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美色交易/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上下扫了他一眼。“说服你最好的法子……”

“怎样?”

她狡黠轻笑,“永远是在床上。”

蒋远周听到这,呼吸猛地紧了下,他伸手搂住许情深的脖子,将她上半身压了下去,“这话传出去可不好听,要被有心之人利用了,还不知道要怎么往那方面去钻研。”

许情深想起身,但肩膀已经被男人按住了。

她趴在床沿,“那你说一个法子,我乖乖照做就是了。”

“真的?”

“真的。”

蒋远周手掌摩挲着许情深的肩膀,“我最近迷上了摄影。”

“然后呢?”

蒋远周薄唇凑到许情深耳侧,“改天去挑一些衣服,我给你亲自拍照。”

这有什么难的?许情深想也不想地答应下来,“行啊。”

她扭头看向上方的男人,“你要学会了摄影,以后霖霖和睿睿的照片都不用出去拍了。”

蒋远周嘴角噙了抹讳莫如深的笑,“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

“是是是,我答应的。”

“事不宜迟,一会下了班就去。”

许情深这一下觉得有些怪异了,“要买什么衣服?家里有些吊牌还未摘,穿都穿不过来。”

“现在我是摄影师,你得听我的。”蒋远周松开了手起身。

许情深没有再多想,她拿了那张纸站起来,二人走出休息间的时候,老白还在办公室内,见到他们出来,老白放下手里的东西,“蒋先生,蒋太太。”

蒋远周从许情深手里接过那张纸,他将它递向老白,“安排下,那天所有的行程都取消。”

老白看了眼,有些吃惊,“蒋先生,您要去参加?”

“是,盛情难却。”

老白可不这样觉得,许情深进去了一趟,就把他给说通了,请问蒋先生的原则呢?

噢,他差点忘了,蒋远周在许情深面前是没有原则的。许情深笑了笑,将手搭在蒋远周的肩膀上,“老白,亏你待在蒋先生身边这么久,你说他不喜这种活动,觉得最是乏味无聊,现在看来,你对他的了解果然不够。”

老白皮笑肉不笑地牵动下嘴角,在蒋远周还未认识许情深之前,老白就已经跟了他N年了,他点了点头,嘴上却是说道,“这个自然,蒋太太对蒋先生的了解是最‘深入’的。”

许情深收回手,头发有些散,她随手收拾下。

“蒋太太,我现在挺庆幸蒋先生身边一直都没有女助理。”

“为什么?”许情深问道。

老白忍不住笑出来,还能为什么,这要换成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特助,还不天天被她给怼死。

蒋远周拉过许情深,“下班后,我等你。”

“好。”许情深看眼时间,“不跟你们说了,我还得去上班呢。”

“去吧。”

许情深抬起脚步出去,关上门后,老白忍不住问道,“蒋先生,你们下班后要去哪吗?”

“多嘴。”

老白被怼的毫无方向感,“那需要我陪着一起吗?”

蒋远周上下扫了他一眼。“你再敢说一遍?”“不不不,我今天没空,下班后我要陪提拉去吃饭!”

蒋远周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来后,有些心不在焉,老白偷偷瞄了一眼,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蒋远周下班后要带着许情深去的地方,肯定不是个好地方!

说不定还是见不得人呢,所以才不想带着他。

许情深回到办公室后,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一晃眼到下班的时间,她换好衣服出门,刚走进电梯,蒋远周的电话就催过来了。

许情深没有接通,电梯直达地下车库,她一只脚刚迈出去,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传到耳中。

蒋远周的车已经从车位上开出来了,许情深快步上前,打开车门后坐了进去。

“今天怎么自己开车了?”

“嗯。”蒋远周简单应了声。

许情深抬起腕表看眼时间,“先买衣服还是先吃饭?”

“买衣服吧,那里头有吃饭的地方,你可以慢慢挑选。”

许情深面露疑惑,“好吧。”

车子一路向前,许情深跟蒋远周说着话,“前面不远处就有个商场,去那里吧?”

