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收买/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怎么想到举那个例子的?”

“想到了,就是想到了。”蒋远周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这些学生既然都进了高校,就说明一个个智商都不低,相信我今天举得这个例子,他们是能听懂的。”

许情深拿起旁边的水,拧开盖子后递到蒋远周手里,“当然能听懂,而且你随后就点了音音的名。”

“不过我今天看到她的时候,倒有些意外。”

“意外什么?”

蒋远周喝了一口水后,方慢条斯理说道,“她的情绪不错,并没有受太大影响。”

“是,这也是这个小姑娘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许情深系好安全带,看着不少学生从远处经过,她不禁催促说道,“走吧。”

蒋远周刚要发动车子,却看到几个身影结伴而来,付流音走到驾驶座旁,小心翼翼地朝着车内张望。

男人落下车窗,付流音看到他的同时,也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座内的许情深。

她面上露出欣喜,刚要开口,许情深生怕她喊错了,赶紧先一步说道,“音音。”

赵晓她们也走到了付流音身旁,蒋远周冲付流音看了眼。“我跟你姐要回去了,你呢?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个晚饭?”

“不,不用了,我一会直接回家就好。”

“音音,跟你姐夫不用客气。”许情深视线扫过她旁边的几位同学,“既然你姐夫提议了,一起去吧,平日里你的这些同学也很照顾你,我想请她们吃个饭。”

付流音自然是不好意思,她最怕就是有什么事去麻烦许情深。

她想要开口拒绝,可赵晓和另外两个女同学眼里装满了希冀,赵晓拉了拉付流音的衣袖。

许情深见状,下了车,她走到付流音一侧,将后车座的车门打开,“就是后面坐四个人的话,你们要挤一下了。”

“没关系的!”赵晓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我们可以挤。”

许情深示意付流音上车,等到几个女生都坐进去后,她关上车门。

赵晓压低嗓音同付流音说道,“音音,你姐好漂亮啊,身材超级正!”

“你看脸的同时,还盯着别人身材去了?”付流音知道蒋远周坐在前面,所以声音压得很低。

“不是我要看的,我刚才坐进来,一抬头……我,我就看到她胸前,我好羡慕啊!”赵晓说完,低头朝着自己的飞机场看了眼。她买文胸的时候特意选了加厚的,可就是撑不起胸前的一片天啊。

付流音真是被她打败了,许情深坐回车内,几个小姑娘在后面立马噤声。

可不论她们说得多么小声,方才的那些话却还是一字不差地落到蒋远周的耳朵里,他嘴角浅弯起来,许情深系好安全带看他,“笑什么?”

“没什么。”

男人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今天下午统一调课,所以上完公开课后都放学了,付流音看眼时间,“现在还早……晚饭就算了吧。”

许情深抬起腕表看看,是挺早的,“没关系,我带你们先逛一圈,待会去吃自助餐吧。”

赵晓心里雀跃万分,都快跳起来了,她方才还在担心,蒋先生请客会不会去那种正儿八经的地方,毕竟她们也怕拘束,但如果是自助餐的话就不用担心了。

来到商场,蒋远周停好了车,“你先带她们去玩,我就近去个地方谈点事,待会回来跟你一起吃晚饭。”

“好。”

许情深带着几人下车,付流音生怕穆劲琛一会去学校接她,她赶紧给他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她现在跟许情深在一起。

走进商场,赵晓挽住了付流音的手臂。“这儿可是美罗啊。”

“嗯。”

“你看看外面挂出来的牌子,人人都说,进了美罗会被剥掉一层皮。”

付流音忍俊不禁,“没关系,看看就好。”

对于所有的女孩子来说,一遇上化妆品,肯定都是挪不开脚步的。

琳琅满目的商品被陈列在柜台内,赵晓和另外两个女生看得目不转睛,她们平日里都不化妆,顶多就是擦个隔离或者粉底,许情深站定下来,指着一排口红说道,“给我试下这个颜色。”

