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找了个假老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上,穆劲琛仔细端详着付流音的脸,他亲自开得车,付流音坐在副驾驶座内,冷不丁一回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这么看我做什么?”

“我看你的神色,倒是挺轻松。”

付流音双手握紧手里的背包,“不然呢,大清早的在这哭吗?”

“一会,你别哭鼻子回家就好。”

“不会的。”付流音说得笃定,她简简单单否定了穆劲琛的话。

车子很快来到学校,付流音打开车门就要下去,穆劲琛见她一脸不在乎,他还真是操了多余的心,他伸手握住付流音的手腕,“我送你进去。”

“穆劲琛,你是觉得别人对我的关注点还不够吗?”

穆劲琛手掌未松,“我是怕别人一人一口口水就能淹死你。”

“他们敢?”付流音目光对上身侧的男人,“别担心我,有人欺负我,我会还手的。”

“你自己要记得。”

“好。”

穆劲琛尽管松开了握住她的手,但他还是下了车。付流音站在车旁,穆劲琛看到边上有三两个学生经过,他们神色怪异地看了眼付流音,视线再落到穆劲琛身上后,很快别开。

穆劲琛看着他们大步离开,他拧紧眉头,“我后悔了,不该让你来的。”

对方还没说什么话,只是这样的一个眼神,穆劲琛就已经受不了了。

“那是因为你心里想着,他们会怎么想我,怎么看我,所以你看别人的眼神都是不对劲的。”付流音站在男人跟前,用手拉了拉他的衣领,“遇上这种眼光的时候,我面朝前方,谁能伤害得了我?”

穆劲琛在此刻却不得不佩服付流音的勇气,付流音冲他微微笑道,“我进去啦。”

不远处,叶邵扬的车子正准备开进学校内,只是那么不经意的一瞥,他看到付流音和穆劲琛相对而立,似在说着什么话。

叶邵扬一脚踩停刹车,付流音来学校了?

他面上露出些许难以置信,真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如果换成了别人,应该早就躲在家里一步都不敢迈出去了吧?

这件事早就在校园内被添油加醋后传了个遍,这个社会向来不缺落井下石。

付流音冲穆劲琛摆了摆手,“一会来接我。”

“嗯,好。”

她转身离去,步伐轻盈,没有犹犹豫豫或者踌躇不前,经过学校的门口,付流音看到叶邵扬的车子停在那。

男人落下车窗,付流音看了眼,“叶老师。”

叶邵扬僵硬地点下头。“付流音,怎么不多请几天假?”

“病都好了,自然是要赶紧来学校的。”

叶邵扬眉头不动声色地跳动下,付流音抬头看见不远处的赵晓,她冲叶邵扬说了声,“叶老师,再见。”

“好,再见。”

付流音快步离开,叶邵扬盯着她的背影班上,她如今这样轻松,那也只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而已。

“赵晓!”

前面的赵晓听到有人喊她,不由顿住脚步。“我好像听见了音音的声音。”

边上的女生说道,“听错了吧,她怎么会来学校。”

“也是……”

“赵晓。”付流音这回的声音就在背后,几人回头看了眼,赵晓惊得一时做不出什么反应来,付流音伸手在她面前摇晃几下。“干什么,不认识我了?”

“不,不是,你……”赵晓满脸难以置信,“音音,你怎么来了?”

“难道今天放假?”

“不是,当然不是!”