“不去。”

她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去哪,只是看着车子上了高架,望向远处的视野逐渐宽旷起来,车子继续向前,直到许情深的眼中出现一座长形建筑。

蒋远周跟着导航走,将车开进了地库,许情深环顾四周,一共也没看到几辆车。

她刚要推开车门下去,蒋远周握住她的手腕,“等等。”

“不是到了吗?”

“里面太大了,一会会有人过来领。”

许情深朝她看了看,“这么神秘,这儿究竟是哪啊?”

“一会进去就知道了。”

没过多久,蒋远周听到车窗外有人轻敲了下,他将车窗落下一些,外面的人也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只是将什么东西塞进了车内。

蒋远周接过后拿在手里,将其中一张面具递给许情深。

许情深睁大双眼,“干嘛要戴这个?”

“因为不想被别人认出来。”

理是这么个理,可许情深不懂,他们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蒋远周径自将面具戴到脸上,然后推开车门下去,许情深见状,生怕被人看见了自己,也赶紧乖乖戴上了。

车子外面站了个年轻的小姑娘,“您好,这边请。”

许情深走到蒋远周身侧,两人跟着这名小姑娘一道进了电梯。

“已经按着先生的吩咐,选好了风情妖艳馆,你们可以慢慢挑选,这个馆今天不会再接别的客人。”

许情深竖起耳朵,风情妖艳馆?这是什么鬼啊,她感觉自己被蒋远周拉进了一个大坑。

来到所在楼层,小姑娘踩着高跟鞋先出去,许情深拉住蒋远周的手,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回去吧。”

男人握紧她的手掌,一点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许情深心里却有种奇怪的预感,这馆的名字一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还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呢。

玻璃门在他们跟前自动打开,小姑娘引着他们进去,许情深鼻翼间嗅到一股香味,她看到一组沙发出现在眼中,不远处的地方,则是一个半圆形的高台。高台四周挂满了白色细致的纱,这儿应该是给人试衣服的。

蒋远周站定脚步,小姑娘走到茶几前,从上面拿了个遥控器。

许情深环顾四周,这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甚至看不到一件衣服。小姑娘将遥控器指向一面墙,她手指轻点,许情深看到西边那道贴着壁纸的墙忽然从中间分开,墙壁顺着两侧缓缓打开,与此同时,一抹灯光从缝隙间迸射而出。

那道墙被完全打开后,里面出现了一个独立的空间,碎碎的灯光定格在三面墙上,许情深这才看清楚了挂在精致衣柜内的那些所谓衣物。

她狠狠吞咽了下口水,小姑娘将手里的遥控器递向蒋远周。“先生,您可以挑选了,这个遥控器上的一号键可以叫餐,到时候会有语音提示,二号键可以直接联系到我。”

“好。”蒋远周接过手,拥着许情深走进去。

她脚步僵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双腿迈起来的,许情深站到衣柜前,看到里面挂了一条长裙。

黑色蕾丝的质感,这条裙子如果穿到身上,肯定就跟没穿一样。胸部和下身的敏感部位处竟是用羽毛给处理了,许情深伸手摸了下,绵软舒适,竟是一点不扎手。

蒋远周的视线也定格在这条裙上,他伸手将它摘了下来,“这件不用试,肯定好看。”

“蒋远周,你疯了吧,这样的衣服谁敢穿?”

男人嘴角浅勾下,“你敢穿。”

“胡说八道。”

“总比不穿衣服好吧?”蒋远周拿在手里端详,“若隐若现,真真是勾人的很。”

许情深拒绝挑选,她走到旁边,“我没想到,你的癖好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我向来喜欢这些东西。”

许情深倒吸口冷气,“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第一次遇上你开始。”

许情深转身走到另一排衣柜跟前,“你这张嘴,我真是越来越不能相信你了。”

蒋远周轻笑下,他走到许情深身后,“那我说实话。”蒋远周伸手抱住她的腰,“还记得你第一次彻彻底底勾引我的时候吗?”

