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深夜意外/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天后。

付流音在上体育课,跑完步后,她拉着赵晓让她走一会。

赵晓不管不顾就想往地上蹲,“受不了了,我快死了。”

“胡说什么呢。”付流音拉着她继续走,“刚跑完步,不能立马就蹲下。”

两人继续往前,也不知道韩竞是从哪冒出来的,他拦在付流音跟前,“同学。”

赵晓停下脚步,“音音,你们先聊着,我去走走。”

“不用。”付流音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回自己身侧,“韩同学,你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那天在食堂里的女生,我真是不认识她,更别说跟她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了。”韩竞着急地解释起来,“我希望你别误会。”

“不管她是不是你女朋友,我都不关心,这是你自己的私事不是吗?”

韩竞觉得自己冤枉极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个人莫名其妙过来……”

“你要跟她真没什么,她一个女孩子,也不至于这样吧?”付流音肯定是不信的,但是这话一说出口,她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说这种事……真跟我没关系,而且,我也有男朋友了。”

韩竞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他怔怔地盯着付流音,刚要开口,忽然听到赵晓喊了声。

“又来了!”

两人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付流音听见有脚步声急促地跑过来,定睛一看,却又是上次食堂里遇见的那个姑娘。

付流音赶紧拉住赵晓的手,“我们快走。”

再要一哭一闹,丢脸可就丢大发了。

韩竞抬腿拦在她们跟前,“别走,我会让她把话说清楚。”

女生到了他们跟前,朝付流音看看,眼眶里一下红了,“又是她!”

“不是,不是!”付流音一边摆手,一边摇头,“真不是我。”

“同学,你就不能成全我们吗?”女生眨巴着一双泪眼,她已经豁出去了,为了两千块钱啊。其实不是真想哭,而是想到可以拿这个钱去买包包,她的情绪就上来,演技那是压都压不住啊。

“能能能!”

韩竞气得脸色都青了,“你是财会班的是吧?我跟你压根不认识……”

付流音抓着赵晓,一溜烟地跑了,赵晓还时不时回头看去。“音音,你说这是真是假啊?韩竞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但之前确实没听到过他有女朋友啊。”

“管他呢,”付流音头也没回,“最好是真的。”

接下来的几天,其实韩竞找过好几次机会,但都是被人搅黄了。

那女生总能选在恰当的时机‘从天而降’,付流音见到她倒是挺高兴的,至少她不用想着怎么去应对韩竞了,她会替她挡掉这个麻烦。

回到穆家,凌时吟这几天没下楼,据穆成钧所说是在房间内养病。

穆劲琛回来后,径自上了楼,推开卧室的门进去,却并未发现付流音的身影。只是更衣室内有音乐声传来,穆劲琛走到门口,见到付流音拖了个皮箱出来,“你在做什么?”

付流音此时正蹲在地上,听见穆劲琛的声音,她起身后扭头看向他。“你回来了。”

“你收拾东西做什么?”

付流音上前几步,双手抱住穆劲琛的手臂,“有件事跟你商量下。”

“免谈。”穆劲琛丢下两字,就想转身出去。

付流音忙抱紧了他的臂膀,“我还没说呢。”

“我大概已经能猜出来了,你要住校?”

“不是。”

穆劲琛垂首看她,“那是做什么?”

“班里有个活动,叶老师说能参加的尽量都要参加,过两天就要去。”

“去哪?做什么?”

“算是实习吧,”付流音满脸的兴致,“我不是园林专业吗?叶老师好不容易申请到了这个机会,就两天的时间,其实是住一晚啦。”

“那地方在哪?”

付流音想了想道,“琼窿山。”

“离我的训练场倒是很近,几乎在一处。”

“是吗?”付流音虽然在训练场待过,但对训练场周边的环境并不陌生。“这就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了。”

穆劲琛盯着她的小脸,“我有说过让你去吗?”

