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孩子的妈妈,另有其人?/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成钧的车子很快开出去,然后离开。

付流音望向宿舍门口,赵晓还没出来,她和韩竞也没什么好说的。

她抬起脚步走进宿舍,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她看到赵晓躺在被面上,宿舍内的另外几名女生不在,付流音轻喊了一声,“赵晓?”

她走上前,来到床前,赵晓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眼帘。“音音,你来了。”

“嗯。”

赵晓勉强坐起身来,“他呢?”

“也来了,就在宿舍外面。”

赵晓怔怔盯着地面,“音音,我有点害怕。”

“我明白。”付流音伸手按住赵晓的手背。“要不……”

她想说,要不就别去了吧。

可是话还没说出口,赵晓就站了起来,她拿起挂在旁边的包,“走吧。”

付流音跟在赵晓后面,两人来到宿舍外,韩竞站在了一棵大树底下,看到赵晓苍白的脸色,他话也没多说。“我叫车。”

他掏出手机约了辆车,付流音和赵晓就这么站着,没过一会,车子开过来了。

韩竞坐进副驾驶座内,付流音和赵晓在后面坐着。

司机跟他们确认行程,“是要去星港医院吗?”

“是。”韩竞回道。

车子缓缓开了出去,这样的气氛压抑得令人难受,付流音双手交握在一处。

“星港医院可是东城最好的医院了。”司机是个热心肠,不由攀谈起来。

可是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是啊,星港是最好的医院,它能救人性命……

付流音目光不由落向赵晓的小腹处,车内循环播放着一首歌,歌词欢快,就连司机都跟着哼唱起来了。

赵晓红着眼圈看向窗外,车内感觉像是结了层冰似的,冷冽异常。

“要不,别去医院了吧?”付流音忍不住,还是开了句口,“留着不好吗?”

司机没听懂,继续哼歌,赵晓放在腿上的手动了动,她没说话,但是视线却收回后看向了韩竞。付流音也忍不住朝他看去,韩竞没说话,也没别的反应。

车子还在继续开着,付流音的心里难受极了,但是她做不了主。

距离星港医院不远的路口处,有些堵,司机在手机屏幕上轻点下。“我给你们提前结束服务了,看你们还是学生……”

那一段路,也就几十米的距离,红灯过后,一下就开过去了。

车子停稳在星港医院门口,韩竞率先下了车。

付流音和赵晓相继下车,付流音带着她进去。

昨晚就和许情深约好了,来到许情深的门诊室前,付流音敲了敲门。

“进来。”

她开了门进去,赵晓却站在外面不动,许情深看到付流音,她放下手里的资料起身,“音音。”

“嫂子。”

许情深上前,微笑说道,“以后叫我姐姐吧,这个称呼更好。”

付流音点下头。“好。”“你朋友呢?”

付流音转身看向门外,许情深走了出去,看到赵晓垂首站在门口。

她的视线望出去,还看到了韩竞。“我都安排好了,不用害怕,一会就能结束。”

赵晓抬下眼帘,眼睛里面浸满了泪水,许情深接触到她的目光,心里猛地一抽,紧接着就是一阵难受。

她将手放到赵晓的肩膀上,“你还小,但其实也不小了,以后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女人的身体是最宝贵的,然而却也是最容易受罪的。”

“蒋太太……”

“你们考虑好了吗?”

韩竞站在走廊内,心情复杂,许情深朝他看了眼,“给我一句准话。”男人不得不走上前去,“考虑好了。”

赵晓哭了出来。

许情深叹口气,“要是没想好,回去好好想想。”

“不……”赵晓哭着说道,“没有别的办法,我不可能把她生下来,我早就想好了,只是心里快要难受死了。”

难受是在所难免的,但世上很多事,就是因为没办法,才必须要去做。

“跟我来吧。”

赵晓进去手术的时候,付流音和韩竞坐在外面。

男人双手捧住自己的脸,付流音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但她这时候不想和任何人说话,所以连看都没看一眼。

许情深再次过来的时候,手里拿了张纸,她将东西递给付流音。“病假我都给她开好了,回去后,让她尽量卧床休息,体育课肯定是不能上的。”

付流音接过病假条,看了眼上面的字。“谢谢。”

许情深开得病假条上,不可能写赵晓流产的事实,她看着付流音情绪不好,许情深也说不出宽慰的话来。

赵晓出来后,躺在了病床上,医生说要观察两个小时方能走。

付流音坐在旁边,赵晓朝四周看了眼,“他人呢?”

