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小情人/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坐在赵晓的床沿处,惊得声音都发不出来了,目光直直盯着地面。

“音音,我该怎么办啊?”

赵晓的啜泣声传到了付流音的耳朵里,她肩膀往下垮着,视线有些朦胧,她想不出来应该怎么办。赵晓摇晃着付流音的手臂,“音音,如果被学校知道的话,我肯定会被开除的。”

“不会的,学校没有权利这样做。”付流音总算回过神来。

赵晓哭得越发凶了,“就算不能开除,我以后还怎么能在学校里待下去呢?我爸妈知道了也会打死我的。”

付流音握住赵晓的手,“赵晓,你们早就成年了,其实,你没有想过把她生下来吗?”

“生下来?”

“是啊。”

赵晓嘴唇哆嗦下,没有吱声。

“你连想都没想过吗?这孩子也是一条生命啊。”

“韩竞不会同意的。”

付流音蹙起了秀眉,“什么叫做他不同意?你们谈恋爱,难道不是冲着将来去的?这个孩子也是将来的一份子啊。”

赵晓哭得眼睛都肿了,这几日,她都是在惶恐中度过的,她又不敢跟别人讲,“音音,没用的,没用的。”

“韩竞人呢?我找他去!”

“不要!”赵晓赶紧拉住了付流音的手臂。

付流音气得将她甩开,“赵晓,你说你糊不糊涂?你跟韩竞好了多久,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他又不是我男朋友,你有什么不好面对我的?”付流音都快气炸了,“你要是早告诉我一声,我肯定不会同意你跟韩竞在一起。那天在操场上的事情,你也看得清清楚楚,这样的人适合做男朋友吗?你觉得他会有男人该有的担当吗?”

赵晓泪流满面,付流音见状,终究只能将一口气咽下去。

她走进洗手间,取了赵晓的毛巾过来,替她擦着脸,“别再哭了,一会她们都该回来了。”

赵晓用毛巾蒙住了自己的脸,“音音,你就帮帮我吧,我求你了。”

付流音用手拍了下赵晓的肩膀,“我一定会帮你,但是我想先见见韩竞。”

她好不容易安抚住赵晓,中饭不吃不行,付流音喊了两份外卖过来。

没过多久,同宿舍的几个女生都回来了,这件事只能暂时压在了心里。

下午的两堂课,付流音也没心情了,老师在上面讲了什么内容,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放学后,付流音带着赵晓去找韩竞,韩竞的班级在另一栋教学楼上,快要到班级门口时,赵晓止住脚步不肯过去。

付流音拉不动她,只能只身来到韩竞的教室跟前。

教室的后门处站满了人,因为待会还有一堂课,所以学生们都在,付流音看到韩竞跟另外几个男生站在一处,好像是在讨论什么球赛,满面轻松,一点都没有焦急的样子。

“韩竞!”

韩竞抬下头,看到付流音时,有些吃惊。

旁边的男生开始起哄,“韩竞,你的女朋友不是赵晓吗?又换了?”

“胡说什么!”韩竞瞪了对方一眼。

“韩竞,你出来。”付流音语气不善,开口说道。

“呦,口气真不小啊。”

韩竞面色有些不好看,推了旁边的朋友一把。“行了,别起哄了。”

他走到付流音跟前,“你找我有事吗?”

“当然是为赵晓的事情。”

韩竞猜到了付流音来的目的,他站在后门处没有跨出去,“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

“那好,我不管了,她反正一个人也不敢去医院。”付流音这话说得很轻,韩竞听到这,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抬起脚步走了出去。

付流音回到赵晓身侧,拉了她的手下楼。

两人来到操场上,韩竞就在后面跟着,付流音眼看四周无人,这才停下脚步,她转过身盯着韩竞看。“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韩竞盯看着赵晓,没有吱声。

“现在大学里面可以结婚生子,韩竞,你给句实话吧,你想怎么办?”

“结婚?”韩竞这样的口气说出来,赵晓的心里已经凉了一大截。

“既然没想过结婚,你谈个恋爱,又是冲着什么去的?”

韩竞抬起腿,轻轻空踢了一脚,“孩子,我肯定是不可能要的。”

“然后呢……”

“去医院的钱,我可以出。”

付流音一下没忍住,“你妹的,你可以去死了。”

韩竞拧紧眉头看向她,付流音一把扯过赵晓,“看清楚了这人吧?”

赵晓眼泪淌出眼眶,顺着苍白的脸蛋往下滚落,“音音,这个孩子没法要。”

“我知道。”

付流音强忍心里的酸涩,“算了,赵晓,人这一辈子,谁能保证自己不遇上几个渣男呢?”

