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蒋先生撑腰(上)/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成钧走进屋内,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说话声。

“音音,你这身体还没大好,着急去学校做什么?”穆太太示意付流音走过去。

“妈,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生龙活虎。”

穆太太拉着付流音让她坐到身侧,穆劲琛兜里的电话响起,他冲付流音看了眼。“你跟妈先说会话,我上楼了。”

“嗯。”

穆劲琛着急上楼去打电话,穆成钧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穆太太和付流音在说话。

“妈。”

“老大回来了。”

付流音的视线落到他面上,“大哥。”

穆成钧没有做出多余的回应,他欲要上楼,却被穆太太给叫住了。“成钧。”

“有事吗?妈。”

“自从那天之后,我就没看见过时吟,她没事吧?”

“她能有什么事?”穆成钧面色冷静,“就是不想下楼而已。”

穆太太心里却并不是这么想的,“成钧,这几日,饭菜都是你送上去的,有时候中午你赶回来,有时候就说时吟早上吃饱了,中饭不必送上去,她是不是真的没事,我也不清楚……”

“妈,她是我妻子,我能将她怎么样呢?”

穆太太叹口气,余光瞧见边上的付流音,有些话她也不好多说,“既然今晚都在家,我吩咐厨房多备几个菜。”

“妈,我只是回来换套衣服,一会还要出门。”穆成钧说完这话,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没过多久,付流音也回了卧室,穆成钧换好衣服下楼,去了趟厨房,拿了凌时吟的晚饭后准备上去。

“成钧,待会让佣人送吧,晚上加了几个菜,让时吟也尝尝。”

“不用了,”穆成钧开口拒绝,“她现在就饿了,吃完这些足够了。”

穆太太站在楼梯口,看着儿子的身影消失在眼中。

佣人还在厨房内忙碌着,过了一会,穆成钧出门了,穆太太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她上楼后回了趟自己的房间,她找出三楼的备用钥匙。

来到三楼,穆太太径自走到主卧门前,她先是抬手敲了下门板,“时吟?”

“妈?”里面传来一句不确定的声音。

“时吟,你还好吧?”

“妈,救命啊——”

穆太太一听这话,心里猛地咯噔下,她就知道出事了,她急忙掏出钥匙来,打开门进去,却看到凌时吟躺在了地上。

“时吟,你没事吧?”穆太太上前几步,看到凌时吟身上盖着一条薄毯,“你怎么睡地上了?”

凌时吟不住摇头,泪流满面道,“成钧呢?他出去了吗?”

“是,他出门了。”

“妈,您救救我吧。”

穆太太想要将她拉起身,但她没这个力气,只能勉强抬起凌时吟的上半身,“是不是成钧又对你……”

“妈,”凌时吟气息不稳,看上去很是无力,“我好饿。”

穆太太皱眉,不由看向四周,她看到了床头柜上摆着的那些晚饭,那是穆成钧亲自拿上来的,可却一口没动过。“你……你多久没吃东西了?”

“这几天,我都是有了上顿没下顿,饿又饿不死,成钧就让我看着,他宁愿将饭菜倒掉。”凌时吟说到这,悲痛欲绝,眼泪淌落出来。

穆太太气得面色铁青,“你先躺好,我去喊佣人,先把你弄到床上再说。”

“可是成钧……”

“放心,有妈在,他回来后不敢拿你怎么样。”穆太太小心翼翼让凌时吟躺回地上,她迅速下了楼,将两名佣人喊上来。

凌时吟躺到床上后,穆太太让佣人去打水,“给大少奶奶好好清理下身上。”

“是。”

穆太太进更衣室给凌时吟拿了衣服出来,看到凌时吟的样子,她自然是于心不忍,她明里暗里跟穆成钧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可他就是听不进去。

凌时吟换上干净的衣物后,虚弱地往后躺,穆太太让佣人们先下楼。

饭菜都凉了,穆太太准备起身,“我让厨房重新给你热一下。”

“妈,没关系,我吃蔬菜就行,我快饿死了……”

穆太太听着,心里更加难受,她拿起碗和筷子,给凌时吟夹了菜,她想喂她,但凌时吟伸出手道,“妈,我自己来就好。”

她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出神,“是不是从那晚之后,你就没有好好睡过觉?也没好好吃过一顿饭?”