付流音扯出抹笑来,“走吧。”

赵晓一手拉住她的手臂,她冲另外几个女生说道,“你们不是要去食堂吃早饭吗?我就不去了,我不饿。”

“那我先去了。”

“好。”

赵晓眼见她们走远后,她靠近付流音身侧说道,“音音,你在家再多休息段日子吧。”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我不怕那些流言蜚语。”付流音神色轻松,耸了耸肩头说道,“我自己没事就好了。”

“音音,你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没事,”付流音盯着跟前的赵晓,“医院也做了详细的检查,那人没对我怎样。”

“真的?”赵晓脸上扬起抹笑意,但她心里还是难受的很,很多人都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毕竟那一幕,赵晓也看到了。虽然她和付流音关系好,但是赵晓却相信不了,如果那人什么都没对付流音做,她被抱出来的时候,不可能会是那副样子。付流音瞒着她这样说,她也理解,毕竟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清白。

赵晓强颜欢笑,却发现自己快要笑不下去了,她不知道付流音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

付流音见她笑得比哭还要难看,“赵晓,真的不用担心我。”

“音音,”赵晓欲言又止。“你哪怕在家待个一个月也好啊。”

“既然是流言,就不会这么轻易过去,不论我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眼里,我总要被那些眼光抽筋扒皮一番后方能存活。”

赵晓心里越发难受了,付流音挽住她的手臂,“走吧,我们去班级。”

“好。”

来到教学楼,两人准备上楼,正好有几个女生下来。狭窄的楼梯口容不得那么多人同上同下,赵晓和付流音退到旁边。

“喂,你们看!”其中一名女生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盯着付流音。“这不是我们学校失踪的女生吗?怎么又来上学了?”

“哪是失踪啊,还不知道那一晚做什么去了呢!”

赵晓气得脸色发青,“你们嘴巴里放干净点!”

“什么干净不干净的,我嘴巴怎么了?”那名女生声音尖锐,双手抱在胸前,“对了,她遭遇那些事情之后,我们应该同情是吗?哈哈哈——听说对方还是个精神病呢。”

付流音轻抬眼帘,视线定格在那名女生脸上,一眼看着,觉得对方有些面熟,再细一想之后,才认出了那人。

前段时间,那些家属闹到学校来,韩竞带她跑进了训练房,就是这个女生带着两位家属找过去的。

“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是留校察看阶段吧?再要犯一次事的话,等着你的就是开除。”

女生的面色微变,继而有些狰狞,“那还不是你害的?仗着你有靠山,在学校里面胡作非为,我真是好奇,你的靠山现在还稀罕你吗?”

“当然稀罕,要不拿你做个试验,我向他开一句口,让学校找个借口将你开除了,你看这件事能不能成?”

“你——”女生气得直哆嗦,“你以为学校是你开的?不要脸,公然把潜规则搬到台面上说,你以为……”

这儿是楼道口,付流音不想跟她在这起争执,毕竟人只会越来越多,她打断了对方的话,“学校马上要建一座图书馆,你知道吗?”

“什么?”这话题转变的也太快了。

“图书馆的名字叫流音楼。”

女生张了张嘴,付流音拉着赵晓的手,然后抬起一步上了第一个台阶。

其余的几名女生纷纷往边上退,那名女生站在原地,付流音径自往上走。女生旁边的人拉了下她的衣袖,“赶紧走吧,还要上课呢,少说两句,真被开除怎么办?”

女生往下走了一步,付流音经过她身侧时,肩膀同她撞了一下,她余光看见那名女生抬起脚下楼。

付流音身子站住,一只脚伸了过去,对方没有设防,被绊之后直接摔下去。

“哎呦——”

尽管边上有朋友及时拉了一把,但她还是免不了双膝跪地,砰地一声传到付流音耳朵里,赵晓回头看看,“呦,这是给我们磕头呢。”

付流音上了楼,听见下面传来几句谩骂,赵晓有些担心,“不会报告老师吧?”

“告诉老师又能怎样?我看过了,楼道口是没有监控的。”

付流音将背着的背包取下来,赵晓紧盯在她身侧,“音音,她们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两人走进课堂,付流音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定下来,“当然不会放在心上,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能相信我了,我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岂不是太悲哀了?”赵晓心里微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既然都这样了,只能奢求这样难过的日子,赶紧一天天过去吧。

上课的时候,第一节是高数,老师进来后显然是看见了付流音,他微微一怔,没有多说什么,开始讲课。

只是他这一眼,却被很多学生看在眼里,不少人的视线纷纷落到付流音脸上。

她握紧手里的笔,目光如炬,眼里有坚韧的光,她没有躲闪,而是迎着那些人的注视,一一望过去。

他们一一收回了视线,付流音紧抿着唇瓣,将视线落回黑板上。

手机传来轻微的震动声,付流音垂下眼帘,掏出手机后看了眼,一条信息发到她手机上,却是个陌生号码。

“你被人强暴了?”