“好的,您稍等。”服务员从旁边拿了试色的口红,递给许情深道,“这是今年流行的纪梵希小羊皮,这个色号适合于日常,是店里的爆款。”

许情深看了眼,回头见几个小姑娘规规矩矩站着,她朝赵晓招下手,“你过来。”

赵晓傻傻地上前,也没搞懂要干什么,许情深将她拉到自己跟前,“试试。”

“啊?不,不用,我不买口红。”

许情深抬起手,将口红均匀地涂抹在赵晓的嘴上,她吓得没敢动弹,许情深动作细致、温柔,赵晓的脸不知不觉红了。

涂抹好后,许情深让赵晓转身面向几人。“都看看,好看吗?”

“哇塞,赵晓,美呆啦!”

“果然啊,嘴上一提色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我总算知道肖含萍为什么要天天化妆了。”

赵晓越发不好意思起来,透过镜子看了自己一眼,果然是不一样啊。

“这颜色很配你。”许情深轻笑。

赵晓回到柜台前,偷偷看了眼价格,艾玛,小贵啊,肉疼啊,这个月可挤不出钱买口红了。

许情深又选了另外几支,赵晓站在旁边,看到许情深帮另外一名女同学试色。

她先前跟着过来的时候,还很忐忑,因为她总觉得像蒋太太这样身份的人,她肯定是高高在上的,最起码,她不会亲自帮她们画口红吧。

赵晓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忍不住觉得温暖,便更加想笑了。

许情深拉过付流音的时候,付流音不住摇头,“嫂……不,姐,我不需要,我家里有。”

“没道理别人都有了,你没有,是不是?”

几名女生一听这话,猜到了许情深是想送她们东西,赵晓率先走上前,“不,这可不行,我们……”

许情深专注地替付流音绘着唇形,“这是见面礼,我也不送你们别的,不要有心理负担。”

她做事极有分寸,一支口红,说贵不贵,说便宜,也不便宜,但确实是她能送的出手,这些学生又能接受得了的东西。这不是成千上万的奢侈品,许情深看了眼付流音,“嗯,好看。”

她指着方才试过的几个颜色说道,“就拿这些吧。”

“好。”

“等等……”许情深又挑了另外一支,“还有这个。”

“好的。”

许情深每次买东西,都会习惯性地给夏萌也带一份,夏萌最是喜欢这些,每次拿在手里都能乐半天。

服务员开了单子,赵晓和几个朋友跟在许情深身侧,“蒋太太,我们不能要您的东西。”

“我都说了,只是见面礼而已,”许情深接过单子笑道,“以后多照顾照顾我妹妹,这就算我贿赂你们的。”

她转身去付账,付流音也没遇上过这样的事,只能瞪大了双眼。

“音音……”

“那就拿着吧,我也不会拒绝人。”

许情深结完账,拿了东西后将礼物一一送给她们,几个女生左一声谢谢又一声不好意思的,好歹也算是收下了。

付流音要买本子,几人又去精品店逛了圈,出来的时候,许情深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带着几人去往自助餐厅。

赵晓她们也不知道这儿的价位,只是走进去后,发现这儿跟她们吃过的韩式烤肉完全不一样,档次高了N倍不说,很多东西不止没吃过,就连看都没看过。

许情深让她们喜欢吃什么就去拿,她站到旁边去,给蒋远周打了个电话。

赵晓拿东西的时候,特意把手机给带着了,几乎是看见一样拍一样,然后就是发朋友圈。“今天跟着土豪混吃混喝,我决定了,我要扶墙出去!”

其中一张照片,把付流音和许情深的背影拍了进去。

朋友圈这种地方,本身也不算多私密,这些照片很快就被人复制出去。

另一个班级群内,有女生开始八卦了。“今天讲课的时候,蒋先生说付流音是蒋太太的妹妹,你们相信吗?”

“他都亲口说了,总是真的吧?”

