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给错的房卡/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芳华没想到夏萌会在饭桌上公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气得嘴角哆嗦,狠狠瞪了眼许明川。

许明川也想她们两个关系能和睦,可这样看来,还真是难。

“是,你们的工资是请不起保姆,你也知道自己赚的少?”赵芳华压根就不是个肯退让的人,再说她对夏萌一直以来就不算太满意。家里也就中等水平吧,可是她的儿子不一样啊,这么好的别墅住着,要想找谁找不到呢?

“妈,要不是姐夫资助的药店,您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赵芳华真是听不下去了,真想摔了筷子走人,夏萌看到桌上还有两个宝贝在,立马笑嘻嘻说道,“霖霖,睿睿,来,舅妈给你们做了好多好吃的,快尝尝啊。”

“妈——”许明川也有些不悦,冲着赵芳华说道,“都好好吃饭吧,少说两句。”

“你这臭小子!”

许情深和蒋远周不参与,全程观战,吃过晚饭,夏萌和许明川收拾着,许情深也进去帮忙。

蒋远周在的地方,赵芳华都是笑眯眯的,不敢得罪这尊大佛。

她看着电视,一边嗑瓜子一边说道,“远周,刚才吃饭的时候你也都听到了,你好心好意说一句请个保姆,可是你看看萌萌说的那些话,我都觉得丢脸。”

蒋远周忍不住轻笑下,没说话。

“哎……你看明川也是,我真怕有一天明川脑子里只有这个媳妇,而把我都忘了啊。”

“怎么可能,”蒋远周一边跟两个孩子玩,一边接话说道,“明川不是那样的人,我看他们对你挺好的。”

“好?”赵芳华仿若听到了个不得了的笑话,“夏萌总是看我不顺眼。”

蒋远周暗暗有些发笑,只是并未表现在脸上,赵芳华瞅了眼厨房,见他们还在里头,便压低声音问了句,“远周,房产证的事……”

“房产证不是早就办好了吗?”

“我的意思是,还能不能改啊?”

“可以,”蒋远周顿了顿,随后又说道,“只不过要夏萌和明川都同意才行。”

“就不能不给夏萌知道吗?”

“不行。”

赵芳华焉了,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似的,总是扎在赵芳华的心里,这下好了,它一直扎在里头拔不掉了。

许情深帮好忙出来,看到许旺坐在沙发上揉着腿,她几步走了过去,“爸,腿怎么了?”

“没事,今天不小心撞了下。”

“我看看。”

许情深方才见他走路就有些不对劲,赵芳华看了眼,咬着瓜子说道,“走路又不长眼睛的,在药店撞得腿都肿了。”

“明天在家休息吧。”

“怎么能休息?”赵芳华接过话道,“药店里可没有多余的人手。”

“那就关门歇业一天!”许情深的口气也有些硬,目光注意到茶几上的药酒,许旺毕竟是亲生父亲,她要能置之不顾的话,早就不管他了。

“歇业,想都别想!”

许旺见母女俩又要呛起来,赶紧拉住许情深,“没事没事,情深,我就是撞一下腿而已,还是能走路的。”

许情深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神色,心里的火气不得不吞咽下去。蒋远周睨了眼,看到许明川从厨房出来,他站起身走向前。

“姐夫,要喝水吗?”

“我自己倒就好。”

“我来吧。”蒋远周拍了拍许明川的肩膀。“去看看你妈,别又跟情深吵起来。”

“好,好。”

蒋远周走进厨房的时候,夏萌正在清洗水果,男人走到冰箱跟前,就像是在自己家一般,他将冰箱打开,从里面拿了瓶矿泉水。

“姐夫,今晚的菜还合胃口吗?”

“很好,谢谢你的招待。”

“不用客气的。”夏萌喜滋滋地转过身来。

蒋远周喝了口水,他倚在旁边,夏萌见他没有出去,好像是有话要说。

“姐夫,您是不是想说什么?”

“夏萌,你觉得情深怎么样?”

“很好,就像是我的亲姐姐一样,对我特别特别好。”

蒋远周挽了下唇角,“她也是,不止一次跟我说,你就是她的妹妹。”

夏萌笑了笑,脚在地上轻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男人单手插在兜内,一手拿着手里的矿泉水瓶,“情深和明川应该没跟你说过,情深小时候的事情吧?”