她缩了缩脖子,脸红到了耳根处。“我什么时候勾引过你?”

“在泳池内,还记得你穿着的那件泳衣吗?”

许情深不住摇头,“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

“可我却记得清清楚楚,”蒋远周手掌在她腹部来回摩挲,“那是一件黑色的泳衣,腰间是捆绑式的设计,我当时看见的时候,其实差点就把持不住了,许情深,将我引上这条路的人可是你。”

许情深自然不肯承认,“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就是因为你让我尝到了那样的好,所以才让我欲罢不能,一步步深陷进去。”

许情深将他的手拉开,她转身看向男人,“那只是件泳衣。”

“是,但却是一件变态的泳衣。”蒋远周手掌抱住许情深的腰后,将她压近自己,“既然我已泥足深陷,你就得配合我。”“你不是说,拍照吗?”

“放心,拍照是在家里拍,你先选衣服。”

许情深脸色羞红,“我不想选。”

“那我替你选。”

蒋远周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眼光,他松开怀里的女人,走到西侧的衣柜跟前。

没过多久,男人拿了一套衣服过来,许情深没有看他,直到蒋远周将衣服放到她跟前比了比。“嗯,这套也好,要了。”

许情深垂下眼帘一看,差点喷出火来,她往后退了一大步,双手抱在胸前,“干,干什么?”

“这么大反应做什么?”

许情深方才真是被吓了一跳,那套衣服压根就没什么布料,她实在形容不出来,就是……

蒋远周轻笑,盯着手里的东西,说穿了这件衣服就是被设计师诠释的很到位,一穿到身上,就等于是被人护住了胸部,下身也是一样的。做出来的效果也是逼真极了,真像是手的样子。

许情深指了指,“我肯定不穿。”

男人将它挂到旁边,跟方才那件挂到了一起。

衣服都是蒋远周挑的,许情深缩在旁边的沙发内,蒋远周拿了一套衣服冲她说道,“我连你要摆的造型,我都给你想好了。”

许情深不由拢紧领口,“你没事去学什么摄影?”

“你方才可不是这样说的,”蒋远周似乎对这儿很感兴趣,“你的美,当然只有我能挖掘出来。”许情深对这些兴致平平,她虽然有过人美色,但终究没想过要以这种美色去做旁的事情。

挑选完后,蒋远周按了遥控器,先前的那名女子很快进来。

衣服被一件件包起来,付款的时候,许情深跟在蒋远周后面,她觉得不忍直视,所以全程压着眼帘。

离开时,有人将蒋远周购买的东西送上车,许情深径自坐进车内,蒋远周肯定也觉得他这一面不能被更多的人知道,所以全程都戴着面具。

蒋远周发动引擎,直到车子开出去后,许情深才将面具摘下来。“就算你藏着掖着也没用,别人要真想知道你是谁,查查你的车不就知道了吗?”

“你有没有发现,今天这辆车有什么不一样?”

许情深对车没有研究,只看着都是黑色的,还能有什么不同吗?许情深摸了摸身下的真皮座椅,“没发现。”

“这车是老白的。”

“老白的?”

蒋远周轻笑,摘掉面具。“对,是我今天下午特意跟他换了辆车,所以就算真要查,也只能是查到老白头上。”

许情深也是服了,“老白不知情吧?”

“当然,我怎么可能让他知情呢?”