“但全班都要去,老师说了,机会难得,最好不要缺席……”付流音听着穆劲琛的意思,似乎也没有反对到底,她踮起脚尖,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答应我嘛,答应我嘛。”

穆劲琛想将她的手拉下去,付流音却是怎么都不肯松开,“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付流音,别来这套。”

付流音整个人扑到他怀里,“就在你的训练场边上,你可以随时随地监督我。”

“答应我吧,答应了我,你就是对我最好的人。”

穆劲琛实在听不下去,“行行行,去吧。”

他看着她雀跃的样子,不由失笑,一手顺势将她搂到怀里。

学校包了车过去,各位走读的学生都要提着行李去班级统一集合。

付流音拎了个小皮箱下楼,除了穆劲琛之外,穆家的另外几人都在。

凌时吟看到她提着东西,以为她是要从穆家搬出去,穆成钧抬下头后,也忍不住看向她。

“音音,你这是?”穆太太起身走向她。

“妈,我今晚不回来,学校组织出去学习。”

穆太太瞅了眼她手里的皮箱,“劲琛知道吗?”

“知道,他同意了的。”

“现在就去吗?”

“是。”

穆太太唤过旁边的佣人,让她帮着付流音提行李。几人走了出去,许久后,穆太太才回到屋内。

“音音出去,这是要住几晚?”穆成钧装作不经意问道。

“一个晚上,也不是多远的地方。”穆太太坐在沙发内,开了句玩笑说道,“音音这个专业,当初也不知道怎么选的,学的是园林,等她将来搞了设计,把院子里规划下,弄成园林的样子。”

穆成钧轻点头,“女人果然也是要有自己擅长的事情。”

凌时吟听在耳中,穆成钧对付流音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以前在别人面前尚能遮遮掩掩,现在呢?他已经是毫不避讳了。

付流音来到学校后,跟着大巴车一起出发了。

琼窿山上就有好几个园林,且风格不一,叶邵扬和另外一名专业老师先带着一班学生去办理入住手术。

赵晓和付流音自主选择在了一个房间,放下行李后洗把脸,就接到了出去集合的短信。

下午的时候,大家都在园林内参观,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前面带领和讲解,这可比课本上那些知识要丰富的多了。

付流音专注地记录着,幸亏出来的时候有所准备,穿了一双运动鞋。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结束的时候,叶邵扬让班长带领人集合。

诸人排好队站在园林门口,叶邵扬抬起腕表看眼时间,“现在,你们各自回房间先去休息下,一会有自助晚餐,你们自己去吃,晚上八点准时过来集合。晚上这边还会开放,由于灯光效果,会是另外一般光景,到时候大家都要过来,明白了吗?”

“明白了!”

解散后,赵晓挽着付流音的手臂往前走,“哎呦,今天可累死我了,里面还有那么多假山,刚才我走来走去的时候,都碰到头了。”

“那你晚上可得注意着点了。”

两人回到酒店,还有半小时才到吃饭的时间,赵晓坐在床沿,脱掉鞋子后躺下去。“好舒服。”

付流音将本子等东西归纳好,赵晓双手托腮着看她,“音音,我们来打牌吧。”

“打什么牌?”

“再约两个人嘛,斗地主也行啊。”

付流音刚要说还不如休息会,放在包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她忙将手机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竟是穆劲琛打来的。她起身走到窗边,“喂。”

“在做什么?”

“刚回到酒店。”

穆劲琛站在二楼往下看,“一起吃晚饭吧。”

付流音压低了嗓音,“不行,我们晚上还有事呢。”

“晚上?”

“是啊,”付流音摸着跟前的窗台,“叶老师让我们晚上八点集合,到时候还要去参观一趟。”

穆劲琛抬起腕表一看,“那时间还早。”

“我明天就回去啦。”付流音忍不住撒娇起来,“现在都累了,不想出门。”

赵晓躺在床上,好奇地瞅着这边,她手掌放到唇瓣处,压低嗓音道,“音音,你去吧。”

付流音朝她看了眼,然后别过身去。

“小样儿,还不好意思呢。”

穆劲琛直起身,“我现在过来接你,我今晚也不回家,你跟我吃顿晚饭,我再把你送回来,我保证在八点之前把你送到。”

付流音想要拒绝,可穆劲琛压根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你现在到酒店门口等我,我立马过来。”

“啊?不……”付流音听着里面传来嘟嘟声,“喂,喂,我不去,穆劲琛!”

