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她与他最远的距离/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邵扬听到这,一颗心落到谷底。脸上很明显布满焦急,旁边的赵晓更是急的直接哭出声来。

近来因精神失常犯案的例子听得太多了,再加上付流音一晚上没了消息,肯定是要急死人的。

走进园子内,里面静悄悄的,踩在年数久远的鹅卵石上,赵晓感觉整个人很飘,似乎随时都要摔倒的样子。

“这么大的园林,怎么找?”叶邵扬拧紧眉头,满面愁容。

赵晓在他身后提议说道,“人多力量大,叫同学们一起找吧。”

“这可不行,”旁边的工作人员说道,“你们这样急匆匆的,万一将里面那些珍贵树种踩坏、破坏了怎么办?”

叶邵扬举目望去,冲着那名工作人员道,“这个园林以前是开放营业的,既然是为了给人参观,怎么还怕被人弄坏?再说我的学生知道分寸,他们只是进来找人,我也会交代他们要小心。现在事情是在你们园林出的,我刚才在车上已经报警,警方马上会过来,我们如果能赶在警方来之前找到这个学生,你们这边的责任相对也能小一些。”

工作人员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头。“好吧。”

赵晓回头招下手,让班里的几个女生都进来。叶邵扬满脸的心思,他走出去几步,班长还站在门口,他冲着班长说道,“多叫几个男生进来,一起进去找找。”

“好。”

赵晓忍不住问了句,“叶老师,您叫男生一起,是担心什么事吗?”

“万一遇上那个工作人员,你们几个女生应付不来。”

“对对。”赵晓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我们赶紧进去找吧。”

他们前脚刚进去,穆劲琛后脚也到了,园林门口还留着一名老师和另外几个学生。

穆劲琛快步上前,“付流音人呢?”

“叶老师带着学生进去找了。”

穆劲琛的脸色铁青,满腔的愤怒发泄不出来,他快步进去,听到前面有人喊着付流音的名字,男人张望下四周,园子内这么大,要去哪里找?

况且,付流音说不定早就已经离开了这儿,藏身在另外一个地方。叶邵扬一回头就看到了穆劲琛,他大步迎上前,“穆先生。”

“这儿有监控吗?付流音昨晚进去后,究竟有没有出来?”

“刚问过工作人员,说监控都是摆设,昨晚的那名工作人员也联系不上了,现在也不能确定付流音是不是在园子里,只能先找一遍再说了。”

穆劲琛站在原地,神色说不出的奇怪,叶邵扬朝他看看,“穆先生?”

“先找吧。”

他想到昨晚和付流音的云雨,他从她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不对劲,更没想过她又要离开。

可是细一想,她上次的彻夜不归,之前不也没有丝毫的征兆吗?付流音有时候就像是戴着一副假面具似的,就连他这个睡在她身边的人,都很难猜透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叶邵扬回到人群中,跟着那帮学生一起焦急地寻找。

但是穆劲琛却自始至终站在原地,他心里也着急、担忧,但是撇开这种情愫,他的心头却被另一种愤怒占据着。

因为他真是认定了,付流音肯定是跑了。

穆劲琛转身离开,一脚踏出大门,守在外面的老师以为有了什么消息,“找到那个女生了吗?”

穆劲琛一语不发,他抬头看着门口的监控,老师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我们已经问过了,监控坏了。”

男人看了眼园林附近的建筑,最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了对面。

穆劲琛快步走过去,他站到门口,此处院墙高筑,两边分别摆着一座石狮雕像,威风凛凛,而穆劲琛关心的并不是这些,他的注意力落在了院墙的几个监控上面。

他抬手按响门铃,很快有人过来开门。

“你是?”

穆劲琛径自走了进去,对方喂了两声,“今天不营业,你还是改天再来吧。”

穆劲琛在园子内扫了眼,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雕塑成品,琳琅满目,一眼看去就看花了眼。男人收回视线,朝着外面一指,“你是这边的负责人吗?我想查看下外面的监控。”

“你又是什么人?”

