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我不会离婚!/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自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穆劲琛有时候说话就是这样,让人还不了嘴,毕竟她也比不上他的厚脸皮。

赵晓肯定是家里遇上难事了吧,可能是哪个亲戚想要进星港,她也不好意思跟她开这个口。

算了,付流音心想,反正明天要去学校,到时候再问赵晓吧。

穆劲琛站起身,伸手拍了下付流音的肩膀,“走,下楼吃饭吧。”

“好。”

两人来到楼下,凌时吟也在,她现在很少会说话,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穆太太对她的态度也是很冷淡,她在这个家里越发清闲了。

付流音和穆劲琛坐定下来后,佣人准备开饭。

穆太太朝付流音和穆劲琛看了眼,“劲琛,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

穆劲琛眉眼轻动,穆成钧下意识拧了下眉头,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穆劲琛和付流音已经拿了结婚证,自然是要办婚礼的。只是他这一下反应,也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付流音直接是被这句话吓住了,婚礼?

她没想过和穆劲琛办婚礼,更没想过要和他一直一直过下去。她想,穆劲琛肯定也是这个道理。

付流音自顾吃着饭,这个问题,想要交给穆劲琛去回答。

穆劲琛看了眼身侧的女人,脸上忽然有了几分认真的神色,婚礼?

这个问题,说实话他还没想过,但要仔细一想的话,又觉得很有意思。他嘴角噙了抹笑后看向穆太太,“妈,您不是最会选黄道吉日吗?您给看看日子。”

付流音猛地停住嘴里的咀嚼,她错愕地看向身侧的男人。

穆太太盛了碗汤,盛好之后,将汤放到穆劲琛的手边。“过两个月吧,那个月份里头,有好几个黄道吉日,两个月的时间筹备下婚礼还是来得及的。”

凌时吟坐在付流音对面,她伸手掐着自己的腿,穆家这是要彻彻底底公开承认付流音了吧?

尽管不少人已经知道了穆劲琛和付流音的关系,可终究没有昭告出去,如果穆家大肆操办了婚礼过后,恐怕整个东城都知道穆家有了个二少奶奶吧?

到时候,他们会拿穆家的两个媳妇来比较。

以前的凌时吟是完全不把付流音放在眼里的,可是如今,她又剩下些什么呢?

凌家连个空壳子都快没了,而她呢,进进出出靠着一副轮椅,她不甘心就这样被人比下去。

但是婚礼的事情,她能插上什么嘴?

穆成钧也是,心里竟被这件忽如其来的事扎得酸酸楚楚,好不难受。

“两个月,”穆劲琛嘴里说着,脑子里似乎在思索什么,“时间应该是够的。”

付流音握着筷子的手有些抖,穆劲琛这是什么意思?他难道忘了他们之间只是约定了一年的时间而已吗?

“够就好,”穆太太嘴角轻挽起,“家里好久没有喜事了。”

付流音忽然将筷子放到桌上,“我不要婚礼。”

她这话一说出口,众人的视线一一投了过去,穆太太似乎是没听清楚,“音音,你说什么?”

“我,不要婚礼。”付流音重复说道。

穆劲琛的脸色微变,“大家兴致勃勃在商量的事情,你不喜欢?”

“穆劲琛,你明知道我们……”

“我们怎样?”穆劲琛眉头动了下,眼角挑了几抹严肃和不悦。他视线盯着她,潭底的幽暗在聚拢,好像付流音只要再多说一句话,就能引起他的勃然大怒。

可是付流音终究不想这件事情不清不楚的。“婚礼的事情,就算了吧,我没想过要那个形式,穆劲琛,你肯定也是不想要的吧?”

“什么时候开始,你竟这么能琢磨我的心思了?”穆劲琛反问。

两人的语气一下呛上,穆太太查出些端倪,她目光在他们的脸上看来看去,“难道你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付流音咬紧唇瓣不语,穆劲琛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好好的心情就这么被破坏了。

“什么叫做婚礼的事情就算了吧?”穆太太伸手,将手掌覆在穆劲琛的手腕上,“劲琛,今天当着全家人的面,妈问你一句话,你好好回答。”

“什么话?”

