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一定要离开他,一定!/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晓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她走到窗边,看到警车来了。

叶邵扬没有惊慌,只是淡淡在嘴角处勾勒起一抹弧度,“我和萧清的关系,确实谁都不知道,当时还处在朦胧期,我没想到你能查到我身上来。”穆劲琛盯看了他一眼,“我在园林里找到付流音的那次,你应该还记得清清楚楚吧?当时我看到了她的样子,只是我没时间让外面的学生都离开。我记得让你拿完毯子后,我跟你说了一句话,我说带着那些学生们离开,我出来的时候,不想见到任何人。但是等我抱着付流音从假山内走出来,我却看到你们站在不远处,这其中,还包括不少男生,外面的大巴车也没被安排走,叶邵扬,这是你故意的吧?”

付流音如今听来,才知道当初是有多少刻意。

“你就是要让这件事在整个校园内传遍,如果是别的老师,应该会在第一时间替我们隐瞒吧?所以那时候,我就对你起了疑心。”

叶邵扬坐回椅子内,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签字笔套上笔套后放回笔筒内,备课本放到旁边,上课用的电脑也用纸巾轻轻擦拭了一遍。最后,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

他将照片塞进自己的衣兜内,赵晓走到办公桌前,“叶老师,韩竞为什么会撒谎?”

“我跟他说,承认付流音怀孕,要比承认你怀孕好得多,因为穆先生有办法让付流音从这漩涡中退出来,但是他却不能,他若想帮你,只能咬定了怀孕的是付流音。”

赵晓闻言,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她冲身旁的付流音说道,“音音,对不起。”

“这件事跟你无关,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怎么会无关呢,明明我才是……”

穆劲琛知道警方马上就会上楼,他看向面前的叶邵扬,他从容、淡定,似乎早就在等着这一刻。

“这次的事情,到此为止,叶邵扬,你其实就是冲着付流音来的,再将一个赵晓牵扯进来,也没意思。”

“我也是这样想的。”叶邵扬目光落向付流音和赵晓,“我不想伤害付流音以外的任何人。”

穆劲琛听到这,一把怒火压抑不住,猛地蹿了起来,“付流音也是无辜的!这些又关她什么事?害人的是她哥哥,你凭什么把所有的怨恨加注到她身上?”

叶邵扬神色清冷,眉宇间藏着释然,现在他反而觉得是解脱了。

他也痛苦,人性的挣扎将他折磨得痛不欲生,如今这样,反而好了。

叶邵扬笑了下,“那如果是你呢?穆先生,如果你最亲的人死在了付京笙的手上,你再见到付流音时,你会觉得她是无辜的吗?你会不会还能让她做你的枕边人?”

付流音没来由地战栗了下,她不由将视线落向身前的男人。

穆劲琛不以为意,“这种可能性,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穆先生,世事难料,我只是想让你站在我的立场想想罢了。”

穆劲琛自然觉得不可能,付京笙早就归案了,他在监狱里面又能兴得起什么风浪?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几名警察走了进来,付流音忍不住上前步,穆劲琛站起身来,将她拉到身侧。

“叶老师……”付流音看到叶邵扬起身,她想要开口,穆劲琛朝她递了个眼色,“你知道叶邵扬已经犯法了吗?”

园林的那件事,能够算作绑架了吧?付流音视线模糊,叶邵扬被带走的时候,冲付流音说了句,“我并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可能还会有这样的尝试,现在的我已经尽力了,只是你和萧清的命不同。付流音,我用不着你替我求情,你虽然是我的学生,但你也是付京笙的亲妹妹。”

“不……”

付流音看着叶邵扬被带走,穆劲琛伸手抱住她的肩膀。

叶邵扬听到这一声不字,他回头看了眼付流音,“不什么呢?是不想做付京笙的亲人吗?”

她悲恸难消,身子微微弯了下去,赵晓在旁边看得也难受,“音音。”

“你先回教室吧,这儿有我。”穆劲琛说道。

赵晓尽管不放心,但是看着两人的神色,她就算留在这也帮不了什么,“好。”

赵晓走出去后,穆劲琛将付流音用力抱在怀里,“今天出门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让你待在家里别出来。我替你都解决好了,你再过来不是更好吗?”

“但若不是听到叶老师亲口所说,很多事情,我……”

付流音无力、疲惫,如果付京笙此时站在她面前的话,她一定要好好问问他,为什么当初非要干这些事?他难道真是是非一点都不分了吗?

也许是印象当中,付京笙都是一副好哥哥的形象,至少他向来体贴、爱护这个妹妹,恨不得将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所以付流音听了那些新闻,心里尽管有起伏,却总是想着付京笙下半辈子的凄惨。

如今,一个个曾经的受害人找上门来,一个个故事没有丝毫的添油加醋,它们真实地呈现在她的面前,付流音越来越感觉到了付京笙的残忍、冷酷,这样的人谁能不害怕,不远离呢?