她将手机从耳畔挪开,赵晓坐了起来,“你老公找你?”

“我出去吃顿晚饭,应该没事吧?”

“没事啊,一旦老师问起来的话,我就跟他说一声好了。”

付流音走到床边,拿起了自己的包,她快步出去,到了酒店门口,穆劲琛自然不可能这么快到,付流音背着包往前跑,跑出去了一段路后,她看到穆劲琛的车子正朝她开来。

付流音站定下来,挥了挥手,穆劲琛一脚刹车踩下去,车子稳稳地停在付流音身侧。

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快速坐了进去。

“不是说了到你酒店门口接你吗?跑什么?”

付流音薄唇轻启,“还不是想早点见到你。”

穆劲琛嘴角勾了起来,他打过方向盘,车子在前面调头离开。

付流音看着车一路朝训练场而去,她不解地看向身侧的男人。“不是吃晚饭吗?”

“训练场里面也有专门做饭的人,要不然的话,我们折回去,去你入住的酒店吃?”

“不,不用了,”付流音赶忙摆手,“我们那个也不能叫酒店,招待不起穆帅。”

“你倒是会酸我。”

车子经过大门处,缓缓开进去,付流音朝着车窗外看眼,穆劲琛停好了车后,带着付流音上楼。

自从结婚后,穆劲琛几乎不在这住,只是房间还留着,付流音跟在他身后,走进屋内,付流音一直在掐着时间,“可以吃晚饭了吧?饿死了。”

穆劲琛打了个电话,让人将饭菜送进屋内。

两人坐在窗边,桌上摆着的也只是家常便饭罢了,付流音拿起筷子看眼。“这感觉像是从食堂里打过来的。”

“你对吃不是不挑剔吗?”

“是你跟我说的,”付流音嘴角忍不住挽起,“你非要让我一起吃晚饭,我以为……”

穆劲琛夹了块红烧肉放到付流音的碗里,“条件不便,将就点,今天主要的事情不为吃,是为见你。”

付流音端详下四周。“你晚上回家吗?”

“不回。”

“住在这儿?”

“嗯,你又不回去,我一个人睡着也没意思。”穆劲琛一边吃着饭,一边抬头看她,“你们又不是什么正常的实习,我看今晚也没多大事,要不这样……你今晚住在这,我明天一早送你回酒店。”

“不行!”付流音咬着筷子,“这可不行。”

“今晚的事对你诱惑力就这么大?”

付流音喝了口汤,点下头。

“那跟我睡觉比,哪个诱惑力更大?”

付流音嘴里的汤差点喷出去,“不行,你说好了要送我回去的。”

穆劲琛看她一脸的紧张,不由揶揄句,“行,我一定赶着那个时间把你送回去。”

透过二楼的窗户,能看到下面的训练场,天气又好,微风徐徐送入屋内,付流音已经吃得七分饱了,“穆劲琛,你每年要训练多少人?”

“我自己没算过。”

“我看你从来不过问公司的事,你就靠这个赚钱吗?”

穆劲琛手臂压向桌沿,“公司的事,不止有我大哥,还有别人,他们不敢亏了我一分的好处。经营训练场是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当然,我也是靠这个赚钱。”

付流音嘴角咬了抹笑,“能赚多少钱啊?”

穆劲琛挑下眉头看她,“你现在在关心我的身家了?”

“那当然,你越是有钱,我的日子就越好过呀。”

“那好,下个月开始,我定期给你一笔钱,把训练场盈利的百分之一送你。”

付流音瞪大双眼,“真的?”

