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看我蒋太太的脸色/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推开他的手,她坐向旁边的床沿,“那还不如盼着夏天早点过去,我好快快回我的学校。”

“相比你上学,我更喜欢你待在家里。”穆劲琛坐到她身侧,古铜色的肌肤衬至付流音的眼底,她赶紧别开视线。

“你又不在家,盼着我待在家做什么?”

穆劲琛伸手,手指勾了下她的下巴。“这是在怪我不陪你?要不明天你跟我去训练场。”

“不去,”付流音赶忙拒绝,“都是一帮大男人,赤着膊,我去做什么?”

“但你待在家里,我也不放心。”

“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穆劲琛双手枕在脑后,他躺了下去,视线盯着天花板,“放你跟老大单独在一起,我可真不放心。”

“是啊,”付流音弯腰趴在他身上,“放着我这么貌美如花的女子在家里,你在外面做事的时候,是不是魂都要丢了?”

穆劲琛手掌握住付流音的肩头,指尖在她肩膀上画着圈,“是,我天天魂不守舍,就想回家狠狠要你。”

这本就是大热的天,穆劲琛说话还毫无遮拦,付流音觉得那种只有在室外才能体会到的燥热感又起来了,她手掌撑在身侧,穆劲琛见她似要起身,他一把将她拉了回去,他翻身压到她身上,手掌从她的衣摆内钻进去。

付流音有时候也怕单独和穆劲琛接触,他总是喜欢对她动手动脚,一旦进了房间,进了这种私密的地方,他更加肆无忌惮了。

他手掌在她身前揉着,另一手绕过她的腰际,从她热裤内往里钻。

“我还要写作业!”

“骗谁呢!”穆劲琛呼吸有些喘,轻咬了下付流音的耳朵,她躲也躲不开,只能将身体缩起来。

“怪不得凌时吟要说你跟老大有染,你看看你这两条腿……”

付流音朝他看了眼。“那都是凌时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怎么还提?”

穆劲琛松开手,他抱住付流音将她整个人扔到床上,他俯下身,将她的双腿固定在自己腰际,尽管他们什么都没做,可付流音看着这个姿势,面色还是羞红了。

他手掌将她额前的碎发拂开,付流音别开视线,却看见了男人强壮的胸肌。

她视线再度飘忽不定,看来看去。

付流音太清楚穆劲琛了,这张弓已经拉开了一半,穆劲琛是不可能收回去的。

他手指在她腰间徘徊了一周,最终落在了纽扣上面……

凌时吟不知道她在院子里面躺了多久,身下的地皮越来越热,越来越烫,佣人站在不远处的门口,焦急地张望着。

穆成钧走得时候跟她们说,谁都不准踏进这个院子一步,没有他的话,更加不可以私自将凌时吟带回屋内。

可是这样的高温,眼看着就要出事了,两名佣人面面相觑,“要不……去告诉太太吧?”

另一人摇了摇头说道,“你没注意到穆先生的脸色吗?我当时看到他的眼神,我吓了一大跳,感觉他像是要杀人似的。”

“所以啊,大少奶奶这样肯定会出事的。”

“找太太有用吗?”佣人盯着不远处,说道,“大少奶奶被丢在那里,你以为太太不知道?”

“这……”

“算了,这种事情我们不要管,我相信穆先生是有分寸的,不会让大少奶奶出事。”

凌时吟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像是刚下过水,她头发贴在脸上,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敲打着自己的双腿,她想要起身,但是能有什么用呢?

轮椅翻滚在不远处的地上,可就算凌时吟爬过去了,她也不能安然坐在上面,然后离开。

她觉得自己悲哀极了,不,不用她说,应该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她的悲哀吧?

穆成钧对她从不手软,她在这个家里只有受苦的份。

凌时吟面色通红,身上仿佛烧起来一般,没人会来管她的死活,她抬了下头,看向远处的一片树荫。

她吃力地开始挪动着四肢,她不想死,就只能靠自己撑过去。

手掌抓着地上的一把把枯草,用力揪扯之后,硬邦邦的泥块落到掌心里,凌时吟挣扎向前,她觉得自己压根不像个人,活得完完全全像个鬼。

穆成钧把她丢在这后,没再管她。

许久之后,穆太太下了楼,她面无表情地走到门口,其中一名佣人正朝着外面张望,听见有脚步声,她回头看了眼,“穆太太。”

“看什么呢?”

