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另类护妻/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成钧坐在沙发内,视线抬起后盯向付流音。

穆太太先打电话让家庭医生过来,她看着凌时吟这样子,真是触目惊心,“时吟,先别讲话了,去楼上清洗下,马上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妈,今天的事就是安排好的,那些人凭什么将我认作是付京笙的妻子?那都是因为,她们听了付流音地指使才会这样对我……”

付流音面上没有丝毫的害怕,她看着对面的凌时吟,就好像正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大嫂,谁让你以前非要说你是蒋太太呢?她们定是将你和那位蒋太太搞混了。我在学校的时候,也遇上过一批前来算账的人,难道那时候,她们是受了你地指使吗?”

凌时吟气急败坏,挥了下手,“你是付京笙的妹妹,她们找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今天那些人这样对你,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当时就在场,可是你却袖手旁观,你分明是要看着我死……”

穆太太坐在旁边,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最近事情太多,她也越来越觉得精力跟不上。

“你当时跟那些人说我是付京笙的妹妹,让她们算账来找我,我难道应该站在原地等着被她们打吗?”付流音不由冷笑出声,“大嫂,你为了让自己脱身,也是不择手段。”

穆劲琛走进屋内的时候,客厅里热闹极了,凌时吟像个疯子似的在乱咬人。

付流音听见脚步声,她抬下头,方才在车上的时候,是她给穆劲琛发了短信,她可不想凌时吟一哭二闹之后,穆太太一个心软,再用那根戒尺来伺候她。

佣人打了水过来,毛巾下水后拧干,佣人走到凌时吟身侧道,“大少奶奶,我给你擦擦脸吧。”

“走开!”凌时吟将她推开,她痛得狠狠皱了下眉头,“妈,星港医院跟付流音是什么关系,您心里也清楚,我久未出门,一出门就遇上这样的事,这肯定不是巧合!”

穆太太也是想了一路,今天付流音跟着要出门,到了医院后,也是她跟她提议要带凌时吟去走走,她知道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音音,你老实说,这件事是不是你安排的?”

穆成钧看了眼被痛打过后的凌时吟,鼻青脸肿、头发凌乱,脖子处还有几道明显地抓痕,他心里清楚的很,这事就是付流音做的。

穆劲琛自然也是一清二楚,付流音摇着头,“没有,我去哪里安排人?妈,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音音,我知道你和时吟水火不容……”

穆劲琛一把握住付流音的手,他打断了穆太太的话说道,“妈,音音都说了没有这回事,你这样套她的话有什么意思?如果做过,我们一定会承认,难道要音音当时留在大嫂身边一起挨打,你们才能不怀疑她吗?”

男人说完这话,拉着付流音起身,“音音也被吓坏了,我们先上楼去。”

“妈——”凌时吟断定这事跟付流音有关,可却苦于没有十足的证据,“您难道心里不清楚吗?”

穆太太皱了下眉头,“时吟,你这毕竟是猜测。”

“你偏袒她,你分明是偏袒她!”凌时吟怒极,几乎丧失了理智,她用手指指着穆太太说道,“是不是因为她能为穆家传宗接代?你事事都护着她,今天的事再明显不过了,你的眼睛难道看不见吗?”

穆太太面色变了,穆成钧脸色铁青道。“闭嘴!怎么跟妈说话的?”

“难道不是吗?你们都帮着她!”

穆劲琛带着付流音往二楼而去,凌时吟哭哭啼啼的,还有尖叫声传到付流音的耳朵里。

穆太太开了口,“成钧,别动手……”

两人回到房间,穆成钧一把拉过付流音。“喊我回来做什么?”

“我怕被打啊。”

“我看你挺能的,这种事压根不用担心。”

付流音走到梳妆台前,她拿出一本书,穆劲琛来到她身侧后,整个人倚向桌沿,“你是怎么找到那些人的?”

“什么人啊?”

“在我面前就别装蒜了,打凌时吟的那些人,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付流音在笔头上轻咬了口,“她们肯定是逮住了机会。”

“凌时吟难得出门,再说今天的行程,她们能知道?”

付流音朝他看了眼,“你也怀疑我是不是?”

男人将手臂撑在桌上,他朝付流音倾过身去,“你看啊,依你的身手,要打退那些女人应该很容易吧?”

付流音做出一副认真细想的模样来,“是哦,当时太紧张了,我只顾着逃跑,真忘记自己还会功夫了。”

穆劲琛冲着她不住笑着,笑得付流音开始心虚了,“干嘛?”

男人轻耸肩头,“看来我对你的训练还不够,你的应急能力太差。”

“好啦。”付流音丢开手里的笔,“我就是故意的,还不行吗?”

