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对她有感觉吗?/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芳华一直以来脾气就不好,也习惯了在家里大呼小叫,让什么人都要听她的。可是许情深的话说得又不假,特别是当着蒋远周的面,她连一个脸色都不敢再甩给许情深了。

赵芳华朝旁边的许旺瞪了眼,许旺也只能当做没看见般别开眼。

“爸、妈,我送你们回去吧。”

许旺开了口说道,“不用了,一会让明川送吧。”

“明川送完那头也不早了。”

赵芳华坐在沙发内不肯动,“我和你爸商量过了,今天晚上起就不回去了,楼上房间那么多,我们随便住一间就是。”

许旺闷在旁边不言语,赵芳华早就打算好了,“眼瞅着他们就要结婚了,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们肯定是要搬过来的。”

“家里那个房子不好吗?”许情深面无表情地勾了勾唇,“况且你们还有药店要经营,那边离药店近。”

“我可以把那边出租啊,难不成这么大的房子,就只住他们小两口?”

许情深盯着赵芳华的脸,摇了摇头道,“这是给明川和夏萌的新房,你不能住,就算真要住,也要征得他们的同意。”

“疯了是不是?”赵芳华忍无可忍,腾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可是目光一接触到蒋远周阴戾下去的面色,她瞬间就犹如斗败的母鸡,“我是明川的亲妈,我不跟着他,我跟着谁?”

“明川是我亲弟弟,这是我们给明川的房子,至于你……你跟我没什么关系,你不该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许情深说话也是毫不留情,一张嘴变成了一把刀子似的,句句往别人心口扎去。

赵芳华气得面色发白,嘴唇哆嗦,她坐回沙发内,用手狠狠拍了下许旺的手臂。

许旺干坐着,一声不吭。

蒋远周看了眼许情深,伸手轻揽住她的肩膀,“走,我们回家吧。”

她木然地点下头,跟着蒋远周走出去。

换了鞋子,刚关上门走到外面,身后就传来赵芳华哭天抢地的声音,“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我嫁给你许旺图什么啊?要钱没钱,要什么都没有,当初还带着个女儿,我把她当成亲生孩子抚养长大,现在好了……”

“哎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这是要我骨肉分离啊,凭什么我就不能住?”

“你倒是说话啊你!”赵芳华的声音连哭带吼,“许旺,你说话,说话!”

许情深盯着脚下的路,她今晚是挺反常的,以前心里再不舒服,但是为了许旺,她嘴上好歹也会留有余地。来到车前,蒋远周打开车门,让她坐了进去。

他关上车门,坐进驾驶座后,见到许情深一动不动,安全带也不系,蒋远周倾过身替她将安全带系好。许情深眼帘抬了下,忽然伸手将他抱住。

蒋远周的手臂顺势揽住她的腰,“到底怎么回事?”

“远周,明川要结婚了。”

“当然,我知道。”

许情深抱住他的双臂收紧些,“凭什么她现在能过得这么好呢?凭什么?我心里不平衡,太不平衡了。”

蒋远周没说话,手掌在她腰际摩挲,许情深将脸埋在他颈间,“最近我总是睡也睡不好,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就像是长了脚似地跑到了我的脑子里面,赵芳华对我地苛刻、谩骂,甚至背着我爸对我动过的手,我偏偏都记得清清楚楚啊。明川是我弟弟,我疼爱他,可是那么多好的东西,就注定了赵芳华是要一起享受的,远周,怎么办呢,我过不去心里这个坎。”

结婚,对于许家来说,那真是天大的喜事啊,许情深也高兴,她比谁都高兴。

可是高兴之余,心里却又酸涩的难受。

“那就不让她住着好了,你怎么高兴,你就怎么来。”

许情深轻吸口气,有些无奈地笑道,“说到底,我还是会舍不得我爸,但他们现在是夫妻,我爸不可能把赵芳华扔下。”

“既然这样,就随他们去吧。”

许情深摇头,“我这几天梦到我妈了。”

蒋远周轻叹一声,将她用力压在自己怀里,许情深声音细碎,满嘴的委屈,“明川结婚的时候,还能有爸爸妈妈出席,可是我呢?我们呢?妈妈如果能看着我出嫁,那该多幸福啊?”