付流音呼吸微窒,对方紧接着又发了一条。“失踪了一个晚上,被强了几次还记得清楚吗?我要是你,我可没脸再出门,丢脸!”

这些短信,初看之时是很接受不了,但是看完了第二条,付流音的心情已经回归平静。

对方话语露骨,无非就是要她难堪,要知道付流音的电话号码不难,学校外、学校内看不惯她的人太多,好不容易逮住这么个机会,谁不想多踩两脚?

付流音挑了挑眉头,将这个号码拉黑,然后把短信删除。

许久后,另一个号码发了短信过来,换汤不换药,言语里尽是尖酸刻薄,付流音二话不说直接拉黑。

如此反复,对方可能意识到实在无聊,这样的短信才算是消停了。

上午的课程结束之后,付流音收拾东西,准备和赵晓她们去食堂。

赵晓推动下椅子,回过头来,“音音,我好想吃肯德基,我们别在学校吃中饭了吧。”

“好啊。”

付流音起身,她其实猜得出来赵晓为什么不要她去食堂,她冲女生微笑下,也不想拂了她的好意。

吃过中饭,下午的课都比较轻松,午后第一堂便是体育课。

赵晓和付流音站在一处,每堂体育课必定都是以跑步开始的,体育老师说他们底子弱,最喜欢看他们跑完之后东倒西歪的样子。

付流音坐在草坪上,阳光明媚,赵晓靠在她肩膀上。“跑得我一身都是汗。”

“谁让你体质太差,禁不起折腾。”

赵晓视线落向前方,看到男生们正在打篮球,“要说打球技术,还是韩竞的好。”

“赵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韩竞?”

“什么?”赵晓听到这,猛地直起上半身,双手不住摇摆,“音音,这话可不能乱收。”

“不是吗?”付流音看着她面色通红的样子。“如果不是喜欢,怎么见你天天夸他的好?”

“啊?”赵晓脸红的像是熟透了个苹果,“那个,哪有天天夸啊?”

“反正我是听见了。”

赵晓恨不得爬起身就走,她盯着付流音的脸,总算被她找到了一个反驳的理由,“那你呢?你喜欢你男朋友吧,我怎么没见你在我面前夸过他一句?”

“没夸过吗?”付流音倒是认真地想了想,“有吧?”

“哪有!”赵晓笑着凑近她面前,“你压根不会提起他,由此看来,你的推测是错的,我说韩竞好,那仅仅因为他是全校偶像啊……”

“噢。”付流音双手撑在身侧,“他身材高大、面目英俊、体格健魄、有权有颜还有钱,时而温柔时而霸道……”

赵晓长大嘴巴,“你这是在说韩竞吗?”

付流音睇了她一眼,“我夸他做什么?我是说我男朋友。”

“我去,撒狗粮啊!”

不远处,几个男生在争抢着篮球,其中一人个子偏高,跳跃起身后想要抢球,却没想到竟将篮球拍了出去,那个球在地面上弹跳了好几下,这才失控似的往操场另一侧而去。

付流音和赵晓还在说着话,冷不丁看到一个篮球飞过来。

付流音下意识用手去接,她抬起目光,看到一名男生正在过来。

“赵晓,你看看是谁。”

赵晓闻言,视线望出去,看到了韩竞。

付流音将球交到赵晓的手里,她立马不好意思起来,直接将球丢了过去。

韩竞显然也看到了付流音,他没有再上前,而是停住了脚步。他之前的意思,怕是没几个人知道,赵晓冲付流音看看,耳朵里钻进了另外几人的说话声。

“那个不是付流音吗?”

