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蒋先生撑腰(下)/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话,付流音显然也听到了,但她没有搭理。

赵晓瞪了眼离她最近的几个女生,可是凭她的一个眼神,仍旧堵不住别人的悠悠之口。

蒋远周双手撑在讲台上,他将颈间的领带微松,付流音看到一名女生朝着自己招了招手,她拉了下赵晓的手臂,“快,她们坐在那呢。”

学校特意安排了这个最大的礼堂,今天下午统一调课,基本上是全校的师生都到了。

付流音看到叶邵扬他们坐在第一排,她快步朝着女生招手的地方走去。

“明明知道今天有课,还迟到……”

“呵呵,那是人家惯用的伎俩吧,道行深,你不懂的。”

“喂喂喂,那晚上的事,说不定不是什么意外呢……”

蒋远周伸手动了下话筒,他一上台还未开口讲过一个字,更没有打过招呼,他在这个台上说得第一句话是,“素闻T大校风淳朴,没想到一堂公开课就露了馅,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这话说出口后,下面顿时鸦雀无声。

付流音和赵晓坐定下来,赵晓目光看向前面,发现坐在前面的男生有些面熟,她仔细一看,居然是韩竞。

蒋远周从讲台跟前站出来,一双长腿毫无遮拦地落入众人眼中,他的嗓音充满磁性,浑身上下挟裹着一种令人不敢随意靠近的威严感。赵晓手有些抖,压低嗓音对付流音道,“我去,太有型了,太帅了,威武霸气啊……”

“你冷静点。”付流音拍了拍他的大腿,“把口水擦擦。”

蒋远周上来只是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没有一句客套话,也没有丝毫的幽默,他站在那里,身姿挺拔,活脱脱就像是一尊神。

赵晓想到一句话: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不不,似乎也不贴切,蒋远周这样子,分明是连个远观都不愿意给她们。

台上,男人的声音一字不漏地传到付流音耳中,“我今天跟你们讲讲,企业最喜欢用什么样的人。”

他们将来都要面临择业的问题,蒋远周以此为切入点,自然是最好的。

付流音垂下眼帘,却是有些出神。

方才那些人说的话,蒋远周肯定听到了,他回去之后会不会跟许情深说起?

一旦他告诉了许情深,许情深肯定又要担心她吧?

赵晓双手托腮,认真地听着台上的人说话。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怎样的职员最难能可贵?勤奋的?积极向上的?善于交际的……”

赵晓轻轻说道,“我觉得应该是能给公司赚钱的吧?”

蒋远周一本正经地讲着,脑子却想到当初许情深进星港医院时,他是看中了她的哪一点,而挑选上她的呢?

自然,并不是因为她的专业,他不得不承认,是因为她的美色。

那是蒋远周第一次亲手击碎了自己的原则,当然,这些话他是不能当着台下这些人说的,这会教坏小孩子的。

付流音听着讲课,其实耳朵里并没听进去多少。

她知道付京笙做了很多对不起蒋家的事,他还欠着蒋家人命,所以付流音每次见到蒋远周,都是能躲就躲。

蒋远周字语铿锵,说话的时候,台下没有人敢大声喧哗,更加没有人玩手机或者看小说。

男人回到讲台前,“我举个例子吧。”

他掏出手机,找出一张照片,很快,大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副稍稍血腥的画面。

那是一条腿,裤子卷到了膝盖上面,小腿上蜿蜒着血渍,触目惊心,那人的脚边还掉了一把带血的匕首。

下面有些学生忍不住了,开始议论纷纷。

蒋远周走出去几步,甚至还下了台,他挑选了三男三女上台。

赵晓懊恼不已,“怎么不选我啊?近距离接触男神的机会啊。”

“前两天你的男神还是李钟硕,现在又变了。”

“我已经找到国产新男神了。”

付流音单手托腮,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上面。

三名女生站在蒋远周身侧,说实话,即便知道眼前的男人跟自己是没可能的,可这样年纪的女生,她们怎么能按捺住那颗跳跃不停的心脏呢?

完了,心跳加速,心都快跳出来了。

蒋远周从讲台上拿了一个话筒,他走到几名学生跟前,“众所周知,我们做一件事之前,首先要学会观察。一个好的观察习惯,将来在你们的人生道路上,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当然,说得俗套一点,观察是一门不小的学问,如果你能运用得好,将来,就能发展成为察言观色,而在职场上,察言观色是相当重要的。”

蒋远周将手里的话筒递给一名女生,“当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女生接过话筒,想了想后说道。“被人扎伤了。”

“有具体点的想法吗?”