韩竞听了,心头也很不舒服,他只是想谈个恋爱而已,没想过赵晓会怀孕,他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既然要去医院,你也应该一起去,”付流音口气僵硬地冲着韩竞说道,“你去看看,你的第一个孩子是怎么没的吧。”

韩竞听完,面色煞白。

赵晓眼泪流得越发凶了,付流音心里也难受,知道说这些话肯定会伤着赵晓,但是她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了,也不差她这么一下了。至少痛过之后,她希望赵晓以后别在这个韩竞身上栽第二次了。

“我会带赵晓去星港医院,到时候你如果要做缩头乌龟的话,我会带着赵晓去你家里。”付流音丢下这句话后,拉起了赵晓的手臂,她转过身,冲着韩竞又说道,“手术费的事情不用你管,跟你在一起,她不会图你一分钱,别到了最后,还要给这段感情添一分耻辱。”

她带着赵晓就这么从韩竞的眼里走远了。

付流音将赵晓送回了宿舍,“事已至此,别想了,明天正好是周末,我来接你,我今天回去先给星港那边打个电话……”

“好。”

付流音离开的时候,才想到穆家的车子应该还在等她吧,她掏出手机看看,却发现穆劲琛打了不少电话过来。

付流音小跑着回到学校门口,他经常停车的地方,早就空了。

应该是她久久不接电话,所以他走了。

付流音看眼时间,离她放学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怕是他等不及了吧。

她将手机塞回包内,打算去乘地铁回家。

付流音低着头,心事重重,冷不丁有人站到她跟前,她赶紧停住脚步,一抬头却看到了几个女生。

为首的女生她认识,就是之前追着韩竞不放的那个肖含萍。

“有事?”付流音轻问道。

“我真是搞不懂,你不是身后有人吗?那个男人我也见过……可你怎么还总是缠着韩竞?”

付流音眼睛狠狠瞪向对方,“谁缠着韩竞?”

“方才我都看见了,在操场上的难道不是你?”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都不会想到赵晓和韩竞会走到一起,反而是她付流音和韩竞更有可能,毕竟当初韩竞对她也算下过心思,恨不得搞得全校皆知。

“我对韩竞不感兴趣,可能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把他当成宝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肖含萍听到这,逼上前一步,付流音却没有后退,“上次还没被我摔够?”

不远处,一辆车开了过来,车速很快,付流音抬头看到是穆劲琛的车,男人一脚刹车,车子很快停稳,车头却差点要撞到几个女生。

肖含萍听到刹车声就在身后,吓得头也没回,直接往边上躲开。

穆劲琛推开车门下车,然后砰地将车门甩上。

肖含萍一看是他,赶紧背了包快步离开了,旁边的几名同伴见状,也一溜烟似地跑了。

付流音看眼走过来的男人,“你打我电话,我没看到。”

“不是早就放学了吗?”

“嗯,有点事情。”

穆劲琛单手插在兜内,“什么事情,还不能对我说?”

“关系到别人,不好说。”

穆劲琛径自朝着自己的车走去,付流音跟在身后,“你不是走了吗?”

“是走了。”只不过开出去一段路,又回来了,他又不放心把她一个人丢在这。

坐进车内,付流音朝他看看,“我们不是还在冷战吗?怎么今天就变成你来接我了?”

男人慢条斯理地系好安全带,“冷战?”

“你昨天那么凶,那不算冷战吗?”

“你要不惹我,我不会对你凶。”

付流音没话说,靠在副驾驶座内不动了。

男人准备发动车子,“把安全带系好。”

她动作开始磨磨蹭蹭、慢慢吞吞,穆劲琛看不过去,倾过身替她拉起了安全带。

两人靠的很近,男人单手撑在她腰后,抬起身时并未立马挪开,他盯着付流音看了眼,“我很讨厌别人不接我电话。”

“我不是说了吗?我有事。”

“你能有多大的事?”穆劲琛凑近她,脸跟脸已经靠着了,付流音睁大眼眸,“你先让开。”

“我就不让呢?”

窗外,一道暗影投了过来,这分明是有人经过,付流音双手朝着穆劲琛胸前猛地一推,她别过头去,却看到了叶邵扬经过。

付流音脸有些红,想要打招呼,但是想想不对,方才她和穆劲琛的样子,叶邵扬可能是看在眼里了,这种招呼,还是不打为好吧?