“情深,你要越这么想,这日子就越没法过了,你会想着如果你妈一直在你身边,从来没有缺失过你的成长,那该多好?你还会想着,如果你妈还活着,你爸也不用受那么多气,一家人和和睦睦,可是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许情深微微拉开嘴角,“是啊。”

蒋远周手掌贴在她脑后轻抚,“你看,今天本该多开心,明川和夏萌开开心心地走了,你呢?”

“我只是想着赵芳华,我不甘心而已。”

“不用不甘心,她那种人永远不知道满足,你以为她现在的日子好受吗?”蒋远周身子动弹下,俊脸摩挲着许情深的小脸,“她如果觉得知足,今天就不会是那副样子。这么大一栋房子摆在这,我当初为什么执意要把夏萌的名字加上去?我就是不想让赵芳华心里好受,恐怕,她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挖空心思想着怎么才能把房产证上的名字变成明川一个人的。我们越是给明川的多,她就越是难受,因为计较惯了,她总怕那些东西会被夏萌据为己有。”

对于赵芳华,许情深对她的了解远远要超过蒋远周。

可是赵芳华这样的人,蒋远周一个眼神就把她完完全全看透了。

许情深往后缩了下,从蒋远周的怀里退出去,“我好多了。”

“不难受了?”

“嗯。”

蒋远周伸手摸了下她的脸蛋,“明川婚礼的事,你也别太操累,有什么事吩咐老白就好。”

“嗯。”

“明川的婚礼,千万不能马虎。”

许情深笑了笑,“多亏了你,有你在,又怎么会马虎呢?”

“我也是有私心的。”

“什么私心?”

“我不想我们以后的婚礼有一点遗憾,一点点都不行,所以让明川先办着,如果有不到位的地方,轮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能改进。”

许情深失笑,眼睛里望出去,看到那栋别墅泛着明亮的光,“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许明川结婚的这日,排场自然是不用说的,许情深坐在台下,激动地握着自己的手。

蒋远周坐在她身侧,两个孩子也都在边上,今天倒是乖乖地都坐着。

许明川拿着话筒的手都在抖,说话的时候,嗓音跳跃着。

台下那么多人,一道道目光齐刷刷落到台上,许明川紧张地开口,一说话,声音响亮无比,他率先感谢了所有的亲朋好友,还有双方父母。许情深看着许明川站在那里,她似乎直到这一刻才看清楚,许明川长大成人了,他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家了。

许明川说得很多话,许情深都没有听进去,她仔细地听了,可心里百感交集,很多话都被忽略掉了。

“在这里,我还要感谢我的姐姐、姐夫……”

蒋远周微微笑了下,许情深抬下头,看到许明川的目光盯着她。“从小到大,在我的家里面,对我最好的人就是我的亲姐姐……”

许情深将这话听进去了,她勾勒下唇瓣想要笑,却发现怎么都笑不出来。

“从今以后,我也要担起我自己的责任,不光要孝顺两边的父母,养好我的小家,还要孝顺我姐姐,不让她再为我操心……”

许情深眼圈发红,完了,她怎么真跟当了婆婆似的,许情深抬起手指,在眼角处轻轻按了下,她嘴角往上勾扯,冲着许明川点了点头。

今天对于许家来说,许明川是最忙碌的。

他要忙着敬酒,还要忙着应付那一帮朋友和同事。

散席的时候,许情深有些不舍,坐在台前不动,蒋远周拉过她的一只手,“他们今晚住在酒店,夏家的亲戚朋友也都住在这,你是不是想见明川?”