“没脸进来,在外面呢。”

赵晓勉强牵动下嘴角。“手术的钱……”

“我有卡,没用他的钱。”

“音音,谢谢你,我会尽快还你的。”

付流音看赵晓的脸色白得就好像一张纸,“你跟我说这些话做什么?先养好自己的身体要紧。”

观察时间结束后,付流音搀扶着赵晓往外走,韩竞坐在门口的长椅内,听到脚步声,他站了起来。

带着赵晓走出星港医院,外面就有出租车,付流音随手拦了一辆。

坐进车内,韩竞看眼时间,“天也不早了,赵晓……找个地方,你先吃点东西吧。”

赵晓摇了摇头,“我没心思吃东西。”车子开回宿舍门口,赵晓推开车门就要下去。

“等等。”付流音出声,她朝着韩竞伸出手,“赵晓在医院做检查的那些单子呢?”

韩竞转过身,他打开包,从里面将东西拿了出来。

付流音接过手,“这是赵晓的污点,不该被任何人看见。”

下车后,赵晓没有再跟韩竞说一句话,她拖着沉重的双腿回了宿舍。

躺到床上,付流音替她盖好被子,“赵晓,你要不要回家?”

“不,我不回去。”

“但你这样,我不放心啊。”

“没事的,医生都说没事了,我请两天假就好了。”付流音在宿舍陪着她,学校附近就有不少餐馆,她从外卖上点了几个菜过来。傍晚时分,付流音又给赵晓安排好了晚饭,特意给她点了一份汤。

外出逛街的几名女生也都回来了,付流音只说赵晓身体不舒服,让她们多照顾点,同宿舍的女生自然也都是热情的很。

医院给赵晓做的那些检查,付流音在回去的路上就给处理掉了。

只是她没想到,那份B超单却并不在里面。

校园内。

周六的傍晚,学校操场上只有零零散散几人,有的学生都回家了,有的出去约会了,还有的待在宿舍里面打打游戏,好不惬意。

韩竞坐在了操场一角,附近一个人都没有,他从包里掏出一张B超单。

这是赵晓的,只是抬头部分被他撕去了,韩竞盯着那张单子,目光扫过上面的小字。他看到了下面的宫内早孕,韩竞手指在彩超上拂过,那个阴影区内,就是孩子吧?

他手指颤抖着,心里没有丝毫的轻松,反而比昨天更加难受。

那块压在心头的大石头怕是推不开了。

一个孩子,一个生命啊,只是她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手里的纸忽然被人抽去,韩竞心里咯噔下,他抬头看去,却看到了一名女生的身影。

对方拿着那张B超纸,它挡住了她的脸,韩竞想也不想地起身去抢,“还给我!”

女生侧开身,眼里露出难以置信,她扬着手里的检查单,嘴唇在哆嗦,说出来的话充满了质问,“谁怀孕了?谁的孩子!”

“神经病!”韩竞伸手,女生将B超单藏在身后,“怀孕的事付流音,是不是?”

“肖含萍,你是不是有病?”韩竞本就郁闷难消,他蹙眉盯着跟前的女生,“嘴巴里不要乱讲话,我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你应该知道她有男朋友啊!你……”肖含萍脸上露出悲恸,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居然还怀孕了,韩竞,我对你怎样你不是不清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韩竞没心情跟她在这废话,他冲上前扯过肖含萍的手臂,两人撕扯着,但女生的力气终究不及韩竞,他将B超单拿了回来。

他拿起地上的包,准备离开,韩竞直起身后盯向肖含萍,“事情不像你想象的这样,如果你敢胡言乱语,我不会放过你!”穆家。

到了用晚饭的时间,只是付流音还没回来。

几人在客厅内坐着,佣人的一声二少奶奶回来了传入穆劲琛耳中,他站起身后快步迎上前,“你去哪了?”