也有人心头莫名酸涩起来,“那付流音的背景真是太强悍了。”

“她本来就是牛人啊,你们下次去门口看看来接她的那辆车……”

“还有,还有,学校图书馆也是她家捐的。”

这时候,有人将赵晓朋友圈的图发出去了,“有铁证,付流音同班同学亲口说的,照片里的土豪就是付流音的姐姐!”

“看来是真的啊……”

这张照片一传十十传百,就这么在学生圈里传遍了。

赵晓今天太激动了,兴奋不已,拿完了美食回到桌前,又把许情深送的礼物晒出去了,她可不懂什么叫低调。蒋远周过来后,几人一道用餐,吃过晚饭,蒋远周安排了司机过来,让他将赵晓她们送回学校。

“音音,你跟我们的车,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打车就好。”付流音站在商场门口,嘴里拒绝出声。

“打车?”许情深自然不放心,“我怎么能让你打车呢?遇上坏人怎么办。”

正在说话间,一阵男人的声音传到几人耳中。“音音?”

付流音抬下头,看见的居然是穆成钧,她面上微微露出吃惊,“大哥?”

“蒋先生,蒋太太。”

蒋远周接触到对方的目光,同样跟他打过了招呼,“原来是穆先生。”

“音音,你这是要回家吗?”

付流音抱紧怀里的背包,“是。”

穆成钧随口说道,“正好,我也要回家,你坐我的车吧?”

女孩微微一怔,她平日里都是对他能躲就躲,她可不想坐他的车,但是穆成钧跟她住在一个家里面,这本来就是顺路的事情,她若这样拒绝的话,许情深应该一眼就能看出不对劲吧?

连家人的车子都不敢坐,许情深还能对她放心的下吗?

付流音张了下嘴巴,“好。”

穆成钧倒是有些吃惊,没想到她会答应,付流音勉强冲跟前的两人笑道,“我坐大哥的车子回去就好了。”许情深看了眼穆成钧,“那……”

“放心吧,我的车子就在停车场。”

许情深轻点下头,关于穆成钧的事,付流音从未跟她提起过,她伸手在付流音的手臂上轻拍下,“回到家后给我打个电话。”

“好。”

“那我们先告辞了。”穆成钧谦谦有礼,冲着二人点下头。

他率先往前走,身后还跟着保镖,付流音跟蒋远周和许情深说过再见后,赶紧跟了上去。

来到停车场,司机打开了后车座的门,一名保镖从另一侧上去,穆成钧坐进去后,付流音想要坐前面去。

“坐后面。”穆成钧开了口。

“前面空着啊。”

穆成钧抬下视线,“那个位子最不安全,听我的。”

“二少奶奶,请吧。”司机在旁边催促道。

付流音尽管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坐了进去,旁边传来砰地关门声,狭窄的空间内,付流音的腿几乎是碰到了穆成钧,她往旁边缩了缩。

穆成钧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车子缓缓启动开出去,付流音觉得气氛很是怪异,只是穆成钧不说话,她也不说话,这样最好,赶紧到家的话,她就解脱了。

穆成钧翻看着手机,车内没有开灯,手机屏幕的亮光系数照进了付流音的眼中。

半晌后,男人忽然开口,“晚饭吃过了吧?”

“吃过了。”

“跟蒋先生他们一起吃的?”

付流音点头,“是。”

男人上半身往后靠,“在学校里,有没有人为难你?”

付流音自问跟他没有那么熟,她摇了摇头道,“没有。”

“骗谁呢?”

付流音想要将话题扯开,她在车内看了两眼,“大哥,你只要出门,是不是都会带着保镖?”

“嗯。”

“每次吗?”

“是。”

“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穆成钧声音清冷,“习惯了。”

付流音咬了咬唇瓣,差点忘记穆成钧现在的小心出行,跟她哥哥脱不了关系,付流音不敢乱说话了,她扭头望向窗外。

男人的余光里,可以看到付流音不安的样子,她同他坐得这么近,所以她很不安。他想让她放松点,但有些话说了也是白说,穆成钧只能随便她。

一路上,穆成钧接了好几个电话,他这会虽然已经离开了公司,可大大小小的事都要请示他。

穆成钧在生意场上,应该是一个杀伐决断的人吧?