“什么?她来上学了?”

赵晓脸色有些难看,看到好几人围了过来,“果然是她啊。”

“可她不是出事了吗?”

韩竞面色铁青,他怔怔盯着不远处坐着的付流音,她像是没事人似的,难道她不知道那些话意味着什么吗?

“韩竞,之前你喜欢的女生,是她吧?”

一名男生上前,用手拍了拍韩竞的肩膀,“眼光倒是不错,只是可惜了啊。”

韩竞将对方的手拍开,“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胡说什么?你看上这女生的事情,学校哪个不知道?”男生嘴角挑起抹幸灾乐祸的笑,平时跟韩竞的关系就一般,他视线落向前,睨了付流音一眼,“我说可惜了,是指她遇上的那件事,韩竞,你肯定很心疼吧?”

韩竞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着,那个篮球就在前面,赵晓拧了拧眉头看向那些男生。“你们太过分了?”

韩竞一语不发,他上前两步后,弯腰将篮球捡了起来。

他没有跟之前一样拉着付流音说话,更没有多看她一眼,韩竞抱着篮球回到了篮球场上。赵晓薄唇微张,“这……”

付流音望了眼自己的班级处,赵晓气得嘴唇哆嗦。“韩竞他……”

“他怎么了?”

“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赵晓眼里说不出的失落。

付流音听出了赵晓话里面的意思,“这也很正常啊。”

“哪里正常?”赵晓有些激动,“他是学生会的,他如果说这些都是谣言,他如果不在乎……”

赵晓说到这,竟是连自己都说不下去了,付流音笑着将她后半句话接过去,“他是学生会的,但他能改变得了什么呢?”

学校里的爱情,最应该是纯真的吧?

韩竞如果再追着她不放,势必会引来所有人的笑话,他条件那么好,没必要盯着一个不清不白的人。

本来就没有多深的感情,付流音难道还能指望他对她有多爱吗?

他这个时候转身离去,是最好的。

她屈起双腿,单手托腮,这样一想,居然想到了穆劲琛身上去。

那么,他呢?

他找到她的时候,心里可有胡思乱想过?

他又是怎么相信她的?

这几天来,他牵挂着她的情绪,总是问她好不好,她居然没有看到穆劲琛对她的一丝丝嫌恶。

付流音知道自己没被侵犯,没有错,她起初以为穆劲琛对她那样的态度,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今天来学校不过半天,她见到了各式各样的眼光,有幸灾乐祸、有避而远之、有当面揭她伤疤,还有背地里恨不得将她践踏至死的人。

这样想来,穆劲琛真是太善良的人了。

亦或者,是不是就说明,这个男人对她是在乎的呢?

想到这,付流音嘴角不由勾勒起来,眼角眉梢那一点笑意哪里还藏得住?

赵晓见她这样,有些不解,“音音,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为什么不能笑?”付流音双臂张开,身子往后躺,仰面望去就是蔚蓝的天空,“以后在学校里面,谁也不会来缠着我了,多清净啊。”

赵晓张了张嘴,“你这脑回路……”

付流音闭起眼帘,不然又该怎么办呢?事情有坏的一面,那必然也会有好的一面,不甘心天天痛哭,那就天天微笑示人就是。

星港医院。

许情深接了个电话后,起身往外走。

有些事,就算她问了付流音,付流音都只会对她说她现在很好。许情深让人去了付流音的学校一趟,她的担心果然没错,那丫头居然还去上学了,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挺住这人言可畏。来到蒋远周的办公室,许情深开门进去,看了眼却并未发现蒋远周的身影,办公室内只有老白一个人。

“蒋太太。”

“蒋先生呢?”

老白朝不远处指了下,“蒋先生在里面休息,说是困得厉害。”

许情深倚向办公桌,看到老白正在整理文件。“平日里这种活,也要你来做?”

