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我不想离开你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劲琛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她在哪?”

“你怎么不问问她在做什么?”

穆劲琛坐在车内,顺着许情深的话往下说,“她在做什么?”

“她在哭。”

穆劲琛心里抽了下,付流音盯向许情深,想说自己没哭,许情深口气有些无奈,“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见到我之后,一直在哭,眼睛都快哭瞎了,嘴里直说你不信她。你也知道的,她没地方去,但是却不肯回穆家,穆帅,音音就跟我的妹妹一样,我不可能看她这样而我不管,我先把她带回家了。”

“不要,”穆劲琛赶忙出声,“她有家,就不麻烦蒋太太了。”

“但是她说不想回去。”

“您告诉我你们在哪,我这就过去。”

许情深说了所在的位子,挂断电话后,她看了眼身侧的付流音,“看来真是很紧张你,为了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

“但是我没哭。”

“你这样子,哭跟不哭也没什么区别了。”

穆劲琛挂断通话后,车子飞驰而去,他也不知道究竟开了多少码,只知道车速很快,路边的行人和景色来不及细看,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眼里。

来到许情深所说的地方,穆劲琛停了车,他一眼望去,就看到许情深和付流音坐在凉棚底下。

穆劲琛快步上前,许情深听见有急促的脚步声传到耳中,她抬了下头。

“蒋太太。”

“你来了。”许情深拿起边上的包,“既然音音不肯跟我走,有什么事,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许情深跟两人道了别后离开,穆劲琛拉开椅子坐到付流音身边。

他刚坐定,她就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穆劲琛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又要去哪?”

“你不是来接我回家吗?”

穆劲琛抬起俊脸看她,付流音居高临下盯着他,“难道,你只是说说而已。”

男人仔细端详着她的面色,“蒋太太说你哭了。”

付流音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没有。”

“回家吧。”穆劲琛跟着站起身。

两人坐进车内,付流音不住拉扯着自己的衣角,穆劲琛并未立即发动引擎,“我信不信你,你心里应该清楚。”

“我不清楚。”

“你就算真要重新找个人,也不可能找那个韩竞吧?”

付流音目光对上他,“那你为什么丢下我离开?”

“我……”

“我嫂子说,你愤然离去是因为你在乎我,喜欢我。”

“什么?”穆劲琛可没想到付流音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付流音盯着他看了几眼,“难道不是吗?”

两人四目相接,穆劲琛勉强笑了笑。他双手有些紧张地握着方向盘,“喜欢就是喜欢了,我没必要不承认,是不是?”

付流音别开视线,伸手拉了安全带想要系上,可是车子内的气氛都变了,她居然连一个安全带都系不好了。

穆劲琛落下车窗,手臂置于窗外,既然已经开了口,很多事情还是问清楚为好。“你呢,喜欢我吗?”

这问题真是够直白的。

付流音吞咽下口水,“快开车吧。”

“听见我说我喜欢你,你就不做任何回应吗?”

付流音继续掐着自己的衣角,“穆劲琛,你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

“是你先提的。”

付流音有些懊恼,还真是。“我们那个一年的约定,具体是到哪一天,你还记得吗?”

穆劲琛听到这,心情立马不好起来,“你就这么想走?”

“不是,”付流音紧接着又道,“我忘了具体的时间,也忘了是到哪一月,到时候你会提醒我吗?”

穆劲琛眼眸轻眯了下,“不会。”

“那我岂不是很难离开?”

男人失笑,发动了引擎,方才郁结的心情一扫而空,他的情绪居然受到了这么大的影响,分明是被付流音牵动着在走。车子开出去后,付流音还是想要对方才的事情做下解释,“穆劲琛,我不知道韩竞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但我怎么可能跟他有关系呢?还有去医院流产的事,更是无稽之谈了。”

“我知道,”穆劲琛想到这件事,脸色恢复了严肃,“怀孕的事,是不是跟赵晓有关?”

“你怎么……”

“还记得之前赵晓给你打过的那个电话吗?”

付流音当然是怎么都不会忘记的,“嗯。”

“看来,我当时的猜测成真了。”穆劲琛视线专注地落向前,“只是没想到这件事会把你也给牵扯进去。”

这更是出乎付流音的预料,“但我不怕别人的眼光,你要相信我了,我就觉得没事了。”

“怎么可能没事了?”穆劲琛口气不善,“那个男生把这种事情推到你身上,就等于往你身上泼了一盆永远擦洗不掉的脏水,你是我的人,可是这样的流言,偏偏就落在了你身上。”

“我知道,他是不想将赵晓牵扯进来。可能韩竞觉得已经很对不起赵晓了,现在必须要有一个人被推出去,所以……”

“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吗?”穆劲琛打断了付流音的话,“这种事情很好证明,只要去医院调个病历出来,就一目了然了。音音,对方不在乎你能不能够说清楚,在乎的是,这盆脏水能不能够彻底将你泼倒在地,最好让你永远都爬不起来,那才是最好的。”

“对方针对的应该就是我吧,毕竟那些照片上,只有我跟韩竞两个人的身影。”

穆劲琛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什么第二次?”