“他腿上流那么多血,伤得肯定不轻,谁也不会傻到自己用刀去捅自己吧,我觉得他可能是被人抢劫了。”

蒋远周双手抱在胸前,点了点头,“嗯,这个想法很合理。”

女生听到一句夸,眉眼笑开,蒋远周示意她将话筒传给旁边的同学。

既然这女生说了这样的答案,别人总不能跟她太一致吧,至少,谁都想表现出与众不同。

蒋远周站到第二名女生跟前,他身材高大,这么一站,就完完全全把对方的视线挡住了。“你呢?说说你的想法。”

女生握住话筒的手有些抖,脸色酡红,“我不赞成方才的说法。”

“哦?”蒋远周饶有兴致地轻笑,“倒是挺有意思,说说。”

“为什么不能扎自己呢?说不定是有什么事想不开,但是不敢对自己痛下杀手,可又实在想发泄。”

蒋远周两根手指抚向下巴,装出一副深思的模样,“嗯,很有可能,下一位。”

“我认为,是他见义勇为,在公交车上阻止了小偷偷东西,可是下了车之后,遭到小偷的报复,两人搏斗中,他被小偷给扎伤了。”

蒋远周将这故事听进去了,“嗯,很励志。”

台下不少人也在议论,赵晓用手臂碰了碰旁边的付流音,“音音,你说会是怎样的可能性呢?”

“不好说。”

韩竞就坐在她们前面,听见两人的说话声,他不由竖起耳朵。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赵晓盯着大屏幕上的照片。“你看那腿,明显是男人的,我看啊,他就是跟人打架,最终对方发狠了,把他捅伤了。”

“那只是你幻想出来的可能性而已。”付流音口气冷静。

韩竞听到这,没有回头,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也不算幻想啊,照片中透露的就是这个意思。”

付流音嘴角勾起浅笑,并没有被赵晓给说动,“照片中是有匕首不假,但没人说过,那男人就是被这把匕首给捅伤的。”

“你的意思是……”赵晓脑回路不够,想了想后说道,“他把别人捅了?”

“都有可能吧。”

“但是受伤的是他自己啊。”

付流音嗓音清冽,犹如涓涓细流,“这并不是一张完整的图,所以,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有,我们可以想成是他被人捅伤了,也可以想成他把别人捅了,还有别的可能,或许压根就没人受伤呢?想法归想法,但一旦要说出口的话,这些都是无凭无据的,不好乱说。”

赵晓闻言,不由笑了付流音几句,“你啊,就是太谨慎,不信就看看吧,一会肯定会有解释的。”相较于女生的想法,另外三名男生则更加天马行空。

“或许这只是一张化妆的照片呢,腿上的不是血,是红药水。”

“对,有可能,还有还有……说不定,是电视剧里面的某个场景。”

蒋远周走到讲台跟前,“大家也都听到了,各式各样的答案都有,下面的同学还有别的想法吗?”

叶邵扬坐在一堆教师中,他搭起长腿,目光一瞬不瞬盯着上面。

下面的议论声很大,但充其量也跳不出那六位学生以外的想法。

蒋远周手指在讲台上轻敲下,他面色清俊,神情淡漠中透着一种矜贵,他薄唇轻启,“我可以多给你们一条线索,这件事,跟一只猫有关。”

台下一片哗然,站在台上还未下去的女生率先举起了手,“我知道了!”

蒋远周点下头,“说。”

“他被猫咬伤了。”

蒋远周徘徊了几步,拿起旁边的手机,上传了另外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全身照,能清清楚楚看到照片中男人的上半身。

付流音听到台上的女生传出尖叫,坐在她身侧的赵晓也禁不住喊出声道,“妈呀,吓死我了。”

她抬头看去,那张照片的上面部分,更加血腥了。

一个男人手里提着一只猫,那只猫身上全都是血,软软地被他握着,显然早就没了气息。

台下,忽然没了声响,一点点声音都没了。

蒋远周并不觉得这张照片有多吓人,或者多么血腥。“现在大家看到了,事实完全背离了你们的想象,你们认为咬人的那只猫,其实它才是受害者,而这张照片即将发生的事情是,那只猫被剥了皮,做成了猫肉火锅。”

付流音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想到中午吃的红烧肉,她都想吐了。

赵晓捂着嘴,“这也太可怕了吧!”

付流音不是觉得可怕,只是觉得心里颤动了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台上的几个女生胆小,用手捂住了眼睛,蒋远周没有将这张照片撤回,他继续这个话题往下说道,“你们给的那些答案,仅仅都是眼睛看到之后,第一时间给你们的反馈,所以,你们以为这就是事实。”

“方才这名女生兴致勃勃地说,是猫咬了这个男人,请问你看清楚他腿上是否有伤口了吗?”蒋远周转身,看向大屏幕,“你们几乎全都忽略了,这男人腿上没有触目惊心的伤口,也没有牙印,只不过是沾上了血,就被认为是弱势一方,认为他受伤了。”