穆劲琛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对方。“东城,穆家。”

男人面上露出难以置信来,他早就听闻穆家穆劲琛的训练场也在附近,“原来是穆帅啊,久仰大名。”

“我想看下监控,可以吗?”

“可以,举手之劳而已。”

男人领着穆劲琛去往监控室,“正好今天没有营业,穆帅,您想看哪个时间段的?”

“昨晚上8点,不知道这边的监控,能不能看到对面园林的情况?”

男人让穆劲琛坐了下来,“有一处监控可以看到,只不过因为角度问题,可能不会太清晰。”

“没关系。”

昨晚的监控很快被调出来,八点左右的时间段,穆劲琛看到付流音的身影出现在监控中,她进了园子内,工作人员随手将门关上。

两人看了一会,门始终都是紧闭的,穆劲琛手指在腿上轻敲下,“快进看看。”

“好。”

快进之后,画面中出现了人影,穆劲琛赶忙叫停。

监控内还算清楚,男人倒回去了一些,穆劲琛看到久久关闭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那名工作人员走了出来,他朝四下看看,然后将门带起锁上。

穆劲琛心里的着急在此刻被推到了最顶端,猛的就烧起来了,在监控中,他就再没发现付流音的身影。也就是说,昨晚付流音进去之后,就没再出来!

穆劲琛手掌紧握,冷汗顺着额角渗出,跟前的男人一脸奇怪,“怎么回事?刚才不是有个女生一道进去了吗?”

穆劲琛吃力地站起身来,男人回头朝他看眼,“穆帅,还需要继续吗?”

“不用了,”他嘴里艰难吐出几字,“谢谢。”

穆劲琛此时有了强烈的预感,照理说,工作人员带着付流音进去,是去和那帮学生会合的,但是他们却说付流音从昨晚开始就失踪了。园林门已经被锁上,那么……

剩下的就是两种可能性了。

一,付流音还在园子内。

二,她从别的门离开了。

穆劲琛现在的想法,倾向于第一种,他转身走了出去,快步回到园林。

那帮学生还在找,偌大的园林内,有数不尽的假山奇石,还有房屋建筑,叶邵扬再次见到穆劲琛,他跟工作人员走了过来。

穆劲琛径自问道,“这边还有另外的出口吗?”

“没了,已经关闭了。”工作人员满面凝重,“这边虽然和戏园是一处的,但是早几年就分开管理了。昨晚学生们都在这个门口集合,但我们没从这边走,而是去了另一侧的门,那边直通戏园。况且,这处和戏园连接的那扇小门早就已经被关闭了。”

“也就是说,付流音不可能从这个园林内去往戏园,如果她没从这个大门出去,就说明她还在园林内!”

工作人员点下头,“是。”

穆劲琛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他高大的身影快步往前走,工作人员跟在他身后说道,“我已经打电话给我们老板了,他正在竭尽全力联系昨晚的那人……”

穆劲琛已经听不进去这些了,心里有一百种胡思乱想,付流音进去的时候,高高兴兴、活蹦乱跳,怎么才一个晚上的时间,人就不见了?

那名工作人员又是个男人,鬼知道他对付流音都做了些什么?

穆劲琛明显暴躁起来,手掌握得咯咯作响。

付流音一直都处于半昏迷状态,唯一残留下来的感觉,还是一个字,冷。

午后的风吹在别人身上,本该是温暖舒适的,可是对于付流音来说,那风像是尖锐的刀片刮过她的身子,她牙齿在打颤,人就跟死过去了一样。

耳朵里依稀听见好像有说话声,很细微,却又嗡嗡作响,吵得她耳膜特别疼。

赵晓跟另一人说着话,“怎么办啊?音音不会被人绑架了吧?”

赵晓?

