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我猜她怀孕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看向手机,凌时吟也是急得不行了,她这时候要是不打这个电话,等到这边散了场,她就只能等死了。

凌母在那头说着话,“时吟,就算让店员不承认也没用了,她不是已经录音了吗?”

“只要那边咬死了,不把您说出来,这件事就查不到我身上。”

凌时吟急得用手捶打着自己的双腿,“妈,您倒是快啊,来不及了!”

“如果那个店员被吓唬几声说漏了嘴,您让我怎么办啊?”

凌母听她口气尖锐起来,她只好不住安抚,“好好好,你别急,妈这就去打电话。”

“你就告诉她,她要敢瞎说一个字,我让她好看!”

这时的凌时吟,就跟换了一张脸似的,方才的喜悦和轻松全都不见了,她像个神经病患者一般反复念叨,“我不管,您一定要帮我办成,不然的话……我……我……”

“时吟,你别急啊。”

“我能不急吗?”凌时吟轻吼出声。“原本这件事,我办得漂漂亮亮,今天家里的客人哪一个不在夸我?相反那个付流音呢,她一点忙都帮不上。今天妈也高兴,我也高兴,我证明了我是穆家的大少奶奶……”

“好了,时吟,”凌母在电话里头叹口气,“你是穆家大少奶奶不错,不需要证明。”

“妈,你怎么还在跟我讲话,你快去打电话啊!”

“好好——”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响声,凌时吟垂下手,视线盯着掌心内握着的那个手机。

付流音将她们的通话内容保存下来,凌时吟朝四周看看,她将轮椅继续推向前,进了不远处的屋内。

付流音跟着过去了,走进客厅,她放轻脚步上前,到了凌时吟身后,付流音陡然扬声说道,“大嫂!”

凌时吟吓得手一抖,手机掉到了地上,付流音弯腰替她将手机拿了起来。

“你把手机还我!”

“你这么凶做什么?”付流音扬了扬那个手机。

凌时吟伸手就要抢,“给我!”

“这么紧张,是不是里面有见不得人的秘密?”付流音作势要看,只是手机锁了起来,“打不开呢,需要你的指纹吧?”

“付流音,你有没有教养?”

“我是没有教养,”付流音冷笑下盯着凌时吟,“说不定一会就有人打电话过来,我替你接了吧?”

凌时吟脸色微变,可是站又站不起来,只能朝着付流音挥下手,“给我!”

付流音伸出手,凌时吟一把将手机接过去。

她狠狠瞪着跟前的人,付流音做出一脸的无辜,“大嫂,我是看你行动不便,特地过来帮你的,你不是要上洗手间吗?”

“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付流音耸了耸肩膀。“那好吧。”

她转身就离开了,回到餐桌前,穆太太没看到凌时吟,肯定是要问一声的,“你大嫂呢?”

“她不要我帮忙,说我是猫哭耗子。”

穆太太没有接话,没过一会,凌时吟也回来了。

只是这顿饭,她吃得并不安心,放在桌上的手机时不时被她拿起来,可是这么久过去了,凌母还没打电话过来。

散席之后,凌时吟跟着穆太太将客人一一送出穆家,好不容易能喘口气的时候,凌时吟却紧张地盯着自己的手机。

凌母一个电话打过来,凌时吟赶紧接通,“喂。”

“时吟,事情办好了,你放心吧。”

“好好,”凌时吟余光看到站在身侧的穆太太,她生怕穆太太起疑,赶紧又说道,“妈,我在这边很好,你不用担心我。”

两人说了会无关紧要的话后,这才将电话挂断。

回到屋内,穆太太已经累得不想动了,付流音站在甜点区跟前,看到她和凌时吟过来,她大步走上前道,“妈,我有事情想跟您说。”

穆家兄弟也进来了,穆太太朝着客厅走去,她坐下来后,这才淡淡说道,“我听着呢,说吧。”

凌时吟推着轮椅上前,她面色自然,没有丝毫的紧张感。

付流音拿出自己的手机,“妈,听了这段录音之后,您就都明白了。”

凌时吟双手交握,只是手机内没有传出付流音和店员的对话,却是传出了她的声音。

“付流音居然录音了,你就让店员不要承认好了……”

“只要那边咬死了,不把您说出来,这件事就查不到我身上。”

原本这件事,我办得漂漂亮亮,今天家里的客人哪一个不在夸我?相反那个付流音呢,她一点忙都帮不上。今天妈也高兴,我也高兴,我证明了我是穆家的大少奶奶……”

凌时吟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住了,她陡然睁大双眼,抬起的视线迎上穆太太。

穆太太的神色非常难看,目光直直盯着她,似乎想要听一个解释。

她说不出话,一旁的付流音却是拿回了手机,“我之前说,我跟店员打电话,我录音了,那是我撒了个谎。谁会想到事后会出过敏的事情,我当时压根不会想到去防一手,只是大嫂做贼心虚,她听了我的话自然就相信了。”

凌时吟不住摇着头,“没有这回事,这些话不是我说的!”

“大嫂,这不是法院判案,录音能不能作为证据,需要妈来说,难道这里面不是你的声音吗?难道是我害你不成?”

“妈,您别相信她的鬼话……”

付流音坐到对面的沙发内,“大嫂,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做,只不过是那么小那么小的一件事情而已,就算今天没有过敏的事,我的功劳也远远不会盖过你的,你真的不必这样针对我。”

凌时吟唇瓣哆嗦着,哪里敢承认,“我说了,我没有!”