“嗯,你是我老婆,送你一点也是应该的。”

付流音张嘴就要拒绝,可那些话到了喉咙口,却被她给硬生生吞咽回去,百分之一的盈利肯定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她到时候离开穆家,不可能一分钱不拿清高地走吧?

付流音不住用筷子给穆劲琛夹菜,“吃肉,吃肉,多吃点!”

“方才可没见你这样殷勤,见钱眼开的家伙。”

付流音也不否认,“你不喜欢钱啊?”

两人吃过晚饭,付流音站起身来,“时间还早,我洗个澡吧,一下午出了不少的汗,在酒店也没来得及冲下澡。”

“去吧,”穆劲琛接着又道,“更衣室有你的衣服。”

“噢。”付流音走过去,进了更衣室,拿好衣服出来,穆劲琛朝她手里看了眼,“怎么就拿了内衣?”

“我总不能出趟门,回去的时候连衣服都换了吧。”

穆劲琛从床上拿了件睡袍给她,“先穿这个吧。”

等她洗完澡,回去也就差不多了,付流音可不想在这耽搁时间,她尽管拿了那件睡袍,却没有要穿的意思。

付流音走进浴室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却是听见有人推门进来。

她双手在脸上抹了把,视线朦胧看出去,“穆劲琛,你做什么?”

“我下午也出了身汗,跟你一起洗。”

“不要,我马上就洗好……”

穆劲琛进来的时候,身上的衣物早就脱光了,他在她面前总是毫不吝啬展示他的身材,他上前一步,哪里是要洗澡的样子,一把抱住她后就想动手动脚的。

付流音着急想推开他的手,“别这样。”

“我帮你洗。”

“我冲一下就好,还要赶着回去呢。”

付流音欲要离开,穆劲琛手臂抱住她的腰际,“身上都是泡沫,你打算这样走?”

他摘下花洒,水一下落到付流音的头上,她惊喊一声。“我不洗头,回去再洗……”

穆劲琛早就将她从头到脚淋了个湿透,付流音眼睛都睁不开,穆劲琛替她将身上的泡沫冲干净后,居然一把把付流音扛了起来。

“啊——”

回到房间,他将她抛到床上,两人纠缠了许久。

无非就是一个色心大发,一个心心念念想着要回去,付流音恨不得跟他来一场博弈,但她压根就不是穆劲琛的对手。

“我来不及了,真的。”

“现在不过六点多,你八点才集合。”穆劲琛手掌抚向她的腰际,“我保证,我准时把你送回去。”

“穆劲琛,你别这样……”

上了床,她从来没有一次能全身而退的。

付流音被他压着,穆劲琛两手圈住她的腰,“多久没在这做过了?”

“明天我就回去了……”

“不,我怀念在这的感觉。”穆劲琛说着,强行推挤着她,付流音嘤咛了一声,跑也跑不掉,只能由着自己的身体去配合。

停歇下来后,付流音又出了身汗,趴在枕头上一动不动。

穆劲琛亲吻着她的香肩,付流音呼着气,手指将颊侧的头发拨了下,“几点了?”

“还早。”穆劲琛朝着她脸颊吻过去。

付流音赶紧将脸别开,男人压在她身上,也没有要下去的意思,“你休息会。”

“你早点送我回去吧……”

“陪我躺一会,就一会。”

付流音疲惫至极,“你帮我看着时间,我不能迟到的。”

“嗯。”

穆劲琛翻身躺到她身侧,将她搂到怀里,付流音枕在他胸前,男人手指在她肩膀处摩挲起来。

付流音双眼半睁半眯着,没过多久,她累得想要眯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劲琛感觉到怀里的人猛然一颤,付流音坐起身来,“几点了,几点了?”

她看到床头柜上放着自己的手机,她赶紧拿过来一看,七点五十!

“疯了,疯了!”付流音伸手推向穆劲琛,“快起来,要迟到了!”

男人幽幽睁开眼帘,“迟到最好,干脆别去了。”

“穆劲琛,你故意的是不是?”

