一遍遍安慰自己,可还是忍不住害怕。

她甚至想着,她是不是不应该走出穆家,她就活该一辈子足不出户?

但是付流音又不甘心,谁又喜欢失去自由呢?

她小脸贴着自己的膝盖,双手也改为抱住了自己的腿。

穆劲琛赶到学校的时候,警方还未到。

他下了车,径自往前走去,司机看到他的身影,快步上前,“穆帅!”

穆劲琛停下来看他一眼。“付流音人呢?”

“二少奶奶就没能出来,校门口被堵住了,人越来越多,我也进不去。”

穆劲琛视线望向前面,学校方面也做了相应的措施,保安都集中到了门口,校门也关上了,只是家属们情绪激动,甚至还有人攀上了电动伸缩门。

不少老师站在门口,正在试图协商。

“你们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觉得很遗憾,但这事情也不是在我们学校出的啊。”

“可付京笙的妹妹在里面,我们不找学校,我们就找她!”

穆劲琛双手背在身后,手里拿着一根教鞭,他是从训练场直接过来的。关于付流音的身份,他自认为已经藏得很好了,付京笙出事后,穆劲琛利用自己的人际网,将付京笙同他妹妹的这一层关系尽量掩盖掉,怎么如今居然还有人找到学校来闹事了?

两辆车停到了不远处,那些人很快走到穆劲琛身后,“穆帅。”

“跟我进去。”

“是。”

穆劲琛往前走了步,校门口完全被堵住了,他推开跟前的一人,“让开。”

穆劲琛冲里面的保安说道,“开门。”

“这门不能开!”

“我也是找付流音的,她还在里面,出了事你能负责吗?”穆劲琛看向身侧的那些家属,面无表情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他们进去,一个都不会。”

叶邵扬在学校找了圈,都没看到付流音的身影,他快步走到校门口,一眼看见穆劲琛。

穆劲琛直直问道,“付流音呢?”

“找遍了,都没找到。”

男人的眉头明显拧起来,脸上铺满了阴鸷,语气满含不耐说道,“开门!”

叶邵扬走到保安身侧,“把门打开吧。”

“您确定吗?”

“是,只让他一人进来就好。”

保安进了值班室,那些家属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个个跃跃欲试,想要跟着冲进去。

伸缩门传来嗡嗡的响声,门被缓缓打开,直到能容纳一人通过后,穆劲琛抬起脚步往里走。

那些家属都要跟进去,拼了命似的往前扑,却被人拎住颈后的衣服,丢得远远的。

穆劲琛没有回头,他丝毫不担心他们能不能进来。

他手底下的人向来不是吃素的,如果连这些人都拦不住,他还养着他们做什么?

叶邵扬跟在他身侧,“事发突然,又正好是放学的时候,幸亏付流音当时还没出校门。”

穆劲琛修长的双腿往前迈动,叶邵扬的注意力落到男人手上,他手里居然握着一根鞭子,男人快步往里走着,校园的路上洒落了不少照片,穆劲琛不由收住脚步。

他垂首一看,脸色越发难看了。

“这些是什么东西?”

“闹事家属……带来的遗照。”

“这些人真是疯了。”

叶邵扬站在校园内的花圃跟前,“方才问过另外一个男生,他说她带着付流音去排练房躲了会,但还是被两个人找到了。付流音从排练房跑出去后,就不知道去了哪。”

穆劲琛听到这,心里微微一紧,什么叫不知道去了哪?

他把一个好生生的人送到学校来,怎么却总是三番两次出事?

叶邵扬从兜内掏出手机,将它递向穆劲琛,“据说是她逃走的时候掉到地上的。”

怪不得一路上打过来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穆劲琛接过付流音的手机,将它放进自己口袋内。

“那些人都被请出了学校,校广播也试着找人,虽然已经通过广播说了没事了,让付流音回办公室,但是等到现在也没看到她的身影。”

穆劲琛闻言,轻叹口气,“她不会出现的。”

叶邵扬有些不解,但没有问出口。

“你先带我去排练房看看。”

“好。”

穆劲琛跟着叶邵扬往前走,付流音被关了两年,她心里其实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的,在那两年中,她也试着逃跑过,只是都没有成功。

男人来到练功房,那扇门已经被踢坏掉,韩竞坐在里面,听到脚步声,不由抬下头。

叶邵扬站在了门口,“付流音就是从这跑出去的。”

穆劲琛朝四周看了看,没有片刻逗留,叶邵扬跟在他后面,“不远处还有两个教室。”

“她应该不会躲在教室内。”

穆劲琛在四周找了圈,看到前面有个半圆形的门,他走了过去。

“那里面是食堂,已经找过了,没人。”

“还是分头找吧,”穆劲琛头也没回,“我进去看看。”

付流音早就听到了校广播的内容,但她不敢出去,就算那些家属已经不在学校里了,可是那么多学生呢?