付流音想要喊救命,但她开不了口,另一人的声音钻到付流音耳中。

“你别胡思乱想吓人了,你以为电视剧啊,动不动就绑架。”

赵晓注意到有个假山,“我去看看。”

她走到洞口,喊了几声,“音音,音音?”

付流音张嘴,使劲全身力气想要回应,但她就算挣扎着出了声,那声音也是微不足道的,赵晓走进去一步,朝里面看了看,好黑。她吓得退了出去,“音音肯定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我们再去别处找吧。”

付流音好不容易睁开一道眼帘,她看到有光,有人影好像闪动下。

“不要,别走……”她说不出来,但她嘴唇蠕动着,“赵晓,是我啊,救命,救命。”

那些话在她心里一遍遍重复,余光里,人的影子消失了,赵晓的声音也随之远去,“前面有间屋子,我们去看看吧。”

她绝望地想要哭,但是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上次在学校,她还能等到穆劲琛来救,这次呢?

他们找不到她,很快就会回去,这个园子一直都是封闭的,到时候,她是不是饿死、冻死在这都不会有人管?

付流音已经被深深的绝望给掩埋了起来,她尝试着想要动下手指,但还是动不了。

穆劲琛在园子内找着,恨不得将里面翻个遍。

他快步向前,目光不放过一处能藏人的地方。他脑子里乱的很,唯有一个信念被他咬在嘴里,这个时候,他就想看到付流音活着,哪怕是遍体鳞伤都好,但她一定要活着。

赵晓在屋里找了圈,看到穆劲琛和叶邵扬,她快步跑了过去,“找到音音了吗?”

一看他们的脸色,她就知道答案了。

穆劲琛站在路边,三步开外,有陡峭的石阶,下面是一处蜿蜒的假山,他似乎还能听到风声来回穿梭。叶邵扬视线望过去,“这附近都找过了吗?”

“找了。”赵晓带着哭腔,“可压根没有发现音音啊。”

“假山里呢?”叶邵扬手朝着那座假山一指。

“找了。”赵晓眼圈通红,“里面黑漆漆的,音音肯定不会在里面的。”

“那还能去哪?”叶邵扬愁容满面,“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人影。”

穆劲琛看向那座假山,他迈起修长的腿下了石阶,假山的洞口犹如一张张大着的恶魔的嘴,里面漆黑一片,渗人无比。

穆劲琛欲要进去,叶邵扬不着痕迹别开视线,他看到班长和另外几个男生从不远处的长廊上经过。叶邵扬喊了声,“王鑫,你们过来。”

班长跟几名男生快步跑了过来,“叶老师,是有付流音的消息了吗?”

“还没有,昨晚你拿的手电呢?”

“在这。”班长从兜里掏出个小型手电筒,叶邵扬将它打开,他走到穆劲琛身侧,“里面黑,用这个吧。”

穆劲琛接过了手,心里并不抱多少希望,却又不想放过每一处有可能的地方。

付流音耳朵里钻进了脚步声,可她却不敢随随便便再有希望了。

她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但是依稀却听到有人提起她的名字。

穆劲琛弯下腰,洞口很低,他走了进去,一阵阴风吹拂在面上,穆劲琛轻喊声。“付流音?”

是穆劲琛。

付流音张张嘴,她急得就想睁开眼,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他没有在洞口喊几声就离开,而是走了进去。

他顺着假山里面的路往前走,付流音抬下眼帘,那阵脚步声分明到了眼前,穆劲琛怎么看不到自己呢?

付流音想要喊他,她手指轻动下,穆劲琛站停下来,前面就是假山的出口,依稀已经能看见亮光,他心底一沉,也怪自己太过于紧张了,付流音怎么可能会藏身在这呢?

穆劲琛抬起右腿,付流音的余光看见了男人的一双腿。泪水从她眼眶内滚落出来,她不想这样在这等死,她不想穆劲琛找不到她。

付流音恨不得在此时开口,就算说不了话,还她一些力气也可以啊。

眼里最后的亮光都破碎了,付流音从未如此深刻的明白过一句话,史上最远的距离,是从哪里到哪里呢?