穆太太的目光随后移到付流音脸上,“你跟音音结婚,是权宜之计,还是想过要跟她过一辈子?”

穆成钧眼底有一簇细微的光在跳跃着,他不着痕迹抬起眼帘。

对面的男人也没想到穆太太问的问题,竟是这般犀利,领结婚证的最初目的,肯定是因为能顺利继承遗产,至于这个一辈子……

见他不说话,穆太太又继续说道,“如果你们只是为了遗产而达成了某种共识的话,那这件事我也就不管了,但要真如我所说,我劝你们还是尽早将这种关系结束掉!毕竟这样耽误下去,对谁都不好。”

穆太太说完这句话,松开了手,她身子往后靠,穆成钧看得出来,穆太太是个轻易不发火的人,只是这会……她被自己的某种想法给吓到了。

她尽管一开始不想接受付流音,毕竟付京笙的哥哥跟穆成钧有仇,只是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她如今确确实实是将付流音当成了自己的媳妇。

可是他们两人的态度呢?

穆太太紧紧盯着穆劲琛,这样紧张的气氛之下,就连穆成钧和凌时吟都跟着悬起一口气。

每人都有每人的心思,但各自的心思能不能成,都要看穆劲琛了。  穆劲琛忽然笑了笑,“妈,您说得这是什么话?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什么叫为了遗产达成共识?音音在我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的性子,你也不是不了解,我做事从不草率,结婚若不是为了一辈子,难道只是过家家吗?”

穆成钧闻言,眼里有微微的失落。

凌时吟则是狠狠瞪了付流音一眼,只是付流音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也不会看到她这样的眼色。

穆太太绷紧的面色总算微松,“看来,是我想多了。”

“确实是您想多了。

付流音张张嘴,想要说话,穆劲琛别过视线,那一眼中温存不在,却是填满了警告。

她一句话卡在了喉咙里,凌时吟扬了扬唇瓣,“我看音音的样子,是有话要说呢。”

穆劲琛伸手握住付流音的手掌,“音音自然是赞同我的话。”

“不是!”付流音脱口而出。

穆劲琛眼里一冷,付流音迎上他的视线,“穆劲琛,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很多事情还是瞒不住的。”

一年时间到了之后,她会离开穆家,到时候还能瞒得住谁呢?

穆太太再度开口,“你们两个把话说清楚!”

“难道妈的猜测是真的?”凌时吟适当添了把火,“音音,你嫁进穆家,是为了配合老二演戏吗?我当初就觉得挺奇怪的,你们怎么忽然就领了证。”

穆劲琛冷笑下,“大嫂,你是不是成天在家没事做,就喜欢胡思乱想?”

“难道不是吗?”

穆劲琛握紧付流音的小手,“音音说很多事情还是瞒不住,指的不是我和她之间有什么事瞒着你们。”

“那又是什么呢?”穆太太追问道。

穆劲琛的视线垂落在女人微微发白的脸上,“她不想举办婚礼,是因为她是付京笙的妹妹。我不想她身上背负着这层身份,我一直想要让她和付京笙彻底脱离掉关系,她是怕举行婚礼的话,这件事就瞒不住了。”

付流音心里猛地一惊,什么脱离关系?

穆成钧给身边的凌时吟夹了筷子菜,凌时吟受宠若惊,男人将筷子落回手边,“你要让付京笙和付流音脱离关系?”

“对。”

付流音嘴唇哆嗦着,她想要开口,男人的目光却充满了不怀好意,这次,不再是警告了,而是直接有了威胁的意思。

她不敢随意说话。

穆劲琛看到她咬紧了嘴唇,这才满意地说道,“音音总想着去探望她哥哥,是我不肯,我想要给她一个干净的身份,从此以后,让她不再是付京笙的妹妹。”  他这话,很明显是说给她听的吧,她若再敢乱说,就别指望着再见到付京笙了。

付流音垂下眼帘,不再言语。

“脱离关系?”这大概是凌时吟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她一想起付京笙这个名字,就恨得牙痒痒。“血缘亲情,怎能说摆脱就摆脱得掉呢?”

