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我替你出气VS我陪你/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付流音醒来的时候,感觉脖子有些酸。

她尝试着动了下,穆劲琛睁开眼看她,“醒了?”

付流音摸了摸自己的颈后,发现自己睡在了穆劲琛的手臂上。

“几点了?”

“还早。”

付流音转过身看向窗外,“这是白天还是晚上啊?”

穆劲琛看了眼时间,“再睡会吧,才五点多。”

她小手轻揉着眼睛,“好。”

付流音确实好困,就像是半辈子没睡过觉似的,她沉稳的呼吸声传到穆劲琛的耳朵里。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穆劲琛生怕吵着付流音,他小心翼翼将自己的手臂抽出来,动作迅速地拿起手机接通。

“喂,穆帅。”电话里传来了一阵男声。

穆劲琛鞋子也没穿,他握紧了掌心内的手机,几步来到阳台后,这才将手机贴向耳侧,“喂。”

“穆帅,您让我们找的那名工作人员,已经找到了。”

“在哪?”

“被我们带回了训练场。”

穆劲琛掐断通话,放轻脚步后回到房间,他离开的时候将门带上,尽量没有吵到付流音。

驱车来到训练场,穆劲琛下车后,一名教官从楼上下来,穆劲琛甩上车门,厉声问道,“人呢?”

“被关在了小屋里。”

“是从哪找到他的?”

教官跟在穆劲琛身侧往前走,“我让人偷偷盯着那座园林,那小子不知死活,凌晨的时候鬼鬼祟祟出现了,我们正好将他逮了回来。”

穆劲琛径自来到小屋跟前,门口有人守着,他开了门进去,里面灯光昏暗,但也足够让他看清楚了被绑起来的那个男人。

穆劲琛抬起脚步往前走,身后的教官也跟着,穆劲琛到了那名男子跟前,他抬下手掌。“你先出去吧,还有,带着门口的几人离开,我想单独问他一些话。”

“是。”

门再度被关上,那名男子双手被反绑在一根柱子上,他睁着一双惶恐的眼睛看向穆劲琛,“你是谁啊?”

“你对付流音做了什么事?”

男人两腿在抖,“什么付流音?”

穆劲琛手掌紧握,他下车的时候,将仪表盘上的那根鞭子也拿了下来,此时,粗粝的鞭子磕着他的掌心,他手指微松,鞭子的一端从他掌心内挣脱出去。他手腕一甩,鞭尾在地上啪地一下,凛冽起风,穆劲琛猛地甩动手臂,那条鞭子毫不客气地伺候在了男人的身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屋内回荡开,随后穿过单薄的门板透出去。

门外的几人还未走远,听见这阵声音,赶紧加快步伐离开。

“不要跟我装蒜,你嘴硬?但是你的嘴巴,硬的过我的鞭子吗?”穆劲琛扬了扬手臂,“你那晚究竟对付流音做了什么?”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很痛的!”男人说到这,居然嚎啕大哭起来,“放我回家,我要回家。”

“你若还是这样,我不能保证,下一鞭子是不是会直接抽在你嘴上!”穆劲琛眼里燃起熊熊怒火,“你要不说实话,那你永远别想回家了,我会把你抽筋扒皮,然后扔到荒郊野外。”

男人吓得瞪大了双眼,“救命啊。”

穆劲琛听说了这个男人的一些情况,早年因为感情问题刺激过度,精神时好时坏,要不是家里有亲戚给他安排了这份工作,他至今还是个无业游民。

穆劲琛握着鞭子的手紧了紧,满腔的怒火藏都藏不住,他视线犹如利刃般一点点扫过男人的脸上,他看着男人的表情、看着他发抖的样子、穆劲琛走过去,走到了男人的背后,目光盯着他的一双手。

很多细节他不敢想象,他怕自己会被逼得崩溃,穆劲琛不忍在付流音跟前透露分毫,可是他想着那双脏手剥掉了付流音身上的衣服,想着他的手指碰触过她的肌肤……

穆劲琛一步一步走着,他回到男人跟前,眼睛里仿若被血给染红,他抬起手臂,手里的鞭子一下下挥打出去。

男人尖叫连连,失控般求饶,“救命啊,别打了,饶命啊!”

