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原来已经深深地喜欢上/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大的男生被踹翻在地,他抱着肚子蜷缩起来,神情痛苦,身体像是一只弓起的虾。

叶邵扬吓了一大跳,他快步上前,弯腰想要将韩竞搀扶起来。“韩竞,你没事吧?”

韩竞呻吟着,连话都说不出来,脸色煞白。

“穆先生……”叶邵扬视线射向穆劲琛,“你怎么能随便打人?”

“他能随便说话,我自然就能随便打他。”

叶邵扬面上布满焦急,穆劲琛这一脚下了很重的力,“韩竞,能站起来吗?”

韩竞摇了摇头,付流音眼看场面乱作了一团,但是这个时候,她也插不了一句嘴。

穆劲琛居高临下盯着两人,“你的意思是说,付流音怀孕了,既然是她怀孕,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会去医院?”

“穆先生,现在不是追究这件事的时候,”叶邵扬使了不少力气,也没能将韩竞搀扶起身。

“对我来说,别的事情都与我无关,”穆劲琛上前两步,到了韩竞身侧,“现在你们的意思是,外面都在传付流音和你有了孩子,是吗?”

叶邵扬余光里看到付流音站在原地没动,穆劲琛的视线居高临下,带着几许咄咄逼人。“怎么,又不说话了?”

韩竞痛得直抽气,但还是屏住了呼吸说道,“是。”

“那事实上呢?”这才是最关键的。

付流音紧握下手掌,虽然她不想将赵晓牵扯进来,但是这也不代表了她就要去背黑锅,她抬起腿走上前,“韩竞,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可笑吗?”

韩竞左手撑在地上,好不容易能坐起来,他垂着头,大口喘气,半晌后,这才回答穆劲琛的话,“是。”

只有一个字,简单至极。

这里面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穆劲琛胸腔内的火压都压不住,牙关下意识被他紧咬着,“是?”

“是!”

男人抬起长腿,这一脚踢在了韩竞的左脸上。

韩竞人扑了出去,双手撑在地上,嘴唇旁边明显淌出血。

叶邵扬气得站了起来,“你竟公然在学校里打人!”

“是,我打了。”穆劲琛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

付流音觉得每一口呼吸都是冷冽非常的,就好像整个人被关在了一个冰冻的地方,那种凉意从脚底一直在开始往上钻。“韩竞,这件事情别人若是不明白的话,难道我跟你还不清楚吗?”

韩竞抬起手掌,擦了擦嘴角处,他抬头看向她,“是,我们是最清楚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他说这些?”

“付流音,是我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你不肯承认了?”

付流音往后退了一步,她神色有些震惊,但是没有当即发泄出来,她知道整件事都变了,她也来不及细想这么多,付流音快步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没看到穆劲琛的身影。

她跑下了楼,穆劲琛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付流音追了过去。

男人很快上了车,付流音来到车旁,想要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反锁了起来。

“穆劲琛,穆劲琛!”付流音双手在车窗上拍打。

穆劲琛冷冷扫了她一眼,付流音着急解释,“不可能是我啊,你相信我,我……”

男人发动了车子,付流音没来由地心慌起来,她拉了拉车门,再用手掌拍打着车窗,“我跟你解释,你听我说,我把事情都告诉你……”

穆劲琛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咻地蹿了出去,他很快又将速度提起来,付流音甚至来不及追上前,她只能看着车子开远之后,从她的眼里消失了。

他就这样走了,他以前再怎么生气,可都不会将她丢在半路不管的。付流音怔怔盯着前方,心里一阵惶恐,穆劲琛既然把她丢下了,那她还能去哪呢?

包里的手机铃声恰在此时响起,付流音手忙脚乱地翻出手机,应该是穆劲琛打来的吧?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却发现是许情深。

付流音接通后,轻轻喂了一声。

“音音。”电话里传来许情深的声音。

她一直没有喊习惯一声姐,下意识里,总是会将许情深当成自己的嫂子,那个称呼在她喉咙口转来转去,最终才别扭地说了出来,“姐。”

“音音,你朋友还好吗?”