“我……我早上不是说了吗?我跟朋友出去了。”

“什么朋友?”

付流音看到穆成钧和穆太太也走上前来。

“赵晓。”她回道。

“手机呢?”

付流音乖乖将手伸进包里面,“在呢。”

“在?那为什么打你电话不接?”

“我没听到。”

穆成钧站在不远处,他盯着付流音的小脸,他知道她是在说谎。只是他没想到她胆子这样大,有些谎言张口就能来。

她分明是去见了那个小男生,这一天,应该也是跟他在一起吧?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说服穆劲琛。

“也就是说,你一天都没看手机,要不然的话,你应该会看见上面的未接来电。”

付流音脑子里乱哄哄的,“嗯,没看手机。”

穆劲琛听闻,心里涌出了火,“这么说来,是不肯说实话了。”

“好了,”穆太太在旁边说道,“先吃晚饭吧。”

“妈,我吃不下,不想吃。”付流音说完,抬起脚步就要上楼。  穆劲琛眼看她上去了,他收回视线说道,“别管她,我们吃饭吧。”

晚饭过后,男人径自上楼,推开卧室门进去,看到付流音站在窗边。

穆劲琛摘下腕表,走过去时,神色已经不若方才那般难看,“今天和你朋友出去,都买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买。”

“是吗?”穆劲琛来到她跟前,“那刷的卡,又是怎么回事?”

付流音差点将这件事给忘了,她对上穆劲琛的视线,想要跟他说一句话实话,但是赵晓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付流音答应过她,这件事对谁都不能讲。

“钱,我没有用来买东西,算是我借给了赵晓。”

“音音,你有什么事都别想着瞒我,你如果实话告诉我了,那么万事好商量,但若被我知道你瞒了我一些不该瞒的事情……你应该清楚我的脾气。”

付流音摇了摇头,“我没瞒你什么事。”

赵晓的事情本来就跟穆劲琛无关,这当然不算是瞒他。

男人盯着她的脸,付流音面色无惧,一副没做过亏心事的样子。

赵晓去医院的事情虽然也算是顺利,但付流音始终不放心,第二天,她给赵晓同宿舍的女生打过几次电话,确定赵晓没什么大碍后,心这才落定。

周一早上,付流音吃过早餐出门。

来到学校,她先去宿舍看了眼赵晓,她身体很虚,准备请一天假。

“音音,我没事,今天再躺一天就好了。”

“别勉强,请一两天假而已,没事的。”  “你快去教室吧,一会就该迟到了。”

付流音答应了声,走出宿舍,离上课还有几分钟,她快步走着。

刚来到教学楼,还未上楼,她迎面就碰上了叶邵扬。

付流音停住脚步,跟他打过招呼。“叶老师。”

“付流音,你跟我来趟办公室。”

“噢,好。”付流音跟在叶邵扬身后离开。

走进办公室内,叶邵扬将门关上,他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付流音,你最好打个电话,让你家里人过来趟。”

付流音有些没听懂的样子,“让我家人过来?”

“是。”叶邵扬抬头朝她看着。

“为什么?”

“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付流音越听越糊涂,“叶老师,我真的不懂。”

“周六上午,你去了哪?”

付流音心里被猛地重重击了下,难道赵晓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但是不可能啊,她去的是星港医院,那边有许情深在,一些消息是不可能走漏的。

“我,我没去哪啊。”

“你跟韩竞是怎么回事?”

付流音脸色微变,“叶老师,我跟韩竞不熟,就说过几句话。”叶邵扬盯着她半晌,看他的神情,压根没有相信,“付流音,这个电话,是一定要打的,你看是你打,还是我打?”