付流音在台下听着,忍不住接过话说道,“是啊,仅凭一把带血的刀而已。殊不知,这把刀却被他用来刺杀了旁的生命。”台上的几人面面相觑,不发一言,这本来就是个小测验,就算答错了,也没什么。可蒋远周的一举手一投足间,就是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压力,他们没法放松下来。

“这世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所有人都对一件本身就是错误的事情津津乐道,并且永远以为自己是正确的。”蒋远周走到那几名同学面前,他盯看眼跟前的女生,“知道人言可畏是什么意思了吧?以后接触到了职场,你们知道轻易乱说话的后果吗?可能你一时嘴皮子痛快了,可转过身,你却不知道要面临多少把刀子。”

蒋远周说完这话,嘴角轻挽起来,“放松点,只是个小测试罢了,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们,下去吧。”

赵晓看到几个女生往下走,她忽然冲付流音说道,“看到那个穿粉色卫衣的女生了吗?刚才就是她叽叽喳喳说你坏话,还有……那个穿衬衣的也说了。”

“我没注意,嘴长在她们身上,随便吧。”

赵晓视线盯着那张照片,“音音,你有没有觉得这些话……像是在说你的事情?”

付流音一怔,“我的事?”

“是啊,学校里传来传去都是对你不好的流言,不就跟这照片上的事情很像吗?他们谁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都是凭着自己的猜测在那胡言乱语,还津津乐道,难道你不觉得,你就是那只鲜血淋漓的小猫吗?”

付流音盯着赵晓看了看,头一次觉得赵晓的脑子真好,居然也能有玲珑剔透的时候。

坐在前面的韩竞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到耳朵里,付流音的事情在校园内传来传去,仅仅都是因为付流音被人找到的时候,样子很不好看。

有人说她两截小腿露在外面,就说明里面什么都没穿,所有人都认定了这个事实,既然没穿衣服,那就说明是被人侵犯了。

就像这张照片中所展示出来的信息一样,真是一模一样。

蒋远周将照片撤下来,“这个社会,在越来越多的呈现出它畸形的一面,我们对于本该是受害者的人群却出现了莫须有地谴责、甚至幸灾乐祸,还有一部分人将它作为打发无聊时间的谈资。这是我永远都不能理解的一件事情,我在星港医院的时候,也遇上过很多类似的事情。曾经在星港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有一个家庭,家里条件很差,几年前,当家人的妻子和大儿子双双溺亡,几年后,为了救活唯一的小儿子,那人卖房筹款,将孩子送进了星港医院。”

蒋远周走到台前,目光凛凛盯向众人,“这样悲惨的遭遇,很快就从病友的口中传了出去,从那之后,隔壁病房的人,甚至楼上不相干的人都来看热闹。记住,他们走进那间病房去,并不是为了捐款,而是想要看看那对父子究竟有多惨!”

蒋远周提起这一幕的时候,台下所有人都停止了讨论声,一脸严肃地听着。

“有人说,他真是太可怜了,这话一点不假,谁都知道可怜。”

“可是慢慢的,却有另外一些声音传了出来,有人说他这么惨,肯定因为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坏事,这是报应。”蒋远周嘴角溢出声轻笑,“如果你们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你们会怎么做?”

台下依旧没有人说话,蒋远周视线落向远处。

人群中,最后面的位子上,坐着一个女人,她目光看向前方,看到了蒋远周站立在那的身影。

蒋远周在讲台上走来走去,他气场强大,完全压制住了全场。

付流音看到他站定,然后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付流音,你说。”

她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蒋远周会点名,更没想到会点她。

赵晓用手臂撞了她一下,“音音,喊你呢,快站起来啊。”

付流音脑子空白,站了起来,她看到前面不少人正回头朝她看。

“天哪,他怎么知道付流音的名字?”

蒋远周重复问了句,“如果当时你在场,你会怎么做?你是觉得他可怜,还是跟着那些人一样,觉得这人就是上辈子做了太多的缺德事?”

后面的女人抬了下视线,看着付流音的背影。

付流音有些局促,毕竟毫无准备,不少人都盯着她看,赵晓碰了下她的腿,“音音。”

她彻底回过神来,琢磨下蒋远周的话,她开口说道,“我不会说他可怜,因为他的可怜,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反而是那些说他上辈子肯定做了太多坏事的人,我要跟他们说一句话。”

“噢?说什么话?”

付流音挺了挺脊背,“我要问他们,上辈子是不是被这个男人给杀掉的,如若不是,何来这样强的怨恨?”她还真是敢说啊?

赵晓闻言,缩了缩脖子,不少学生都瞪大了双眼,这样的回答,说不定会被蒋远周批得狗血淋头吧?

