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指证他们有私情/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邵扬站定在树底下,看着付流音和穆劲琛说话。

就算家人都相信她了,可外面的那些眼光呢?显然,付流音没有在意。

可她怎么能不在意呢?

这完全出乎了叶邵扬的意料。

因为当时就有那么一个人,她遭受了同样的遭遇,但她没能像付流音这样幸运,她没能撑下去,她太脆弱了,最后选择了死在自己手里。

叶邵扬视线出神地盯着前面,很多事情不能再回到从前,但是这个世界偏偏如此不公平,它注定了有些人会坚强,有些人却要白死。

穆劲琛让付流音上了车,车子很快从学校门口开走了。

先前还有不少学生会指指点点,到了这几日,最初的热度下去了,这就意味着付流音那晚的事,终有一日会从这些不相干人的脑中被抹去。

付流音坐在副驾驶座内,朝旁边的男人看眼,“你应该放心了,我在学校挺好的。”

“还有人背地里说你吗?”

“别人背地里说我的话,我哪能听见?”付流音顺了下头发,“但自从那堂公开课之后,再也没有人当着我的面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了。”

“这么说来,真该找个机会谢谢蒋先生他们。”

付流音轻点下头,“我原本以为,我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非常难过。”

穆劲琛唇角不着痕迹勾起,付流音虽然说清者自清,不会在乎,但她的担心终究都藏在心里,如今能真正放下,也算是幸事一桩。

几个月后。

一年当中最炎热的季节伴随着暑假来临了。

放假没多久,付流音就觉得无聊极了,穆劲琛成天在外面,家里除了穆太太之外,就只有那个时不时被抱下楼的凌时吟。

付流音很少在楼下逗留,几乎都是吃过饭就上楼。

这大热的天气,尽管家里开着冷气,可仍旧拂不去从心底升腾起来的燥热,付流音看完一集电视连续剧,准备下楼找点吃的东西。

她出门的时候穿着条纹短袖,下身一条黑色热裤,踩着拖鞋下楼的时候,一双白皙的长腿一览无余。

付流音来到厨房,她没看到佣人的身影,付流音打开冰箱,看到里面塞满了冻好的水果。

她怕热,所以一到夏天就想吃冰的,最好是饭都不吃,直接抱着半个冰镇西瓜就能当晚餐了。

穆成钧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她背对门口站着,正用勺子挖了一大块西瓜后装到碗里。

男人并没有立马走进去,他倚靠着门口,视线从付流音的上半身慢慢落至她下半身。她的双腿笔直,又细又长,用力的时候肩膀微微耸起……

“穆先生。”身后,陡然传来佣人的声音。

付流音吓了一大跳,回过头去,看到穆成钧在门口站着,穆成钧显然也没想到佣人会忽然出现,他敛起眼底的不舍走了进去。

“穆先生、二少奶奶,有什么事你们吩咐我一声就好了。”

付流音手边摆了个大碗,里面装满了红彤彤的果肉,穆成钧上前一步,“吃这么多。”

她头发随意扎在脑后,松松垮垮的,穆成钧倒了杯水后冲佣人道,“妈呢?”

“穆太太刚出去,说要东西晒在院子里,要亲自过去收一下。”

“好。”

佣人转身又离开了,穆成钧倚靠在旁边,他手指在水杯上轻敲,若有所思地盯着不远处的付流音。

自从凌时吟瘫痪后,穆成钧就没再碰过她,外面的那个女人也早就断得干干净净了。男人吞咽下一口冰水,那种冷冽顺着他喉间往下滚落,可就是无法熄灭体内正在烧起来的这把火。

穆成钧握紧手里的杯子,视线盯在付流音的腿上再也无法挪开,这把火越烧越烈……

男人上前一步,站到了付流音的身后。

而此时的凌时吟,就坐在客厅内,她是看着付流音进了厨房,也是看着穆成钧走进去的。

他们迟迟没有出来,凌时吟手掌落到轮椅上,她几乎不用猜,就能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了。

凌时吟慢慢推动下轮椅,她越来越接近厨房,里面没有一点声音,她来到餐厅的时候,看到穆成钧在付流音身后站着。

男人上前一步,付流音颈间有不少细碎的头发跑了出来,它们蹭在她的脖子处,那一小撮,软软的,可就偏偏缠上了穆成钧的心头。

他伸手想要去触摸,凌时吟握紧手掌,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付流音没有丝毫的察觉,她方才听见有脚步声出去,她甚至以为穆成钧已经走了。

