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师妹/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将穆劲琛的手拉下去,“好,我相信。”

“当然要相信我,这世上,也就只有我不会骗你了。”

“谁说的。”付流音忍不住笑道,“我才不信。”

她身子坐直后,朝窗外看了眼,“我下车了,一会就要上课了。”

付流音推开车门下去,穆劲琛看着她的身影走远,付流音走进校园内,关于叶邵扬的那张通知还没撤下去,她站在那里看了会。

“音音。”

同班级的两名女生上前,“你来上学啦。”

付流音收回神,“嗯,是。”她看了眼四周,没发现赵晓的身影,“赵晓人呢?”

“她一早就从宿舍出去了,说是要早点去教室看会书。”

“音音,”其中一名女生拉过付流音,“对不起,我们都误会你了。”

“怎么了?”

“之前……我们还替赵晓抱不平,但我们压根没想到这件事都是叶老师整出来的。”

付流音轻笑了下,“没关系。”

她向来以为清者自清,但要不是穆劲琛执意要将这件事情弄清楚,并且公布于众,那么除了赵晓和韩竞之外,在别人的眼里,付流音就成了一个横刀夺爱并且无耻不要的脸的人吧?

走进教室,付流音看到赵晓坐在位子上,她伸手拍了下赵晓的肩膀。

赵晓回头看了眼,神情有些呆滞,“音音,你来了。”

“嗯,我听说你一大早就来了。”

“是。”赵晓握紧手里的课本,“我现在才发现,自己以前拉下了很多功课,我想把他们都补回来。”

“赵晓,你别这样,先保重自己的身体要紧啊。”

“我没事,我很好。”赵晓伸手握住付流音的手腕,“音音,总之……对不起,又想说谢谢你。”

“你不用多说,我懂。”

很快,上课铃声响起,赵晓转过身去。

付流音发现经过了这件事后,赵晓有些变了,以前的赵晓叽叽喳喳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她从来就没见过赵晓这般安静的模样。她和付流音说,她对不起爸妈,一时糊涂,差点完完全全就把自己搭进去了,她现在只想把专业知识学好,她想时间快快快快地过去,最好马上就能毕业,她现在满脑子都想离开学校,快点赚钱。

付流音不知道应该怎么劝她,她只是觉得很难受,她怕赵晓心里会有阴影。

穆家。

晚上的时间,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凌时吟最近消瘦的厉害,握住筷子的手只剩下了皮包骨。

对面的穆劲琛和付流音有说有笑地吃着饭,付流音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针扎一般令她难受。

付流音越是神采飞扬,凌时吟就越是觉得自己悲惨。

吃过晚饭,穆成钧也没怎么理她,凌时吟刚要让人送她上楼,就看到一名佣人从外面走来。

“穆帅,外面有人想拜见您。”

“什么人?”

“是阮小姐,还带着另一名客人。”

穆劲琛坐向沙发内,表情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让她进来吧。”

“是。”

付流音不知道这阮小姐是谁,她坐到穆劲琛身侧,没过一会,就有两名年轻的女子进来了。

其中一人,她倒是有些印象,只是想不出在哪见过。

“师哥。”直到女人开了一声口,付流音这才记起来,那日他跟穆劲琛一同出去用餐,他推倒她想要亲热的时候,就是被这位阮小姐给撞了个正着。

“伯母,好久不见了。”女子走上前来,将手里的礼盒递给穆太太,“这是一点心意,送您的。”

“你看你,人来就好了,还送什么东西?”穆太太显然也是认识她的,她接过礼盒,招呼她入座。

阮暖拉过旁边的女子,“这是我好朋友,我刚好约她有事情谈,待会她还要送我回去,我就把她一道带来了。”

“穆太太好,我是陆兰欣。”

“你好,快请坐吧。”穆太太招呼佣人上茶,“对了,晚饭吃过了吗?”

“吃了。”

几人坐定下来,阮暖看向穆劲琛身侧的付流音,“师哥,上回见你也没跟你好好说话,你真是的,结婚了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小三、小五他们知道吗?”

“结婚是我和音音两个人的事,有什么好通知你们的?”