“嗯,挺好的,今天请了假在宿舍休息。”

许情深坐到办公桌前,“那就好,让她自己注意点。”

“嗯。”付流音的委屈已经藏不住了。

“你怎么了?”许情深听出了不对劲。

“可是学校里传得却都是我怀孕了,还有韩竞……他刚才当着穆劲琛的面,一口咬定怀孕的是我,去医院的也是我们两个。”

“什么?”这倒真是出人意料,许情深不由拧紧眉头,“音音,你在哪?”

“我在学校门口。”

“我马上过去,你在那里等我吧。”

付流音鼻尖酸涩,点着头,“嗯。”

让她这会回学校,当做没事人一般上课,肯定是不可能的。穆家呢,她恐怕也回不去,尽管她不想麻烦许情深,可是在这个世上,她还能去找谁呢?

许情深挂断电话后,拿了车钥匙走出去。

穆劲琛一路将车开回穆家,下了车后,他也没往屋子里走,一双腿犹如灌满了铅似的,他走进院子,在一处的长椅上坐定下来。

穆成钧出门的时候,看到穆劲琛的车子在,他随意在院子内扫了眼,却看到了穆劲琛的身影。

男人出门也没什么急事,他走上前几步,来到穆劲琛跟前,“这是怎么了?”

穆劲琛一语不发,穆成钧坐到了他身侧,“你这幅模样,倒真是让我看不透了。”

“我怎么了?”穆劲琛语气不善问道。

“老二,从小到大我们的感情就不错,爸走后,我们更是要拧成一股绳的。虽然我们有时候会有意见不合,也会有你看不惯我,我看不惯你的时候,但兄弟终归是兄弟,当有外人想对你或者对我不利,我们谁都不会袖手旁观。”

穆劲琛轻闭下眼帘,“哥,没这么严重。”

穆成钧轻笑了下,“那就是女人的事情了。”

男人没有答话,穆成钧看他这样,也就猜出来了,“是因为付流音?”

“别跟我提她。”

穆成钧笑着,“既然这么愤怒,把她赶出去就是了。”

穆劲琛气得胸口疼,但终究是压抑着,他性子向来沉稳,不会彻底丧失了该有的理智。“我只是今天听了个特别好笑的笑话。”

“是吗,说来听听,我也许久没听笑话了。”

穆劲琛冷哼声,“为什么要告诉你,家丑不可外扬。”

“我的家丑,你可是天天看在眼里,说实话,你有时候是不是挺幸灾乐祸的?”“没有。”穆劲琛说道。

“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

穆劲琛看了他一眼,“随便你。”

“你方才是从学校回来吗?”

“是。”穆劲琛自然觉得这些话不能说,但他看了眼旁边的穆成钧,忽然就想到了穆成钧之前的遭遇。他被辛家报复的时候,是完完全全相信他这个弟弟的,穆劲琛看过穆成钧最狼狈、最颓废的时候,他没想过瞒他,更没想过穆劲琛会趁机去动摇一些公司的势力。

毕竟穆成钧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继承了穆家最重要的东西,却也很难完成香火的延续。

穆劲琛收回视线,“我刚被付流音的班主任喊过去,说是学校里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她怀了一个小男生的孩子,还去星港医院打掉了。”

穆成钧没有表现出过多地惊讶,“小男生?”难道是他那天看到的那一个?

“我问了,那名男生承认了。”

穆成钧失笑,“原来音音这是嫌你老,背地里又找了个嫩的。”

穆劲琛狠狠瞪了他一眼。

穆成钧嘴角的笑意不减,“那你呢,把对方打残了吗?”

“没有。”

“这不像是你啊。”

穆劲琛再次看了眼穆成钧,“你笑的样子,能不能适当收敛下。”

“好,”穆成钧抬起眼帘,视线看向了三楼,那个方向是他的主卧。“那我正经问你一次,你相信吗?”