她嘴里哼着小曲,脑子里想着方才看完的电视剧剧情。

付流音一手拿着半个西瓜,由于最后一下太用力,西瓜在台面上滑了下,眼看就要掉下去。穆成钧伸出手,一把将它接住,但他是站在她身后的,这一下,男人的胸膛紧贴着付流音的背部,付流音后背陡地僵直。

而从凌时吟的角度看去,却是穆成钧将付流音紧紧抱在了怀里。

她胸腔处剧烈起伏,这种愤怒无法形容,她恨不得起身将付流音给撕碎了!

都是她,都是她,要不是付流音的话,她凌时吟不会这么悲惨。如今穆成钧的心思都扑在她身上,哪里还能看得见凌时吟这个残废的妻子呢?

厨房内传来付流音的声音,“大哥?”

她将手边的西瓜推开,穆成钧的左手撑在台面上,他等于是将付流音圈在了自己身前,听到她的说话声,他也没有收回手。

凌时吟牙关紧咬,出了一身的冷汗。

正在她准备进去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凌时吟侧首望去,看到穆劲琛和穆太太正从外面进来。

这时机可真是掐的准啊,凌时吟目光看向厨房,忽然大声喊道,“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还有羞耻心吗?”

付流音被这突然传进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穆成钧将手收回去,二人双双转过身。

凌时吟已经是泪流满面,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挂在脸上,“你们真的当我死了吗?居然在厨房做出这种事来?”

穆成钧眉头紧拧,大步走出去,穆劲琛听到凌时吟的喊叫,也快步上前。

“你胡说八道什么?”穆成钧走到凌时吟跟前,目光冷冷地盯着她。

以往,她在他面前岂敢大声说一句话?穆成钧这人阴晴不定,一个不顺心就能对她拳打脚踢,可凌时吟这次顾不上这些了,每天让她看着他们眉来眼去的,她真是比死还要难受。

穆劲琛走到两人身侧,抬起头一看,付流音从厨房内走了出来。

凌时吟失控般指着付流音,声音吼出来的时候,完全变了,又尖又细,很是恐怖。“你以为你们在厨房里做了什么事,就没人看见了吗?”

穆劲琛眼底微冷,只是没有插嘴。

穆成钧的脸色却是露出了几分阴狠。“那你倒是说说,我们在里面干了什么事?”

“你抱着她,抱得可真紧啊,是不是舍不得撒手?”

男人扬起手掌想要打过去,可手臂高高举起之后,却又僵住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顾忌到后面还站着个女人。

上次暴打凌时吟时,付流音看他的那种眼神他至今还记得,那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付流音至今还总是有意无意躲着他吧。

穆成钧将手臂压了下去,但眸子内的怒火却掩饰不住。“凌时吟,你要再敢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怎么?怕了?你们也觉得没脸是吗?”

穆太太走到两人旁边,听着他们争吵,脑袋都疼了,“行了,每人少说一句吧。”

“妈,”凌时吟拉住穆太太的手臂,“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平日里,他们当着我的面都敢眉来眼去,现在是越来越不顾及别人了……”

穆太太听闻,脸色也很是不好看,“时吟,你说老大和音音?”

“对,我早就跟您说过,他们之间不清白!”

付流音真是觉得这女人莫名其妙,她激动地上前几步。“凌时吟,你把话说清楚,谁和谁之间不清白?”

“你!”凌时吟吼了回去,“刚才你们抱在一起的时候,没想过会被别人看到吧?”

付流音气得面色通红,她朝穆劲琛看了眼,“我没有!”

凌时吟坐在轮椅内,疯了似地笑道,“老二,我们真是傻啊,我一个残废,坐在轮椅内看不住他们,你呢?成天在外面,你可有想过他们在家里背着你已经做过多少次出格的事了?”

“住口!”说出这一声的,却是旁边的穆太太,凌时吟这又吵又嚷的,这话要是传出去,穆家的脸可真是要丢得个干干净净。

“妈,我没有胡说,你们也亲眼看到了,方才厨房里面只有他们在。”

穆太太这几日原本就心情不好,可烦心事总是一件接着一件过来,“你亲眼看到他们抱在一起?”