“只要法律上不再承认,至于外界的声音,我有办法让他们一个个都闭嘴。”

凌时吟感觉自己的牙关都在颤抖,哥哥分明是因为付流音而死的,可是如今,付流音非但一点责任没有,还在穆家压着她一头。日后一旦完完全全承认了她穆家二少奶奶的身份……

凌时吟不敢往下想,她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穆太太沉吟半晌,忽然开口,“这也是个办法,毕竟音音是我们穆家的人。”

他视线随后落向穆成钧,“只是老大……你……”

穆成钧收回神,“我怎么了?”

“你心里,可有什么别的想法?”

毕竟穆成钧也是因为付京笙而伤,这样的仇,谁能放得下呢?

穆成钧看了眼对面的付流音,“她是一个女人,我能拿她怎么办?况且,那些事是付京笙干的,同她没什么关系。”

“成钧!”凌时吟拉了拉穆成钧的衣袖,男人不着痕迹看她眼,将她的手推开了。

付流音怔怔盯着跟前的碗,她已经没有丝毫的食欲了。穆太太吃过饭,同穆劲琛说道,“你们自己再商量下,确定下日期后告诉我。”

“好。”

穆太太推开椅子准备离开,凌时吟也坐不下去了,“妈,您要去哪?”

“我去院子里走走。”

“我陪您一起去。”

穆太太朝她看眼,也没说什么,凌时吟赶紧跟上前。

穆劲琛将筷子塞到付流音的手里,“给我把饭吃了。”

她瞪了他一眼,穆成钧看在眼里,将这个话题给引开了。“老二,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怎么了?”

“我怀疑爸的死,不是简单的车祸。”

穆劲琛脸色一冷,“什么?”

穆家兄弟两人说话,并未避开付流音,穆劲琛低声问道,“哥,你是不是查出了什么?”

“当时爸出车祸的地段监控,我调出来看过,我总觉得这桩车祸很离奇。”

穆劲琛也记得那副场面,穆朝阳死后,他和穆成钧看过车祸现场的监控,当时,心就被狠狠剜过一般,他们看着车子失控地撞来撞去,最后将穆朝阳所坐的小车撞得严重变了形。  “我把现场的监控拿回来了,仔细研究过不少遍。”穆成钧语气严肃,“第一辆车上的司机是忽然打了方向盘的,据他所说,是疲劳驾驶睡着了,反应过来的时候眼看要去撞护栏,所以才一把方向开到了边上。”

穆朝阳所坐的车子就在后面,当时,司机一脚踩住了刹车,但撞车却是不可避免的。

穆朝阳坐在后面,车子撞击的时候,他并未重伤,可跟在后面的一辆大车也是刹车不及,就撞了上去,后面追尾了好几辆车,撞出去的力道凶猛无比,穆朝阳的小车就夹在当中,直至被完全夹扁。

穆朝阳被抬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

这被定论成了意外,再简单不过的一桩车祸而已。

穆成钧看了眼对面的亲弟弟,他继续往下说道,“疲劳驾驶,多么好的一个理由。”

“哥,你发现了什么?”

“爸过世至今,我不下数十次找过那名说自己是疲劳驾驶的司机,可是他的嘴巴很硬,咬紧了就是不肯松口。”

穆劲琛上半身往后靠,嗓音阴沉,“那是当然,只有咬紧了,这件事才是意外,如果排除掉意外,他可是……”

蓄意谋杀?

付流音陡地一惊,这种事情也太可怕了。“近来,我托朋友调取了另外一段监控,”穆成钧话说到这,整个人的周边似乎笼罩上了一层阴霾,他手指在桌上狠狠点了几下,“我敢肯定,那人绝对不是什么疲劳驾驶,这件事绝对不是意外!”