凌时吟点了点头,嘴里模糊不清说道,“是。”

穆太太坐在床沿,心里更多的地方被愤怒给填埋掉,穆成钧做事太过于肆意妄为,迟早有天是要出事的。

“时吟,你慢点吃。”

不出一会功夫,凌时吟就吃完了,穆太太替她拿过碗,并将一旁的毛巾递到她手里,“时吟,老大为什么要这样对你?近日也没发生什么事,他这又是怎么了?”

凌时吟靠着床头,她随意擦了把脸,视线随后怔怔盯着前方,“妈,你难道忘了吗?那天老二是怎么对我的?”

穆太太闻言,不由皱眉,“这和老二又有什么关系?”

“看他的样子,是以为我做了伤害付流音的事,但我真是冤枉的,我也没想到从那晚之后,成钧就对我不闻不问了,真是恨不得我死。”

“但你跟他才是夫妻。”

“妈……”凌时吟有些欲言又止,“您难道看不出来吗?成钧对付流音,他……”

“他怎么了?”穆太太脸色有些冷,“时吟,你不要胡思乱想。”

“妈!”凌时吟忽然一把握住穆太太的手,“你知道付流音那几天出了什么事吗?”

“不是病了吗?”

凌时吟嘴角噙了抹冷笑,“这几日,我什么都不能做,幸好手机还在我身边,我让我妈找人去付流音的学校查了下,她那天去了园林,却失踪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午后才被老二找到。而且找到的时候,她光着身子,昏迷不醒!”

穆太太大惊失色,“怎么可能!”

“妈,怎么不可能呢?老二冲我发那么大的火,是因为他认定这件事是我做的,但我也是事后才知道。”

这比穆太太看到凌时吟这幅样子时还要令她震惊的多,她很快镇定下来,朝凌时吟看了眼,“时吟,你既然能打电话,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你爸妈?你打给我也行啊。”

“妈,我不想离开成钧……”凌时吟哽咽出声,穆太太听在心中,却是百感交集,这都是做了什么孽啊?

“你好好躺着,这件事,我同老大说,我不会让他一直这样对你的。”

“妈,付流音那样……”

穆太太打断了凌时吟的话,“如果真出了那样的事,老二不会不跟我讲,外面那些人喜欢散播谣言,你就不要跟着凑热闹了,你和音音关系不好,以后关于她的事,你尽量不要吭声,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好。”凌时吟这个时候只能答应下来。

穆成钧回来的时候,走到门前,看见房门是虚掩着的。

他伸手将门推开,穆太太听见脚步声,抬起疲惫的眼帘,“老大回来了。”

穆成钧见到她,脸上并未露出任何吃惊的表情来,凌时吟满脸的惶恐躺在床上,“成,成钧。”

男人几步上前,“妈,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嗯,这就去睡,我进来看到时吟躺在地上,我就把她搀扶到床上了。”

穆成钧轻点下头,“好。”

穆太太站起身,没有多一句地质问,她知道两个儿子大了,这样的方式他们已经接受不了了。“成钧,明天开始还是带时吟下楼用餐吧,妈一个人在家实在无聊,我想让她多陪陪我。”

穆成钧朝凌时吟睨了眼,答应下来。“好。”

他将穆太太送出房门,回来后就当凌时吟不存在似的,一句话没同她说,更没打她一下。

翌日。

穆成钧站在窗边,看到付流音跟着穆劲琛出门了。

他转身下了楼,穆太太喊他用餐,穆成钧径自出了门,他走到车旁,拉开了后车座,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回到客厅,穆太太问了他一句,“成钧,怎么不把时吟抱下来?”