“有照片拍到了他们两人在一起,还一起去了医院,那天也有她银行卡的消费记录。”

穆成钧目光定格在一处,“这还需要女生花钱?”

穆劲琛继续说道,“还有人看到了B超单,单子上显示付流音怀孕了,再加上那个男生亲口承认……”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讲不清楚了。”穆成钧搭起长腿,微风徐徐吹过,吹拂过男人头顶的发,“你知道这事情,最关键的点在哪里吗?”

“哪里?”

穆成钧忍不住,眼角眉梢处缀了笑,他缓缓说道,“关键在于你经历的女人太少。”

“胡说。”

“第一个女人,第一次婚姻,恐怕什么都是第一次吧?”

穆劲琛的脸色微变,却没有再反驳。

他的第一次,还是被付流音给勾引的,只是男人对这方面的事天生就是无师自通,付流音以为他是老手,殊不知两人都一样,经验值统统为零。

“你不会不知道,这些东西看与不看没多大意义,你只消去趟医院就是了,查查进手术室的是不是付流音,如果真是她,再把她的病历调出来,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穆劲琛冷笑下,“她去的是星港医院,蒋太太要想替她隐瞒,也很容易。”

“你这反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你心里有气而已,说的这话,也只是以别人的口气在说,”穆成钧站起身来,“你说她学校里都传得沸沸扬扬了,她人呢?”

“她怎能还有这个脸跟我回来。”

“那她更没这个脸待在学校了。”

穆成钧跨出去一步,又冲穆劲琛说道,“不过,说不定她真的喜欢那个小男生呢,你看,她并不想跟你办婚礼。”

“你这是在离间我们吗?”穆劲琛目光对上穆成钧,“你对付流音……”

穆成钧笑出声来,他单手插在兜内,神色一点点收敛后说道,“如果你们之间足够好,坚不可摧,谁又能离间得了你们呢?”

男人说完这话就走了,穆劲琛坐在原地,一阵风吹过,远处的树叶沙沙作响。

他方才应该把付流音绑回来,狠狠抽她一顿才是。

或者那个破学校,再也不要去了,没什么好去的。

先是说她被人侵犯,再是说她怀孕、打掉了孩子,下次呢,还能说出一些更夸张的事情吗?

付流音不是别人,是穆家的二少奶奶,禁不起这样一次次的诋毁。

许情深来到学校的时候,付流音就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现在正是上课的时间,路上清净的很,看不到几个学生,眼看许情深的车过来,付流音快步上前。

“音音。”许情深落下车窗。

付流音坐进了副驾驶座内,许情深并未立即开车离开,“好好的,怎么又出了这种事?”

“我也不知道,”付流音确实想不通,“只是韩竞咬定了是我,我也解释不出什么了。”

“先找个地方坐坐吧。”

许情深带着付流音离开,两人来到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间咖啡馆内。

坐定下来后,许情深点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等服务员走后,她这才问道,“穆劲琛知道吗?”

“他来了学校,又走了。”

许情深盯着对面的人,“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别担心,很好解决。”

“但关键是,他不相信我,他觉得我能做得出这种事情。”付流音有些激动,“我想要跟他解释,他却一句都听不进去。”

“韩竞,是赵晓的那个男朋友吧?”

“嗯。”

“他说,怀孕的是你?”

