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借刀伤人/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鼎龙庭。

许情深回到家的时候,蒋远周并不在,她换了鞋子往里面走,佣人见到她,打过声招呼,“蒋太太。”

“霖霖和睿睿呢?”

“在楼上呢,刚跑上去的。”

许情深将包放到一旁,“我待会要带他们出门,我先去换身衣服。”

“好,我去把霖霖和睿睿带下来。”

许情深其实并不想出门,但是夏萌打了电话来,说是一定让她过去聚聚,今天夏萌和许明川都休息,两人又跑去超市买了一堆的菜,许情深拒绝不掉,只好答应。

蒋远周外出有事,但是也接到了许明川的电话。

许情深带上两个孩子去往许明川的住处,她半路接到了蒋远周的电话。“喂。”

“情深,你在哪?”

“我要去明川那里……”

“我一会开完会直接过去。”

“好。”

许情深来到许明川的住处,车子停在了门口,她下车的时候看到许明川大步从屋内走来。

许明川打开后车座的门,伸手将睿睿抱在怀里,“小家伙们,有没有想舅舅啊?”

许情深在另一侧抱起了霖霖,她关上车门后跟着许明川往里走,“萌萌呢?”

“在里面切菜呢。”

两人穿过院子走进去,赵芳华站在门口处,手里抓着一把瓜子,见到几人进来,懒洋洋地看了眼。

“妈,姐来了。”

赵芳华又不是眼瞎,当然看得见,她朝许明川怀里的男孩看了眼,“你抱他做什么呀?他又不是你姐的孩子,看你们一个个把他宠的……”

“嘘!”只是许明川制止的已经晚了。

许情深听到这,不悦地上前,她朝许明川递个眼色,“明川,你带霖霖和睿睿先进屋。”

“好。”

许情深将霖霖放到地上,许明川弯腰,将小女孩也抱在了怀里。

几人进去后,许情深站到赵芳华跟前,赵芳华朝她看看,“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许情深嘴角泛起冷笑,“我早就跟你说了,睿睿和霖霖都是我的孩子,当初就是龙凤胎,这些话你以后再也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说了。”

“你回来的时候就带着霖霖……情深啊,你干嘛这么想不开,别人家的孩子……”

许情深打断她的话,“我带着霖霖,是因为睿睿在出生的时候,就被蒋家带走了。别人家的孩子养不熟是吗?就像我一样?”

“你,你现在翅膀硬了,我说一句话,你能顶十句!”

许情深丢下她后往里走,夏萌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姐,你来了。”

“嗯,萌萌,在忙什么呢?”

“刚把洗好的菜都切好了,一会准备炒菜。”

许情深走过去几步,“我帮你吧。”

“不用了,有明川给我打下手就好。”

赵芳华从外面进来,许情深朝不远处的许明川看眼,“就要让他多干干活,以前在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

赵芳华走上前,正好听到这句话,脸色立马板了起来,“是,以前我们明川在家什么都不干,结了婚倒好,拖地、做饭样样都要来,真是作孽。”

“妈,这不是作孽,这是享受。”夏萌接过话,又甩了她一句,“这里面的乐趣,你是不会懂的。”

“你让明川干活,还能有乐趣?”

夏萌耸了耸肩膀,“对啊,不信你自己问明川,你别总是觉得你为明川好,这个不让他做,那个不让他碰,你问问他自己的意思,他要不想干,我绝不勉强他!”

许情深站在一旁不说话,赵芳华天生就肚量小,夏萌的这句话就够她气个半天了,但夏萌毕竟是儿媳妇,不像许情深,她想骂就骂,想说就说。

“明川,明川。”赵芳华抬高嗓音喊道。

许明川从客厅内快步过来,“怎么了,妈?”

赵芳华双手抱在胸前,“夏萌说你喜欢干活,这还真是笑话,我这当妈的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妈……”许明川夹在中间自然不好受。

夏萌上前拉了下他的手臂,“一会姐夫就到了,你跟我进厨房吧。”

“好的。”

“明川!”赵芳华上前步,将他喊住,“一个大男人进什么厨房啊?”

“妈,我喜欢干活。”许明川说着,就跟夏萌走进了厨房。

赵芳华气得脸色铁青,许情深也不去管她,她抬起脚步走向了客厅。

蒋远周来的时候,许旺也回家了,男人在外面按响了门铃,赵芳华知道是他,赶紧过去开门。

“远周来了啊,快进,情深和孩子们都到了。”

男人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进去,经过餐厅时,闻到了厨房内的香味。“好香。”

许明川喊了声姐夫,声音很快被夏萌的炒菜声压下去,蒋远周走进客厅,霖霖和睿睿扑上前来,男人蹲下身,将两个孩子抱了起来。

赵芳华泡了杯茶,她笑眯眯地上前,将茶杯放到茶几上,“远周,喝茶。”

“好,谢谢。”

两个孩子在蒋远周的腿上也坐不住,很快就下来了,现在正是爱吵闹的年纪,霖霖追着睿睿满客厅地跑,许情深和蒋远周说着话。冷不丁听到砰地一声传来,睿睿一不下心摔在了地上,赵芳华视线看过去,不以为意说道,“没事,没事,男孩子皮实。”

她快步上前,一把就将睿睿拉了起来。

睿睿倒也没哭,跟霖霖又玩开了。

客厅里吵吵闹闹的,许旺拿了水果过来,让许情深和蒋远周吃。

许情深看了眼电视,“你怎么过来的?开车吗?”