穆劲琛耳朵里听不进去,抽打的声音混合着男人的惨叫声,那两种声音刺激着他的耳膜,他越打越用力,越打越是停不下手,恨不得将他活活抽死,让他干脆再也记不起那晚上的事。

男人被打得死去活来,从来也没受过这样的苦,他赶紧求饶,“我说,我说,放了我吧。”

穆劲琛接连几鞭子狠狠抽下去,男人歇斯底里喊道,“我说,别打了,啊——”

穆劲琛收住手,男人身上穿得单薄,如今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他歪着头,吸一口气的同时,身上的伤口好像都被撒了一把盐,痛得他不住抽气。

“说!你要再敢支支吾吾半个字,我要你的命!”

男人低了下头,脖子里也有被抽打的痕迹,他痛得面目狰狞。“我没对她做什么,我只是把她打晕了,给她打了一针……”

“然后呢?”

“没有了,再也没有了……”男人说到这,抬下视线,注意到穆劲琛的手臂似有再度要扬起的意思,他赶紧开口补充说道,“把她藏起来后,我想着要离开,但是后来又折回去……我把她的衣服脱了,扔在了园子里。”

穆劲琛目光死死盯着跟前正在挣扎的男人,他薄唇抿得很紧,眼角处的愤怒不能藏起分毫,“还有吗?”

“没了,真的没了,然后我就离开了啊。”

穆劲琛神色微松,“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是为了小芳啊,”男人说到这,脸上露出抹怪异的笑来,“我要让小芳赶紧回来,我会告诉她,我现在什么都有了,马上就能有房子了,我可以娶她了,哈哈哈哈——”

穆劲琛看着男人疯癫的样子,他强忍怒火问道,“小芳是谁?”

“是我女朋友啊,我这辈子就爱她这么一个女人,但是她离开我了……”

穆劲琛扬了扬手里的鞭子,“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的话,是谁让你这样做的?”

男人想了想,没有开口,只是不住摇头。

“你若不说的话,我这就去找你的小芳,我就用我的这根鞭子,在她美丽的身体上抽出一道道狰狞的口子!”

“不——”男人忽然剧烈挣扎起来,他身子欲要扑向前,“不要伤害她,我要杀了你。”

穆劲琛冷笑下,“我没时间跟你废话,你若能一五一十告诉我,我保证,我不会为难她。”

“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我做的这些事,都是那人指使的。”

穆劲琛双手背到身后,“你没见过这个人?”

“没有,那人是通过电话联系我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找上我,他就说过几天会有很多学生过来,是他让我盯准那个女生的。正巧那晚,那个女生落了单……”

穆劲琛手指握紧,然后松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平息他的愤怒,不至于让他冲动地想要上前杀人。

“对那个女生所做的那些事,也是对方要求你的?”

男人不住点着头,“是,是!我没想脱她衣服,我最爱的女人是小芳,要是被她知道这件事的话,她肯定不会再回到我身边了。不,不,我一定要告诉小芳,我脱她衣服的时候是在黑漆漆的地方,我没有想碰她,更加没有别的想法……”

穆劲琛一一听入耳中,男人陷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是那人告诉我的,只要我办成了这件事,他会给我一笔钱,这样的话……我就能有钱买房子了,哈哈哈哈哈……”

“那他答应你的钱,给了吗?”

男人忽然收住嘴,瞪着穆劲琛不说话,穆劲琛上前一步,用手里的鞭子戳着对方的伤口。

男人哀嚎一声,“他说要给我,是他把我约到园林去的,但我还没拿到钱,就被你们抓过来了。”

穆劲琛冷笑下,“他要当面给你?”