付流音点着头,“是。”

“他不敢说出赵晓,是怕赵晓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受不了。”

“但他也不能说我啊。”

许情深手放到桌上,“这个社会,你慢慢接触之后就会知道了,很多人会遇上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韩竞眼看着怀孕的事情藏不住了,既然必须要有个女主角,那还不如推到你身上。也许是他知道穆劲琛有将事情掩盖过去的能力,把你拉进去,总比推一个赵晓出去要好。”

“音音,上次园林的事情,你可不是这样悲观的,你坚强到让我刮目相看。”

付流音放在膝盖上的手掌不住紧握、松开,“那件事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穆劲琛自始至终都相信我,可是这次……他觉得这件事是真的,他觉得我跟韩竞有了孩子。”

服务员将甜点和咖啡一一端过来,许情深手指抚着杯沿,“所以,你这么在乎他的想让,在乎他是不是相信你。”

“什么?”付流音心里微惊。

“音音,我相信日久生情。”

“不。”付流音下意识否认。“我跟穆劲琛结婚,我们……没有感情,只是约好了一年时间,我跟他结婚,他能顺利继承遗产,等到一年以后离婚,他负责我以后的人身安全,这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啊。”

许情深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你们竟然有这样的约定?”

“您别替我担心,我当初做过的决定,我一点都不后悔。”

“那么,音音,你这一年的约定,也剩不下几个月了。”许情深身子微微往前倾,“那他就算是不相信你,你又为什么这么难过?”

“我……我没难过。”

“你脸上的表情写得清清楚楚,这还不叫难过?”许情深将蛋糕推到付流音的手边。“他如果真的信了韩竞的话,反正,你们过几个月后也会离婚,顶多就是现在早一点脱离关系罢了。你也不用担心穆劲琛会说话不算话,他已经继承了遗产,那么答应过你的要求,他一样也会做到。”

付流音被许情深的话给问住了,“我恼他不听我的解释,他生气地走了。”

“他要不在乎你,又怎么会生气呢?穆劲琛啊,在东城人人喊他一声穆帅,他的头脑该是最冷静的吧?一个人有了软肋,那就容易迷失自己。”

付流音将双手放到桌上,“我当时是害怕让他知道,因为叶老师胡言乱语,学校里的人都在胡言乱语。”

“音音,你喜欢上穆劲琛了。”许情深一语戳破,“你们互相喜欢对方,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你有了家,也有了爱情。”

付流音从未这样想过,她能想到的只有离开,而从未思考过继续留下去会怎样。

她怎么就喜欢上穆劲琛了?

她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她又是喜欢穆劲琛哪一点呢?

付流音脑子里一片凌乱,只是这段问自己的话,却令她蓦然一惊,她这是承认了吗?

穆劲琛开了车匆忙回到学校,但付流音先前站过的地方,早就没有了她的身影。

他抬起脚步走到学校门口,保安见又是他,赶忙从值班室出来。

“穆先生。”

“我找付流音,开下门。”

保安的态度很好,恭恭敬敬说道,“我之前见到过她,您走后,有一辆车将她接走了。”

“什么?”穆劲琛吃惊,“什么车?”

“倒是没看清楚,不过车里面是个女人。”

穆劲琛一下就想到了许情深,付流音除了她之外,还能找谁呢?

他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上,给付流音打个电话。

咖啡馆内,付流音的手机传出了震动声,她掏出来一看,是穆劲琛打来的。

许情深觉得咖啡苦,拿了一块方糖放进了杯子里,“是他打的?”

“嗯。”

“接吗?”

付流音将手机放到桌上,“不接!”

“好。”许情深拿过手机,将电话挂断,然后关机,“我平日里也难得休息,跟你也是难得中的难得聚聚,这样吧,我们一起去逛逛。”

付流音盯着自己的手机,她就这样……关机了?

穆劲琛这会应该暴跳如雷了吧?

电话那头,穆劲琛是清晰听到电话挂断声的,然而等他再打过去时,那头已经传来了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穆劲琛不死心,又重新打了一遍。

声音再度响起的时候,男人将手机狠狠丢向了仪表盘。

学校附近的医院内。

韩竞躺在病床上,医生将他的上衣掀起,看到肚子上明显有淤青,医生按了几处问道,“痛吗?”