“老白将我送过来的,我一会跟你回去。”

许情深凑到蒋远周身边,压低了嗓音说道,“你要实在太忙的话,其实也不用过来。”

蒋远周薄唇贴向许情深的耳边,“不过来不行,我总怕你被人欺负了。”

“谁敢欺负我?”许情深嘴唇又贴到蒋远周耳边,“放心吧,她现在对我的态度好多了,再说,我没认识你的时候,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蒋远周手臂揽住她的腰,他身子微微往后退,薄唇贴着许情深小巧的耳朵,“所以,你要是早点认识我多好呢?早早地跟了我,你也不至于这样受罪,还有……很多愉悦的事情也能够早一点体会到。”

许情深知道,蒋远周白白长了一张正经的脸,说话的时候总会越说越歪,让人拉都拉不回来。

许情深握起粉拳,在他肩膀上捶了下。

赵芳华看在眼里,真心的,她是一点都看不下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蒋远周的关系,赵芳华不用顾忌许情深,毕竟在许情深很小的时候开始起,她就是在赵芳华的排挤中过来的。如今许情深毫不避讳秀着跟蒋远周恩爱的样子,还不是做给她看的吗?

“哇——”

不远处,传来了孩子的哭声,两个孩子一前一后跑着,没想到霖霖忽然停住脚步,后面的睿睿没有收住,撞在了她身上,霖霖整个人摔了出去,毕竟是女孩子,娇气得多,扯开嗓门就哭了。

蒋远周望过去,想要起身。

赵芳华见状,先一步站了起来,她气势汹汹上前,到了睿睿身侧,她弯腰后一把将睿睿扯开,“长没长眼睛啊?怎么就撞到霖霖身上去了?”

她嗓门很大,顿时就将睿睿给吓住了。

男孩惊慌失措,圆睁着一双眼睛,赵芳华冷冷瞪着他,她弯腰将霖霖抱在手里,真是越看睿睿越来气。“吵吵吵,吵死了,霖霖是女孩子,你就不能让着她?”

蒋远周的面色微变,许情深已经按捺不住起身了,她快步上前,到了睿睿跟前后,蹲下身来。

“没事,没事,霖霖就是摔了一跤而已,别怕。”

“情深,我看他就是被你惯的,你这样可不行,你得让他认清楚,在这个家里面谁才是……”

许情深抬起头,看了眼赵芳华,“你想说什么?”

蒋远周也走了过来,他从赵芳华怀里将霖霖接过去,蒋远周手掌在霖霖的脑后不住轻抚。“乖宝贝,不哭了,你看刚才你也把睿睿撞倒了,他不是没哭吗?”

睿睿被赵芳华几句话训得不敢吱声,孩子虽然还那么小,有时候却是极其懂事的。

许情深看了心里难受,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她将睿睿抱起身,“不怕。”

“你们就惯着吧,以后没大没小,爬到你们亲生女儿的头上去。”

蒋远周一眼扫过去,赵芳华接触到他的视线,明显收敛了些。

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这张嘴,尽管许情深和蒋远周一再强调,两个孩子都是亲生的,可赵芳华认定了睿睿不是许情深的孩子,她甚至还怀疑,睿睿就是蒋远周和凌时吟生的。

只是这样的疑问,就算是打死她,她都不敢随便问出口。

但是她总要替许情深提防吧?如果睿睿真是私生子,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将来势必是要和霖霖争夺财产的。尽管赵芳华跟许情深不和,但她心里清楚得很,许情深是许家的摇钱树,她要是倒了,那许家的靠山也就倒了。

“别让我再重复一遍,我说了,睿睿是我和远周的孩子!”

蒋远周抱着霖霖往沙发走去,赵芳华不以为意地撇了下嘴,“你跟我凶什么凶,我都是为你好!”

夏萌和许明川听到声音,也走到了厨房门口,夏萌见到赵芳华的样子,气地跺了跺脚,伸手拍了下许明川的后背,“你看看你妈!”

“老婆,别生气,我妈就是那个样子。”

“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惯了!”夏萌转身走回厨房,“我就约姐姐姐夫过来吃顿饭,她就不能消停些吗?家里什么事情都要听她的,你看看她对睿睿的态度,将来还能指望她对我们的孩子好吗……”

“你别生气,她的脾气就是不好……”

“我脾气也不好。”夏萌拿起菜刀,一刀剁向旁边的土豆,那个土豆打着滚,被切成两半。

许明川替夏萌揉着肩膀,“好好的家庭聚会,咱们不生气。”吃晚饭的时候,许情深让两个孩子坐到桌上,她帮忙将夏萌做好的菜都端上桌。

“萌萌,你手艺真不错啊。”

“那必须的。”

蒋远周拿起边上的湿巾,替睿睿将手指一根根擦干净。“要我说,请个佣人吧,你们上班也挺辛苦的。”

“我也这样觉得,家里要有个保姆,我们回家就能吃饭,不用等了……”赵芳华笑呵呵说道。

夏萌坐了下来,一口回绝,“姐夫,我和明川就赚那么点工资,请什么保姆啊?真要花那个钱,我还不如在家玩呢,用我的工资养家里的保姆,多亏啊。”

赵芳华闻言,冷哼下,“远周这样提议了,又不用花你的钱,再说你又不是天天做饭,有时候加班晚了,还不是我来做?”

夏萌看了眼对面的许情深,想到方才赵芳华对许情深和睿睿的态度,她忍不住就想怼她。

许明川将手落到她腿上,蒋远周嘴角噙了抹笑,看到夏萌身侧仿佛燃烧起了小宇宙一样。

这小姑娘挺好玩的,以后收编到许情深的队伍中来,就有赵芳华好受的了。

夏萌将许明川的手推开,也学着赵芳华的样子,冷哼,再轻笑,“妈,您这么喜欢请保姆,您出钱啊,家里药店又不是不赚钱,我跟明川那点工资是请不起,您也别总是指望着姐夫,我不好意思做的事情,您倒是都做全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