阮暖听到这,脸色到底是有些不好看,穆太太习惯了儿子这幅样子,但对方好歹是个女孩子啊。

“劲琛,将来你办喜酒,你的这些师妹师弟们还能不请吗?阮暖说的也没错,既然成家了,总是要先告知一声的。”

穆劲琛完全没将穆太太的话听进去,他视线对上了阮暖,“你怎么想到来我这了?”

“想请你帮忙啊。”

穆劲琛失笑,“行了,有什么事情是你阮大小姐解决不了的?”

“我不想麻烦家里人。”阮暖一脸的认真,“师哥,我想开几家分店出去,但是有些手续一直被压着办不下来,我想请你帮帮忙。”

“这种事情,你应该找你爸。”

“我找他做什么呢?”阮暖冷嘲一声,“那我还不如不做这件事,这样也证明不了什么。”

“阮暖,你是女孩子,不必这样逞强。”

女子目光直勾勾盯着穆劲琛,“师哥,你就直接给我一句话吧,你是帮还是不帮?”

凌时吟坐在轮椅内,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穆太太接过话语道,“劲琛,这也不是多为难的事。”

陆兰欣坐在阮暖的身边,她是被临时拉过来的,之前也没接触过穆家。

她视线落向前,看到了凌时吟,凌时吟如今的样子,实在称不上是好看,陆兰欣并不认识她,目光穿过了女人的颊侧,便看见了坐在沙发内的穆成钧。

相较穆劲琛,陆兰欣更加喜欢穆成钧这样的长相,男人穿着简单的家居服,但看得出来是喜欢锻炼的人,每一处肌肉都隐隐地藏在单薄的布料内,却偏偏带着一种莫名的蛊惑。

凌时吟收回视线,不经意看了眼前方,却看到陆兰欣的目光定定地盯着一处。

她顺着陆兰欣的视线看去,却看到了自己的男人。

凌时吟心里猛地咯噔下,她握紧的手掌松开,去摸了下穆成钧的手背,“老公。”

穆成钧朝她看看,“怎么了?”“没怎么。”凌时吟笑了笑,抓住了穆成钧的手。

陆兰欣听到这老公二字,眼里的惊愕藏都藏不住,穆成钧看到了女人的表情,这种小女人的心思,他一下就猜透了。

总归是觉得不可能,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一个残废的老婆?

自从凌时吟瘫痪后,她就变得格外敏感,她总觉得是个女人都想把穆成钧勾走。

特别是这会,陆兰欣眼里就差写明了,她对这个男人感兴趣。

旁边,穆劲琛已经答应了阮暖的事,阮暖开心不已,“师哥,我改天请你吃饭。”

“不用,饭我天天有的吃。”

穆劲琛视线落向边上,这样的话题,付流音自然是插不进一句的。

“哥,”男人搭起长腿,看向对面的穆成钧,“这方面的人脉,你应该比我强多了,你帮我这个忙吧,找人打声招呼。”

这种事情在穆成钧眼里,压根就算不上事,他点了下头,嗓音性感地出声,“好。”

阮暖有些失落,可旁边的陆兰欣眼里却是一亮。

她脸上有了喜色,“这下好了,有人帮忙事情肯定会很顺利。”

穆成钧久经情场,女人眼神里包含了几种意思,他都能猜得清清楚楚。“是,过几天就能有消息了。”

陆兰欣伸手推了下阮暖,“要张名片吧,这样的话,你们联系起来也方便。”

“噢。”阮暖在意的是穆劲琛,但这件事确实又是迫在眉睫,人家肯帮忙就已经不错了。

穆成钧掏了张名片递出去,阮暖有些出神,没有伸手去接,陆兰欣见状,起身想要将名片拿过去。

此时的凌时吟忽然拍掉了陆兰欣的手,那一下正好打在女人的手背上,啪的声音响亮无比,就好像是狠狠抽了她一巴掌。

陆兰欣被吓住了,吃惊地瞪向凌时吟。

客厅内坐着的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凌时吟。

阮暖眉头皱紧,“这……这是干什么?”