叶邵扬站在旁边,韩竞的嘴角处也破了。

做完检查后,医生建议拍个片,叶邵扬上前将韩竞搀扶起身。

他坐直起身后,手臂抱在肚子跟前,叶邵扬眼里露出复杂。“先去拍片吧。”

“叶老师,我没事,只是皮肉伤而已,我自己明白。”

“既然来了医院,还是做个检查吧。”

韩竞坐在那里没动,“是你说的,这件事情不会把赵晓牵扯进来,是吗?”

“是,事情很快会过去的,顶多也就是被议论一段时间。”

韩竞擦了下嘴巴,“他打我,也是我活该。”

“以后千万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韩竞知道叶邵扬说得是什么事,“但是……付流音她……”

“付流音背后有穆劲琛,赵晓的背后又有谁呢?”叶邵扬冷冷说道,“付流音命好,园林的事情不也这么过去了吗?这次也是一样的。”

叶邵扬之前就是用这样的理由说服了韩竞。

对于付流音来说,反正会有人替她善后,往她身上泼一次脏水,却能救赵晓一次,于韩竞来说,他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赵晓在宿舍内躺了半天,中午时分,有人开门进来。

“赵晓,我替你打了饭,快起来吃吧。”

“好。”她爬起身来,在身后垫了个枕头,同宿舍的女生将饭菜递到她手里。

赵晓吃了两口问道,“音音呢?没跟你们在一起吗?”

女生赶忙站起身来,赵晓抬头看一眼,正好看到女生的背影。对方神色有些不自然,毕竟付流音的事情,她们都知道了。

可是韩竞现在明明是跟赵晓一对,就算之前追过付流音,他的女朋友不该是赵晓吗?

女生不敢乱说话,赵晓身体又不好,只能瞒她一天是一天了。

“音音还没上课呢就回家了,好像是家里有事吧。”

“是吗?”

“对啊,你赶紧吃饭。”

赵晓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吃过饭后,她给付流音打个电话,只是那头已经关机了。

赵晓躺回床上,她身子还很虚,她将手机丢到了一旁,想继续睡会。  付流音跟着许情深逛了会,她心不在焉的,情绪也不好。

穆劲琛开了车在外面转来转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

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找到付流音,虽然他能料到她跟许情深在一起,但倘若他料错了呢?

这一有事就关机的习惯,可真不好。

就算闹了别扭,冷静过后也该好好解决才是。

穆劲琛掏出手机,目光盯着宽大的屏幕。

许情深跟付流音站在广场上,天气温暖舒适,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许情深看到付流音转过头来。

她忍不住轻笑,“是我的手机。”

付流音自然知道,只是做了个下意识的反应。

许情深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不过这个电话,应该是找你的。”

说完这话后,许情深接通了电话,“喂。”

“蒋太太。”那边传来穆劲琛的声音。

“你好,有事吗?”

“我想请问下,音音跟您在一起吗?”

许情深放下手机,冲付流音说道,“是穆劲琛,他问我你有没有跟我在一起。”

付流音咬了下唇肉不说话。

“要不我回了他,就说我没见到过你。”

“不要。”付流音想也不想地说道,“我在东城没几个认识的人,他如果以为我没跟你在一起,肯定会急疯掉……”许情深忍着笑,“那就让他疯掉好了。”

付流音摇了摇头,“不,不行。”

许情深将她的心看了个清清楚楚,她将手机放回耳边,“是,她跟我在一起。”

其实方才的许情深和付流音的对话,穆劲琛也都听到了。

------题外话------

推荐紫菱衣新文:《枭王宠妃》

她是天上五彩仙池滚落下来的一颗花种。

每逢月圆,便成水上朵朵莲花

她亦是尚书府的嫡出小姐。

她拥倾城之貌,绝世姿容,武功高强,行霸天下。

他是金冠玉带,华丽锦袍的俊美冷酷王爷。

“爱妃,本王就喜欢你这款的,从了本王吧…”

男强女强文。欢迎入坑,喜欢收藏。谢谢

文文链接:http:///info/882697。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