“是,蒋先生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生怕弄乱了,所以都是我替他整理。”

不远处的传真机上,显示接收到了文件,老白走过去,许情深在蒋远周的办公椅内坐定下来。

“蒋太太,您要无聊,就去找蒋先生说说会。”

许情深闭起眼帘,她才不要羊入虎口,蒋远周要不是昨晚损耗了太多的力气,他会在这个点跑去休息吗?

“这种活动,蒋先生肯定是不会参加的,也不知道那些学校怎么想的……”

许情深手指在椅背上轻敲,听到老白的话,她不由睁下眼帘,“什么活动?”

“总有学校或者企业想邀请蒋先生过去,说是讲课,可蒋先生从未答应过。”

“让他讲课?”

老白轻笑下,“是,我把这种活动统称为,给人打鸡血。”

“哪个学校的?”许情深随口一问。

老白视线扫到落款处,念出了学校的名字,许情深眼底陡地一亮,这不是付流音所在的学校吗?

“谁都想请蒋先生,可蒋先生除了一些重要场合,哪都不会去。”老白将那张纸揉成一团,打算打个电话过去婉言拒绝。

许情深蹭地站起身来,“等等,给我看下。”

老白将那团纸递向许情深,她接过手,将它小心翼翼展开,她视线在上面扫了圈。“先别拒绝,万一蒋先生答应呢。”

老白轻笑下,“蒋先生最讨厌这样的场合。”

“是啊,老白,你是最了解蒋先生的。”

老白听着这语气,觉得很酸,他立马笑眯眯道,“这世上最了解蒋先生的,是蒋太太。”

许情深扬了扬手里的纸,“这话还差不多。”

她转身走向休息室,老白藏起得意的笑来,他当然知道蒋远周不会去,那一天早就安排了别的事情,怕是许情深都说不动他的。

走进休息室内,许情深随手将门关上,偌大的床上,中间有一抹拱起的人形,许情深蹑手蹑脚走过去,她在床沿坐了下来。

蒋远周双眼紧闭,嘴里却是出声说道,“跟老白在说什么?”

“你都听见了?”

“听不清楚,吵我的好梦。”

许情深将那张纸铺开后贴向蒋远周的脸,男人动了动,伸手将纸拿过去,他眼睛扫了下,手臂一甩,将那纸丢在了被面上。

“你都没仔细看呢。”

“我一看抬头部分,就能猜到里面的内容,我没那么多闲功夫,去应付那些小屁孩。”

许情深失笑,“你别太小瞧了别人。”

蒋远周伸手搂住她的腰,并朝着她挪近些,“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多陪陪你。”

“去学校多好啊,又不是让你一本正经地讲课,专业也不对口,是不是?校方邀请你,还不是因为你是成功人士吗?你想想你站在讲台上,台下一溜的小女生,一个个用那双充满膜拜的眼睛看着你……”

蒋远周枕着枕头,眸子深邃而干净,他盯着许情深眉飞色舞的样子,他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找了个假老婆?

“真要这样的话,你就没有危机感?”

许情深迎上他的视线,“没有,我相信你。”

“别信我,我这个人,很容易迷失在别人的花言巧语里面。”

她弯下腰,伸手搂住蒋远周的脖子,“我已经看过了,那个学校,正是音音就读的地方。”

“付流音。”蒋远周轻念出这个名字,“你想让我去,但是就算我去了,我也帮不了她任何的事。”

“可以。”许情深定定看向跟前的蒋远周。

男人视线在她脸上扫了圈,他拿过那张纸看了眼,“我那天还有事,不能过去。”

“是吗?”许情深有些失落,“重要吗?”

“不重要,”蒋远周又是一本正经,可偏偏摇头继续说道,“可以去,也可以不去。”

“那你说了也是白说。”许情深神色微松,朝他凑近了些许。

“何以见得?”男人撑起上半身,“我已经答应了老白要去的。”

“那我和老白在你心里,哪个重要?”许情深抛出最擅长的一招。

蒋远周嘴角往上扯动,“情深,你还是想想,怎么样来说服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