“第一次是园林的事,污蔑你怀孕就是第二次,这两件事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被人为地在学校里面宣扬开来,招来的一个个眼神和一句句辱骂,都是能置人于死地的最犀利的武器。”

付流音沉默了半晌后方说道,“但是我跟别人没有仇怨,除了学校里面喜欢韩竞的那个女生,这次B超单的事情也是她说的。”

“应该不可能,我让人查过肖含萍,她的背景很简单,除了舅舅在学校当老师之外,再没有什么厉害之处了。”穆劲琛自顾开着车,“再说,园林的那件事,肖含萍和韩竞都不在场,音音,你跟别人没有仇怨,不代表别人跟你哥哥没有仇怨。”

付流音听到这,一股寒意从体内升上来。

“你平日里有没有觉得,那个叶老师有什么不对劲的?”

“叶老师吗?”付流音细想了下,“好像没有,难道你怀疑是他?”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让人着重调查了几个人,但是这个叶邵扬的身边人也很简单,并没有跟你哥结怨的可能,所以我只能是怀疑,而不能断定。”

付流音之前并未往叶邵扬身上去想,毕竟男人平时也没做出什么可疑的举动来,这下经穆劲琛提醒后,她思来想去,要么就是这两件事情真的跟他毫无关系,要么就是他太能掩藏了。

回到穆家,穆劲琛刚将车停好,穆成钧也到家了。

男人见到两人,语气再正常不过地说了句,“回来了。”

“嗯。”穆劲琛淡淡应道。

“今天音音不是上学吗?回来得这么早。”穆成钧这是明知故问。

“是,她下午没课。”穆劲琛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是一流。

付流音并不知道兄弟俩其实已经是心知肚明了,她还帮着穆劲琛圆谎。“是啊,今天下午没有课。”

穆成钧点下头,行,随他们高兴,怎么说都好。

只要付流音没事,好好地回来就行了。

穆劲琛带着付流音往屋里走,两人来到楼上,进了屋,穆劲琛将门关上,他高大的身子抵着门板。

他看着付流音在屋内走来走去,这个身影真实地充斥在他的眼眶中,他不用像方才那样担心她会在哪,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因为她就在自己的眼跟前,伸手就能触及到。

穆劲琛忽然快步走上前,脚步急促,到了付流音身后,他一把将她狠狠按在怀里。

付流音弯着腰,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穆劲琛?”

“如果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一直都是好好的。”

“嗯,好像是。”

穆劲琛双手更用力地收紧,“所以,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允许它再发生。”

“穆劲琛,我没事。”

男人手臂松开,付流音转过身面向他站着,穆劲琛将她再度拉到自己怀里。

付流音靠在他身前,忽然用手在他腰间推了下。“这件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算说了怀孕的不是我,而是另有他人,恐怕那些人也不会相信我的,我其实并不想把赵晓牵扯进来。”

“这并不算是把她牵扯进来,她本来就在这件事情当中,你们学校传得沸沸扬扬,就算她今天不知道,明天也会知道,她如果不站出来,她能心安理得吗?如果她咬紧了牙关不说话,这样的朋友还值得你去维护?”

付流音开口,只是说话声还没传到穆劲琛的耳中,男人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穆劲琛轻拍下付流音的脑袋,“我接个电话。”他走到窗边,接通电话,“喂。”

“穆帅,有眉目了。”

穆劲琛倚在窗前,“说。”

付流音朝他看了眼,她听不到电话里的声音,但是她看到穆劲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所以,跟付京笙还是有关的?”

“是。”

付流音听到穆劲琛提到了哥哥的名字,她忍不住走上前一步,穆劲琛的视线也落到她身上。

电话那头的人应该说了不少话,因为这头的穆劲琛一直在沉默。

付流音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直到穆劲琛挂了电话,她这才快步上前,“谁的电话?怎么了?”

“没什么事。”

“怎么可能,我听到我哥哥的名字了。”

穆劲琛抬起手掌,将她垂落下来的发丝夹在耳后,“那人三番五次想害你,确实是跟你哥哥有关。”

“那人是谁?”付流音激动问道。

“不要急,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学校,有些事还要证据,我让人去找了,不过基本已经确定下来了,只需要下午再把资料送过来就好。”

付流音盯着跟前的男人,“你要跟我一起去学校?”

“是。”

穆劲琛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至于赵晓的事情,你说我该不该听你的?”

“既然已经找到了那个人,是不是也就没有把赵晓牵扯进来的必要了?”

“当然有必要,”穆劲琛将手机塞回兜内,“韩竞不是想要保护她吗?我偏偏让他得逞不了。”“你是随便说说的吧?”

穆劲琛轻笑,“明天的事情,我们一同去解决,我只能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已的话,我不会让赵晓牵扯进来,因为我有让你们都能全身而退的法子。但是如果事情出了意外,我肯定是要先保你的,到时候,你也不要怪我。”

“当然,”付流音点下头,“我懂好歹,不管怎样,我都不可能怪你的。”

------题外话------

我感觉过不了几张,高氵朝也快来了吧~望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