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救赎、赎罪/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

赵晓听到有人起床的动静,她睁开眼帘,坐了起来。

对面床铺的女生朝她看看,“赵晓,别起来了,今天再请一天假吧,我看你脸色不大好啊。”

赵晓轻摇下头,“不用了,我今天觉得好多了。”

她自己知道不能这样连续请假下去,老师方面肯定会怀疑的。

洗漱好后,赵晓拿了手机,一看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的,她赶紧将充电线也给带上。

走出宿舍,几人一道去往食堂。

前面走着几个女生,“你们说那个付流音怎么老有事情啊,这次也不知道学校怎么处置她……”

“会开除吧?”

“不会吧,我们学校以前有个初中生怀孕,那都没有开除啊。”

赵晓心里猛地咯噔下,这是什么意思?

“我搞不懂,她怎么会和韩竞搞到一起呢?”

赵晓这回确定自己没听错,她看了看身侧的两个女生,她们脸色都难看极了,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她几句。

前面的几人还在说着话,这样的话,自然不可能是故意说给谁听的。只是这件事的热度还没下去,只要赵晓走出宿舍,总是能听见这些声音的。

“韩竞之前不是追她吗?”

“对了……还有园林的事情,说什么怀孕,会不会是那时候……”

赵晓惨白着一张脸,听不下去了,她走上前几步,“你们胡说八道什么?”

那几个女生停下脚步,转过身瞪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音音她是被冤枉的!”

“有病!”那几人也不跟她多废话,“走吧,一会食堂的包子就得被人抢光了。”

赵晓怔怔盯着几人的背影,她嘴唇忍不住哆嗦,“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晓,你别这样,她们就是瞎传的……”

“是啊,你别放在心上。”

赵晓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你们别瞒着我了,这两天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说音音怀孕了?”

一名宿友闻言,虽然为难,但还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给了赵晓。

赵晓站在原地,摇摇欲坠,这件事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是叶老师把音音叫进办公室的?”

“是啊,韩竞也去了。”

“是韩竞……他说怀孕的就是付流音。”

赵晓丧失理智般轻吼,“不是,这件事跟音音没关系!”

“赵晓,你别太激动……”

“我去找叶老师说说。”

“喂,你去干什么啊?”一名女生赶紧抓住赵晓的手臂。“你才是韩竞的女朋友,别人不知道,我们能不知道吗?你心里还不够难受的是不是?”

“但这不是事实!”

那名女生叹口气道,“你也别想得太简单,万一这就是事实呢?”

赵晓和她们说不清楚,她抽出自己的手臂,“你们快去食堂吧,我不饿,我不吃了。”

说完这句话,赵晓快步离开。

一路过去,她脚步急促,心里更是急得不行,校园内穿梭着各个专业的学生,有的正在说闲话,有的在刷手机,赵晓听到了一些关于付流音的话。

“她还有脸来上学吗?”

“未婚先孕,疯了吧?”

“丢死人了……”

赵晓的脚步一点点放慢,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女生来说,那是一辈子的污点,就算学校不处理,一般的女生也没法在学校待下去了。

赵晓心有惶恐,这种事,肯定会让家长出面,她紧张地双手握着,如果被她爸妈知道的话,恐怕真的会将她活活打死吧?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办公室的,站在门外,赵晓看着那扇并未关紧的门,她心里忽生出一种巨大的恐惧,她知道她推开这扇门的话,将会意味着什么。

她没有这个勇气,可是她不能退缩啊。

那盆脏水泼到付流音身上的时候,她肯定是任由自己脏了。因为付流音只要说过她赵晓的名字,学校里那些流言中,就不可能让赵晓清清白白的。可是所有人都没提到赵晓的名字……

她将手落到门板上,没有再仔细往下想,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只有叶邵扬一人,他拿了一张照片正看得出神,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叶邵扬猛然回神,他将照片放回抽屉内,再将抽屉推上,“赵晓?你怎么来了?”

“叶老师。”赵晓上前几步。

叶邵扬朝她看着,“有事吗?”

“我想问问音音的事情。”

“赵晓,你身体不舒服,既然有请假条,你就在宿舍多休息两天吧。”

赵晓面色还是苍白的,“叶老师,音音会怎么样?”

叶邵扬拿过旁边的一本书,“放心吧,她没事。”

“真的是韩竞?是他说怀孕的是音音吗?”