“等会。”穆成钧走到穆太太身侧,将手中包装精美的盒子递向她,“妈,你替我送给音音吧,你千万别说是我买的,就说是你送的。”

“这里面是什么?”

“也没什么,恰好路过商场,看到了一个挺可爱的小玩具。”

穆太太手有些抖,她忍不住想起凌时吟说过的话,“成钧,为什么要送东西给音音?”

“没有为什么。”

穆太太面色严肃,“音音出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穆成钧对上穆太太的视线,“您知道了?”

“是,知道个大概吧。”

“妈,既然您知道了,那我便实话实说,我不相信这件事跟凌时吟没关系,最有可能的,难道不是她吗?”

穆太太眼帘微垂,“我不管这些,我只知道音音如果真失了清白,我是接受不了的。”

男人的目光落到那个包装盒上,他没有跟她继续将这件事讨论下去,而是起身后离开了。

下午时分。

付流音放学后回到家,走进客厅,看到穆太太正坐在沙发内看电视。

她和穆劲琛往里走,两人双双打过招呼,“妈。”

“回来了。”穆太太朝付流音招手,“音音,过来。”

穆劲琛也跟着走上前,“妈,你找音音有事?”

“老二,你先上楼吧,跟你没关系。”

“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

穆太太笑了笑道,“今天出门给音音带了个礼物,不想给你看。”

穆劲琛摆出一副不稀罕的样子,“行,你这分明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儿子,我上楼总行了吧?”

他转身就上去了,付流音坐到沙发内,穆太太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送到她手里,“打开看看,喜欢吗?”

“这里面是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了。”

付流音见包装的这么好,有些不忍心拆开,她小心翼翼地专注着手上动作,盒子打开后,她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个漂亮的娃娃,做工一看就是考究的很,付流音嘴角轻弯,“妈,您怎么想到给我买个玩具?”

穆太太仔细地看了眼她手上的东西,“这也不算玩具,女孩子从小应该都有这样的一个梦吧?我觉得特别好看,心想着你会喜欢,就给你买了。”

“谢谢妈。”付流音当然喜欢了,她是女孩,所有女孩会喜欢的东西,她都喜欢。

穆太太看着她爱不释手,她笑了笑,只是心里却隐隐有一丝担忧。穆成钧给付流音买礼物,真是像他所要表达的那样,是因为凌时吟害得付流音出事,所以是想赔罪吗?

穆太太的眉头拧紧了,付流音手掌将那条纱裙顺了顺,“真好看。”

她想着今天还有高数的作业,有些题目还不知道应该怎么解,付流音抱紧手里的娃娃后说道,“妈,没别的事的话,我先上楼了。”

“嗯,去吧。”

付流音走上楼梯,快到二楼的时候,遇到穆成钧下来。

他视线盯着她怀里的娃娃,付流音见到他下意识就想躲,她缩在栏杆边上,“大哥。”

穆成钧单手插在兜内,居高临下朝她看,神色有些倨傲,“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玩娃娃?”

“这是妈送我的。”付流音抬起脑袋,目光迎上穆成钧,眼里有藏不住的笑意。

“呵,妈选的东西,还真是少女心。”

“那当然了,”付流音将手里的东西朝着穆成钧扬了扬,“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大哥,妈给你买过娃娃吗?”

穆成钧一皱眉头,“这是你们女孩子玩的。”

付流音抬起脚步,同穆成钧擦肩而过,她犹如蹦蹦跳跳的小鹿一般上了楼,穆成钧在原地站了会,侧过身的时候,早就没了付流音的身影。

他绷紧的嘴角忽然弯了下,继而笑开,一张脸上瞬间明媚如春。

付流音回到房间,穆劲琛看到她手里捧着个娃娃,“这就是妈送你的?”

“是啊。”她走到梳妆台跟前,将娃娃摆在上面,“真好看。”

穆劲琛百思不得其解,“妈怎么会给你买这东西?”