“当然,”凌时吟冷笑下,“我老公,从付流音的身后紧紧将她抱住了。”

“你——”付流音着急想要解释,“没有这回事。”“我虽然残废了,但是眼睛没有瞎。”

穆劲琛看向付流音,付流音接触到他的目光,她摇了摇头,急得眼圈都快红了。

穆劲琛抬起手,手指在她眼角处轻按了下,“你说没有就没有,急什么?”

“我说这话,你相信吗?”

“怎么不相信?”穆劲琛收回手,“你们两个人当中,我相信的肯定是你。”

付流音听到这,脸色微松,勉强勾了勾嘴角。

凌时吟嘴唇哆嗦着,她捏紧了手掌轻吼出声,“穆劲琛,你是不是糊涂?还是打算装糊涂?”

“凌时吟!”穆劲琛狠狠打住她的话,“上次的帐还没跟你算清楚,你别以为我没放在心上!”

“那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凌时吟气得捶打着自己的双腿,“你不信,无非是想逃避事实罢了,那你就等着吧,等着他们以后变本加厉,越来越肆无忌惮!”

穆劲琛的脸色终归是不好看的,他也不知道是被说动了还是什么,他抬起手臂放到付流音的肩膀上。

凌时吟心里忽然明白过来,她方才不应该这样说,她应该换一个说法的。她早就已经豁出去了,所以也不惧怕穆成钧了,她视线迎上他说道,“我不管付流音是主动还是被动,但是我老公对她的心思,我最清楚。刚才也是我亲眼见到的,他从后面抱住了付流音,一个让他松开,一个却抱紧了不肯撒手,真是精彩!”

穆劲琛蹙起一双眉头,他手指在付流音的肩膀上捏了捏,“音音,如果大哥真对你做了这种事,你放心,我会站在你这一边。”

付流音余光看向旁边站着的男人,穆太太也将视线落到她脸上。

只要她说一句话,她若顺着凌时吟的话往下说,穆家兄弟恐怕就能反目成仇了吧?到时候,她一直想要搬出去的愿望是不是就能实现了?

付流音脸色间有些犹豫,毕竟,她是多么不想跟这两个人同在一个屋檐下。

付流音抬下眼帘,穆劲琛的双眼定格在她面上。

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方才在里面弄吃的东西,大哥进来倒水喝,那半个西瓜在我手里差点掉地上去,大哥伸手接住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动作而让大嫂误会了。但你说的那些话,却完完全全是你编出来的,这儿是穆家,厨房门还敞开着呢!”

付流音一气呵成,将一句话给说完了。

她其实心里也是没底,万一她顺着凌时吟的意思一说,反而被凌时吟反咬一口又该怎么办?

毕竟付流音从方才就否定了她的说法,所以不论是她和穆成钧主动抱在一起,还是她被迫被穆成钧抱着,她都不该承认。

穆成钧朝付流音看了一眼。

其实,他方才是抱了她那么一下,只是时间短暂,兴许她没有察觉到。

凌时吟嘴唇不住哆嗦,“妈,劲琛,你们要相信我的话啊。”

“大嫂,”付流音站在凌时吟跟前,冷冷说道。“其实我挺能理解你的,你瘫痪后天天闷在家里,心里难免难受,久而久之,你会越来越没有安全感,看谁都有可能和大哥有染。”

凌时吟扬起脸蛋,目光狠狠瞪着她。

付流音回到厨房,抱着那一碗西瓜,“我要真跟大哥有什么,我们大可以单独出门,你是不是还想说,我们选在家里,是想活活气死你?”

“说到底,没人相信我的话……”

“是。”穆劲琛冷笑声,他扭头冲穆太太说道,“妈,我看大嫂可能是得了疯病吧,改天让凌家的人接回去,带到医院好好检查下。”

丢下这句话,穆劲琛带着付流音上楼了。

凌时吟看眼四周,她现在才知道后怕,她伸手拉住穆太太的手腕,“妈,您是相信我的是吧?您一向都疼我,您救救我……”穆太太脸色严肃地看着她,“你让我怎么救你?谁要伤害你?”

“成钧,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如果你说的是实话,那反而是他理亏,他怎么不会放过你呢?”