萧清死后,失去独生女的萧家自此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中,而当时的付京笙,他拿了那笔钱之后,又做了些什么呢?

说不定只是给付流音买了一件她心爱的东西,说不定,只是买了一块装饰的手表,或者几套价格不菲的名牌时装?

然而这些都是一条命换来的。

也许付京笙要说,他要的只是萧清再也抬不起头,没想过要她的命。难道他就没想过一些事情发生过后,它总会有最坏的结果吗?

付流音低着头,穆劲琛轻拍下她的肩膀,“走吧。”

“穆劲琛……”

“嗯。”

“我想见见我哥哥。”

穆劲琛没说话,付流音手掌捂住眼帘,掌心内湿漉漉的,“我一直都想见见他,但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所以我尽量在你面前乖一点。”

付流音垂下手臂,手掌握住穆劲琛的臂膀。“今天,我特别想见见他,不然的话,我心里会难受死的。”

“好。”

付流音微怔,她没想到穆劲琛会答应得这样干脆。以前,哪怕她好话都说尽了,穆劲琛也没同意过。

付流音跟着穆劲琛出去,警方已经将叶邵扬带走了,现在正好是上课时间,可还是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站在楼底下,很快,叶邵扬被带走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校园。

穆劲琛在路上打了个电话,监狱并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但每月都会有探监的日子,付京笙除了付流音这个妹妹以外,再没有别的亲人了,更加不可能会有别人去看他。

穆劲琛挂断通话后问了句,“身份证带了吗?”

“嗯,带了。”

来到付京笙被关押的监狱内,付流音办理好了手续,穆劲琛在外面等她,她一步步往里走的时候,心情忐忑无比。

付流音来到一间屋内,没过多久,付京笙就被带过来了。

这儿没有像电视中演的一样,探视的时候隔着一块玻璃,或者只能通过话筒才能说话,付京笙见到她,激动地快步上前来,“音音!”

“坐好。”身后的男人轻斥声。

付京笙坐在了付流音的对面,他目光不住在她脸上扫来扫去,“音音,你还好吗?你现在住在哪?在做什么?还有没有人找你麻烦?”

付京笙在里头,每天每夜都在担心着她,他知道很多人都不会放过她。

“哥……”

“音音,你快说话啊。”

“哥,你记得萧清吗?”

付京笙端详着跟前的妹妹,她看上去并没有一副很狼狈的样子,身上的衣物干净整齐,脸、双手,这些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没见到什么外伤。他一颗心落定下来,“我失去了你的消息,我真是担心死你了。”

“哥,你记得萧清吗?”

“音音,我们难得见一次面,不要被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占了时间。”

付流音盯着对面的男人,她还未从那个故事中抽身,可是付京笙却早就把故事的女主角给忘了。

付流音觉得悲哀,她垂下眼帘,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音音,你现在跟谁在一起?情深吗?”

她轻摇下头,“嫂子已经是蒋太太了,噢,不,她不是我嫂子了……”

付京笙放在膝盖上的手轻握了下,“那你呢,是跟着她吗?”

“我有什么脸去跟着她?”付流音反问。

半晌后,她这才继续说道,“哥,我也已经结婚了。”

“什么?”付京笙大吃一惊,神色有了明显地变化,“对方是谁?你跟谁结婚了?”

“当初你不肯认罪,是穆家的人用我威胁你,这才让你承认了全部的罪名,是吗?”

付京笙似乎并不想听到穆家二字,他敷衍地点下头。“是。”

“哥,我跟穆劲琛结婚了。”

“穆劲琛?”这个名字在付京笙的嘴里被默念了一遍,付流音目光紧紧盯着他,忽然看到付京笙脸色大变,一双眼睛充满难以置信地看向她,“你跟穆家的人结婚?”

“是。”

“为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半年多了吧,只是一直见不到你,就没告诉你。”

付京笙忽然将双手放到桌上,“为什么要跟他结婚?音音,你不能跟他结婚!”

“我当时有选择的权利吗?”付流音眼角还缀着冰凉,那一滴眼泪始终没有滑下去,“你的事情被揭发之后,整个东城都沸腾了,那些受害者的家属不能找你报复,所以都把矛头对准了我。只有穆劲琛可以救我,我如果不跟他结婚的话,现在可能连命都没了!”

付京笙表情痛苦,他用双手抱着自己的头,“那你也不能跟他结婚,音音——”

他陡然抬起视线,“快从他身边离开,穆家的人,统统不是好人,你听我的,快点离开!”

“哥,我离开了穆家,我能去哪?”