“我有一些耳闻,但不是太清楚。”

“你看她们母女二人的样子,就能猜出来,情深幼时肯定是不好受的。”

“嗯,”夏萌轻点下头,“妈的脾气特别特别不好,对我这个媳妇都经常大呼小叫的,更别说姐姐只是……”

“但是没办法,家毕竟是家,她放不下爸,更加放不下明川这个弟弟,她小时候的事情我没法管,但是我特别希望情深以后能好好的,至少回家的时候,能和和睦睦,不要总是让她伤心。”

“我明白。”夏萌将切好的水果装入果盘中。

蒋远周冲夏萌看了眼,“家和万事兴,是不是?”

“嗯。”

蒋远周起身准备走,快走到门口时,他停住脚步,“对了,夏萌,你现在都是怎么去上班的?”

“有时候明川送我,有时候我自己坐车过去。”

“备辆车吧。”

夏萌笑了笑,“嗯。”

她虽然嘴上应了句,但买车的事情还是缓缓吧,毕竟一辆车的开销也很大,最主要的是,她和许明川也没什么存款,总不能指望父母还能给买辆车。

蒋远周回头看了眼夏萌,“我明天跟明川过来,我车库里还有几辆车,你开一辆走。”

“啊?”夏萌的下巴都快掉了,连忙拒绝,“不,这可不行!”

“情深对车并不痴迷,我送过她两辆,其中一辆长期停放在车库内不开,反而浪费,你们明天过来,我把车钥匙给你。”

“不用了,姐夫。”夏萌还未来得及说出别的话,蒋远周就已经自顾走出去了。

许情深和蒋远周坐了会后,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

夏萌站在门口,冲旁边的许明川说道,“老公,你姐夫到底是多有钱啊?”

“怎么忽然问这个?”

“他说……要送我辆车。”

“啊?”许明川也是惊了下,夏萌挽住他的手臂,“土豪送人房子送人车,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吗?我感觉我们迟早有天会被你姐夫砸晕。”

目送他们离开后,夏萌和许明川回到屋内。

赵芳华端着果盘走向厨房,夏萌松开了挽住许明川的手臂,“明川,你去看看爸的腿怎么样了,最好能消肿下吧,我去厨房拿个冰袋。”

“好。”

夏萌走进厨房的时候,看到赵芳华正在大口吃着水果。赵芳华见她进来,也没搭理。

“妈。”夏萌来到赵芳华身侧,“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以后姐和姐夫过来,你对姐的态度好点,别区别对待。”

赵芳华嘴里用力咀嚼着,嘴里含糊不清说道,“你倒教训起我来了?我怎么对她,要你管吗?”

“我当然要管,你在我的家里,请你好好地对待我的客人。”

“你的家?”赵芳华心里本来就扎着根刺,听到了这个字后,更是无法淡定了,“这怎么就是你的家了?”

“妈,这一点上,你还要跟我争论吗?”夏萌睨了她一眼,“再说我对你也没别的要求,我就是每次看你对姐的态度实在是不好,你不该这样。”

“你先说清楚,这家怎么就是你的了?”

“是啊,房产证上是我和明川的名字啊。”

赵芳华那叫一个快疯了,“你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你倒是会抱许情深的大腿。”

“你不抱啊?要不是姐,姐夫能对我们这么好吗?”

“你别来管我……”

夏萌知道赵芳华就这个德行,很难改的了,她将旁边那个果盘放到水池中,打开水后清理干净。

“妈,我不想听到家里面都是争吵声,如果你经常这样,你就别住在这了。”

“什么?!”这话显然是戳中了赵芳华的痛处。“房子是我儿子的,我什么地方碍着你了?”

“明川现在是我老公,妈,你要真想在这住呢,你就安分点。”

赵芳华气得胸腔不住起伏,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去反驳夏萌的话,嘴里只是紧紧咬着一句,“房子是明川的,我跟着儿子住,不管你走到哪,你都没理吧?夏萌,你别太过分。”

“妈,你别总是这样一幅优越感十足的样子,明川离不开我,我要真想把你儿子从你身边抢走,那可容易得很,我也没有要求你别的,只是让你对姐尊敬点,不过分吧?”夏萌说到这,抬起脚步往外走。

到了门口,抬头看到许明川正从不远处大步走来。

他应该是听到了厨房内的动静,夏萌脸上立马扬起抹委屈,赵芳华追到了她的身侧,“你今天就把话给我说清楚!”