“赵晓,你这是怎么了?”赵晓不住给自己加油,想要让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叶老师,这件事跟音音没关系。”

叶邵扬似乎听不进去,“赵晓,我作为班主任,付流音的事情我也有责任,你就不要在这添乱了,快去上课吧。”

“叶老师……”赵晓不想让自己以后后悔。“韩竞撒了谎,去医院的人是我,跟音音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她陪着我去的!”

叶邵扬是真没想到赵晓居然有这个勇气在这承认,他面色微变,目光一瞬不瞬盯着赵晓,“赵晓,你知道你说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

“这种事情毕竟不光彩,你居然还能主动承认?”

赵晓紧张地握着自己的衣角,“叶老师,医院是音音陪我去的,她已经够可怜了,不能什么事都赖到她身上去。”

“你从哪里看出她可怜?”叶邵扬问道,“这件事对她造成不了实质性地伤害。”

赵晓听着不对劲,她面露疑惑地盯着叶邵扬,“叶老师,您这话什么意思?”

“赵晓,去上课吧,过不了几天,这件事就能过去……”

“不行,我说了这事情跟她无关。”赵晓执拗得厉害。

穆劲琛的车开到了学校,付流音朝外张望眼,“这两件事,到底都跟谁有关?叶老师吗?”

“如果对方伤害你,是因为你哥哥先伤害了他,你会怎么做?”

付流音垂了下眼帘,“就和上次那些人一样吧?她们冲到学校里来,恨不得要我的命,而最重要的前提却是……”

付流音有些说不下去,这始终是她心里最大的一块石头。“这是因果报应吧,我在为我哥哥赎罪。”

两人走进学校的时候,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办公室内,有别的老师进来,但一早都有课,所以都匆匆离开了。

门被关上,叶邵扬站起身冲赵晓说道,“赵晓,你若真要坚持你的说法,那好,先把你爸妈喊过来吧。”

她明显哆嗦了下,“叶老师,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你在学校怀孕的事,我作为班主任是不可能瞒着你家长的。”

“叶老师……”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了,叶邵扬抬头,看到穆劲琛径自走了进来。赵晓回头看去,看到付流音也来了,她情绪复杂万分,更多的则是愧疚,“音音。”

付流音走到她身侧,“你怎么不多休息两天?”

“我,我没事了。”

穆劲琛从旁边的办公桌旁拖了张椅子,他坐到叶邵扬的桌子旁边,叶邵扬也坐了下去。

“音音……”赵晓想要说话,付流音对着她轻摇下头,“没关系,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真的没关系,我很好。”

叶邵扬面色平静,甚至还牵动了下嘴角,“穆先生过来有事吗?”

“叶老师,你认识一个女生吗?萧清,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岁。”

付流音看向叶邵扬,只见他面色唰的变了,视线紧紧盯着穆劲琛。

穆劲琛冷笑下,“看来这个名字,对你的触动很大,我前几次接触你,你面上的表情可从来没有这样夸张过。”

男人身子往后靠,“萧清,萧清。”他嘴里一遍遍地轻念出声。

付流音和赵晓面面相觑,付流音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穆劲琛的表情逐渐冷下去,“怕是所有人都不会知道你和萧清的关系吧?或者可以这样说,在你们还没确定关系之前,她就已经自杀了。”

“你是从哪得知的?”

“自然是一点点查出来的,我查到了你之前的学校,主要是想找找有没有人跟付流音之前的遭遇很像。萧清的事情,很多人至今还记得,但是查到她身上后,这条线索一度中断了。因为萧清的父母没有害付流音的可能,她又是家中的独生女,亲戚朋友挨个查了一圈,始终却没有答案。”

叶邵扬闻言,冷笑了下,“那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我也以为拿你没办法了,但是没想到,我找到了萧清读书时候的一个闺蜜,她说萧清喜欢买书,出事之前给了她一箱子的书,而她呢,无意中就在其中一本书里面,发现了一封情书。”

叶邵扬的目光逐渐空洞,好似忽然掉进了回忆中。

付流音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下,她隐约有种预感,穆劲琛接下来所要说的话,应该会充满了悲伤和凄凉吧?

“情书是你写给萧清的,所以落笔的并不是你的真名,但是那个笔名你至今还在用,大大小小的杂志上也发表了不少的文章。”

叶邵扬没有说话,穆劲琛轻抬起一条腿,搭在了另一条腿上面,“叶邵扬,付京笙所做过的案件中,就有萧清这一桩,这也就是你害付流音的原因吧?”

