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比谁阴狠?谁怕谁啊/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跟着穆太太去了不远处,穆劲琛也过去了。

穆成钧在不远处说话,抬起视线,看到凌时吟坐在轮椅内冲他看着。

他几步走了上前,“累不累?”

凌时吟勉强扯动下唇瓣,“不累。”

穆成钧走到她身后,弯下腰来,双手扶着她的轮椅,他贴近她耳侧说道,“今天忙了一天了,要实在撑不住,你就告诉我,我抱你去休息会。”

男人的这幅样子被别人看在眼里,自然是要称赞的,“穆先生穆少奶奶感情真好,让人羡慕啊。”

穆成钧轻笑下,“主要是我妻子好,能干、贤惠。”

凌时吟心里酸楚不已,可是面上却带着微笑,穆成钧的手指在轮椅上轻敲着,这不就是凌时吟想要的吗?

是啊,她想要的无非就是这些,她喜欢接受别人羡慕的目光。

凌时吟唇瓣轻挽,回头朝穆成钧看了眼。“老公,我哪有你说得这么好?”

穆成钧勾了抹嘲讽的冷笑,只是这样的笑意,别人都看不出来。

方才的那名男子吃了块小蛋糕,从客厅处走来的中年妇女来到他身侧,“吃这些没事吧?”

“当然没事,”男子将另一块蛋糕递到妇女面前,“只是寻常的水果蛋糕罢了,但是味道很好,妈,您要不要试试?”

“算了,你今天中午忙着健身房那边装修的事,也没好好吃东西,先垫着肚子吧。”

凌时吟双手交握,抬头盯着男子将另一块蛋糕也吃了下去。

“穆先生、穆少奶奶,你们一看就是感情好啊。”妇女上前攀谈了两句。

凌时吟面露羞涩,穆成钧微笑不语。

过了许久后,宾客都来得差不多了,穆太太带着付流音过来,“大家都去入座吧,成钧、劲琛,你们帮忙招呼下。”

穆成钧推着凌时吟出去,付流音则跟在穆劲琛身侧,穆家设宴的地方,付流音也是第一次见到。

穆家还保留了不少传统的习俗,比如说在家设宴等,虽然现在出去都方便,找个饭店更是一劳永逸,但始终没了在家里的气氛。

凌时吟招呼着客人们入座,她忙得不亦乐乎,有人夸了她几句。“大少奶奶真是能干啊,瞧瞧这桌上的摆设。”

穆太太微笑,准备吩咐佣人们上菜。

大家各自说着话,却有一阵声音传到了几人耳中。“儿子,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付流音循声望去,看到一名男子两条手臂通红,似乎是奇痒无比,正在用手抓着。

“这是怎么了啊?”旁人忍不住问道。

凌时吟推着轮椅上前,看到男子手臂上一块块红了起来,“这是过敏了吧?”

穆太太走过去看了眼,“怎么会这样?”

“妈,肯定是过敏了,宾客名单当中不是有人对榛子过敏吗?”

“但这还未开餐呢。”

凌时吟拉了下穆太太的衣袖,压低嗓音说道,“会不会是吃了别的东西?”

“除了一些饮料和甜点,还能吃什么呢?”穆太太说到这,忽然噤声,并朝着付流音看了眼。

“不行,我儿子过敏起来最难受了,穆太太,不好意思啊,我们先告辞了。”女人说着,拿起了旁边的包。

“不,应该是我们不好意思才是……”穆太太跟着对方出去,凌时吟见状,赶紧去招呼其余的客人。

走到外面,男子难受地不住要去抓,穆太太实在是觉得抱歉,“我们已经很小心了,没想到却还是出了这种事,真不好意思。”

“这也不能怪您,您别放在心上。”

“应该是那两块蛋糕的问题,”男子冲穆太太说道,“我方才就吃了这些东西。”

“那就错不了了,都是我的疏忽。”

“穆太太,您再要这样说,我们反而不好意思了,我们就先走了,下次再聚。”

“好。”穆太太说着,将他们送了出去。

付流音站在外面,看到凌时吟在跟不少长辈说话,凌时吟擅长的事情,却是她最不擅长的。

凌时吟自小就八面玲珑,她最懂得如何讨人喜欢,也最了解怎么安抚人心。

穆太太回来的时候,见她在门口站着,穆太太脸色有些难看,“音音,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有人对榛子过敏,所以今天的甜品内一律不许添加,你怎么还会弄错呢?”

“妈,我说了啊。定好甜品之后,我特地跟那家店打过电话,我交代过她们的。”

穆太太望向屋内,现在也没时间计较这些,“行了,待会再说吧。”

穆劲琛从里面出来,看到穆太太和付流音的脸色都不好,“怎么了?”

穆太太摇下头,毕竟付流音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有些方面不严谨,她也不好多去责怪她。

她率先走进屋内,穆劲琛的视线落向付流音,“怎么回事?”

“那人过敏了,应该是跟我准备的甜品有关系。”

“就这点小事?”穆劲琛哪会放在心上,他拉起付流音的手走了进去,“只不过是吃顿晚饭而已,他过敏是他体质问题,怪不到你头上。”

穆劲琛带着付流音进去,凌时吟和穆太太都已经坐定了。

佣人们纷纷上菜,手里端着一个很大的托盘,上面摆了好几样菜。

穆成钧开了瓶红酒,询问下穆劲琛,“要吗?”

