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给她结婚戒指/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钧,成钧——”

凌时吟见状,匆忙想要追出去。

付流音看在眼里,觉得穆成钧脾气也是大,穆太太自然不允许发生这么荒唐的事,“成钧!”

穆成钧收住脚步,回头看了眼。“妈,你也听到了,我待在家里也是争吵,我可没这闲心思跟她扯淡!”

“成钧,你消消火。”穆太太站起身来,走到穆成钧身侧,她回头看向正低垂着头的凌时吟,“时吟,你少说两句。”

“妈,我公司还有点事,我去处理下。”

凌时吟听到这,刚偃旗息鼓的怒火和不安又起来了。“你想追出去是不是?”

穆成钧闻言,头也不回地走了。

穆太太追到门口,还是没能将穆成钧拉回来。

她回到客厅内,凌时吟推动着轮椅想要过去,付流音用腿挡了下,“大嫂,大哥身上长着两条腿,早就跑远了,你追出去也是白搭。”

“成钧——”凌时吟喊了一声,颤抖着肩膀想哭。

穆太太真想骂一句自作自受,可话到了嘴边,还是被她吞咽回去了。

付流音适时站起身来,乖巧地挽住穆太太的手臂,“妈,我送您回房吧。”

“好。”

她们两个上了楼,穆劲琛很快也上去了,偌大的客厅内就只留下了凌时吟一个人。

穆成钧出去后,看到一辆车就停在离穆家不远的地方。

陆兰欣坐在副驾驶座内,好像是在哭,旁边的阮暖又急又气,“这就是穆家的少奶奶吗?也不嫌丢脸。”

“算了……”

“对不起,要不是我拉着你过来……”

窗外,一阵汽车喇叭声响起,陆兰欣别过脸望出去,她看到旁边的车辆落下了车窗,穆成钧坐在后车座内,一张阴柔的俊脸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有些阴鸷逼人。

他喉间轻动,醇厚的嗓音溢出声来,“你没事吧?”

陆兰欣没想到是他,忙擦了下眼角,“没,没事。”

“刚才的事情,对不起,时吟双脚不便,心情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请你多担待。”

“没……没关系,真的。” 阮暖撞了下她的手臂,“怎么没关系了?你看你被气成什么样子,既然没关系的话,你还哭什么呢?”

穆成钧嘴角轻挽了下,“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好,穆先生再见……”

车窗一点点收上去,穆成钧的眉眼也慢慢在陆兰欣的眼里消失,她失了魂一般盯着车子远去的方向。阮暖顺着她的视线望出去,“亲爱的,你别告诉我你真的对他上心了。”

“我只是……我想不通,他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有那样的老婆呢?那个女人配不上他。”

阮暖伸手在陆兰欣的眼前挥了挥,“你别搞错,穆成钧这样的男人可轮不到你来心疼,他老婆这个样子,你能保证他不在外面乱搞吗?我警告你啊,千万别跳这个火坑,这个男人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

“是吗?”陆兰欣虽然这么说着,可是脑子里却并不是这么想的。

穆成钧没去别的地方,果然去了公司。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秘书正准备下班,见到他推门进去,女人放下包跟了上前。

穆成钧坐定在宽大的办公桌前,开了电脑,女人上前几步,她抬起一条腿坐在办公桌上,手臂顺势缠在男人的颈后。

穆成钧垂着头,他伸出结实的手臂搂住女人的腰,一抬头时,正好迎上她的吻。

男人有些漫不经心,吻过之后,他偏过头,目光凛凛盯着已经开了机的电脑。

女秘书干脆坐到他腿上,脸贴向他,想要耳鬓厮磨一番,穆成钧将脸稍稍侧开,“我走之前吩咐你准备的方案呢?”

“早就做好了,发你邮箱了。”

男人伸出手,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女秘书抱着他的脖子摇晃几下,“现在是下班时间,干什么呢你?”

“是你下班了,对我来说,没有上下班之分。”穆成钧左手轻握,按在了嘴角处,女人亲了几下他的脸,可是男人并没什么反应。

“我就不信你不想,家里有那么个老婆,能有什么用吗?”