穆家兄弟都没说话,穆太太精疲力尽,可是面色却铁青着,付流音也不甘示弱,“要不是我有了这段录音,这事情还真说不清楚了。”

“妈,您相信我。”

“闭嘴!”穆太太不想再听下去,她视线盯向凌时吟,“时吟,我不管你跟音音之间有什么过节,但这种事情,关系到穆家,你为了一己私欲让整个穆家难堪,时吟,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凌时吟想要辩解,她推着轮椅上前,“妈,那段录音肯定是伪造的……”

穆太太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盯着凌时吟。“原本,我的愿望还真是挺美好的,我就想让你们好好相处,将来家里很多事情,我可以放心地交给你们。可是你呢,是,过敏的事情就算跟你无关,就算真是音音自己做错了,可丢得却是穆家的脸,你凡事都把自己摆在第一位,你以后还让我如何放心把大小事情交到你手里呢?”

这话对于凌时吟来说,等于是晴空霹雳。

她如果连这点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她以后在穆家,还能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呢?

“妈,”坐在旁边的穆成钧轻巧地接过句话,“时吟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以后,就让她安安心心静养得了,当家主母该做的事情,你慢慢交给音音吧。”

凌时吟眼圈发红,不住地摇头,“妈,我保证再也不会有下次了,真的……”

“这可不行,”说话的,还是穆成钧,凌时吟恨得咬牙切齿,她就想不通了,她才是他的老婆,可是他却一句话都不偏袒她。“万一下次再出点什么事情呢?谁还敢再上我们穆家来?”

凌时吟咬着牙关,穆成钧看了眼穆劲琛,“老二,你还记得爸教过我们的一句话吗?”

“记得,”穆劲琛知道穆成钧想说什么,“兄弟和睦,无论何时,穆家的兄弟两只手握在一起,才能撑起穆家,缺一不可。”

穆成钧点下头,手指在椅背上轻敲,“所以,时吟这样的行为不能放任,有一就会有二,妈,您说呢?”穆太太自然也是这样的想法,“时吟,今后家里的事,你就别管了。”

穆太太站了起来,没有心思再听凌时吟为自己辩解,更没那个心思去打电话跟那名店员求证什么。

她很快上了楼,付流音朝凌时吟勾下唇,“大嫂,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会感觉到痛吗?”

凌时吟握紧手掌,穆成钧率先站了起来,修长的腿迈过沙发,径自上了楼。

穆劲琛朝付流音招下手,“走,我们也上楼吧,今天忙活了一天,早点休息。”

“好。”

付流音起身走到穆劲琛身侧,他拉了她的手离开。

偌大的客厅内就只剩下凌时吟一人,她心里涌起了一团火,伸手不住敲打着自己的腿,方才的事情发生得太快,她懊恼万分,打电话的时候只顾着着急,为什么就没发现付流音呢?

她怎么就没想到付流音只是诈她而已,如果她能沉得住气的话,现在难受的就该是付流音了吧?

凌时吟就这样被丢在了下面,谁也没有去管她。

两个月后。

学校早就开学了,天气也不再炎热逼人。

付流音回到家后先把功课做了,她对待功课一直都是比较认真的,没有想过偷懒或者马虎。

快要吃晚饭的时候,她接到了赵晓的电话。

付流音喂了一声,“赵晓,有事吗?”

“音音,你吃过晚饭了吗?”

“没呢,一会就去吃。”

赵晓在电话里头吞吞吐吐的,似乎是有事情要说,付流音单手撑着侧脸,“有话你就跟我直说吧,不用藏着掖着的。”

“音音……有件事,我有些害怕,又不知道该跟谁说。”

“你说吧,我听着呢。”

电话那头传来关门声,赵晓走进了洗手间内,她面色犹豫,可那些话终究没有从她嘴里说出来。

“赵晓,我们是朋友,你有什么为难的事情都该告诉我。”

赵晓不住走动着,半晌后,这才说道,“音音,蒋先生的星港医院……”

“你别吓我,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我就想问问,我之前听你说过,蒋太太是不是也是星港医院的医生?”

付流音站起身来,“是啊,是星港的医生。”

“我……”

“你到底怎么了?”

赵晓咬着自己的手背,付流音等着她开口,可半晌之后,赵晓却还是没法鼓足勇气,“也没什么,我就是瞎问问。”

“你别瞒我了,你肯定有事。”

“改天再说吧,我先去上晚自习,先挂了。”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响,付流音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不远处传来开门的声响,穆劲琛推门而入。

“你回来了。”

“下去吃晚饭吧。”

“噢。”付流音情绪有些不高。

“怎么了?”

“刚才赵晓打电话过来,吞吞吐吐的,我总觉得有事,她问我,我嫂子是不是星港医院的医生……”付流音想到这,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不会是得了什么不好的病吧?”

穆劲琛走过去,他倚靠向付流音的梳妆台,视线垂落后盯着付流音的脸。

“这个很明显了,你听不出来吗?”

“什么?”

“她要真是得了什么病,干干脆脆去医院好了。”

付流音靠向身后的椅背,“那是什么事情呢?而且还和医院有关。”

“不用猜了,她怀孕了。”

“什么?”付流音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你别胡说八道,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难道她不是女人?”

付流音满脸的不相信,“赵晓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她没男朋友?”

“我跟她关系这么好,她有什么事会瞒着我呢?”

穆劲琛双手抱在胸前,“这是我的直觉,要不然的话,还能是什么事呢?再说大学里面玩出火来也正常,那个年纪,谁又能忍得住呢是不是?”

“越说越没边了。”

穆劲琛轻笑下,“那是因为你得到滋润了,饱汉不知饿汉饥,不信你明天去问问你的同班同学们,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