“……”

回到皇鼎龙庭,蒋远周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去,许情深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她跟在后面,走进屋内刚换上拖鞋,正在客厅内玩耍的两个孩子就飞奔着过来了。

霖霖以为蒋远周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双手拉住其中一个袋子,睿睿见状,跟她一起去争抢。

蒋远周有些哭笑不得,“乖,这些不是玩具。”

霖霖恨不得将小脑袋钻进袋子里去看看,睿睿替她抢着,眼看就要将其中一个袋子扯下去。

许情深忙上前帮忙,她弯腰抱住了霖霖,“宝贝乖啊,妈妈改天带你去商场买芭比娃娃好不好?爸爸手里的不是玩具,松开吧。”

霖霖被她抱走后,睿睿也松开了手,旁边站着的佣人笑着上前,“蒋先生,我替您拿上楼吧。”

“不用。”蒋远周提着那些东西率先上去了。

许情深陪着两个孩子玩了会,将他们哄睡着后,这才回到卧室。

蒋远周正在研究手里的相机,听见脚步声,他头也没抬。“快去换衣服。”

许情深恨不得赏他一个白眼,“明天再说吧,今天都折腾累了。”

男人转过身,将镜头对准她,“看我。”

他试拍了一下,看样片的时候,一脸的满意。“脸长得好就是有优势,随便怎么拍都是最美的。”

拍照摆造型等,确实需要不少的时间,尽管蒋远周跃跃欲试,但还是跟许情深约了个休息天,让她必须将那天的时间都给他。

学校还未放学的时候,叶邵扬将付流音喊出了教室。

两人站在栏杆跟前,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教室内还有老师在讲课,付流音不解地看向叶邵扬,“老师,您喊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还有半节课学校就放学了,付流音,你要不要提前回去?”

付流音眉头微拧。“为什么要提前走?”

“一会人太多……”

付流音明白过来,“谢谢叶老师,不用了,我没事的。”

赵晓将耳朵贴向窗户,想要偷听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前面的男生和另一人说道,“单独把付流音喊出去了,是不是因为那晚上的事情啊?”

“肯定的,你看叶老师表情多严肃。”

赵晓听不清楚外面的人在讲什么,班级里的学生们不住朝着外面张望,哪还有心思听课,“会不会是那个神经病被找到了?”

“叶老师这是在安慰付流音吧?”

各种议论声越来越大,原本这件事情,大家都当没发生过一样,毕竟是同班同学,至少当着付流音的面,谁都不敢肆意议论,可现在上课上到一半,班主任就将付流音喊出去了,这里面肯定有事啊。

付流音婉拒了叶邵扬的好意,男人冲她看了眼,“真的没事?”

“嗯,再说,我不可能天天都迟到早退。”

“那好,如果在学校里遇上了什么麻烦事,随时找我。”

付流音挽了下嘴角,“好。”

她转身回到教室内,在前面讲课的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轻敲两下,“好好给我听课,是不是都想挂科?”

付流音拿起桌上的笔,认真地记下了笔记。

下课铃声响起后,赵晓第一个站了起来,她见付流音还在慢吞吞的,便伸手替她收拾桌上的东西。

“赵晓,你这么着急干嘛?”

“替你着急嘛,你男朋友说不定已经在门口等你了,你看你,还慢慢吞吞的。”

赵晓将付流音的笔袋塞进了她的包内,她走到付流音身侧,拉着她起身后,带她从后门离开。

一路上,免不了是要被人指指点点的,付流音跟赵晓走在一起,抬起视线后,看到穆劲琛的车就停在校园外面。

“你还真说对了,我男朋友已经到了。”

“那你赶紧过去。”

走出学校,付流音和赵晓才分开,穆劲琛也看到她正在走来,他下了车,倚靠在车旁。

付流音小跑着过去,到了穆劲琛的跟前后,她额前明显渗出细汗,“你来了。”

“上车吧。”

她坐进副驾驶座内,穆劲琛关上车门后,并未立即发动车子,他朝她看了看,“今天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呀。”

“我不用想都能知道,你今天绝对过得很不好。”

穆劲琛刚说完这话,就看到前面有几个女生经过,她们依稀看清楚了付流音坐在里面。

其中一人指指点点,“喂,是那个付流音吗?”

“哪呢?”

“车里面啊!”

如果换做是以前,付流音肯定率先躲了,但她今天却坐在副驾驶座内一动不动。

“真是她啊,那她身边的人是谁?”