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我需要你救命的时候,而你却看不到我吧?

穆劲琛走出去一步,却忽然心慌起来,他形容不出那样的感觉,只是觉得心里很难受。好像即将要失去一件宝贵的东西,就在他迈出脚步的时候,一种悲伤将他心间填塞得满满当当。

他再度停住脚步,穆劲琛抬起手臂,手电的灯光在上面扫了圈,他随后将灯光朝四周仔仔细细照过去。

灯光落到他左边时,却没有出现石壁,而是看到了一个黑洞。

穆劲琛心里咯噔下,难道这假山内还别有洞天?他走过去一步、两步,灯光照了进去,视线中先是出现了石壁,手电筒的光往下压,他猛地看到一抹黑影蜷缩在那。

穆劲琛失魂般动了下自己的腿,他走到付流音跟前,蹲下身来,他将灯光照到女人脸上。

“音音!”

付流音的脸上泪痕交错,真好,她不用死了。她泪水流的越发凶,却发不出一声哽咽,穆劲琛借着亮光看清楚了跟前的女人,他心里狠狠抽痛下,伸手轻拍她的小脸,“音音——”

外面的人听见动静,欲要进来。“是不是找到她了?”

“站住!”穆劲琛一声厉喝,“不许进来。”

叶邵扬退回到外面,旁边的同学们面面相觑,穆劲琛脸色越来越狰狞,他赶忙站起来,然后折身走出去。

付流音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走,她害怕地想要去拉住他,穆劲琛几步走到洞外,他深吸口气,手指僵硬地放入兜内,他掏出了自己的车钥匙。“我后备箱有个毯子,帮我去拿一下。”

“音音真的在里面吗?”赵晓见状,一个箭步想要冲进去。

穆劲琛抬起手臂,将她拦在跟前,“谁都不许进去。”

“音音……她,她没事吧?”

穆劲琛视线凛冽落向前,叶邵扬从他手里接过车钥匙,“好,我马上回来。”

穆劲琛站在风口处,身上全是汗,衬衣紧贴在背上,他脸上凶悍无比,那种眼神令人不敢直视。

“都走开!”

赵晓吓得往后退了步,穆劲琛握紧手掌。“付流音在里面,我会直接把她带回家。”

他说完这句话后,回了假山内,外面的几个学生谁都不敢擅自进去。穆劲琛回到付流音跟前,他伸手将她搂到怀里,她身体冰冷,他就好像抱了一块冰,穆劲琛心痛不已,“你怎么在这?你怎么就出事了?”

他的身体紧贴着她,付流音全身的血液都冷掉了,她嘴唇不住哆嗦,牙关颤抖,她就是觉得好冷、好冷,她好怕,她觉得自己即将要死去。

脚步声很快又回来了,叶邵扬没有进去,“穆先生。”

穆劲琛松开她,他起身走到外面,从叶邵扬手中将毯子接了过去。他看到那些学生还在,穆劲琛冷下脸,“带着他们离开,付流音的事,也用不着你们再操心了。”

“穆先生,”叶邵扬着急出声,“付流音没事吧?”

穆劲琛眼里一汪汹涌掀了起来,“带他们走,我出来的时候,不想见到别人!”

男人快步进去,方才喊了付流音好几声,她都没有答应,穆劲琛心急如焚,将手里的毯子围在她身上。

假山外,叶邵扬眼神不明地盯着洞口,旁边的班长试探问道,“叶老师,他让我们都走。”

叶邵扬走出去几步,那帮同学跟在他身后,“叶老师,付流音没事吧?”