男人轻笑下,撑坐起身,“我只是睡了会,怎么能算故意坏你的事?”

付流音着急慌忙,看到有微信信息,点开一看,全都是赵晓发过来的。

“音音,什么时候回来?”

“要集合啦!”

“音音,我们先去园林门口集合了,我跟叶老师说你拉肚子,马上过来……”

这么销魂的理由,也只有赵晓能想出来了。

付流音丢下手机,拿了衣服就往身上套,他不住催促着穆劲琛,“快点啊,你倒是快点啊。”

付流音套上上衣,回头见穆劲琛居然还坐在床上不动,她拿了他的衣服递过去,“穿啊。”

“大晚上的开车,多累。”

“那我自己出去打车吧。”付流音弯腰,将裤子穿了进去,穆劲琛闻言,没说别的话,两人穿好衣服后,付流音抓了把自己的头发,“还是湿的。”

“差点忘记你头发没吹,”穆劲琛一把将她拉回身前,“又想发烧了是不是?”

“没关系,这天又不冷。”付流音一边将鞋子穿上,一边往外跑去。

到了车上,付流音双手插进发丝内,“直接去园林吧。”

“你说的那个园林,平时是不对外开放的。”

“是啊,”付流音不由朝窗外看眼。“还是申请了好久才同意下来的,所以,机会难得嘛。”

“等你结束后,给我打个电话。”

付流音视线看向身侧的男人,“一会结束后,肯定有同学过来串门吹牛,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反正明天就回去了。”

“你是不是恨不得把我永远藏起来?”

“不是啦,等我结束怎么着都要十点了吧,你早点休息。”

车子很快开到园林门口,付流音下了车,朝着穆劲琛挥下手,“快回去吧。”

她小跑着来到门口,外面有一名工作人员守着。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付流音将学生证拿出来递给对方。

男人看了眼,“他们已经进去了。”

“那我给我老师打个电话吧。”

“两名老师带了不少的学生,里面虽有景观灯,但是路很不好走,这样吧,我带你走。”

付流音欣喜万分,赶忙点下头,“好,谢谢!”

她抬起脚步跟着工作人员往里走,经过大门时,付流音回头看看,见穆劲琛的车还停在那。她赶紧招下手,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穆劲琛按了下喇叭,眼看着付流音进去后,他这才驱车离开。

园林内空无一人,至少付流音的视线看出去,就没看到别人,“他们去哪了啊?”

“就在前面,那个园子以前是唱戏的,晚上都有演出,只是后来关闭了,你们现在过去参观,正好能感受下那种氛围。”

“好。”

付流音看下四周,虽然有人一起走着,但灯光下出现的一座座假山还是渗人的厉害。

她整颗心不由悬起来,男人走在她身后,“你继续往前走。”

付流音想让他走在前面,只是不好意思开口,两人一前一后走着。

两三分钟后,像是没路了,付流音停下脚步。工作人员走到付流音跟前,率先走下台阶,“戏园就在对面,只是要穿过假山过去。”

男人走在前面,回头朝付流音看眼,“别害怕,经过了假山就到了。”

“那以前来看戏的人,都是从这走吗?”

“这自然不会,遇上人流量多的,还不把这地儿给挤破了?那时候会开放另一个边门,但现在都封了。”

付流音跟在男人身后,里面很黑,男人从口袋内掏出一个手电,“你走前面吧。”

“好。”

假山内空间有限,付流音小心翼翼往前走,男人照亮了手电,“当心碰头。”

付流音头一低,“吓死我了,差点撞到。”

“所以让你小心点。”

付流音继续向前,男人的手电筒照在地上,“你胆子倒是挺大的,方才你们班几个女生吓得差点都跑出来了。”

付流音闻言,刚要接话,颈后却猛地被人给击中。她瞬间就没了反应,整个人软软地倒在地上。

------题外话------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送个蒋许肉PLUS版给你们,敬请期待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