付流音双腿冰凉,她站在穆劲琛的身后,视线忍不住看向叶邵扬。

男人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怪异的笑来,“是啊,那一点点钱,就把一个人给害死了,付京笙接的不都是大案吗?几个女生间的争吵而已,至于让他费尽心思吗?”

萧清的事情比较早,那应该是付京笙刚接触到这方面,所以价钱出的很低,但那时候,这个价钱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叶邵扬手掌轻按向额头,“你们绝对想不到,萧清是怎么一步步被人逼死的!”

付流音忽然有些听不下去了,她想要转身离开,但是脚底下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般。

“萧清她人很好,善良、温和,从来不与人计较,她是喜欢读书,所以书香气很重,不止是我这样觉得,你随便去问问,能有几个人说她不好?

叶邵扬觉得这几年过得很快,却又很慢,因为他始终忘不掉心里那张属于潇清的脸。“直到潇清出了意外,”叶邵扬抬起视线看向付流音,“就像你一样……潇清出去采风的时候,失踪了一个晚上,等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被人扔在了野地里,光着身子……”

这一幕对于叶邵扬来说,至今仍然是最深的痛,“潇清尽管没有被侵犯,可是谁能相信她呢?我跟她说,我不在乎,我相信她……”

付流音忍不住眼睛酸涩,两个手掌也慢慢握成了拳头。

“但是等她好不容易振作,回到学校之后,等待她的又是什么呢?是嘲讽,是幸灾乐祸,是一个个揭她伤疤的刽子手。付流音,她终究没有如你一样,能够硬挺过去,或者也可以说,是我不如穆先生强大,我护不了她的周全。”

付流音轻咬下唇肉,望出去的视线有些模糊,这一切,又都是因为哥哥吗?

“我和潇清的关系,还未来得及明确,就这样夭折了,潇清是从自己的教室门口跳下去的,很决绝,一点能挽留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穆劲琛也是静静地听着,叶邵扬眼眶内通红,“我一直以为那次采风的事情,是个意外,直到付京笙落网,我居然看到了萧清的名字!原来当初是她同班的一个女生找到了付京笙,原因呢,说出来真是可笑,就因为选拔比赛她输给了萧清,她咽不下这口气,她要让萧清在学校里再也抬不起头!”

叶邵扬说到这,喉咙口溢出了难以抑制的悲鸣,“一个最最蹩脚的理由,却葬送了一条命,萧清还那么年轻,付流音,你说,你的哥哥难道不是恶魔吗?他害死了这么多人,如今坐个牢就行了吗?”

付流音说不出话,她喉咙口像是被一团棉花给堵住了,她没有资格去反驳一句。

穆劲琛声音依旧是冷冷的,“所以,园林那次事情是你找人做的,为的就是要让付流音和当年的萧清一样。”

“是,我只是想要看看,当付京笙的亲生妹妹遇上了这种事,她能不能挺过去?”叶邵扬整个人颓废极了,泪水顺着眼角往下淌落,“这个世界,就是能有这样的本事,一张嘴就能将白的说成黑的,萧清当年就是被那些口水给淹死的。”

“但你别忘了,那些事都是付京笙做的,付流音也是无辜的,你不能迁怒到她身上。”

“为什么不能?”叶邵扬问得理所当然,“我们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去杀了付京笙,可是他被关起来了,谁还能找他算账呢?难道余生,我们都要生活在这样的痛苦中吗?我们得不到宣泄,就只能找他最亲近的人。”

穆劲琛手臂放到桌上,“为人师表,居然就是你这样的。”

“我至今没有谈过恋爱,就是因为萧清太好,我忘不掉她。”叶邵扬抬起手臂,手指轻轻在眼角处擦拭下,他摇下头,却又笑出声来,“如果没有付京笙,我和萧清应该早就结婚了吧?她做最喜欢的教师职业,我也是,我们两个如果巧的话,还能在一所学校里面。下班后可以一起买菜、做饭……”

叶邵扬轻抬起下巴,但是没用,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淌下来。

“穆先生,你既然已经查到了萧清身上,就肯定也见到了萧清的父母吧?失去了最爱的独生女儿,他们这些年比我难过多了。”

赵晓跟着落下眼泪,付流音心口一阵阵传来钝痛。

叶邵扬盯着付流音看了两眼,“我该做的都做了,最大的遗憾就是……如果萧清当初也能和你一样坚强,那该多好?其实只要走过最难过的一个月,后面不就没事了吗?可她就是走不过去,她走了,这道坎,我也走不过去了。”

楼底下,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声音响亮而尖锐,划破了整个校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