穆劲琛抬手,在她脑袋上摸了几下,“准备下吧,明天去学校。”

“真的?”

“嗯,也没多大的事,既然都处理好了,你也没必要在家待着。”

付流音满脸的欣喜藏不住,伸手抱住了穆劲琛的大腿,“太好了。”

家庭医生过来后,穆劲琛也下楼了趟,付流音在房间待了会,她想去楼下看看什么情况,反正在房间也待不住,她干脆起身走了出去。

从二楼准备下去,一条腿刚迈出去,就看到穆成钧抱着凌时吟正在上楼。

两人身后还跟着家庭医生,凌时吟这会倒是安静极了,每次她被揍之后都特别老实。付流音朝他们身后看看,没有看到穆太太的身影。

穆成钧一步步走上前,付流音退到旁边,“大嫂没事吧?”

“没事,”穆成钧接过话道,“皮外伤而已。”

“噢。”付流音点下头,“皮外伤也不能马虎,让医生好好处理下。”

凌时吟抬起眼帘,目光里含着恨,却又拿付流音没办法,她只能瞪着她。

“今天应该是要谢谢你的,谢谢你想着带时吟出去逛逛。”

付流音不确定穆成钧这是否是在试探自己,“谢我做什么?我也是顺了妈的意思,这才跟着去商场的。”

男人轻笑着,“下次有机会的,你再带着时吟去转转。”

凌时吟唇瓣轻颤,手掌紧握,付流音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恐怕没什么机会了,我明天就要回学校上课了。”

“是吗?挺好。”穆成钧说完这话,抱着凌时吟径自往上走。

凌时吟的目光穿过男人颊侧望了过来,付流音的命真好,才不过几天时间,那件事就跟没发生过一样,她居然能重新回去上学了?

老天啊,它就是这样不公平!

付流音冲她笑了笑,若无其事般下了楼。

穆成钧说是皮外伤,可那些伤在凌时吟身上,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有多痛!

第二天。

付流音来到学校的时候还是很忐忑,一路走进校园,是有学生多看了她几眼,只是大家都没说什么,她提着一颗心就走进了教室。

所幸真如穆劲琛说的一样,她到了学校之后,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校园内、班级内一片安静,好像那天的事压根就没发生过似的。上完一节课后,赵晓转过身想和付流音说话。

这个时候,叶邵扬走进了教室内,“付流音,跟我出来下。”

付流音站起身来,面露犹疑地朝赵晓看看。

她跟着叶邵扬走出教室,“叶老师,有事吗?”

“你先跟我过来。”

走下去没多久,上课铃声就响起了,付流音心里有些忐忑起来。她跟着叶邵扬来到操场,他还没有要停住脚步的意思,两人一道来到一块宽敞的空地处,叶邵扬双手背在身后,目光望向前。

“叶老师?”

“付流音,你知道这块地即将有什么作用吗?”

付流音看了眼,摇下头,但还是猜测说道,“建操场吗?”

“不是,要建一栋图书馆。”

付流音哦了声,觉得奇怪,这件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吗?“那是好事啊。”

“你知道图书馆叫什么名字吗?”

付流音走上前一步,“不知道。”

“流音楼。”

付流音吃惊地看向那块空地,“叶老师,您别跟我开玩笑,怎么就成了流音楼呢?”

叶邵扬面上扬起抹笑意,回头冲付流音看眼,“因为这栋楼是穆劲琛捐资要建的,名字也是它起的,不久之后就会动工。”

付流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是傻傻重复着那个意思。“穆劲琛捐资的?”

“是。”

“这……他没跟我说过。”

叶邵扬单手插在兜内,“上次的事情上,学校方面处理的很好,至少你不用担心在学校里,会有人因为这件事而为难你。”

“是,谢谢叶老师。”

“付流音,你哥哥……真的是付京笙吗?”

付流音没有对他隐瞒,“是。”

叶邵扬的目光有些出神,怔怔地盯着一处,“真是想不到啊。”

她抿紧了唇瓣,视线垂落到地上,“叶老师,我……”

“你别误会我的意思,你哥哥犯下的事跟你无关,你是无辜的。”

付流音低垂着眼帘,“嗯。”

“回去上课吧。”

付流音转身离开,走出去几步后,不由回头朝着叶邵扬站着的地方看了眼,男人的脚步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回去的路上,经过篮球场,正在打球的一名男生望过来,他丢下刚抢到的篮球,快步上前,“付流音。”

她抬头看眼,“噢,你好。”

“你这几天没来学校,还好吧?”