凌时吟推动着自己的轮椅,她挡在了穆成钧的腿前,目光狠狠盯向陆兰欣,“他已经成家了,你妄想打他的主意,别以为你心里存着的那些心思,我不知道!”

陆兰欣脸色微变,尴尬地坐在沙发内一动不动。

穆太太赶忙低斥一声,“时吟,你这是干什么啊?”

毕竟来者是客,凌时吟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凌时吟的视线仍旧盯在陆兰欣脸上没动,“她方才一定盯着成钧看,眼睛都转不开了,她满腹企图都写在她的脸上了!”

陆兰欣的面色越发难看些,毕竟脸皮薄,经凌时吟这么一说,她忙摇头辩解,“没有,我只是要拿张名片而已。”

“少来!”凌时吟扬高音调说道,“我老公的名片,凭什么给你?”

“好了,”穆成钧望着眼前的闹剧,简直是丢尽脸面,他伸手拍了下凌时吟的肩膀。“时吟,别太敏感,我就是给她张名片罢了。”

“不行!”凌时吟断然拒绝,“凭什么给她?”

付流音也没想到凌时吟会是这样的态度,平日里她算得上是个极有分寸的人,凌时吟仿佛受了什么刺激般。“成钧,她真的对你动了心思……”

“穆太太,您千万别误会,我,我……”陆兰欣说到这,委屈地掉下了眼泪。

阮暖伸手按住陆兰欣的手背,她面色不悦地盯向凌时吟,“穆太太,您说话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们知道什么,她的心思,你们能看透吗?”

穆成钧站起身来,声音冷冷说道。“够了!”

“呵,”阮暖看了眼,嘴里轻笑出声,“成钧哥,先前你的婚礼我没能参加,完全不知道你娶了什么样的女人,今日一见……”

她话语收住,不再往下说了。

凌时吟脸色白的好像一张纸,付流音乖乖地不说话,也不落井下石,现在的凌时吟完全成了众矢之的,但她好歹是穆家的媳妇,这时候跳出去并不合适。

陆兰欣觉得自己是最冤枉的,她摸着自己发红的手背,冲阮暖轻声说道,“我先走吧。”

“走什么啊?”阮暖上前步,径自来到穆成钧跟前,“成钧哥,把你名片给我,我还要找你帮忙呢。”

穆成钧将手里的名片递过去。

阮暖接了名片,回到陆兰欣身边,她一把拉起陆兰欣的手,将名片塞进了她的掌心内。“拿着,以后有事情就找他,他肯定会帮忙的。”

付流音端详着阮暖,她定定地看了眼,她相信自己的一些知觉,也能看得出来阮暖并不简单。

凌时吟恨得牙痒痒,阮暖也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事,陆兰欣毕竟是她带到穆家来的,可是凌时吟却像是一条疯狗似的,实在令人不舒服。

“穆太太、成钧哥、师哥……”阮暖的目光落向付流音,她深深看了眼,没有喊付流音一声穆少奶奶或者什么,她只是冲付流音点了点头,“我们先走了。”

“好。”

阮暖带着陆兰欣离开,两人走出去后,穆成钧回身看向凌时吟,“这下你满意了?”

“能怪我吗?你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那女人的心思。”

穆太太摇着头,气得太阳穴生疼,“时吟,这你可是冤枉老大了,我们当时可都坐在这,不过就是给张名片……”

“没给名片之前,她就一直盯着他!”

穆成钧都觉得丢脸,他转身欲要上楼,凌时吟推着轮椅追上前一步。“你也心虚了是不是?你巴不得吧?现在就等着人家联系你是不是?”

付流音看着凌时吟一步步作死,看的还挺欢快的。

穆成钧忍无可忍,回过身冲她指了指,“不可理喻!”

“穆成钧,你也有那个心了是不是?你别装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我还能不清楚你吗?”

凌时吟彻底是将穆成钧激怒了,他猛地抬起一脚踹向凌时吟的轮椅,轮椅往后哐当退去,穆成钧狠狠冲她说道。“是,我就想睡她怎么了?我现在就找她去!”

说完,男人居然抬起脚步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