付流音拉下前面的镜子,从包内翻出自己的润唇膏,照着明亮的镜子绘起了好看的唇形。

穆劲琛笑了笑,发动车子,越野车朝着前面几名女生开过去,她们赶紧让开道来。

“有个好消息要跟你说。”付流音忽然开口,

穆劲琛可不认为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好消息,“你说。”

“原先在学校,还有男生对我纠缠不清呢,不过现在真清净了,我今天碰上了那个学生会的,他现在对我是避之不及,连跟我说一句话都不敢。”

穆劲琛双手握住方向盘,“真是肤浅。”

“本来就肤浅啊,”付流音笑道,“这点岁数的年轻人,最先吸引彼此的都是面相吧?我和他总共就没说上过几句话,他想追我,无非看我长得还可以,平日里又不怎么搭理他,越是这样越是来劲了吧。如今听到那些流言蜚语,吓都吓死了,巴不得从未遇上过我才好呢。”

穆劲琛看着她一副老成的样子,“这点岁数的年轻人?你好像也包括其中吧?”

“我当然不算。”

穆劲琛继续开着车,付流音往后靠了下,她视线落到男人的侧脸上,“穆劲琛,我这样一说,你是不是安心多了?”

男人接触到她的目光,付流音莞尔。“我现在乐得清静,在学校里的一天,谁也不能拿我怎样,你看我对你哭了闹了吗?”

确实没哭没闹,可越是这样,穆劲琛越是能感受到她的委屈。

当着他的面都能指指点点,何况进了学校的那座围墙呢?

但穆劲琛此时此刻帮不了她,只能依靠付流音自己内心强大起来。

穆成钧从公司回去,司机专注地开着车,男人手里还在翻阅着未看完的文件。他头也没抬,冲着司机说道,“经过商场的时候,停下车,我有事。”

“是。”

车子开出去没多久,便停在了路边,“穆先生,商场到了。”

穆成钧抬下眼帘,保镖下车替他打开车门,自从遇上了那次伏击之后,穆成钧出门都会带着保镖。

他径自走进商场内,保镖不知他要买什么,所以不远不近地跟着,来到进口商品区,穆劲琛走了进去。

两名保镖见他站定在货架跟前,这儿卖的都是些玩具,两人面面相觑,难道穆成钧要买了送人?

可以往这种事情,他从来都是吩咐秘书去做的。

穆成钧的视线在货架上扫了圈,最终定格在一个娃娃上面。

他仔细地看了眼,限量版的娃娃,价格不菲,那条粉色的纱裙撑得很开,娃娃有一张精致的小脸,眼睫毛浓密且卷翘,穆成钧的手指抚过娃娃的脸。

很可爱,他想,女孩子都会喜欢这种吧?

不论是小女娃,还是女生、女人,应该都抗拒不了这种东西吧?

毕竟他从未正正经经给人买过东西,他也不懂,只能靠猜测。

穆成钧深邃的潭底迸出几许明亮,店内的灯光照进了他的双眼,他嘴角不由勾了起来。

他走到柜台跟前,“这个我要了,替我包一下。”

“好。”

买完东西,穆成钧快步出去,回到车上后,保镖看了眼说道,“穆先生,要不将它放后备箱吧?”

“不用,我拿着就好,回家吧。”

车子一路开回了穆家,穆成钧没有心思再去看那些文件,他手指在包装盒上轻轻敲打着。

车子进了穆家的院内,穆成钧不由抬下视线,他看到穆劲琛的车子也在,他们显然也是刚回来的。副驾驶座的车门被人推开,付流音拿着背包走下来。

穆劲琛来到她身侧,付流音伸手挽住他的手臂,两人一道进了屋。

穆成钧的视线落回到那个包装盒上,他手指在上面轻抚,眼里那一点点失落藏不住。

他随后下了车,却将买来的娃娃放在车上,并没有拿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