付流音身子往下缩了缩,“快回家吧。”

穆劲琛发动引擎,车子很快开出去,叶邵扬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他回头看了看。

园林的事情不止对付流音一点影响都没有,对穆劲琛来说,也是一样的。

他经常会在学校门口看到穆劲琛的车子,那件事过去这么久,就这么平息了。如今的校园里面,谁还会去谈论它呢?

当初投下去的一个石子,如今早就沉到了湖底去。

第二天。

付流音没课,却起了个大早,穆劲琛从浴室出来,看到她换好了衣服,似乎是要出门,“今天要出去?”

“嗯,和朋友约好了。”

“哪个朋友?”穆劲琛随口问道,“是那个赵晓?”

他也就是随口一问,可付流音却猛地咯噔了下,“是。”

穆劲琛没再多问,他洗过了澡,付流音看到他快速走到床头柜前,一把抄起柜子上的手机和钥匙,“训练场那边有事,我要过去趟。”

“好。”

付流音眼看他出去了,她快速拿了包后下楼。

餐厅内,穆太太和几人正在用早餐,穆劲琛直接去了训练场,穆太太见付流音下来,便吩咐佣人将她的早餐准备好。

付流音心不在焉地坐着,穆成均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她起身,“妈,我今天有事要出去趟。”

“这么早的,去哪?今天不是不上学吗?”

“嗯,跟同学约好了有事。”

穆成均见她快步出去,他同穆太太说了声早饭不在家吃了,便也跟着出去了。

付流音没有用家里的车,她双手插在兜内,快步走着,走出去不过一段路,身后传来嘀嘀的喇叭声。

她停住脚步,看到穆成均的车来到跟前,男人落下车窗,“音音,去哪?”

“我……我去找同学。”

“既然是去跟同学玩,为什么不让司机送?”

付流音最怕这样的应付,她勉强勾笑说道,“嗯,不用麻烦司机了。”

“那好,上车吧,我送你。”

“不用。”付流音说着,往后退了一步。

穆成均见她神色闪躲,他猜到她肯定有事,“既然这样,我先走了。”

“好。”

穆成均的车子很快开出去,付流音走出去老远后,站在了路口,准备拦车。

很快,一辆出租车经过,付流音拦停后坐了上去。

穆成均的车子停在拐角处,司机看了眼那辆出租车,“穆先生,现在去哪?”

“跟过去。”

“是。”

付流音坐在后车座内,她存了韩竞的电话,那头接通后,付流音径自说道,“你去学校了吗?”

“去了。”

付流音语气很冷,“待会如果在学校没见到你人的话,你死定了。”

那头迟迟没有说话声,付流音打算挂断。

韩竞却在这时开了口,“付流音。”

“干什么?”

“我当初……你应该知道我是在追你吧?你不肯接受我,是因为你有男朋友了,还是因为我没有达到你心目当中的那个标准。”

付流音很明显地冷哼声,丝毫没有要给韩竞面子的意思,“其实你是想问,我不接受你,是不是因为你没钱是吗?”

韩竞不语,也就等于默认了付流音的说法。

“园林事件,想必你再清楚不过吧,你只是听说,你就已经受不了了,甚至以喜欢过我为耻,如果你是亲眼看到了我那副样子,那你不是要疯了吗?但我……”付流音想了想,还是用了男朋友这个称呼,“我男朋友自始至终是相信我的,所以,你知道差别在哪了吗?”

韩竞艰难地吐着气,他不想承认这种差别,可却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付流音这不是落井下石,只是心里悲愤难消,“我特别后悔我居然不知道赵晓和你在一起,要不然的话,我就算是脚踏两条船,我也不会让你接近她!”

嘟嘟嘟……

电话那头挂断了。

付流音说的是气话,可是一句情愿脚踏两条船,就足够羞辱韩竞的了。

穆成均盯着前面的出租车,司机看了眼路,“穆先生,这好像是去二少奶奶学校的路。”

穆成均面目肃冷,他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车子一路来到学校,开到了女生宿舍的门口。

付流音给了钱后下车,穆成均的车子也停在不远处。

付流音张望下四周,没有立即进宿舍,穆成均也没有见到有别的女生出来。

出租车很快离开,付流音掏出手机似乎想打电话,只是电话还没打出去,韩竞就从旁边走了出来。

付流音收起手机,她走上去一步,她说了什么话,穆成均也听不进去。

“二少奶奶说要见的同学,难道是男同学?”司机不由问道。

穆成均面容冷峻,看到付流音和韩竞站在一处,付流音不住朝四周看着,小心翼翼的样子。

“走吧。”穆成均身子往后靠,闭起眼帘,并不想看到眼前的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