“她说看着好看,就买下来了。”

“我以为,她会送你一些化妆品,或者香水。”

付流音坐了下来,伸手将那条裙摆整理好,她趴在桌面上,视线盯着这个娃娃,“对了……”

“怎么了?”

付流音直起身道,“妈该不会是急切地想要抱孙子,所以送个娃娃给我吧?”

经她这么一说,穆劲琛也觉得很有可能,他弯腰抱住了付流音。“那还真是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孕。”

付流音后悔挑起了这么个话题,她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穆劲琛,你看我这两天都好好的,以后你不用亲自接送我了。”

“我没看出来哪里好好的。”穆劲琛手臂微松,“每回我接你或者送你的时候,总能看到一双双异样的目光,我恨不得将他们的眼珠子挖出来。”

“人家怎么看我,我不管。”

穆劲琛伸手摸了下那个娃娃的头。“早知道你喜欢这些玩意,我也买了送你多好?”

“你送过我那么多东西,不差这一个娃娃。”付流音说着,将背包打开,“我先做会题。”

“好。”

晚饭时间,穆劲琛带着付流音下去,穆成钧和凌时吟已经坐在了餐桌前。

几人坐定下来,佣人将菜品全部端上桌,穆太太双手交握,冲着她们说道,“先退下吧,今晚不用收拾了。”

“是。”

穆劲琛朝她看看,穆太太还未动筷,等到佣人都出门后,穆太太神色严峻地看向付流音。“音音,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付流音唇瓣轻抿下,“妈,您要问什么?”

“十六号那晚,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付流音脸色猛地发白,穆劲琛和穆成钧均吃了一惊,就连凌时吟的面色都僵了,她没想到穆太太会当着全家人的面这样问。付流音喉间滚动几下,穆劲琛接过话说道,“妈,您怎么会知道的?”

“看来是真出事了。”

穆成钧右手放在桌上,身子往后靠,望出去的视线将几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

“那一晚……”

“妈,那晚什么事都没发生。”穆劲琛语气平和说道。

凌时吟冷笑下,都这样了,还敢维护付流音,居然真能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你找到音音的时候,她是什么样的?”

穆劲琛自然不想去回忆那一幕,“妈,我找到音音之后,就把她送去了医院,医院那边也做过详尽的检查,她没有被人侵犯过。之所以不跟你说,只是怕你担心。”

穆太太将信将疑,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松懈,“可是外面的那些流言,不好听啊。”

“流言只是流言而已。”

穆成钧轻抬眼帘,视线落到付流音脸上,她眼底平静,除了最初的吃惊之外,没有丝毫汹涌。

付流音也开了口。“妈,如果真出了那种事,我不会跟没事人一样还去上学,我自己都过不了我自己这关。”

“那些流言的存在,仅仅是因为我找到音音的时候,她衣衫不整了些,这也是有人故意这样做的。”

穆太太端详着穆劲琛的神色,“老二,你没骗我吧?”

“妈,我没必要骗您,如果谁敢动了我的人,我早就闹出人命来了,您也不是不了解我的性子。也许那个人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音音有嘴说不清,我们都是她的家人,我们更加应该站在她这边。”

付流音放在腿上的手动了动,穆太太一语不发,穆成钧心里却是稍稍落定下来。

这无疑算是最好的消息了,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穆成钧相信了。

凌时吟想要开口,但是话到嘴边,她握紧手掌,硬生生吞咽了回去。她如果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的话,他们更加会认定这件事跟她有关。

她只能看着付流音从脏污的泥水中一点点站起来,然后再将自己一点点清洗干净。

“妈,吃晚饭吧,”穆成钧陡然开口,“忙了一天,饿死了。”

穆太太收回神,拿起了筷子,“都吃吧。”

付流音和穆劲琛对望眼,凌时吟怔怔盯着手边的筷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付流音的清白到底有没有失,这本就是一件不清不楚的事情,可是那么多人都看到了穆劲琛将付流音抱出来的样子,他说付流音是干净的,她就能是干净的吗?