就算一个人都不会碰到,她也不想出去了。

她缩在草丛里,觉得很安全,至少先前没人在这发现她。

穆劲琛一眼就看到了那条长廊,他知道她不会躲在屋内,他快步往前走着,“音音——”

付流音上半身动了下,她如果没听错的话,应该是穆劲琛的声音。

男人修长的双腿迈向前,这儿也没什么好躲的,他站在走廊内,“音音?”

付流音想要起身,但是蹲得太久,双腿已经麻了,她朝旁边挪动下,鞋子正好踩在玻璃碎渣子上,啪嗒一声,声响传到了穆劲琛的耳中。

他回头看眼,声音好像就是从他背后传出来的。

穆劲琛盯着那些茂盛的绿藤,他伸出一只手探过去,手掌将那些绿藤拨开后,他看到了一个身影缩在里面。

“付流音!”

付流音抬下头,面色有些难看,穆劲琛注意到她的脚边,他大吃一惊,弯腰想将她拉起身。“是不是伤哪了?”

“没有。”付流音摇着头,双手却是紧抱着没有起身。

穆劲琛仔细看眼,她很是狼狈,头上还掉落着两片树叶,一张小脸皱在了一起,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穆劲琛扯掉了不少藤蔓,这才将她拉出来,付流音站不稳,只能往他身上靠。

男人在她背上拍了几下,再将头发上的碎叶子掸去,“吓坏了吗?”

“穆劲琛,你怎么会找到这来的?”

“你们学校这么大,我总要一处一处找,他们说你是从排练房离开的。”

付流音两条腿还在打颤,穆劲琛蹲下身来,用手在她腿上来回揉捏。

她盯着身前的男人出神,穆劲琛抬下头看她。“先告诉我,害不害怕?”

付流音乖乖地点下头,“害怕,这比那些情书可怕多了。”

穆劲琛站了起来,“走,我们回家吧。”

“那些人……真的走了吗?”

“没走,还堵在校门口。”

付流音杵在原地没动,“我不敢出去。”

“既然我来了,就没什么好怕的了。”穆劲琛抱住她的肩膀,“我带你回家。”

付流音挪动下步子,走得很慢,两人出去的时候,没遇到别人,一路走到校门口,付流音看到外面堵满了人。

她下意识收住脚步,“学校还有另一个出口。”

“那边也一样,再说,没什么好怕的。”

付流音被他握住手腕,又被他拉着往前走,警方已经来人了,正在外面维持秩序。

只是家属闹得厉害,哭天抢地的,甚至还有人在校门口烧起了纸钱。

几个老师看到付流音,心里总算一松,穆劲琛让保安将门打开。

伸缩门在付流音的跟前缓缓拉开,家属们情绪激动,哭着喊着要扑上前,“为什么学校还能收这种人?”

“她哥哥是个人渣!”

付流音垂着眼帘,感觉他们正在用最恶毒的眼光看她,穆劲琛带她走出去,有家属冲过来,嘶哑着嗓音喊道,“她也应该偿命,偿命——”

警察和教官拦着那人,对方的手却伸了过来,伸到了付流音的面前。

她吓得往后退去,付流音看到不少学生还没走,围在了四周,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穆劲琛拉住付流音的手,视线睇过前面的地上,两个女人跪在火盆跟前,正在将纸钱丢进去。

“老公啊,你睁大眼睛看看,就是那个女人的哥哥害死了你,你做鬼也别绕过她——”

焚烧纸钱的浓烟钻进了付流音的鼻翼,她忙用手捂住鼻子,穆劲琛将她护到身后,男人一张脸色铁青,他上前两步,推开了跟前的一名教官。

穆劲琛二话不说甩出了手里的鞭子,付流音以前只知他用这东西训过她,却没见过它真正的威力。

鞭子尾端卷住了那个火盆的把手,穆劲琛手臂朝上面一扬,付流音看到火盆旋转着飞上了空,里面的烟星和燃烧至一半的纸钱全都洒了出来。旁边一圈人赶紧退开,穆劲琛收回鞭子,看着火盆落到了最高点,他紧接着又是一鞭子,那火盆啪地被打落在地,摔得不成样子。

地上铺满了烟灰,风一吹,明黄色的纸钱还在四处跑。

穆劲琛回到付流音跟前,拉住她的手腕快步离开。坐上了车,付流音看到穆劲琛甩上车门,他将鞭子朝着仪表盘丢去。

男人动作迅捷地发动车子,那些家属还要过来,只是都被拦下了。

付流音双手紧握,张嘴不住咬着自己的手指,穆劲琛看了眼,将她的手拉过去。

“我心里总是忐忑,总怕他们会找来,我没想到这么快。”

“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我把你的身份捂得很好,按理说没几个人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这么多人一下子找到学校里来。”“那还能有谁呢?”付流音视线对上穆劲琛。

穆劲琛嘴角泛起冷笑,“你说,还能有谁呢?你在东城能认识几个人,得罪的人,又有几个?”