“不用了,我想见他,哪天不能见呢?”许情深收回神,“我去帮忙照顾下亲戚那边。”

“我让老白先安排下,将霖霖和睿睿送回去。”

“好。”

穆家。

暑假眼瞅着就快过去了,付流音坐在餐桌前,身上穿了条长裙,及至脚踝处,这是穆劲琛特地给她买的。

他交代过她,下楼的时候不能露出小腿以下部位。一家人坐在餐桌前,付流音抬下视线,看到凌时吟正在盯着她看。

付流音不着痕迹别开视线,穆太太朝几人看眼,“自从朝阳过世后,家里就没举行过像样的聚会,但是人总该要有正常的交际,朝阳之前生意场上有不少朋友,大家还是应该热络热络。我跟那些人的太太们也都处得来,我想这两天把她们约到家里来聚聚。”

付流音听在耳中,没有别的反应,凌时吟潭底却是陡地一亮。

“妈,这是个好主意啊。”

“你们看呢?”穆太太看向两个儿子。

穆成钧和穆劲琛对望眼,彼此都知道,自从穆朝阳去世至今,穆太太就没真正开心过。穆成钧放下手里的筷子。“妈,我没意见。”

“挺好的,您定个时间吧。”穆劲琛说道。

“那好,”穆太太嘴角浅弯,“这件事,我打算让时吟和音音去做。”

付流音嘴里还在咀嚼着,听到这话,不由一怔。

穆劲琛率先替她开了口,“妈,音音什么都不懂,她帮不了您什么忙。”

“帮不了也没关系,我可以教她,她是穆家的媳妇,以后这种事情避免不了。”

凌时吟总算来了精神,这些日子,她像个废人似的,除了吃饭还能做什么?可她好歹是凌家的千金,从前好歹也是风光无限啊。

“老二,音音不会的话,有我和妈呢,”凌时吟接过话语,“妈,这些事情我会做。”

“真的吗?”穆太太倒是有些吃惊。

“之前在家的时候,我妈早就将这种事交给我了。”

穆太太闻言,脸色微松,“那就好。”

“音音也要适当接触下,这样的话,等到家里举办宴会的时候,妈就可以不用再操心了。”

“是啊,”穆太太也有这个意思,“我忙活不动了,总归是要交给你们的,趁着我现在还有精神,我也能帮你们盯一下。”

凌时吟双眼熠熠发光,好像总算找到了自己存在的理由。

付流音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那好吧,我适当帮帮忙,但是这种事……”

“妈,”凌时吟主动请缨,“我负责菜品这一块,包括选酒,我都会亲力亲为的,我今天就把菜单列出来,到时候交给您看看,我们是以中餐为主吧?”

“是。”

“但是您的朋友过来,我们也应该将他们的子女一并邀请上吧?不少还是成钧在生意场上的朋友呢。”

穆太太点了下头,“是,自然要全家都出席。”

“那好,甜品部分就交给音音吧?”

付流音听到提起她来,她竖起了耳朵,凌时吟接着说道,“音音第一次参与这样的事,她就负责甜品吧,那个简单,只要去实体店了解下,选一些样品即可,我相信音音可以做好。”

“嗯,很好。”穆太太对于这样的安排,显然也很满意。

“好吧,那我就负责甜品。”

凌时吟面露微笑,满脸都是为她考虑的样子,“酒水和饮料也不用你操心,只是你要跟实体店那边说一下,让他们过来提供摆盘布置,最好再订一些花。”

“噢。”付流音轻应了一声。

穆太太露出欣慰的笑来,在她看来,凌时吟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看来,她是完全不用操心了。

晚上,穆太太还在楼下看电视,佣人从楼上下来后径自走到她身侧,“太太,大少奶奶说有事情要跟您商量。”

穆太太应了声,然后起身上楼,来到三楼的房间内,穆成钧下午出去后还没回来,凌时吟手里拿着几张纸,看到穆太太进来,她眼角展开笑意。“妈。”

穆太太坐向床沿,凌时吟将菜单递到她手里,“您看看。”

“这么快列好了?”穆太太的视线落到那张纸上。

“我之前接触过,这些并不是多难的事。”

穆太太的视线扫过一道道菜名,凌时吟盯着她的脸色,她迫切地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穆太太看完了菜单后,不住点头,“真好,时吟,看来以后我都不用操心了。”

“能过妈这关就好,您看我,一直战战兢兢的呢。”

穆太太笑着拉过她的手,“确实做得很好。”

“对了,妈,还要麻烦您一件事。”

“什么事?”