“大少奶奶……”

穆太太的视线落到她脸上,“大少奶奶怎么了?”

“您不知道吗?穆先生将大少奶奶放在了院子里面……”

“什么?”穆太太陡然打断对方的话,“这么热的天,这是要人命啊,成钧怎么这么糊涂?”

“原来您不知道?”佣人一脸的焦急,“穆太太,您快去看看,我真怕出人命啊。”

“快,给我找把伞来。”

“是!”佣人转身去拿了伞,穆太太接过手后准备出去,佣人跟在身侧,她朝着佣人看了眼后说道,“你再去喊一个人过来。”

“是。”

穆太太抬起脚步朝着院子内走去,原先那块空旷处,早就看不到凌时吟的身影了。她径自向前,然后来到了树荫底下,凌时吟躺在一簇灌木跟前,身子缩得很紧,尽量不要让阳光照到自己身上。

穆太太蹲下身来,“时吟?”

听见说话声,凌时吟脑袋动了下,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妈。”

她嘴唇干裂,话都快说不出来了,穆太太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滚烫无比,恐怕再待下去,真会出人命,“成钧居然这样对你,你别怕,妈这就带你回屋。”

“妈……”

穆太太知道那两个佣人很快会过来,她压低了嗓音说道,“以后那些无中生有的话,别乱说了,成钧最恨你胡说八道,时吟,你现在已经这样了,自己也要拎得清一些,不然的话,妈也没办法帮你。”

凌时吟想要反驳,想要说服穆太太相信她,可是她看着穆太太的脸色,心就微微的凉了,只能答应下来,“好。”

两名佣人大步过来,穆太太赶紧吩咐她们将凌时吟搬到轮椅上,然后推进了屋内。

有了上次的事情后,穆劲琛不在家的时候,付流音能不下楼就尽量不下楼,谁知道穆成钧会不会在家,谁知道凌时吟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又在对她打着什么坏主意呢?

付流音坐在床上,屋内的冷气开得够足,她腿上盖了薄被,电视机内的剧情演到正高氵朝处。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付流音拿过来看眼来电显示,是赵晓打来的。

“喂,赵晓。”

“音音。”里面传来一阵女声,“你在做什么?”

“看电视呢。”

赵晓好像是在外面,付流音听到了类似于商场内的广告声,“赵晓,这么热的天,你还跑外面去?”

“噢,是,闷在家里实在是太无聊了。”

付流音目光落回电视机上,“跟朋友约好了吗?”

赵晓握紧手机,好像有些吞吞吐吐,“是啊,约好了去看电影的。”

“那挺好的,只要不在露天闲逛就成,对了……你打电话给我,是因为想我了吗?”付流音开着玩笑。

“是啊,”赵晓干笑两声,“音音,我们是好朋友吧,并且一直都会做最好的朋友吧?”

“你今天真奇怪,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赵晓有些话都到了喉咙口,可就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我,我去看电影了,改天再跟你吹。”

“好,去吧。”

赵晓刚将电话挂断,男生就已经取好票过来了,他手里拿着两杯饮料,以及一桶爆米花。

“走吧,电影马上就要开场了。”

赵晓神色间有些犹豫,“韩竞,我们这样……”

“怎么了?”韩竞朝她看眼。

“我总觉得对不起音音。”

韩竞不以为然,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是,一开始我是对她有好感,但她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我跟她从未开始过,你不用有这么大的心理压力。”

“但你追过音音,全校都知道,我跟她关系又最好,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告诉她了。”

韩竞将那桶爆米花抱在手里,用腾出的左手去拉赵晓的手掌,“你多虑了,她不会介意的。”

赵晓失踪觉得有些不妥,韩竞握紧了她的手说道,“电影马上开始了,走吧。”

韩竞追求她的时候,赵晓完完全全没有反应过来,她之前甚至还对韩竞失望过,毕竟在付流音的事情上面,韩竞当着她们的面就退缩过。但是这些都招架不住韩竞的主动追求,赵晓压根拒绝不了他。

她跟韩竞开始了有一段时间了,她总想跟付流音说清楚,可每回话到嘴边,却都被她吞咽了回去。

算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对于许情深来说,近期最大的事情,就是许明川的婚事了。

近些日子,她几乎都睡不好,搞得就像是她的儿子要结婚一般。

事实上,这个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许情深想要给弟弟最好的婚礼,这些事情,许旺和赵芳华压根帮不上忙。

商量如何操办婚礼的时候,赵芳华坐在偌大的别墅内,摊了摊双手,“这些我和你爸都不懂,我们没钱,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你们要问我意见的话,我觉得还是搭个木棚,请个厨子过来烧烧好了,这样多省钱啊?”