付流音眯了下眼帘,“凌时吟?”

穆劲琛没说话,手指一下下在方向盘上敲着。

“我的手机看到了吗?”

“在我兜里。”

付流音看眼男人的裤子,穆劲琛穿着黑色的长裤,露出一截脚踝,裤兜处鼓鼓的,付流音想着赵晓她们应该急坏了,她将手伸了出去,只是男人的裤兜很紧,她手指插进去,指尖已经碰触到了手机,可就是摸不出来。

付流音凑上前,穆劲琛一把按住她的手掌,“别乱摸。”

“给我。”

男人意味深长地朝她看眼,付流音唇瓣微动,“你别胡思乱想些什么。”

穆劲琛轻笑下,身子往后靠,他伸手将手机摸出来后递向付流音。还好手机并未摔坏,她立马给赵晓打了个电话过去。

“明天,你还是不要来学校了。”

付流音挂断通话,握紧了掌心内的手机,“我是不是以后都不能去学校了?”

“你这么喜欢上学吗?”

“我只想让我的生活充实起来,还能接触到更多的人,这几年来,我孤僻惯了,我不想让自己回到那个状态中去。”

穆劲琛专注地开着车,半晌后才说道,“放心,只是这两天你别去学校,让我好好处理下。”

“我能理解那些人的做法。”付流音眼中浮现出一张张绝望愤怒的脸,“但是,我也想要好好的生活啊,我没想过去害别人,我只想过一些平凡的日子就好。”

她靠在副驾驶座上,“刚刚,是不是还有记者……”

穆劲琛并未注意看,“也许吧。”

付流音担心地望向窗外,“记者都来了,这件事肯定会报道出去,到时候谁都知道我在这个学校了。”

“别想这么多,我会处理好的,这件事不会传出去。”

“还有学校的学生,万一有人拍了照闹上微博呢?”

“放心。”穆劲琛一把握住付流音的手掌,“都交给我。”

她心思很重,尽管穆劲琛说了这样的话,可付流音放不下这个心。

或许,是这样安逸的生活给了她贪图的决心吧,她生怕好不容易得来的静谧会被打破,到时候,是不是就算转学都没用了?

那她又该去哪呢?

付流音觉得头痛起来,她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脑子里的东西却是压都压不住的。

那些人会不会明天还要去学校?

网络上,会不会都是她的消息?毕竟付京笙一案,人尽可唾。

付流音握紧了手掌,指甲被她一点点掐进掌心内。

回到穆家,穆劲琛下了车,付流音想要起身,却觉眼前陡然黑了下,男人绕过车前,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是不是睡着了?到家了。”

付流音伸出手去,穆劲琛一把握住,将她拉起身。付流音感觉到晕眩,她轻摇下头,跟着穆劲琛下了车。

天已经快要黑了,两人走进院子,刚到玄关处,就看见穆太太走了出来。“怎么才回来啊?”

穆劲琛抬头回了句。“我们出去逛了会。”

“正好,要开饭了,赶紧过来坐。”

付流音跟在穆劲琛身侧,看到凌时吟已经坐在了餐桌前,穆成钧就在她身侧,她勉强入座,视线一瞬不瞬落到凌时吟身上。

凌时吟笑了起来,“音音,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我看你最近起色不错。”

“是吗?”凌时吟摸了下自己的脸,她看得出来付流音的神不守舍。“都是妈对我照顾有加。”

付流音唇瓣处漾起嘲讽,“是啊,妈天天想着怎么给你补身体,瞧把你补的,是不是得胖了十斤?大嫂,你就不怕哪天能站起来了,你的两条腿支撑不住你这幅肥胖的身躯吗?”

“你说什么?”凌时吟不悦地推开手边的碗,“付流音,你就是要让我不痛快是吗?”

她这幅苟延残喘的样子,怎么还能增加得了体重?

穆太太听在耳中,也喝住了付流音。“流音,少说两句。”

穆劲琛抬起手臂,将手搭在付流音的椅背上。“妈,你让她说。”

“劲琛,你也跟着胡闹。”

“她心里不痛快,总要撒撒气才好。”

穆太太当然不能由着他们,“就算要撒气,能冲着你们大嫂撒吗?”

穆劲琛笑了下,接过了话语,“妈,撒气还要挑人吗?医生说了,音音就要保持心情愉快,我平日里都是让着她的,不敢随便说她一句。”

穆劲琛的话再明显不过了,显然付流音的心情好与否,直接关系着穆家长孙出生的早与晚。

穆太太想明白后,也就不说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