需要拿出决策的时候,付流音听到这个男人话语坚决,没有丝毫的犹豫和退步,别人能接受,那就继续合作,既然接受不了,他也不勉强。

穆成钧打完一个电话,他抬起左腿,腿碰到了旁边的付流音,她吓得往边上缩去。

穆成钧搭起长腿,挂断通话后看她,“你跟我说说,你这么怕我做什么?”

“没有啊,我没怕你。”付流音嘴硬说道。

“这是事实,你当我眼睛里看不见吗?”

付流音迎上穆成钧的视线,“大哥,你挺善良的,我怎么会怕你呢?”

都坐上贼车了,她能不顺着他说话吗?

“善良?”穆成钧笑出声来,“音音,谎话说的也别太明显,当心鼻子长出来一段。”

“我,我说的是实话啊。”

“那真是托你的福,我这辈子还能做个善良的人。”

付流音干笑两声不说话了,车子一路朝着穆家开去,进了院子停稳后,付流音不等司机下车开门,她一把推开车门,连句谢谢都没说,便逃也似的走了。

走进屋内,穆太太和凌时吟还在客厅看电视,付流音上前打过招呼,“妈,大嫂。”

“音音,老二今天在家,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付流音刚开口说了一个字,身后便传来了穆成钧的脚步声,她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吃完晚饭正好碰到了大哥,我是坐着大哥的车回来的。”凌时吟听到这,脸上的神色明显僵住了,她视线看向两人,垂在身侧的手掌也握成了拳头。

穆太太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不早了,都早点上楼去休息吧。”

“好。”

凌时吟压根不相信两人会偶遇,穆成钧对付流音的那点心思,她早就看在了眼里,付流音之前对他还是躲躲闪闪的,而现在呢?她居然上了穆成钧的车?

这里面肯定发生了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凌时吟气得嘴角哆嗦,眼见付流音要走,她开口说道,“成钧,我也好久没出门了,什么时候……你找个时间,跟我出去吃顿饭吧?”

穆成钧来到沙发跟前,“你这幅样子,出去的去吗?”

“成钧……”穆太太就听不得他讲话这么直,“这样子怎么了?多带时吟出去出去,对她的身体也有好处。”

付流音不想在这凑热闹,她走到楼梯口,耳朵里钻进了穆成钧的说话声,“妈,她能不能恢复的事,您我心知肚明,有时候,不要给她太大的希望,这样反而对她不好。”

凌时吟手掌越握越紧,穆成钧走到她身侧,“妈,我带她上楼,您也早点休息吧。”

“那好。”

穆成钧弯腰将她抱起身,男人身材高大,抱她也是轻轻松松的事,凌时吟虽然满心都在怀疑穆成钧和付流音有事,但她不敢当着穆成钧的面质问,更不想尝尝激怒他的后果。

翌日。

许情深午后都会去蒋远周的办公室,她推开门进去的时候,蒋远周和老白都在。

“蒋太太。”

许情深几步上前,蒋远周朝她招下手,示意她过去。

老白一看这动作就明白了,这时候他应该走才是,留给他们一片清净的空间,让他们想干嘛就干嘛。

许情深来到蒋远周身侧,男人伸手一拉,她脚步没站稳,坐到了他腿上,许情深着急想要起来,蒋远周却是双手将她抱紧了,“别乱动。”

老白满眼的看不惯,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当做没看见了。

他收拾着手边的东西,想要转身离开,但是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老白一本正经问道,“蒋先生,前几天您开我的车,去了哪?”

许情深心跳猛地漏掉了一拍,不会是被老白知道了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蒋远周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就是随便开了开,怎么了?”

“您是不是去了清涧路?”