当时夏萌也在场,包括夏萌的父母都在。

许情深知道赵芳华说话向来不经过大脑,但她没想到当着对方父母的面,她直接就是这种态度。

夏萌的面色当时就刷的拉了下去,夏爸爸夏妈妈对望眼,夏爸爸拧着眉头说道,“毕竟也是两个小孩的终身大事,不能这样草率。”

“怎么就是草率了?”赵芳华听到这,就跟吃了火药似的,“看看,看看,这么大的别墅都准备好了,还能叫草率吗?”

“妈!行了!”许情深冷声打断赵芳华的话,赵芳华一个眼神扫回去,想要开口,却被许情深给镇住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既然你不知道怎么办,就干脆别说话!”

这话要放在以前,赵芳华听见后非站起来好一顿闹腾,可现在的许情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肯乖乖上交工资的小姑娘了,她是蒋太太,并且仗着有蒋远周撑腰,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

也是,谁让她现在有钱了呢?有钱就是老大,赵芳华也不得不让着她。

门外传来一阵门铃声,许明川赶紧起身去开门。

许情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姐夫。”

她心头微微一松,火气也消下去不少。蒋远周进来的时候,手里拿了几册资料,赵芳华忙起身让他落座,“明川,快给你姐夫泡茶啊。”

“好。”

“不用了,”蒋远周坐到许情深身边,和对方的父母打过了招呼,“叔叔、阿姨,你们好。”

“你好,你好。”

“在商量什么呢?”蒋远周望了眼旁边的许情深。

“商量在哪办酒席啊,现在就该提前预定了。”

蒋远周闻言,将手里的两本册子递到夏爸爸手里,“这是东城两家最好的酒店,其余的地方不用看了,档次自然是比不上它们的。”蒋远周起身,又坐到夏爸爸身侧。“我推荐这一家,因为之前经常去,包括宴请和住宿都是最好的选择。”夏爸爸看了眼身侧的夏妈妈,这两家酒店,压根不在他们选的范围之内。

夏家也是一般的小康之家,想要女儿风风光光出嫁,但也没想过要在酒席上花这样的冤枉钱。

“我们女方这边也有不少亲戚,我和明川起初商量了下,我们想要选在国之园那边……”

这个酒店的名字,蒋远周压根没听过,他没听过没去过的地方,肯定是消费一般的地儿。

“明川是情深的弟弟,那就是我的弟弟,我一早就跟情深说过了,订酒店的事情、包括结婚所有的费用我全都包了。”蒋先生说话就是这么霸气,一句话,轻轻松松,在他看来,他是没有金钱方面的概念的。他只要手一挥,自然有人去替他办,签单的时候落下蒋远周三个字,出去多少钱对他来说也是一点不在意的,因为那点钱对他来说压根不会影响到什么。充其量,可能就是握着的一把芝麻,被捡去了一颗吧。

夏萌坐在旁边,冲许明川看看,脸上是兴奋的,但心里却又十分不好意思。

夏爸爸也是,他拿着那两张宣传册说道,“酒席的事情还是别麻烦你了,你看这房子……也不知道萌萌上辈子做了多大的一桩好事,才能有你们这样的姐姐姐夫,但是酒席的事情……”

赵芳华在旁边冷笑下,许旺见状,用手打了下她的腿。

当初许明川和夏萌领好了结婚证,赵芳华在家里吵着闹着不肯把夏萌的名字加上去,可房子是蒋远周买的,蒋远周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说了一句,要么不买,要么两个名字一道写上去。这件事上,夏家对蒋远周和许情深都是感激的不行,尽管嘴上没有多说,但每回见到他们,都是客气得不得了。