“为什么要叫我家人过来?”付流音的语气完全变了。“我在学校没有做过违反纪律的事情。”

“但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叶邵扬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两下,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他将里头的照片抽出来后递给付流音,“你自己看吧。”

付流音面有疑惑,她看到照片上,全是她和韩竞的身影。

她和韩竞站在了宿舍外面,她和韩竞来到星港医院,付流音一张张照片看过去,但是不对啊。在宿舍外面的时候,她是和韩竞单独在一起过,可是到了医院,这个画面中还应该有赵晓的存在啊。

可是全部的照片,却连赵晓的一个背影都没有。

付流音手掌有些颤抖,但是就算有这些照片,又能说明什么呢?“叶老师,照片里的人是我。”

“这么说,你承认了。”

“我只是跟他站在一起而已,还能有什么事吗?”

叶邵扬将抽屉推回去,“付流音,你跟韩竞去医院做什么?”

“没,没什么啊。”

“我是你班主任,你有话别瞒着我,真出了什么事,我也会替你想办法的。”

付流音不可能将赵晓给说出来,她坚定地摇着头,“没事。”

“有个女生说她看见了韩竞手里拿着一张B超单子,上面显示你怀孕了。”

“什么?”付流音杏眸圆睁,“我,怀孕?”

“是。”

“怎么可能!”

叶邵扬铁青着面色,“这可不是小事。”

“我没有啊……”

叶邵扬视线盯向付流音,“我知道你会害怕,这件事肯定不想家里人知道,但学校也负不起这个责任,现在学生之间传得沸沸扬扬,所以刚才在你上来之前,我已经打电话替你通知了。”

“通知?”付流音吃惊不已,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邵扬。“你告诉了谁?”

“穆先生。”

是穆劲琛,付流音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好,她有些语无伦次道,“怎么可能是我怀孕呢?还有这件事,为什么要告诉我家人?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和韩竞有关系?”

“付流音,你先别激动,”叶邵扬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等穆先生来了再说吧,我看他马上就会到了。”

付流音哪里还能站得住,就凭她和穆劲琛现在的关系,他若听到叶邵扬这番话,肯定会当场暴怒。

她心急如焚,朝四周看了看,付流音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她脑子里一片空白,转身就走了出去。

“付流音,付流音——”

她好像压根没听进去,一把打开门后离开了。

付流音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穆劲琛,她只能逃避。

叶邵扬的视线落向那些照片,他抬起的眼帘盯着门口,嘴角忍不住轻挽了下。

付流音匆匆忙忙跑下楼,她没有回教室,站在楼下的时候,一下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去哪。

她心乱如麻,这才有时间定下心来理一理,叶邵扬的意思是,跟韩竞有关系的是她,怀孕的也是她,她还和韩竞两人去了星港医院,这算什么?那些照片分明是有人故意挑了拍摄的角度,她这是得罪了谁啊,老想着来害她,上辈子犯小人了是不是?

付流音走到学校门口,穆劲琛一会就要来了,她觉得她完了。

她站定在路上,盯着校门口,她觉得她应该躲起来才是。

肩膀处猛地被人撞了下,付流音痛得回下头,看见肖含萍就站在跟前。

肖含萍眼睛有些肿,盯着付流音的眼神很是吓人,就好像要把她吃掉了一样。

不远处,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付流音循声望去,看到穆劲琛下了车,正快步朝她走来。

门卫出去想要拦一下,但看到是他后,直接放了行。

付流音脚步往后退,却并没有拔腿就跑,反而是迎上前去,她走到穆劲琛的身侧,双手抱住他的手臂,“不要去,都是瞎说的,完全没有那回事。”

她不知道叶邵扬在电话里跟穆劲琛说了些什么,但是她不想穆劲琛进去。

“松开!”穆劲琛冷冷出声。

“你应该相信我的,我跟那个韩竞没关系。”

“你还敢说你们没关系?”肖含萍听到这,走上前几步,伸手指着付流音说道,“那张B超单子我都看见了,上面显示你怀孕了,你们去星港医院,是偷偷去把孩子打掉了!你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是吗?”

“你说你看见了B超单?”

“是!”肖含萍情绪激动,要不是知道打不过付流音,她早扑上去跟她厮打了。

付流音不解,如果肖含萍真的看见了,她怎么能说怀孕的是她呢?

“你看到B超单子上,是我的名字?”