“叶老师,我不想走,我想看看音音怎么样了,我不放心。”赵晓语气恳切说道。

叶邵扬走到了不远处的走廊上,没过多久,他看到穆劲琛抱着付流音出来了。

那条薄毯裹在付流音的身上,却不能完完全全将她包住。

赵晓看到付流音依偎在穆劲琛怀里,脖子到膝盖的位子裹得严严实实,唯独两条腿露在外面,最令人不安的是,付流音脚上的鞋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赵晓眼圈再度发红,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付流音两截小腿露在外面,她昨天分明是穿了裤子的,可是如今她的两条腿上……

赵晓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几个男生互相看了眼,付流音失踪一晚,看这样子,莫不是被……

穆劲琛快步走出去,到了外面,守在门口的老师看见他怀里的付流音,口气明显一松,“找到了!”

男人没有理睬,他来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后,将付流音小心翼翼放进了后车座内。叶邵扬站在长廊内,身后传来小声地议论,“天啊,付流音她……”

“不会是昨晚的那个工作人员……”

“那是神经病啊。”

赵晓抬起脚步跟出去,叶邵扬回头冲另外几人看眼,“回去吧。”

来到园子外面,叶邵扬将另一名老师喊到身侧,“你先带他们回学校,付流音的事没这么简单,我留在这,警方已经到了,我得先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好。”

那名老师上了车,车子缓缓发动,先前未下车的那些同学肯定会好奇,“付流音怎么了啊?”

“我看到她被抱出来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她好像没穿衣服?”

赵晓回头瞪了那人一眼,“闭嘴!再乱说话,我把你的嘴巴撕了!”

“干什么?我说的是实话!她失踪了一个晚上,肯定是出事了。”

“好像是跟昨天那个工作人员有关系吧?”

议论的口子一旦被撕开,就藏都藏不住了。坐在前面的老师站起身来,面色严肃无比,“别议论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回到学校后也不要乱说话,知道吗?”

那些学生尽管答应了,但还是压低声音开了口。

有人拿出手机,跟旁边班级的朋友说起,“知道吗?我们班出大事了,一个女生失踪了一整晚,找到的时候衣服都没穿……”

“悲哀啊,不用多说,肯定是被人强了。”

压低的讨论声传到赵晓耳中,一句句、一声声,很是难听。

穆劲琛的车轰鸣着,穿梭在东城坚硬的路面上,他双手握紧方向盘,车内开着暖气,他热得浑身都是汗。

付流音躺在后面的座位上,任凭穆劲琛怎么跟她说话,她就是不回一句。

“付流音!”

她听到男人在叫她,也知道他肯定会着急,只是她回不了他的话而已。

“我带你去星港,别怕,肯定会没事的。”尽管星港并不是距离这儿最近的医院,但它却是最好的医院,穆劲琛回头朝付流音看眼,“再坚持一会。”

他手掌紧握,青筋一条条明显绷起来,看着狰狞而恐怖,他手里的灯光照到她身上的时候,他就吓了一大跳。

付流音身上没穿衣服。

穆劲琛深深吸了口气,他手掌在颤抖。

透过内后视镜,他看到了自己的双眼,眼眸内充斥着愤怒的红,穆劲琛视线望向前方,他看到前面的车子不紧不慢地开着,他抡起手掌狠狠捶了下方向盘。

他得知付流音失踪的消息时,第一个想到的念头,居然是她逃走了。

他对她由此产生了愤怒,却并未在第一时间想着,她是否已经出事。

穆劲琛心不在焉地开着车,他时不时望向身后的付流音。

他已经顾不得要不要去堵住那些人的嘴,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让那些学生离开后,再抱着付流音出去。

如果付流音出事了,那些都是空的,也没人会在乎。

穆劲琛掏出手机,他有许情深的电话,打过去时,那边倒是顺利接通了。

“喂?”

“你好,蒋太太,我是穆劲琛。”

“穆帅啊,有事吗?”许情深视线从电脑上别开。

“音音出事了。”

“什么?”许情深急得从椅子内站起身,“她出什么事了?”

“一时半会说不清,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现在去星港医院,我直接把车开进地下室,请你给我安排下,我不想别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许情深不安极了,“好,我这就安排。”

穆劲琛挂上通话后,继续开车,车子很快来到了星港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