穆成钧伸手将她推开,女人却是不依不饶,抱住他不肯撒开,她视线跟着他落向电脑,见到穆成钧果然是在看着方案,她也就不胡闹了。

穆成钧改了几处,确定没问题后,留档保存。

女人纤细的手指落向男人肩膀处,她时不时慢慢掐着,语气带着试探说道,“你弟弟虽然在公司也有股份,但很多事情,他都是不插手的,成钧……”

“你想说什么?”

女秘书微微笑道,有些事情见的多了,也就有了想法。

“其实……像现在这么大的项目,你要想做点手脚很方便,你把它暗中吃下来……”

穆成钧挑了下眉头,“做这些文章,是为什么呢?为钱?”

“难道你就没有动过这方面的心思吗?”女秘书自认已经是穆成钧的人,自然什么事都要为他考虑,“向来一山不容二虎啊,公司的事情一直都是你在管理,这些也是你理应得的。”

穆成钧的视线落到女人脸上,神情有些吓人,目光不住端详着她,“有些事情该不该做,我需要你来教吗?”

“不,不用……”女人知道他的脾气,吓得不敢再乱说话。

“我穆成钧,缺钱吗?”男人挑眉看着她。

女秘书摇了摇头,“不,不缺。”

“既然不缺,为什么要去算计自己的亲兄弟?”穆成钧冷笑下,“我对钱和权是有想法,更甚至可以说,我贪图钱权带给我的那种至高无上的感觉,但是……我喜欢掠夺别人的,我却不喜欢掠夺我穆家自己的东西!”

女秘书不住点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好了好了。”

她亲着穆成钧的脸颊,“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你千万别生气。”

她在他嘴角亲吻,一边还问道,“饭吃过了吗?”

穆成钧没有说话,女人吻住他的唇瓣,想要更深入,穆成钧抬了下眼帘,眼底被顶上的亮光轻刺,他伸出手,将腿上的女人推开。

“成钧,你怎么了?”

男人喘着粗气,“你先回家吧。”

“穆、穆先生。”女人有些战战兢兢,连称呼都换了。

穆成钧手指在太阳穴处轻按,他挥下手,也不说一句话,就是要让她走。

秘书不甘心地离开,穆成钧风流成性,而他这样的男人呢,总有女人会前仆后继扑过来,遇上他看得顺眼的,他也就顺水推舟尽了鱼水之欢,只是他现在忽然就没了这份兴致,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穆家。

穆劲琛洗完澡出来,付流音坐在梳妆台前,脑袋微微垂着,手指翻过了一页书本。

男人从身后抱住她,下巴抵在付流音的颈间,“香吗?”

“你头发上的水全掉我脖子里去了。”付流音伸出手,想要将他推开。

穆劲琛扣住她的手腕,看到她手指白皙、纤细,她也不喜欢涂指甲油,手上一点饰品都没有。穆劲琛的指尖在她手指上摩挲,“你有没有觉得,你手上缺了点东西?”

付流音看了眼,一本正经说道,“没有啊,十根手指头都是健全的。”

“呵,”穆劲琛笑出声来,“戒指,缺了一枚戒指。”

“我不需要什么戒指,再说戴到学校里面去也不好。”

“你们学校还能管这个不成?”穆劲琛亲了下她的脸蛋,“陪我睡觉。”

“不要,我还要做功课呢。”

“去他的功课!”穆劲琛说着,一把抱起付流音往床边走去。

付流音冷不丁被抱起来,吓得尖叫出声。

“嘘。”男人好笑地示意她噤声,“别把我吓坏了。”

付流音被他抛到床上,穆劲琛则直接压上了她的身。

第二天,穆劲琛从训练场回来后,就去买了一对戒指。

偏偏就有这么巧的事,他看中的戒指摆在柜台内,穆劲琛几乎是一眼相中。“给我试试。”

服务员面色有些为难。“不好意思,这个是别的客人预定的,好几个月前就订好了。”

“我只是看看。”

“好。”

服务员将戒指取出来,穆劲琛取过男款戴到手指上,正正好好,不大不小,“怎么,这个很难订?”

“这个系列结束了,这是最后一对,您要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给您介绍这名设计师其余的作品……”

“也就是说,这个很难得?”