“是,是。”

穆劲琛锁紧眉头,并不能猜到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男人只顾着自言自语,“我的小芳不会出现了,她是不是在怪我碰了别人?呜呜呜——我没有啊,我的心里只有她,别人都是肮脏的、丑陋的!”

从他的嘴里怕是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穆劲琛上前步。“你的手机呢?”

“在我口袋里。”

穆劲琛拿了男人的手机出来,他并未抱多大希望,对方不可能留个下能找得到他的手机号,他往后退了几步。男人的疯劲一直就没下去,哭哭啼啼的,嘴里不住念着他的小芳,穆劲琛不由细想,这件事应该还是和凌时吟有关吧?

想到她身上,也是合情合理,毕竟她有动机,这种事情,如果凌家要安排的话,完完全全能做到。

穆劲琛看向那个男人,绷紧的心口好似稍稍舒服了一些,看他的样子,倒真是对那个小芳用情至深,如果对方找了别人的话,有几个男人能保证不对付流音做出更深一步地伤害?

穆劲琛想到这,胸口忍不住抽痛下。

但有一点,他却并不能想通,如果这件事真是凌时吟做的,她为什么不干脆狠心一些,给付流音最难堪的一击呢?

难道要说她还有最后的一点良心吗?不,绝不可能是这样的。

穆劲琛心里的这口气,不可能咽得下去,他看着男人身上的伤口,他方才打得很重,有些地方早就渗血了,穆劲琛用手里的鞭子压着他的伤口,男人痛得不住哼哼。

对方真是会找,找了这么一个人。

是不是明知道精神病患者就算做了违法的事,都不会被量刑,还是因为找了这么一个人,他的话真真假假,就能混淆了穆劲琛的视听?

不管他精神是否有病,病的有多重,他伤害了付流音,就是该死。

男人小心翼翼朝他看眼。“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想回家,我想吃饭。”

穆劲琛手里的鞭子还是呼啸着抽了过去,不为自己的发泄,只为了付流音受到的这些委屈。

不论那些人的目的是付流音,还是因为付京笙而将怒火迁怒到她身上,作为付流音本人,她从来都没做错过什么事。

穆家。

穆成钧醒来的时候,天色尚早,他坐起身来,视线望过去,看到凌时吟抱着双臂躺在地板上,嘴里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穆成钧没有搭理她,凌时吟睁开眼,看到他起床,她朝穆成钧伸了伸手,“老公,我好冷。”

“你也知道冷?”穆成钧走上前后,蹲了下来,他伸手拍了拍凌时吟的脸,“果然冻得不轻,脸都青了。”

“老公,你不要听信别人的话,我这段日子都是安安分分地在家。”

穆成钧居高临下盯着她,“装什么可怜?就算腿不能动,你也还有手,你能用你的双手害人,你就不能用你的手爬出去喊救命?”

凌时吟不住地摇头,“我没害人。”

男人站起身,凌时吟见状,双手忙抱住他的脚,“老公,我好冷,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穆成钧视线未动,更加没有看她一眼,他抬起一脚狠狠踢过去,正好踢中凌时吟的胸前,她痛得闷哼一声,松开了双手。

穆成钧抬起脚步走了出去,他自顾洗漱,然后换上衣服,自始至终也没多看凌时吟一眼。

出去的时候,穆劲琛带上房门,他来到楼下,听见穆太太在厨房内吩咐着佣人。

听见脚步声,穆太太从厨房出来,“成钧。”

“妈,你在做什么?”

“音音不是刚出院吗?我让厨房给她做些清淡但是有营养的东西,我看她身体虚得很,怕她招架不住。”

穆成钧看眼时间,“她今天要去上课吗?”

“不去了吧,在家多休息几天,把身体养好再说。”

穆成钧有些心不在焉,一方面是愤怒,一方面是说不出的难受,他昨晚几乎彻夜未合眼,只是到了三四点的时候,才眯了一会。

出了这样的事,也不知道付流音今后的路要怎么走。

穆成钧坐在沙发内出了会神,穆太太走过来,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报纸。“成钧,时吟呢?”