“您最好问问,有没有人是过敏体质,或者对什么食物是过敏的。”

穆太太有些不解,“就算真有过敏体质的人,他们自己会注意的。”

“就怕是有些配菜里面加了料,或者是捣碎的汁等,一个不注意的话,可就不好了。”

穆太太听着,也觉得有道理,“还是你想的周到。”

对于付流音来说,挑选甜品的事情并不难,她专门选了一天出门。

难得出去玩,她自然要把赵晓给约上了。

两人在商场门口碰了面,赵晓开心地跑上前抱住她,“音音,多久没见啦!想死我了!”

“等等——”付流音被她抱了起来,还原地转了几圈,“我头晕。”

赵晓将她放下来,大热的天,赵晓穿了件带领子的短袖,付流音的视线自然落到她颈间,却看到她脖子里有个可疑的痕迹。

付流音猛地凑过去看看,“赵晓,你脖子上是什么东西?”

“什么啊?”赵晓明知故问,伸手按住自己的脖子,“那个……我家蚊子好多,是被蚊子给咬的。”

“真的?”

“哎呀,我骗你干什么啊?”

付流音还想仔细看眼,赵晓见状,忙伸出另一手挽住付流音往里走。

来到甜品店,付流音事先就跟里面的人约好了,服务员客气地将她带进店内,“请坐。”

付流音和赵晓坐定下来,服务员随后拿了不少试吃品过来,“你们先尝尝,觉得哪些味道可以就告诉我。”

赵晓盯着那些甜品,眼睛都快直了,付流音尝了一小块,然后冲赵晓说道,“吃啊!”

“好咧!”赵晓也就不客气了,一手拿了一小块放到嘴里。

付流音对这些甜品没有太大的研究,她让店员在旁边推荐了一些,然后就盯着赵晓不住地吃吃吃。

“你觉得哪些好吃?”

“问我吗?”

“是啊。”

赵晓伸手指了好几样。“这个,这个,还有那个……还有这几样,味道都太赞了。”

付流音示意旁边的店员记下来,“就这些吧。”

“你就这么选好了?”

“不然呢?”付流音拿起旁边的包,“难道要我一个个都品尝过后写份详细的报告吗?”

服务员已经记录下来,付流音跟她谈了一些细节,然后订好了日子后,这件事就算OK了。

“走吧。”付流音拉了拉赵晓的手臂,“我们再去逛逛。”

“好啊。”

两人一道出去,店员眼见她们走远后,拿起旁边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里面很快传来女人的说话声,“喂。”

店员将付流音选好的几款甜品告诉对方,女人仔细听完之后,吩咐出声,“每一款里面,都要将榛子磨了粉之后加进去,这个不难吧?”

“当然没问题。”

女人轻笑下,“好。”

“只是……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你胆子也太小了,你们店内的榛子蛋糕也是招牌了,难道它是毒药不成?”

店员脸色微松,“当然不是。”

两人结束通话后,店员看了眼那些记录下来的甜点,只要在里面放上少量的榛子粉,一般人也是吃不出来的。

设宴当天,凌时吟坐在轮椅内忙前忙后的,穆家请了厨师过来,穿过穆家的院子,那里面有一个专门的宴客厅,里面摆了好几张大桌子。

凌时吟推着轮椅来到餐厅门口,佣人忙里忙外的,见到凌时吟赶紧打声招呼,“大少奶奶,您快去歇着吧,这儿交给我们,您就放心好了。”

凌时吟伸手抓着对方的衣袖,“一定不能出错,包括上菜的速度等,都要控制好。”

“大少奶奶您放心吧,里头的厨师都是经验十足的……”

凌时吟能不着急吗?