服务员礼貌回道,“是,今年我们店里也就接了这么一对。”

穆劲琛端详着自己的手指,“好看。”

“是,好看。”

“我要了。”

“穆帅,您别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穆劲琛拿起另一枚戒指,“我不管什么定制不定制,既然你们摆在了柜台内,就表示是在售卖,我要了!”

穆劲琛去接付流音的时候,手上就戴着那枚戒指。

放了学,付流音坐进车内,穆劲琛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着,付流音见他迟迟不开车,看了他一眼,“不回家吗?”

她大概不知道,穆劲琛为了买到这对戒指,几乎将流氓本性全部都耍出来了,利诱不行,那就威逼,把个小姑娘差点给吓哭了。

但是他的手在方向盘上拍了半天,付流音却显然没有发现点什么。

穆劲琛只好开了车,回到穆家,付流音今天有高数的功课,跟穆太太打过招呼后,她就背了个包急匆匆上楼了。

晚饭时间,除了凌时吟之外,几人都坐在了餐桌前。

穆劲琛给付流音夹着菜,她脑子里想着学校里面的事,压根没去注意穆劲琛的手。

坐在对面的穆成钧却一眼看到了穆劲琛手上的戒指,他戴在无名指上,寓意明确,穆成钧眼神微黯,他从未见过穆劲琛认真的样子,怎么,他现在确确实实是对付流音上心了吗?

这似乎是毋庸置疑的,也是穆成钧一早就该认清楚的事实。

他忽然味同嚼蜡,心里有些难受。

吃了几口饭,穆成钧放下筷子,他上半身微微往后靠,手指不由摸向自己的左手,他的无名指上是空的。

他低头又看了眼,心里怅然万分,为什么看穆劲琛戴戒指的模样,他会觉得他很幸福呢?

穆成钧很是羡慕,他狠狠握了下自己的手指。

吃过晚饭,付流音去院子内坐了会。

她双手撑在身侧,右脚不住在地上踢着,付流音心里犹如压了一块石头,自己却毫无能力将它推开。

自从叶邵扬被带走后,她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

尽管叶邵扬是被警察带走的,公告上也写得清清楚楚,但付流音还是会遇上一些别的声音。

有人认为叶邵扬之所以被带走,全都是因为她,这件事情里面有黑幕。

付流音垂着头,脚不住往前踢,穆成钧走出来的时候,远远就看到她在长椅上坐着。

男人单手插在兜内,他原本就是来院子里随意走走的,付流音听见脚步声,抬下头看到是他,她收住了自己的腿,“大哥。”

“怎么坐在这了?”

“嗯,饭后走走嘛。”

穆成钧看了她一眼,付流音手掌轻握下,“大哥,我想问你件事。”

“什么事?”

“我哥哥之前设计过你,你……肯定很恨他吧?”

“你说呢?”穆成钧反问。

“我知道你恨他,但是……你会像恨他一样恨我吗?”

穆成钧眼神跳跃下,当然会,当初得知付流音是付京笙的亲妹妹时,穆成钧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不把她蹂躏致死,他这辈子都会对不起自己。

男人喉结处轻滚,但是这句话却说不出来,他现在要是还恨付流音,就不会这样心平气和跟她在这讲话了。“你也知道,我应该恨他。”

“大哥,我代我哥跟你说声对不起。”

穆成钧手指轻动下,“你能代替得了他吗?”

“我知道没用,但我心里也难受,我就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她这样一说,反而弄得穆成钧有些不知所措,也很是不习惯,“你受什么刺激了?”

“我以前不知道我哥哥做了那么多事,刚开始你那样对我,我也很痛恨你,但我没想过因果报应,要不是我哥先设局害你,你连我是谁都不会知道,更别说来针对我了。”

穆成钧看得出来,付流音心理压力很重。

“说到底,你哥哥也是被我亲手送进去的,很多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多说无益,快进屋休息吧。”

付流音站起身来,穆成钧高大的身影挡在她面前,她从他身侧离开,男人眼帘微垂,没再说一句话。

回到卧室,没过一会,穆劲琛也进来了。

付流音听到脚步声,头也没回,“我方才以为你在房间里呢。”

“我刚跟妈商量了一些事。”

穆劲琛见她又要回到梳妆台跟前,他走过去拉了把她的手,“先去洗澡。”

“洗澡有什么好着急的,睡觉之前再洗。”

付流音拉开椅子坐了下去,穆劲琛倚向梳妆台,将一手伸进了自己的兜内,“我有东西要送你。”

“是什么东西?”