蒋远周不喜欢将时间浪费在挑选和比较上面,他双手交握,冲着许明川说道,“明川既然是我弟弟,我就不想让他的婚礼留有任何遗憾,我给的起的东西,我当然要给他。”

许明川嘴唇哆嗦着,听蒋远周这么一说,眼圈都快红了。

“叔叔,你们女方有多少亲戚,你到时候列份名单给我,我让老白安排,既然是明川和夏萌的婚礼,那两家亲戚肯定都是要出席的。夏萌嫁给明川,婚礼的费用男方出,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夏爸爸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蒋远周一开口,总是把别人的难处都考虑进去了。

“这……”夏爸爸朝许旺和赵芳华看眼。

许旺毕竟也是许家的一家之主,这时候应该站出来说些什么,“年轻人的婚事,我也帮不上忙了,远周说怎样就怎样吧,我许旺这辈子是福气好,真的,是福气好啊。”赵芳华闭紧着嘴巴,她并不肯承认生了个好女儿,因为这个女儿压根就不是她亲生的。

她就不信以后等到许旺没了,许情深能对她好到哪里去。

蒋远周朝许明川看了眼,“那酒店就这样定下了?没意见吧?”

“没,没有。”

蒋远周坐回许情深身边,夏萌拉了拉许明川的手,她满脸雀跃,面上的开心藏都藏不住。

“萌萌,你什么时候有空?”许情深问道,“周末吗?”

“嗯,平时都要上班,婚假还没请出来呢。”

“那就这个星期天吧,不过星期天我也只有下午有空,到时候我去接你,带你去买几件首饰。”

夏萌张了张嘴,“首饰?”

“嗯,结婚总要准备些首饰,姐姐送你。”

夏萌摆了摆手,“姐,不用了,你们花了这么多钱……”

“没关系,这是我的心意。”许情深轻笑着,看向许明川的目光温柔极了,“不过结婚戒指,要让明川自己买。”

“嗯。”许明川重重点下头,“我老早就在存钱了,我要给萌萌买个最好的戒指!”

夏萌面色微红,对她来说戒指多少钱,她并不在乎,她当初看上的就是许明川这个人,只是没想到许明川的背后靠着一座金山,就像爸爸说的那样,她上辈子可能是造了天大的福气吧。  夏妈妈坐在旁边,这样一听,所有的东西都被蒋远周包了,但作为女方的家长,他们也不好一点都不准备。

“萌萌,你跟妈上楼一趟,我看看家里还缺什么。”

“妈,不用了……”许明川站起身道,“家里应有尽有,全部都是齐全的。”

“我再仔细看看。”夏妈妈拉着夏萌的手上楼了。

约莫个把小时后,夏萌和夏妈妈从楼上下来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一家人准备回去。

许明川起身去送他们,许情深将几人送出门口,回来的时候,赵芳华的声音传到耳朵里。

“家里还能缺什么啊?他们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捡了个现成的大便宜,开心都来不及呢。”

蒋远周挑了挑眉头,许情深回到男人身侧,“酒店的事,让老白安排吧。”

“是,交给他,我也放心。”

“远周,你也别太大方了,”赵芳华心里很是不舒服,“结个婚,她们女方有什么贡献吗?酒席钱应该一家一半,女方来多少人,就该出多少钱。”

“妈,”许情深眼里尽是不耐,“既然这样的话,我就问你一句,办这个酒席,你又出了多少钱?”

“你……”

“我劝你一句吧,以后收敛下自己的脾气,媳妇不比你自己的孩子,你这样给夏家下不了台,你还能指望萌萌今后对你多好?”

赵芳华冷笑下,“我可不指望他。”

许情深拿起边上的包,“老公,我们回家吧。”

赵芳华想要说她一句,她有今天凭的还不是蒋远周吗?可是当着蒋远周的面,赵芳华又不敢说,只能强行将这口气咽回去。

许情深挽着蒋远周的手,她接触到赵芳华的脸色,她微微勾唇,“你是不是想说,我能像现在这样说话,全靠了我的老公是蒋远周?”

赵芳华呵呵笑了两声,不承认,也不否认。

许情深丢下了一句话。“就算你再不甘心都没用,我是蒋太太,从此以后,这就是不争的事实,这也就注定了从此以后,你就得看我的脸色,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想说便说、想骂便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