“要。”

穆成钧替他倒上,穆劲琛也没跟他客气,男人随后看了眼付流音,“你呢,你喝什么?”

她神色恹恹,“都好。”

凌时吟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肯定是因为事情没办好而沮丧,“音音,过敏的事情妈肯定跟你也说过了吧?你怎么这么粗心?”

“那人过敏而已,怎么就怪到音音身上了?”穆劲琛陡然接过口,“一个罪名定下去,总要讲出证据来,难道就凭嘴上说说吗?”

凌时吟似乎有些委屈,朝着穆太太看了眼。

穆太太这次也有些不高兴,“劲琛,过敏确实是因为吃了两块蛋糕,甜点又是音音负责的,时吟这话说得没错。”

“怎么没错,我觉得大错特错。”

付流音拉了下穆劲琛的手,示意他别再说了。

“好了。”这时候,穆成钧轻描淡写说了一句,“多大点事?既然人家也没说什么,这件事就算了。”

凌时吟就坐在穆成钧身侧,听到男人的这句话,自然是不能认同。

但这种时候不需要她来出面,穆太太对这种事情向来很严格,她这下看来是什么心情都没了。“话不能这样说,如果事先没有询问过别人是否有过敏史,那还另当别论,现在人家都说了,却还是犯这样的错误,你们让别人心里怎么想?”

“妈,我真的有跟店里交代过。”

“算了,妈,音音是第一次参与家里的事,您也别放在心上。”凌时吟适时出来说话。

穆太太没开口,倒了一杯饮料后,冲凌时吟看眼。

她站起身来,伸手在凌时吟的轮椅上轻拍下,“时吟,你跟我过来,妈带你去见几个朋友。”

“好。”穆成钧朝付流音看看,穆劲琛给她夹了一筷菜,“你跟甜品店那边怎么说的?”

“我说家里要设宴,需要订一些甜点,但是有客人对榛子过敏,所以所有的甜点和饮品都要避免使用榛子。”

有了这句话,可怎么还是出事了?

付流音的视线落到对面的空位上,她眼帘慢慢抬起,她看到凌时吟正在陪着穆太太敬酒,她一脸悦色,开心不已。

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才能衬托出另一个能干、周全吧?付流音面色如常,吃了点东西后,她站起身来,“我去洗个手,手上粘稠的厉害。”

她拿了手机走出去,付流音回到家里的客厅内,摆好的甜点还有一半没动过,她存了那名店员的手机号,付流音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倒是很快接通了,“喂?”

“你好,我想请问下今天配送至穆家的甜品里面,是不是放了榛子?”

对方口气没有丝毫的犹豫,“对啊。”

付流音心里咯噔下。“你们什么意思?我打过电话跟你沟通,我说家里有客人对它过敏……”

店员的口气很是诧异,“您跟我在电话里沟通过吗?”

“当然!”

“不好意思,您没跟我说过,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付流音垂在身侧的手掌握了握,“你是不是收了别人的好处?这样做对你又有什么好呢?砸了自己店里的招牌,以后还有什么人敢跟你合作?”

对方闻言,似乎没有丝毫的顾忌,“如果您提前跟我说有人会对榛子过敏的话,我们店内一定会小心,但您没说,这就是您自己的事情了。”付流音更加确定了这件事是有人故意针对她,就算她现在说破了天,怕是都没用了。

她挂断电话,瞅了眼那些蛋糕,转身走了回去。

回到桌前,凌时吟和穆太太还没回来,付流音喝了口饮料,她心不在焉地盯着旁边的手机。

“大哥。”耳边忽然传来穆劲琛说话的声音。

穆成钧朝他们看看,“什么事?”

“你觉得这件事,会不会又跟大嫂有关系?”

“你觉得是就是。”穆成钧话也说得轻松,“只要你能说服妈,凌时吟的事,我不管。”

付流音抬头看到穆太太推着凌时吟正在过来,两人坐定后,付流音开口说道,“妈,一会这边结束后,我有事情想跟您说。”

“什么事?”穆太太随口问道。

“甜点的事真的跟我没关系,我事先打过电话了,我当时就怕说不清楚,我还录了音。”

凌时吟嘴角的笑意猛然僵住,穆成钧和穆劲琛纷纷看向付流音。

穆太太的视线也落到了付流音脸上,“你录音了?”

“是,没想到正好派上了用场。”付流音满脸的轻松,余光瞥见凌时吟渐渐苍白的脸。

“好,等到客人都回去之后,再说这件事吧。”穆太太不想搅了大家的兴。

席间,穆家兄弟也去敬酒了,凌时吟推动下轮椅,“妈,我去上个厕所。”

“我带你过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好,佣人都在那边,我让她们帮忙。”

穆太太点下头,“那好吧。”

凌时吟推着轮椅出去了,付流音喝完杯子里的饮料,也跟着站起身来,“妈,我去看看大嫂,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好。”

付流音走了出去,只是没有快步跟上凌时吟,她看到凌时吟来到院子内,并小心翼翼地朝四周张望下。

付流音躲在远处,凌时吟到了偏僻的一处,低下了头,似乎是要打电话。

她蹑手蹑脚上前,来到一簇茂盛的灌木跟前,付流音蹲下了身。

那头传来了凌时吟的说话声,口气急迫,“妈,你赶紧打电话给那个店员……”

付流音的手机已经按下了录音键,凌时吟的声音清晰且焦急不已。“付流音居然录音了,你就让店员不要承认好了,我现在都乱套了,我哪知道她还能有这样的防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