穆劲琛手掌握了握,不由看了眼屋外。

穆太太散步还没回来,兄弟俩都不想将这件事在此时告诉她,就是怕再度勾起了穆太太的伤心事。

“明面上,这是一起连环车祸,可是从另外路段的监控来看,跟在爸后面的车子一直就是那么几辆。”

穆劲琛了然,“也就是说……”

他没再往下说,嗓音忽然卡住了。

“我观察过,那几辆车虽然也会有不在一条车道上的时候,但在车祸发生的瞬间,它们是跟着第一辆车走的。当然,在路上开车,不定性因素会很多,也会有别的车子想要变道,可都被跟在爸身后的几辆车给别走了。这,难道不是最大的疑点吗?”

付流音将他们的话一一听入耳中,对于这种事,她并不懂,只是听在耳中就觉得令人心惊胆战。

“那些司机呢?”

“他们很好找,只是没人会承认。”

穆劲琛冷笑声。“不承认?如果真是他们做的,我有法子让他们开口!”

穆成钧点了下头,“好,我负责把另外几人找出来,余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

“好。”穆劲琛话音方落,屋外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穆太太散了会步回来,兄弟俩默契的没再吱声,穆劲琛率先站了起来,“我吃好了。”

付流音赶紧放下手里的筷子,跟着他走出去。

两人回到楼上,走进房间,付流音将门关上,“你说让我跟我哥脱离关系,什么意思?”

“难道你要做他的妹妹?”

“我本来就是他的妹妹,亲妹妹!”

穆劲琛坐向床沿,目光往上抬,语气咄咄逼人,“你要是他妹妹,你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了。”

“我哥做错了事,是他的不对,但是他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什么是应有的惩罚?他并没有因此而偿命,不是吗?”

付流音握紧了粉拳后上前,“你是觉得法律不公吗?”

“付流音,你怎么这样冥顽不灵?你看不出我是在为你好吗?”

“我在这个世上,只有我哥哥一个亲人了,你还让我跟他脱离关系……”

穆劲琛冷冷打断她的话,“那我又是你的谁?”

她摇了下头,“你没有权利替我决定这些事情。”

“我已经替你决定了,付流音,从此以后,你不是付京笙的妹妹了,他的亲属一栏,也没有你的名字了。”

付流音紧咬牙关,“我要见我哥。”

“你休想!”

这么些日子以来,她总是战战兢兢的,她不止一次旁敲侧击过,她想要见见付京笙,可穆劲琛总是不许。她当着穆家人的面,像是整天戴了张面具,她没心没肺的活着,她甚至故作乖巧,可是这些都没用。

穆劲琛非但不让她见哥哥,还要让他们永远断绝来往。

付流音忍了下去,忍不下去也得忍。

还有几个月而已,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我不用你替我操心这些,你只要记得我们的婚姻到哪一天就好。”

“你什么意思?”穆劲琛明知故问。

“你想等到离婚的那天,再跟家里人摊牌,我同意,你怎样都好,只要你能记清楚日子。”

穆劲琛蹭地站起身来,他站到付流音跟前,“你以为是我非要绑着你是不是?这段婚姻里面,你委屈的很?”

“我没说你绑着我,也没说我委屈,只是一年时间,是我们当初就说好的。”

穆劲琛忽然划开嘴角。“有签好合同吗?”

“什么?”

“白纸黑字才作数,你拿得出来证据吗?”

付流音看向跟前的男人,穆劲琛笑得越发得意,“你记清楚了,离婚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

“你不想离?”

“我为什么要离?”

付流音伸手抓住穆劲琛的手臂,“你当初不是这样说的。”

“付流音,离开了穆家对你有什么好处?”