“还没起。”

“昨晚没事吧?”

穆成钧提不起多大的兴致,“妈,我们能有什么事?”

“成钧,你别怪妈多嘴,时吟好歹是穆家的人,我也知道你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手重,你可千万要有分寸啊。”

男人一语不发,双手交握,手指不住在手背上敲打。

过了许久,佣人将准备好的早餐摆上餐桌,其中一人走了过来,“穆太太,早餐准备好了。”

“好。”

“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

穆太太站起身来,“劲琛今天还没起来?”

“穆太太,穆帅一大早就出门了,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穆成钧坐在原地,神色不明,穆太太轻拍下儿子的肩膀。“吃早饭吧。”

穆成钧起身,两人走向餐桌,佣人替穆太太拉开椅子,“要去喊二少奶奶下楼吗?”

“喊一声吧。”

“是。”

佣人很快上了楼,没过多久,穆成钧看到她一人下来。

“二少奶奶说不饿,不下来吃了。”

“这怎么行?生病的时候身体是最虚弱的。”

穆成钧自顾吃着碗里的粥,半晌后,他冲佣人说道,“给我准备一份,我送上去给大少奶奶。”

“是。”

穆成钧吃完早餐,擦净了双手后起身,“妈,您慢吃。至于音音,她想休息的话,就让她休息会吧,她也不是小孩子,不会饿了还不知道下来吃。”

“你说的也是。”

穆成钧拿着佣人给凌时吟准备好的早餐上来,只是上了二楼后,他并未径自去到三楼,却是朝着付流音的房间走去。

到了门口,穆成钧抬起手掌。

付流音已经醒了,只是感冒很厉害,头痛加咳嗽虐的她都快起不来了。

叩叩——

门外传来阵敲门声,付流音沙哑着嗓子说道,“我不是说了我不吃吗?真的没有胃口。”

穆成钧的手落到门把上,“我已经替你将早餐送上来了。”

付流音吓得哆嗦下,“大哥?”

“是,开门。”

付流音不由拉高被子,“我不吃。”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必须要保重。”

付流音不舒服地耸了耸肩膀,“谢谢你的好意,我真吃不下。”

穆成钧站在外面,半晌后,也没见付流音有要给他开门的意思,他只得转身离开。

来到三楼,开门进去时,凌时吟还躺在原先的地方。

女人抬下视线看向他,目光接触到他手里的东西,凌时吟潭底微微一亮,“老公。”

穆成钧走过去,凌时吟饥肠辘辘,心想着穆成钧肯定是要抱着她起来了。男人一眼未看她,他走到床头柜前,将早餐放在了上面。

凌时吟朝他伸出手,穆成钧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些东西,他应该是要去公司吧。

男人离开的时候,总算看了她一眼,“你最好别大喊大叫的,妈要看到你这幅样子,又会以为你受了多大的委屈,早饭我给你放在这,你要实在饿得受不了,你就自己吃。”

他迈起大步离开,凌时吟双手撑在地上,想要爬上前,“成钧,你让我怎么吃?你不能这样对我。”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你本事这样大,这种小事难不倒你。”穆成钧丢下句话后,扬长而去。

关门声再度传到凌时吟耳中,她望向床头柜上的小碗,穆成钧这是成心要饿着她,他分明知道她就算是爬过去,都拿不到那一碗吃的,他将它放在了最里侧,既然一心要饿着她,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将东西拿上来呢?

穆成钧下楼后,看到佣人经过,他冲那人说道。“大少奶奶昨晚没睡好,她吩咐了不要去打扰她。她早餐吃了不少,中午不用给她送饭,我下午回来会照顾她的。”

“是。”

傍晚时分,穆劲琛回来了,他上楼后带了付流音下来。

坐到餐桌前,穆太太朝穆成钧身侧看眼,“时吟不下楼吃晚饭?”