“怎么回事?”许明川伸手拉过夏萌。

“还不是为了房子的事情吗?”夏萌朝赵芳华看看,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妈总说这个房子不是我的,明川,实在不行我们改天去把我的名字去掉吧……”

“萌萌,你瞎说什么?”许明川伸手揽住她的肩膀,目光不由睇向赵芳华,“妈,你也是,够了啊,老是房子房子吵个不停,烦死了!”

许明川拥着夏萌走出去,赵芳华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她自然是不甘心的,只是刚追上前想要理论,许明川就火了。

“妈,别说了,让家里清净点吧!”

夏萌看了眼赵芳华,“算了,反正在这个家里我也是外人……”

她撇下许明川快步上楼,许明川见状,赶紧追了上去。

赵芳华心里暗恨,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娘,瞅准了哈,明天下楼,两个人保管又是腻腻歪歪、卿卿我我的,他们倒是真会一致对外!许情深开车的时间是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坐着蒋远周的车去医院的。

中午时分,她来到蒋远周的办公室前,推门进去的时候,蒋远周正在里面吃饭。许情深将门关上,“怎么现在才吃?”

“嗯,早上有点忙。”

饭菜都是老白打包上来的,许情深坐到蒋远周对面的沙发内,“以前没接触到蒋先生这样的人物之前,我总觉得你们闲得很,每天的时间都在想着怎么去泡妞,去哪里吃饭。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越是出类拔萃的人,就越是没有这样的闲功夫,成天的公事就能让你忙得团团转。”

“许情深,你这是在变相夸我吗?”

许情深轻笑,“不是啊,我这是在明着夸你呢。”老白觉得有鸡皮疙瘩在起来,他可是一点都不习惯这样的。

许情深单手撑着侧脸,手指在面上轻点,蒋远周抬头朝她看了眼,“吃过饭了吗?”

“吃了,医院食堂吃的。”

蒋远周放下手里的筷子,冲旁边的老白道,“方才开会的时候,姜先生的名片收好了吗?”

“收着了。”

“给我。”

“好。”老白记得他随手就将名片塞在了口袋内,他将手伸进兜内,摸到了一张卡片,他掏出来后看也没看,直接递给了蒋远周。

男人接过手,看了眼,然后将卡片再翻过来,“你确定姜先生给你的是这张?”

“是。”老白抬首望去,就知道拿错了,他给蒋远周的居然是洲际酒店的房卡!

老白蹭地站起身来,“不是,不是,蒋先生对不起,我拿错了……”

他伸手就要将房卡拿回来,蒋远周扬起手臂笑道,“难不成姜先生还有那样的嗜好?”

许情深没听懂两人在说什么,只是看老白快要跳脚了,蒋远周呢,居然像个孩子似的,拿了老白的东西不肯还了。“情深,拿着。”

她冷不丁听到蒋远周的声音响起,许情深看到一样东西被丢了过来,她忙伸手抱住。

老白的目光随后落向许情深,许情深将房卡拿在手里看了眼,还念出声道,“洲际酒店,一零一零号房间,老白,这房卡是你的吗?”

老白轻咳声,走到许情深跟前,“蒋太太,蒋先生要的名片在这呢。”

他说完后,从另一个兜内掏出了那张名片。

许情深两根手指夹着房卡,“换回来吗?”

“是,我拿错了。”

“老白……”许情深笑了,且不怀好意,“你又去洲际了?”

老白的脸唰的就红了,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一瞬间还是觉得不好意思。“这……”

蒋远周接过话语说道,“当然是他去了,我尽管在外面有个房间,但这房卡绝不是我的。”

“还给你吧。”许情深说道。

老白伸手要去拿。

许情深的手缩了下,“不知道房间这会还有人吗?我实在闲得无聊,要不打电话过去试试。”

老白快被这两人给折磨疯了,“蒋太太,那边没人,您看,我们都是要上班的人。”

“那你怎么不把房间给退了?”蒋远周装作不经意地问了句。

老白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来,许情深忍不住笑出声,她将房卡递给老白,他接过手后,一语不发,回沙发跟前坐着了。

蒋远周连饭都顾不上吃了,“一会忙完之后,你早点回去吧,不用送我了。”

“蒋先生,您晚上不是还有应酬吗?”