付京笙攥紧了双拳,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暴突起来,“不管你能去哪,只要离开穆家就好,音音,哥哥不会害你的。”

“为什么?”付流音凑近上前问道,“难道仅仅是因为,穆家用我威胁你,让你认罪了吗?”

付京笙的目光别开,似乎有什么事不能说,他思忖片刻后,这才说道,“我设局害过穆成钧,穆成钧是穆劲琛的亲哥哥,你不会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付流音轻拭下眼睛,“你被带走之后,我就被穆成钧的人逮住了,要不是穆劲琛,哥,你可能就见不到我了。”

“所以,你快离开穆家。”

“但现在不一样了,大哥对我已经不再是恶意满满的了,相反,我如果离开穆家的话,外面一个个虎视眈眈的人,他们都不会放过我。”付京笙怎么都没想到,付流音就这样嫁给了穆劲琛。

“穆家有权有势,你又是我的妹妹,他们怎么会同意让你嫁进去?”

付流音没有瞒他,“当时穆老先生刚过世……”

“穆朝阳死了?”付京笙忽然打断付流音的话。

“哥,你认识穆老先生?”付流音也忍不住吃惊问道。

“我之前听说过他的名字……”

付京笙失神般,身子往后靠,他在监狱内,消息闭塞,几乎也不与旁人说话,付京笙目光落向前方,“他是怎么死的?”

“哥,你问得这么细致做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而已,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付流音咬着嘴角,视线紧盯着付京笙不放,“我之前听大哥说,爸的死不是意外,应该是有人故意设了局……”

付京笙的眼眸内似乎黯淡了下,付流音心里忽然涌起了强烈的不安,她连连追问道,“哥,我们跟东城的人应该都不熟悉啊,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你为什么要问他是怎么死的,难道那个局……”

付流音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她目露惊恐,就连嗓音都变了,“哥,你别吓我。”

“你想到哪里去了?”付京笙有些无力地说道,“我做的那些案子,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再说穆朝阳出事的时候,我不是已经进来了吗?这件事当然不会跟我有关系。”

付流音差点忘了这一点,她脸色豁然一松,“是,我忘了,忘了穆家出事的时候,你早就失去了自由。”

“音音,穆家不是你能久留的地方,听哥的话,找个时机赶紧离开吧。”

“哥,你让我离开去哪呢?”付流音话语里带着丝丝地哀戚,“我是穆劲琛的妻子,好歹穆家还是我的家,我要是离开了穆家,我在这世上还能倚靠谁?”“不论倚靠谁,都比你留在穆家要好!”

“为什么?!”

付京笙话到嘴边,却又吞咽了回去。

隔着一扇玻璃,穆劲琛站在外面,他将二人的对话清清楚楚听到耳中。付京笙的态度实在是令人不安,在穆劲琛的印象中,除了辛家的那个案子,付京笙和穆家就再无别的瓜葛了,难道付京笙就是怕穆成钧因为这件事而迁怒到付流音身上吗?

可既然穆劲琛已经跟付流音结了婚,付京笙就应该知道,他是有这个能力处理好这种关系的。

那他究竟又在惶恐什么呢?

“音音,你跟穆劲琛……过得好吗?”

穆劲琛轻抬眼帘望进去,付流音双手放到桌上,“好,很好。”

“好就好……”

“哥,我现在又在读书了,都是穆劲琛给我安排好的。”

“是吗?”付京笙眉角的锋利暗暗藏起来些,表情温柔下来,“还会有人找你麻烦吗?”

付流音抿紧唇瓣,看着付京笙的样子,她却将满腔的委屈都吞咽了回去。

“哥,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

“后悔去做了那些事,要不然以你的天赋,我们一样也能过上好日子的。”

付京笙轻笑下,“音音,你是觉得有我这样的哥哥,是种耻辱是吗?”

“哥,我只是觉得那些家庭都太可怜了,而被害的大多数人,他们都是好人。因为找到你的都是坏人,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不该是恶有恶报吗?”

付京笙别开视线,“以前的事情,我们不要再提了。”

“哥,我不能经常来看你。”

“我明白,我现在知道了你没事后,我的心也就定下来了。”

付流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双手捂住脸颊,肩膀轻耸,一看就是哭了。付京笙见她这样,便有些着急起来,“音音,你这是怎么了?”

付流音摇着头,也说不出话来,穆劲琛双手抱在胸前,冷冷地盯着里面的兄妹二人。

“你别哭,有什么事好好跟哥说。”

“哥,我觉得我如果生活得太好,我都会有一种罪恶感……”

“你胡说什么呢?”