她原本以为穆太太肯定接受不了这样的事,至少,穆太太该反对付流音再住在穆家了。

可是……

大家安安静静地吃着饭,说到底,还是穆劲琛和付流音的那副姿态说服了穆太太。

穆成钧拿过手边的酒杯,倒了小半杯红酒,他只是觉得积压在心里的郁结陡然消去了,不再如大石头一般,压得他难受。第二天,午后。

付流音坐在赵晓的宿舍内,还有半个小时开始上课。

赵晓不住催促,“我们先过去吧,占位置啊。”

“赵晓,你疯了吧!”一名室友躺在床上说道,“这么早去做什么?”

“今天有讲座啊,谁不想占着最前边的位置?”

付流音翻着手里的言情小说,“平日里,你不是最喜欢坐后面吗?”

“今天不一样啊,音音,你不会不知道今天谁来讲课吧?”

付流音还真不知道,“哪个老教授吗?”

“不是!蒋先生,你听过吗?”

付流音的视线从书上抬起来,“哪个蒋先生?”

“东城还有哪个蒋先生,能有名得过他吗?星港医院你听说过吧?”

付流音面露疑惑,“他怎么会来我们学校?”

“你管那么多呢,据说蒋先生丰神俊朗,是个美男子,我可不管他讲什么课,我只要看他的脸就好。”

付流音心头的疑虑始终压不下去,赵晓着急地走来走去,梳了梳头,摸了摸衣服。

“赵晓,人家可是有老婆孩子的。”

“有老婆孩子怎么了?我就是看一眼嘛。”

付流音可不想太早过去,更不想坐在最前面,赵晓拉她的时候,她装作肚子痛说道,“等等,我上个厕所。”

她磨磨蹭蹭的,再加上宿舍内另外几人也磨蹭着,等到快要上课的时候,付流音才拿起背包。“好了好了,走吧。”

“等等!”赵晓用手抱住肚子,“我们该不会是食物中毒了吧?音音,轮到我肚子痛了。”

她二话不多说,推开卫生间的门走进去。

付流音在外面等了许久,另外几人一看时间来不及了,“赵晓,你倒是快点啊!”

“哎呦,我拉肚子了,好痛,救命啊——”付流音走到门口,伸手在门板上轻敲下,“你别吓我,没事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钻心的痛,算了,你们先去吧。”

另外两名室友连忙催促,“还有五分钟,你行不行啊?”

“你们先去,帮我占好位子就行。”赵晓蹲在马桶上起不来了,痛得一张小脸都扭曲了。

付流音见状,冲另外几人道,“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陪她,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请假。”

“好,那我们先把位子占好。”

几人出去后,付流音回到赵晓的床前,过了一会,还不见她出来。

“赵晓,你要实在痛得厉害,要不给你请假吧?”

刚说完,里面传来了声响,赵晓一把拉开门,“我才不请假,好不容易等到看帅哥的机会,我好多了,走吧。”

“你确定?”

“确定,走吧!”

付流音和赵晓急急忙忙出门,刚带上门,就听到上课铃声响起了。

“快,赶紧跑过去——”赵晓一把抓住付流音往前跑。

蒋远周走进学校礼堂的时候,里面乌压压坐满了人,说实话,他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可这是他答应过许情深的事,他不得不去。

男人面目冷峻,长相精致,走上讲台的时候,一双大长腿吸粉无数。

台下议论纷纷,有些女生直接就要疯了。

付流音和赵晓进去的时候,里面坐满了人,一眼望去压根看不到空位。

蒋远周原本是想开始讲话的,他抬下眼帘,正好看到两个身影在四下张望着。

这不就是付流音吗?

他还未开口,却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

“快看,那个付流音……”

“她还有脸来呢?”

“怎么没脸啊,故意迟到,这是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