“你闭上眼睛。”

付流音乖乖照做,穆劲琛将她的手拉过去,让她摊开手掌。

没过一会,她感觉到有东西放到她的掌心内,穆劲琛轻声说道,“睁眼吧。”

她慢慢将眼帘睁开,视线随后落到掌心里,她看到了‘杜蕾斯’三个字,红色的字样很是骚包,付流音手一松,东西掉到了自己的腿上。

“丢掉做什么?”穆劲琛拿了过去,“我以为你会很喜欢。”

“穆劲琛,你……”

穆劲琛将东西塞回自己的兜内,“你不是总让我用这个吗?现在又说不要,到底几个意思?”

付流音翻开手边的书,“不跟你说了。”

男人笑了下,起身走向大床。

时间过得很快,穆劲琛洗过澡在床上看了会电视,付流音复习完功课,她伸了个拦腰,慢吞吞地走进了浴室。

在里面折腾了将近个把小时,付流音才出来,头发被吹干了,蓬松的厉害,她抓了下脑袋,走到床边。

穆劲琛掀开被子,示意她钻进去,付流音躺到他身侧后,不由看眼对面的的电视,“你别总是看纪录片,怪吓人的。”

“我也想看一些激情澎湃的,可电视上找不到啊。”

付流音拿了遥控器想要调台,穆劲琛一把将遥控器拿走。“到睡觉时间了。”

“才九点不到呢,我不困啊……”

穆劲琛丢开遥控器,将被子掀高过头顶,付流音双手忙推挡在男人胸前,“干什么?昨晚不是才有过吗?”

“你还给我规定时间规定次数不成?”

“谁也不能天天来啊,”付流音很是反对,“我没那个精力。”

“你说实话,这需要你多少的精力?”穆劲琛将她推倒在床上,手掌抚过她腰际,戒指摩挲着她腰间的嫩肉,付流音手臂抵在他胸前。“你这样不行,一周一次好不好?”

“不行。”

“那两次,再也不能多了。”付流音倒是满面为难的样子。“决不能超过两次。”

“照你这么说,先把这周的第二次履行了再说……”

付流音嗓音闷闷地出声,“那你说好了,剩下几天别碰我,啊……”两人在被子里纠缠了好一会。

付流音的声音有些嘶哑,时不时推着穆劲琛,却又时不时被穆劲琛推开。

“你……你不是准备好了吗?”

“下次再用吧。”

“不行……”

穆劲琛一把掀开被子,气喘吁吁的,付流音坐起身来,“你放在哪了?”

“抽屉。”

付流音伸手想要去拿,穆劲琛见状,将她拉了回来。

他抬起手,先将灯关了,再将抽屉打开,手掌在里面摸索了几下,这才拿到放在里头的东西。

付流音听到细微的窸窣声传到耳朵里,她躲回被窝内,穆劲琛拉过她的手,将东西塞到她掌心内。

她赶紧要甩开,“你自己戴啊,干嘛给我。”

“你先拿着。”

穆劲琛让她拿着,并让她紧握起手掌。

付流音感觉到了掌心内的不对劲,“什么东西啊?”

她使劲揉捏了下,发现是个硬邦邦的玩意,吓得她差点就扔了。“穆劲琛,你是不是买了假冒伪劣的产品?”

穆劲琛坐起身,将灯再度打开。

付流音看了眼手里,她看到那个东西是亮闪闪的,付流音拎着它放到灯光底下一照……

有没有搞错,里面居然塞了一枚戒指。

这实在是太恶趣味了,这是谁想出来的?

付流音目光看向穆劲琛,她也真是笨,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呢?

“喜欢吗?”男人目露期盼,连方才进行到一半的事情都忘了。

付流音甩了好几下,这才将戒指从里面甩出来。

她拿在手里,总觉得怪怪的,“你……你既然要送我,干嘛塞在那里面啊?”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件能将我们紧密连接起来的东西,”穆劲琛为自己想到的这个主意而沾沾自喜,“你不觉得很有意义吗?”

付流音还真没看到什么意义,倒是差点被吓到了。

“戴戴看,合适吗?”穆劲琛见她愣着不动,催促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