她怔怔盯着男人的面色,是啊,她也说不出来。付流音松开手,她要去见付京笙,并不难,可是关键在于穆劲琛给不给她见,会不会从中阻拦。

付流音咬着牙,忍下口气。

她必须忍,她一直这样忍下去,忍下去,总能忍到穆劲琛事事都肯顺着她的时候吧?

付流音坐向床沿,将全部的脾气都压着,她不想和穆劲琛争吵,男人转身看向她,伸手将她的下巴抬起,“到了一年之后,你是不是又要动别的心思?”

“我能动什么心思?”付流音反问。

穆劲琛弯下腰来,视线同她相对,“你能这样想最好。”

“穆劲琛,你不想离婚,是想跟我一直过下去吗?难道你真的打算跟我过一辈子吗?”

男人嘴唇抿了下,答不出来。  一辈子?

多么漫长,付流音总是这样问他,她想离开的心越来越迫切,可是穆劲琛呢?他不想放手的心也是越来越迫切。

穆劲琛不懂,付流音留在这有什么不好?

穆家能给她什么苦日子不成?

给得了她锦衣玉食般的生活不说,还能护她周全,她如果离开了穆家,她能去哪里,能做什么?

他想让她跟付京笙撇清关系,真是完完全全替她考虑,不论她继续待在穆家还是从这离开,只要付流音身上背负着付京笙妹妹这一标签,她就别想有太平日子过。两人谁都不再说话,有些事就好比是一个禁区,一旦触及,谁都无法避免那种锥入骨髓的痛。

翌日。

付流音洗漱好后下楼,她拿了背包来到餐厅。

凌时吟坐在餐桌前,她盯着付流音,一直到她入座,付流音拿起桌上的面包片,“这么看我做什么?”

“付流音,你要真有骨气,我就等着你和老二离婚的那一天。”

“神经病。”

凌时吟不以为意,反而轻笑道,“你哥哥的事,你忍得很辛苦吧?”

付流音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你对我,也忍得很辛苦吧?”

“对!”凌时吟毫不犹豫道。

付流音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站起身来,“那你就继续忍着,咬牙忍着吧!”

她快步往外走去,心里被堵的厉害,也没这个心思跟凌时吟多说什么废话。

来到学校,赵晓还没过来,付流音将书本拿出来,上课铃声都响了,赵晓才从教室后面走了进来。

第一堂是叶邵扬的课,付流音伸手戳了下赵晓的背,她没有回头,只是动了动。

她心里着急,等不到下课了,付流音给赵晓发了条短信。

赵晓摸出手机看了眼,可却没有回她。

一堂课好不容易结束,付流音眼见叶邵扬出去后,她忙伸手去拉赵晓的手臂。“赵晓!”

前面的女生回了下头,眼圈有些红,脸色发白,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跟我说啊。”

“现在没法说,等中午吧。”

付流音隐隐觉得不安,好不容易将上午挨过去后,她拉着赵晓就往宿舍走。

回到宿舍,付流音将门关上。“这下能说了吧?”

赵晓坐在床沿处,伸手捂住自己的脸,什么话都不说,就是哭,这下可把付流音急坏了,“你倒是说话啊!”

“音音,我好害怕,我以后要怎么办啊?”

“你先说事情,别哭。”付流音坐到赵晓身边,拉住了她的手,“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我也帮你一起想办法。”

“我……我怀孕了。”

付流音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穆劲琛猜测的居然是真的?

“不,不可能啊,你跟谁?我是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赵晓哭得眼圈通红,“音音,我好害怕,万一被学校知道了怎么办?还有我爸妈那边……他们会打死我的。”

“你倒是说啊,孩子是谁的?”

赵晓嘴里有犹豫,她张了张嘴后,还是说出了口,“韩竞。”

“什么?”付流音彻底懵了。

赵晓哭得越发凶了,伸手抓住付流音的手臂,“音音,蒋太太不是你姐姐吗?她是星港医院的医生,你帮帮我吧,我想偷偷把这个孩子打了,这件事不能给任何人知道啊。”

------题外话------

亲们,女王节快乐,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