“她身体有些不舒服,我一会将饭菜送上去就好。”

“好吧。”反正凌时吟平日里也是在卧室的时间居多,穆太太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

“音音,你身体没事了吧?”

付流音摇下头,“没事。”

她一看就是病恹恹的样子,鼻音很重,穆劲琛给她夹着菜,穆成钧不着痕迹看了眼付流音的脸色,见她倒没有悲痛欲绝的样子,也没有要死要活的。他稍稍放心下来,关于那晚上的事,穆成钧也是一句没多问。

他之所以将凌时吟关着不让她下来,无非也就是怕再刺激到付流音,他不想看到她伤心,更不想看到她失控。

警方想找付流音了解一些情况,但是都被穆劲琛给挡住了。

付流音这边,她除了知道自己是在假山里被人袭击的以外,她还能知道些什么?最近这几天,赵晓压根不敢联系付流音。

她才来学校还不到一个月,就接二连三出了这种事,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付流音说不定又要转学了吧?

她不来也好,关于那天的事,学校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尽管叶邵扬关照过这些学生,让他们不要胡乱说话,但是从穆劲琛抱着付流音出来的那一刻,各种各样猜测就被裹上了自以为是的事实,在各个班级内肆意传开。

现在是网络发达的时代,每个班级都有各自的群,一有八卦,这些八卦就被添油加醋后传到别的班级中去。

穆劲琛听闻付流音要回学校,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反对。

“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付流音将水杯放到桌上,“我在家也有几天了,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

“你做好接受一切的心理准备了吗?”

“就像你说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付流音看了看身前的男人。“再说,你是相信我的。”

“当然,我信你。”

付流音双手撑在两侧,“穆劲琛,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难不成我要为了这些人放弃我自己的生活圈子吗?”

“音音,我是怕你将一些事想得太简单。”

付流音轻摇下头,“不,这种感觉我很熟悉,我哥哥出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骂他,连带着付家的祖宗都被骂了个遍,我也觉得很抬不起头,不知道生活要怎样继续。”

付流音说着,嘴角努力地挽起,“那我想通过后,就好多了,我是我,既然我不想死,那我就要活。”

穆劲琛看了她一眼,视线攫住后却不忍别开,他伸手将她拥到怀里,“那我陪你。”

付流音不由失笑,“你要怎么陪我?跟着我一道去上学吗?看到哪个人出言伤我,你就用鞭子狠狠抽他一顿?”

“我真有这样的打算。”

付流音双手抱住穆劲琛的后背,“那你干脆将所有人打得服服帖帖。”

“也可以。”

付流音握紧手掌,用拳头轻轻打了下男人的后背,“即便如此,你也阻挡不住别人在心里怎么想我。”

穆劲琛的手落到付流音头部,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对方这样做的目的,会不会是要让付流音饱受心理折磨?有些事明明没有发生过,却要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有关清白的事,自古就是一张嘴巴说不清的。

穆劲琛手掌一下下揉着付流音的头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应该着重往这方面去查一查。得知付流音要去学校的消息,穆成钧也是吃了一惊。

他坐在客厅内,看着付流音拿起座位上的包,穆劲琛表情严肃,“如果有人让你难堪,你记住她的长相,记住她是哪个班级的。”

“好。”

穆成钧不由起身,好不容易将眼里的担忧藏匿起来。“你们这是去哪?”

付流音朝他看看,“大哥,今天是周一,我要去学校。”

“你……”有些话差点脱口而出,穆成钧适时掩饰下,装作随口问道,“你的病都好了?”

“嗯。”付流音不想多说,简单应了声。

她转身往外走,穆劲琛见状,只好跟了出去。

穆成钧眼看着付流音走到了外面,他不由抬起脚步来到门口,他远远地看到付流音和穆劲琛走在一起,穆成钧心里复杂极了。

付流音啊付流音,你可想过别人也许正在等着你,就为了给你落井下石,往你的伤口上撒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