“挺……挺好的,”付流音嘴角勉强勾起,“那天真是谢谢你啊。”

“不客气,我总不能看着你被人欺负。”

付流音别的话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回去上课了。”

“喂,”见她要走,韩竞追上一步说道,“我好歹也帮过你,你就不能多跟我说几句话吗?”

“上课铃声都响了。”

“你反正已经迟到了。”

付流音还真怕这样的,“那天的事,确实该好好谢谢你。”

“那你一会请我吃饭吧。”

“什么?”

“请吃饭啊,不行吗?”

付流音张了张嘴,“这,好吧。”

“那待会食堂见。”

付流音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答应下来。“好。”

下课后,付流音跟着赵晓她们出去,她记得韩竞说的话,一路走向食堂,心里都是忐忑的。

赵晓跑得比较快,她拉着付流音的手,“音音,快啊。”

进了食堂内,两人排在了队伍后面,付流音没看到韩竞的身影,她心想着他也就是随口一说,赵晓站在前面,扭头看向她,“音音,中午吃什么?”

她眼眸微睁,用手臂撞了下付流音的手,“快看。”

“怎么了?”付流音视线望过去,却看到韩竞不知何时站在了身旁,他并没有站在队伍中,而是站在了付流音身侧。

“你……”

“不是说好了请我吃饭吗?”

付流音手里攥着自己的饭卡。“是,我没忘,你想吃什么?”

“待会我自己选,可以吗?”

“可以。”

赵晓往前走着,很快,就轮到她们。赵晓已经没有心思钻研着要吃什么了,她随意点了几个菜,然后退到旁边。付流音朝韩竞看眼,“你点吧。”

“好。”韩竞高大的身子趴向前,也没客气,点了三个小菜外加一份砂锅。

付流音刷了饭卡,韩竞端着东西也没立即就走,付流音拿了餐盘回头见他还杵着。她径自往前,找到位子跟赵晓坐定下来后,韩竞也过来坐在了她的对面。“我已经请过你吃饭了。”

“这顿饭不是还没结束吗?”韩竞往她的餐盘内看眼,“为什么点的都是蔬菜,难道请我吃这一顿,把你吃穷了?”

“不是,只是不想吃而已。”

韩竞拿起筷子,夹了几片牛肉放到付流音的餐盘内。

赵晓在边上看着,她也觉得尴尬,付流音的脸更是红透了,“别这样。”

“吃饭吧。”

她哪里还能吃得下去,付流音筷子在餐盘内拨动几下,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几个女生快步往这边走来。

付流音心里一惊,不会又是肖含萍吧?但仔细一看,并不是,走在前面的女生站到餐桌前,忽然弯下腰来,伸手抱住韩竞。

韩竞吓了跳,手里的筷子都差点扔了,他扭过头一看,却并不认识这个女生,“你是谁啊?”

“韩竞,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对方倒是一口说出他的名字。

他着急想要将她推开,“你是谁?”

“你是不是也太无情了?居然假装不认识我?”

韩竞朝付流音看了看,他手掌推搡着女生的肩膀。“我真不认识你,别这样。”

“我朋友都说你花花肠子不可信,亏我一心一意想着你会爱我,没想到这才几天,你就变心了。”

韩竞面色难看至极,“你别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你跟我告白的微信还在呢。”女生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她翻出微信页面,将一串微信记录给付流音看。“你好好睁大眼睛,看看这个头像是不是他?”

付流音才不想管这件事,可女生却将手机塞进了她的手心里。

付流音看了眼头像,再看看韩竞,只好点头。

韩竞一脸的冤枉,“我没有!”

“你当然说没有,你现在又要移情别恋,能说实话吗?”

越来越多的人在聚过来,付流音将手机还给那个女生,“赵晓,我们走吧。”

“好。”这饭也没法吃了。

两人拿了东西离开,韩竞想要起身,却被那个女生给拉着不放。“你今天要么好好说清楚下,你到底是喜欢她还是喜欢我?”

“莫名其妙!”

付流音和赵晓逃也似地走远了,那名女生见状,这才松开手。

约莫半个小时后,方才大闹食堂的女生来到操场上,她将一段视频发给了另一个人。

对方确认之后,给她转了两千块钱。

女生确定收款,开心地蹦了起来,手指颤抖地在屏幕上打出几字,“下次再有这样的好事,找我。”

男人在另一头笑了笑,“你只管盯着韩竞就好,他接近付流音一次,你就出面一次。”

至于别的男生,他已经安排好了别人。

穆劲琛靠着窗沿,单手插在兜内,他这样做是不是挺无耻的?

不过,管它的呢,他向来就不怕无耻这两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