蒋远周许久没说话,他回到讲台跟前,这才开了口,“当时有一个人,跟你说了一模一样的一番话。”

蒋远周嘴角边的笑意藏不住,“那是我的妻子。”

付流音绷紧的面色也微微展开,她听到蒋远周继续开口说道,“你们果然是姐妹,行为处事都是一样的。”

他这话一说出口,台下更是一片哗然。

就连叶邵扬都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层关系更加扑朔迷离了,付流音怎么会成了蒋太太的妹妹?那这位蒋先生,岂不是付流音的姐夫?

赵晓的嘴巴张得那么大,付流音也挺吃惊的,她显得有些不安起来。

蒋远周冲她笑了笑,“坐下吧。”

她一屁股坐了下去,赵晓满嘴吃惊,“天哪,你是他……”

赵晓朝台上指了指,“小姨子?”

付流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吗?应该……不是吧。

但是蒋远周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这样说了,这就等于是认下这门亲事了吧?

坐在赵晓边上的女生激动出声,“音音,你以后找工作不用愁了,直接走后门就好了啊!”

付流音干脆闷着不说话了,一道道视线朝她射过来,她不敢承认,更加不敢否认。

叶邵扬坐在前面,抬起的目光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蒋先生,很多学生可能对蒋远周不了解,但是叶邵扬对这个人的底细却清楚的很。蒋远周方才的一席话,直接就透露了他和付流音的关系。

只是,付流音是付京笙的妹妹,怎么就成了蒋太太的妹妹呢?

蒋远周修长的身子倚着讲台,“对于我而言,我可能跟别人很不一样,很多人认为,一个人在生意场上不能太善良,但我却坚信,如果一个人连最基本的善良都失去了,那他剩下的那些东西,又有什么是珍贵的?”

付流音听着,觉得这句话竟是出奇的顺耳。

是啊,人之初,性本善,那是人类最本真的一个状态。

韩竞如坐针毡,他如果早知道付流音会坐在他身后的话,他打死都不会坐下来的。

他现在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这些天,不少人当着他的面议论付流音,他心里是喜欢这个女生的,却没有说过一句维护她的话,为什么呢?因为他也相信了付流音被侵犯的事实,即便像此刻,韩竞的心里有了动摇,但是面对别人的谈论,他依旧不能为她说句公道话。

为什么?

因为,他怕别人连他也一起说。

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蒋远周总算说了几句客套话,诸如很荣幸来到T大等,下面掌声如鸣,相信不少人都会对这堂课记忆尤深。

校长和各位老师上了讲台,跟蒋远周一一握过手,下面的学生陆陆续续在走出礼堂。

付流音和赵晓也站起身来,赵晓冲她说道,“音音,你要不要和你姐夫去打声招呼啊?”

“不,不用了。”她已经很引人瞩目了,不想再吸引别人的目光。

蒋远周在上面收拾了下,他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

“结束了,走。”付流音和另外几名同学走到外面,赵晓不甘心,非要问出个究竟,“音音,蒋先生真是你姐夫啊?”

付流音紧抿着唇角,看到不少人都在看她,想来都好奇这个答案吧。

“嗯。”她只能点点头。

“太爽了吧!”赵晓激动的不行,“帮我要一张签名照啊。”

“签名照?他……不是明星啊。”

“但是比明星还帅啊。”

付流音拿她没办法,赵晓伸手挽住她的手臂。“我的直觉真准,我就说蒋先生举得这个例子,跟你的事情有关系。”

“是啊,方才蒋先生在台上还说,到时候来校招聘的企业,他都熟悉,我好像是听到了这么一句……他说可以找他推荐是不是?这样大家都不敢乱讲话了吧?这话……是不是还挺有威胁成分的?”

“有吗?”付流音方才只顾着发呆了,“我没听见。”

赵晓抬了抬手,“我听见了!耶,音音的姐夫就是我的姐夫,我有靠山喽,以后找工作不用愁喽!”

校方客气得很,还想请蒋远周吃晚饭,但他不喜欢应酬,也就推掉了。

他的车就停在学校内,蒋远周打开车门坐进去,掏出手机刚要打电话,副驾驶座侧的车门就被人一把拉开了。

许情深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我跟着那些学生走出去后,差点迷路了,你也不等等我。”

“是你让我先走的。”蒋远周朝她看了眼,“怎么样,听我讲课,是不是受益匪浅?”

“对,非常非常受益,是不是老白提前给你打好了稿子?”

“胡说,”蒋远周坐进车内,“是我临场发挥的。”

“真的假的?”许情深满脸的不相信,“完全不怯场呢。”

蒋远周冷嗤,“我是谁?会怯场吗?”

“对对对,”许情深朝他凑近些说道,“不过说真的,要不是我今天也在场,我真的很难想象你是怎么讲课的,蒋先生,我为你而骄傲,你有些话真正说到了我的心里去,让我触动很深。”

蒋远周眼角缀满笑意,此时的他,同方才在台上的那个蒋先生,判若两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