蒋远周站起身来,经过老白身边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是也有应酬吗?而且比我的应酬要伤身体的多,我体谅体谅你。”

“哈哈哈——”许情深笑得捧住了肚子。

老白垂下头,不就是开个房间吗?怎么的?蒋远周和许情深以前没少开过啊,他倒是想这么怼回去,但是想了想好像又不是这么回事。他们两个刚在一处的时候,许情深就住进了蒋远周的九龙苍,确实没有经常去酒店。

老白抓了下头,蒋远周坐到许情深的身边去,许情深趴在男人肩膀上,“我们这样,好像有点不厚道啊。”

“怎么了?”

“人家谈个恋爱,多正常的事情呢。”

“是挺正常的,”蒋远周摸了下自己的耳垂,“老白,你看我们多开明?再看看你自己,脸红什么呢?”

“蒋先生,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

“什么正事?”

“您下午还有个会……”

蒋远周打断他的话,“下午的会有什么好谈的,我不感兴趣。”老白拿起筷子,继续吃饭,许情深早就吃饱了,现在正是八卦时间,“老白,你婚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挺快的啊,带苏提拉去看过了吗?”

老白朝许情深看了眼,再说话的时候,表情就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掉进了许情深挖的什么坑里面。“嗯。”

蒋远周扬了扬眉头,“我说呢,最近就看你精神不是很好,面色很虚。”

哪有。

老白出门前还照了照镜子,他正常得很,蒋远周这样说,无非就是午后太无聊了,拿他开涮几句。

“蒋先生,我昨天出门办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您猜是谁?”

“谁?”

“许小姐。”

蒋远周朝许情深看了眼,老白紧接着又道,“许言,许小姐。”

“好好地说这个做什么?”

“许小姐还让我替她问您一声好呢,她说她现在过得不错,在一家商场柜台打工……”老白说完这话,赶紧起身匆匆收拾着打包盒。蒋远周侧着头看他,许情深也在看他。

“蒋先生、蒋太太,我先出去了。”老白说完这话,快步离开。

刚走出办公室不久,蒋远周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蒋先生。”

“老白,你下午不用早回去了,晚上跟我一起去应酬,做好半夜回去的准备吧。”

老白不知道他方才是不是脑子抽筋了,要不然的话,怎么敢在许情深和蒋远周的面前去提起许言二字呢?这下好了,蒋先生一言既出,今晚恐怕要将苏提拉一个人留在洲际酒店了。叶邵扬被带走后,照理说付流音也是要去警局的,毕竟园林事件她才是受害人。

她在家度过了风平浪静的一天,第二天早上,穆劲琛就开车送她去学校了。

一路上,付流音神色恹恹地看向窗外,穆劲琛透过内后视镜朝她看了眼。“怎么了?”

“叶老师过了这么多年都没忘掉萧清,我想,萧清肯定如他所说,是个好心善良的女孩。”

“收起你的同情心吧,付流音,你也同情同情自己。”

叶邵扬的事情对付流音来说,触动挺大的,她心里难受万分,“穆劲琛,要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我身上,你会怎么做?”

“我不喜欢听没有根据的假设。”穆劲琛一脚刹车,车子停在了学校外面。付流音松开安全带,“我不怪叶老师,真的,他如果再恶毒一点的话,我在园林的遭遇恐怕不止那么简单了。将赵晓的事情按在我身上,我看得出来,他也不好受,但谁让我是付京笙的妹妹呢?”

“你这样说不对,”穆劲琛说着,倾过身,一手按在付流音的颈后,将她压向自己,“我说了,你哥哥的事情同你无关。”

付流音抿紧唇瓣不说话。

穆劲琛手指在她颈后轻抚,“这样说吧,如果这种事情落到我身上,音音,你放心,我绝不会迁怒到你身上,你是你,你哥哥是你哥哥,我保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