她不放心让厨师配菜,就是生怕他们马虎,这是她来穆家后第一次正正经经做件事情,她必须要做好。

相较她的忙进忙出,付流音则要悠闲很多。

穆成钧进来的时候,看到凌时吟推着轮椅,从餐厅到了客厅,男人看眼时间,“一会客人就要来了。”

“成钧,你抱我上去换件衣服吧。”

穆成钧走到她跟前,他一语未发,抱了她后上楼。

佣人都在楼下帮忙,凌时吟一个人不好动,穆成钧将她放到床上,今晚要穿的衣服,凌时吟早就选好了。

男人走进衣帽间,拿了那条浅蓝色的裙子出来,“是这条吗?”

“是。”

穆成钧伸手替她脱了衣服,再将裙子给她穿上,凌时吟躺在大床内,目光紧紧盯着男人。

裙子拉到她胸前时,凌时吟忽然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掌,她将穆成钧的手按到自己胸前。

穆成钧一双幽暗的眸子慢慢看向她,凌时吟让他的手顺着她胸前动了下,“成钧,难道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男人将另一条手臂撑在凌时吟身侧,他弯腰,目光离她越来越近,“这话应该问你吧?你现在在床上还能有什么反应吗?除了嘴里会叫唤几声,你还能动的了?”

“不,成钧,只要你肯要我……我,我可以配合你。”

穆成钧冷笑下,“我可不想碰一个浑身不能动的人,像条死鱼一样,你想让我有心理阴影吗?”凌时吟自取其辱,眼圈微微红了,穆成钧给她换好了衣服后,将她抱到轮椅上。

男人坐向床沿,看着凌时吟来到梳妆台前,她拿过上面的化妆品,一层层扑在脸上。

穆成钧忍不住嘲讽出声,“凌时吟,即便我们已经这样了,你是不是还放不下你这张脸?”

“对。”凌时吟简单地回了穆成钧的话。

她将散粉在脸上均匀地涂抹着,她就是要让人家看着她漂亮的样子,就是要人家都羡慕她嫁进了穆家,羡慕他们伉俪情深。

两人下楼的时候,不少宾客已经到了。

穆太太正在外面招呼,凌时吟也过去帮忙。

付流音没有刻意打扮,穿了条素净的长裙,脸上是最自然不过的淡妆,穆劲琛换了一身休闲装,来到楼下,不少人已经进来了。

“穆太太,好久不见。”

“是,来,见见我大儿媳妇。”

凌时吟嘴巴乖巧,又最懂得如何讨人喜欢,三两句话就将对方太太哄得眉开眼笑,“大少奶奶真漂亮,你看看,皮肤又好,像是从画里出来一般的人物呢。”

凌时吟羞红了脸,听见这样的夸赞,自然开心。穆太太朝着付流音招下手,“音音,过来。”

付流音走了过去,“妈。”

“这是李太太。”

付流音乖乖打过招呼,“李太太。”

“呦,这是二少奶奶吧?”

“是。”

“漂亮,漂亮!”李太太连着夸了两句,“气质又好,干干净净的,穆太太,你真是好福气啊。”

这些话都钻到了凌时吟的耳朵里,她跟付流音终归是不同的,别人对她不会吝啬一句夸奖,但是却不会指着她对穆太太说什么好福气之类的话。毕竟她是个残废,哪来的什么福气呢?

穆太太拉过付流音的手,“我再带你去见见劲琛的干妈,一会记得打招呼知道吗?”

“放心吧,妈,我知道的。”

两人很快走远了,却是把凌时吟给抛在了原地。

她不甘心地握紧手掌,她为今天晚上的事情忙了多少天?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如今怎么付流音却抢在了前头。

凌时吟抬起视线,看到一名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她对这人有些印象,之前知道了有人对榛子过敏之后,她让人去找到了一张对方的照片。

凌时吟勉强扯出抹笑来,她推着轮椅迎上前,“都过来吃点甜点吧,晚饭还得过一会,先垫垫肚子。”

男子跟在她身后说道,“不用了,谢谢。”

凌时吟来到甜点区,冲对方微微笑开,“别客气,这儿什么口味都有。”

男人笑了笑,便拿起旁边的小碟子,夹了两块放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