那张单子的抬头部分,肖含萍看的时候已经被韩竞给裁掉了,但不是她付流音,又能是谁呢?

“当然,就是你的名字!”肖含萍一口咬定,“还有,你和韩竞一起去星港医院的照片,都传遍了,你还不承认吗?”

付流音真是有嘴说不清,穆劲琛听完这席话,拽住付流音的手臂往前。

“你听我解释,真不是我!”

穆劲琛似乎听不进去,付流音吃力地跟在他身侧,两人很快来到办公楼前。

她不肯上楼,穆劲琛见状,猛地抬手,单手就将她夹了起来,付流音难受地摆动着双腿,“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穆劲琛丢开她,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后将她带到楼上。

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只有叶邵扬一人在,见到穆劲琛进来,叶邵扬站起了身。

付流音留在了办公室外面,她听到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里面的说话声传不进她的耳朵里,付流音觉得站在外头的时间,每一分都是焦灼的。穆劲琛坐定下来,看了叶邵扬给他的照片,照片上面有具体的时间。

男人想到了付流音花出去的那笔钱,这么说来,是在医院里花掉的。

穆劲琛将照片丢回桌上,“凭几张照片,又能说明什么呢?”

“但确实有人看到了付流音怀孕的B超单。”

“她说看到就是看到了?”穆劲琛不以为意。“把那张B超单拿过来,拿到我眼前来。”

“穆先生,我已经让韩竞在过来了。”

韩竞上来的时候,看到付流音站在外面,付流音余光里瞥见了他的身影,她抬头看向他。

韩竞伸手要去开门,付流音压低嗓音问道,“B超单是怎么回事?”

“肖含萍说得没错,她是看到了。”

“你疯了吧?为什么留着那张东西?”

韩竞嘴唇蠕动下,“我,我只是想留个纪念。”

付流音面上露出焦急,叶邵扬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是韩竞吗?”

男生应了声,然后推开门进去。

付流音也跟了进去,不想在外面等得太焦急,她随手将门关上,穆劲琛幽暗的眸子扫了过来,她只能垂了下眼帘,跟着韩竞往里走。

来到办公桌前,韩竞一眼看到了桌上的照片。

叶邵扬沉默片刻,开口的时候,语气有些无奈,“你们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作为老师,我们也管不了,但有些事也不能做得太过火。”

穆劲琛眉宇间藏着不耐,和隐隐的愤怒。

他拿起其中一张照片,“这是你和付流音吧?”

韩竞看了眼,“是。”

“你们在一起做什么?”

“没什么。”

穆劲琛冷笑,“那去医院做什么?”

付流音也不知道韩竞会怎么回答,这件事如果说了实话,那就是要把赵晓拉进来。

韩竞垂在身侧的手掌紧握,叶邵扬站起身来,他问出了这件事的关键,“有人看到你手里拿着一张B超单,是不是?”

“不,没有。”韩竞不肯承认。

“你跟肖含萍在操场争夺那张B超单的时候,她的朋友也都看见了,韩竞,你要实在不想说的话,我只能把你的家长也请过来了。”

韩竞喉间轻滚动几下,“叶老师,这件事,我不想将别人牵扯进来。”

“那你总要说实话吧?”叶邵扬倚靠着办公桌开口,“你跟付流音为什么要去星港医院?那可是医院,不是一般的商场、闹市区!”

“我们……”

穆劲琛听到我们二字,眉头挑了挑。

付流音接过话,“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韩竞,你来之前应该也看过学校论坛了吧?这件事和这些照片,都被挂在了论坛上面,也许这会去看的时候,已经被删除了,但是……”

韩竞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

叶邵扬继续说道,“肖含萍说,B超单子上写着付流音怀孕了,是吗?”

这件事传开了之后,就会闹得沸沸扬扬,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这无疑是另一种致命的打击。

韩竞看向叶邵扬,叶邵扬深深地盯了他一眼。

韩竞咬下牙,一字一语吐出声来,“是。”付流音听到椅子被推开的尖锐声传到耳中,等她定睛细看时,韩竞已经被穆劲琛一脚踢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