穆成钧上前步,轻握住穆太太的手臂。“妈,您先上楼休息吧,这几天您的脸色不好,这些事就别操心了。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我一会带时吟上楼,我会跟她好好谈的。”

穆太太也不想管接下来的事了,她轻拍下穆成钧的手,“你有分寸就好。”

“妈,您别走,别走,他会打死我的!”凌时吟拉着穆太太的手不肯松开。

穆成钧见状,一把握紧她的手腕,她的腕骨被他紧紧握着,似要被折断了。凌时吟的手掌一点点松开,穆太太朝她看了眼,没再管她,她抬起脚步上了楼。

“妈——”

穆成钧弯下腰,双手撑在轮椅的把手上,他目光阴戾无比地盯着她,“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凌时吟唇瓣发白,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又想动手了,既然这么喜欢打我,你干脆打死我吧。”

“挺好,有骨气了。”

“穆成钧,你难道敢说你对付流音没有一点点非分之想吗?”

穆成钧盯着她的面色,他忽然笑出声来,“我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就是对她有非分之想,那又怎么样呢?”

“你……”

男人直起身,他走到凌时吟身后,推着她的轮椅走了出去。

“穆成钧,你要做什么?”

“放开我……”

“你别太过分了,我好歹也是凌家的千金!”

穆劲琛和付流音回到了房间,他们听到楼底下传来凌时吟的喊叫声,付流音走到窗边,她将窗帘拉开,看到穆成钧将付流音推进了院子里。

这时候的阳光最是毒辣,付流音哪怕是在屋内都能感觉到那种灼烫感。

穆成钧将轮椅推到了空旷处,只不过走了几步路,他就热得满头大汗,他停下动作,弯腰抱起凌时吟后将她放到地上。

“成钧,你要做什么?”

她伸手想要抓住穆成钧的手臂,男人却先一步将她丢开了。穆成钧推开旁边的轮椅,他蹲在凌时吟身前说道。“想要离间我们?你的手段似乎还不够。”

凌时吟伸出手,穆成钧站起身来,凌时吟的身子底下滚烫无比,她躺在那里就像是一条即将脱水的鱼,“救命!”

“你喊吧,你刚把老二得罪了,妈现在看见你也头疼,你看看这个家里面,还有谁会来救你。”

穆成钧抬起长腿,一脚将轮椅踹倒在地上。

穆劲琛站在付流音身侧,他眸光落向下面,颇有些幸灾乐祸说道,“呵,自找的。”

男人转身要走,凌时吟蜷缩着身子冲他吼道,“穆成钧,你从来就没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既然这样,我们离婚吧!”

穆成钧停住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他唇角勾勒起来,“好啊,离婚,离婚之后你就能解脱了,走,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

他回到凌时吟跟前,弯腰想要去抱她,“我这就带你去办理离婚手续。”

凌时吟哭着,她拍打着穆成钧的手,“不,我不要去,我不要离婚。”

穆成钧盯向她的脸,满目嘲讽,“都已经这样了,你觉得这种婚姻还有意义吗?”

“有,有!”凌时吟垂死挣扎一般喊道。“我爱你,成钧,我不想离婚。”

付流音伸手拽着窗帘,“我实在搞不懂凌时吟,这样卑微的婚姻,有意义吗?”

“怎么没意义?只要不离婚,她就永远都是穆家大少奶奶。”

穆成钧没有丝毫的怜悯和疼惜,转身离开了院子。

付流音站在窗边,听到凌时吟一直在哭,“她不会死掉吧?”

“你还怕她中暑不成?”

付流音拉上窗帘,看到穆劲琛脱掉了上衣,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她走了过去,用手摸了摸男人的胸口。

“硬吗?”

她笑了笑,将手收回去,“方才的事情,你是真信了我吧?”

“当然。”

“你放心,如果大哥真如凌时吟说的那样抱着我,我肯定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出去。”

穆劲琛手落向腰间,将黑色的皮带抽出来,“你明天下楼的时候,不准再穿这么短的裤子。”

付流音拉了下自己的热裤,“夏天,热嘛。”

“我带你去买几条舒适的长裙。”穆劲琛的视线在她下半身扫着。

“你不是相信我了吗?”

穆劲琛弯下腰,伸手在付流音的臀部轻拍一下,“相信是一回事,但你的腿露在外面,势必会引来别人肆无忌惮地观赏,我可受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