付流音松开手,眼圈通红,一张小脸被泪水浸湿了,“那种感觉,你不会懂的。”

付京笙心里狠狠刺痛了下,他的悔意还不够深,只是看到付流音这样,他心如刀绞,“音音,事情都是我做错了,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你做的那些事,难道不是为了要让我过上更好的日子吗?”付流音伸手不住在脸上擦拭着,“所以别人怎样对我,都没关系,比起他们受过的伤害,我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付流音,这个世界不需要你善良!”付京笙忽然扬高了音调,“事情是我做的,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用不着你去替我赎罪!”

“那好,那你从今以后就好好的,有时间就多想想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把你的本事用在正途上。哥!你作孽太深,没人会原谅你,所以你也就破罐子破摔,不需要别人的原谅了吗?”

付京笙语塞,盯着对面的小脸半晌。

“好了,时间到了。”

付京笙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一次妹妹,被带回去之前,他总算松了口,“音音,我听你的,我会尽我一切的可能去赎罪,你在外面好好照顾好自己……”

付流音泪流满目,付京笙走出去之际,还不忘叮嘱她一句。“千万记得哥哥的话,如果可以,离穆家远一点……”

穆劲琛紧锁眉头,他转过身,一张脸沉浸在阴暗中。

付流音走出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泪痕,穆劲琛犹如没事人一般上前,他伸手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怎么哭了?”

“好久没见,情绪自然有些控制不住。”

“你哥哥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把你惹成这样。”

付流音想到付京笙那句话,她总觉得有种不对劲的感觉,她勉强勾了勾唇角,“没什么。”

穆劲琛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没什么就好,走吧,回家。”

她跟着穆劲琛走出去,到了外面,付流音抬头看眼上空,“我们是要回家吗?”

“当然,难道你还想去哪?”

“学校……我还能回得去吗?”

“可以,明天就能去上学。”

付流音不相信,她勉强笑了笑,“你别安慰我了。”

“跟你实话实说,怎么就成了安慰你?”付流音将信将疑,“叶老师都被抓走了。”

“就因为他被警方带走了,你才能干干净净地回去上学。”穆劲琛一脚跨下台阶,他站在下方,侧首看向身后的付流音,“你总说你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是我在乎,这种脏水我不允许落在你身上。”

付流音往下走,手掌被穆劲琛拉了过去。中午下课后,赵晓站起身来,回头看眼,付流音还没回来。

她想到付流音在办公室内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阵酸楚。

跟着另外几名女生一道下楼,走过公告栏的时候,赵晓看到一堆人聚在那里。

大家连中饭都顾不上了,看清楚了公告后,叽叽喳喳谈论开。

“天哪,怎么会是叶老师?”

“那些事情居然都是叶老师做的?”

赵晓听到这,忍不住往前挤去,叶邵扬刚被警方带走,学校方面的处分就下来了。公告上写得清清楚楚,叶邵扬因为私人原因误导视听,付流音的事情纯属被人陷害,而且园林事件已经触犯到了法律,目前叶邵扬正在接受调查……

“怎么会这样?”

“谁知道啊,可是学校的公告骗不了人吧,你们看,叶老师都被停职了……”

“今天叶老师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我就在警车旁边,我都看见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赵晓紧紧盯着那张通知,冷不丁听见身侧有人说道,“你们看,韩竞来了。”

“说付流音怀孕的好像就是他吧?”

“对啊,可跟叶老师又有什么关系呢?”

韩竞经过的时候,看到赵晓站在那里,几名认识的男生走上前,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问道,“韩竞,你看了吗?叶老师被抓走了,可那名女生怀孕的事……”

“行了,”韩竞冷冷打断对方的话,“既然学校下了通知,就肯定是查清楚了一些事,我们就别瞎凑热闹了。”

“但这毕竟也是你跟付流音的事情啊。”

韩竞一把揪住对方的领子,另一手挥出去打在男生的脸上。

人群中像是忽然炸开了锅似的,“不好了,打架了!”

赵晓一回头,看到两个男生扭打在一起,旁边的女生拉了拉她的衣袖,“打起来了,这可怎么办?”

“我们也帮不上忙,走吧。”赵晓说完,转身离开了。

另外几人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回到穆家,穆劲琛跟付流音下了车。

“今天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吧,学校里人多口杂,到明天就好了。”穆劲琛手里把玩着车钥匙,“下午校方应该会开会,将叶邵扬做的事情公布出来,虽然这也算是学校的丑闻,但好歹那只是叶邵扬的个人行为。”

学校里面最近的风言风语太多,是时候该整顿下了。

“好。”

两人走进去,在玄关处,正好碰上了要出门的穆成钧。

穆劲琛让付流音先进去。

穆成钧换了鞋子后出门,穆劲琛追上前两步,“哥。”

“怎么了?”

“肇事司机都找齐了吗?”

穆成钧沉了下脸,“快了,有一名司机长期居住在外地,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姑且等他几天。”

“好。”穆劲琛潭底有阴戾扫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