蒋远周手掌贴着许情深的腰际,清涧路就是他带许情深去的那个地方,他装作仔细想了想的样子,然后摇头,“没去。”

“但那天在清涧路,车子闯了红灯。”

“是吗?”蒋远周问道,“那岂不是要扣六分,真可惜。”

老白实在是想不通,“清涧路那边很偏僻,蒋先生怎么会去了那种地方?”

许情深盯着前面看,她就说吧,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去了吗?”

许情深抚眉,车子违章都被拍到了,蒋远周居然还能耍赖。

“去了。”老白也是耿直。

蒋远周又想了想,“噢,可能是开错了吧。”

这个理由似乎也太牵强了,皇鼎龙庭和清涧路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方向,但是老白肯定不会往别的方面去想,所以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蒋远周开去那里做什么。

“老白,我跟蒋太太一起去的地方,还能是哪?无非就是吃吃饭,买买衣服。”

许情深听着,有种鸡皮疙瘩要起来的感觉。

老白认真地点点头,“下次蒋先生再要出去,让司机直接送去就好,这样的话,省得您开错路了。”

“……”

老白压根没往别的地方想,一心一意就全信了蒋远周的说法,认定他是开错了路。

蒋远周笑了笑,“老白,我问你一件事。”

“蒋先生请说。”

“我上次教你的法子,好用吗?”

老白目光在两人脸上看来看去,想了半天,没想出蒋远周教了他什么。“哪个法子?”

“套子上扎洞,这么好的法子,靠你自己能想得出来吗?”

老白盯着许情深,连视线都挪不开了,他完全没想到蒋远周会当着许情深的面说出来,那不是他们私下里的秘密吗?

这简直是……太丢脸了!

万一许情深再告诉了宋佳佳,宋佳佳再和苏提拉一说,那可怎么办?

老白的面色变了又变,“蒋先生,您……我没按着您的法子做。”

“呦,你做了事情还有不承认的?分明跟我说过这法子好用。”

老白算是看清楚了,以后有什么私密的话,千万别和蒋远周说。他还能指望着蒋远周给他保守秘密吗?就蒋远周这人……他在许情深面前能有什么秘密可言吗?

但他也不能这样出卖他啊!

老白直起身,匆匆放下手里的东西,“蒋先生,蒋太太,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事要忙,我先出去了。”

他一溜烟地出了门,将办公室的门也给带上了。

蒋远周勾起一侧的嘴角,“就老白这点道行,我分分钟钟让他落荒而逃。”

许情深不屑地朝他看眼,“你所谓的道行,指的就是脸皮呗?”

“可以这么说。”上完最后一堂课,付流音收拾好课本准备回家。

赵晓今天画了个淡妆,口红也用上了,她转过身说道,“渴死我了,我要赶紧回宿舍喝水。”

“你桌上不是有水吗?”

“不敢喝啊,我怕把我口红给吃掉了。”

付流音站起身来,“我也是服了你了。”

两人一道出去,穆劲琛的车就在外面,付流音脚步迈得很快,赵晓跟在身侧,很是吃力,“音音,你倒是走慢点啊,就算是马上要见到你老公了,你也不必这样着急嘛。”

“谁着急了?”

“还说没有?”赵晓气喘吁吁道,“你平时走路可不是这样的,慢慢吞吞像只蚂蚁,但是一到放学时间,你就跟一只欢脱的小鹿似的。”

“是吗?”付流音微笑,她还真没发现。

两人匆忙在校门口道了别,付流音快步往前走,穆劲琛刚抽完一支烟,他将车窗打开后下了车。

“回家吧。”

“等等。”穆劲琛拉住她的手臂,“车里都是烟味,待会上去。”

叶邵扬出来的时候,看到付流音笑眯眯地站在穆劲琛身侧。

那晚的事,好像就这么彻底过去了,尽管激起了一点水花,但是如今的付流音,俨然成了没事人一般。

然而叶邵扬当初以为,付流音会羞愤的想要去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