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深夜的求救电话/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将戒指捏在掌心内,粘稠的很,穆劲琛将戒指接过去,拉起她的手。

戒指从她的无名指指端往里滑,很容易就戴了进去。“大小怎么样?”

付流音握紧手掌,“差不多。”

“现在有了润滑的作用,戴进去倒真是容易。”

付流音视线落到穆劲琛的手上,看到了男人戴好的戒指。“这算什么?结婚戒指吗?”

“喜欢吗?”

“嗯。”

“先戴着,但这就是我们的婚戒,婚戒是不能换的。”

付流音摩挲着那枚戒指,上面镶嵌好的钻石一看就是顶级的,只不过造型并不夸张,所以就算是在平时也能戴。

穆劲琛嘴角轻勾。“戴上戒指,今晚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了。”

付流音想说哪有这样的,只不过声音还未从喉咙口发出来,整个人就已经被穆劲琛扑倒了。

穆家的三楼。

穆成钧已经睡下了,凌时吟躺在他身边,男人侧过身背对她躺着,凌时吟目光紧紧盯着上面的天花板。

阮暖和陆兰欣来的那个晚上,穆成钧是出去了,后来……他彻夜未归。

凌时吟压根没有睡意,她心里清楚得很,穆成钧肯定是去找那个女人了。

才刚见第一面,两人就勾搭上了。

凌时吟知道,那是因为她废了,穆成钧是个男人,他怎么能受得了不碰女人呢?

她将手掌小心翼翼探向身侧,穆成钧呼吸沉稳,凌时吟不甘心,手指顺着他的腰部往下滑。

穆成钧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睁开眼,却没有转身,凌时吟还在继续,穆成钧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冷冷问道,“你做什么?”

“成钧,你是我老公,我难道碰你都不行吗?”

穆成钧将她的手丢开,“不是不行,而是我不想。”

“你不想?”这大概是凌时吟从出生至今,听过的最为荒唐的笑话了。“你不想,是因为别的女人把你榨干了吧?”

“凌时吟,你要是不想睡觉,就从这滚下去。”穆成钧语气平缓,重新闭上了眼帘。

“我不,成钧,我是爱你的啊……”

穆成钧完全没了睡意,他掀开被子坐起身,男人回过头狠狠看了凌时吟一眼。“我如果真的要你,你能给我一点反应吗?我早跟你说过了,我对一条死鱼没兴趣。”

男人说完这话,拿起床头柜上的打火机和烟盒走了出去。

他在外面抽了两支烟,凌时吟躺在床上望出去可以看见他的身影,穆成钧身子微微往前倾,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楼下,指尖萦绕着白烟,他在阳台上站了许久,这才进屋。

凌时吟闭起眼睛,她生怕穆成钧一气之下再度离开,她只能在这装睡。

穆成钧坐向床沿,凌时吟不说话了,耳边就清净的多了。

男人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刚要睡下,床头柜上的手机猛然传来震动的声响。

穆成钧随手拿起来后接通了,“喂?”

他沉吟半晌,紧接着又说道,“确认了那人明天回来吗?”

凌时吟竖起耳朵,那人是谁?是穆成钧的某个新欢吗?还是那个陆兰欣?

“抓人的事情就交给老二吧,你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我明天一早就告诉老二,让他安排人手。”

凌时吟听得云里雾里,这穆家兄弟这是要抓谁?

穆成钧在电话里很谨慎,没有再透露一句有用的信息,但凌时吟唯一能确定的事情是,明天有事,而且这件事应该关乎到穆家,这件事应该来说也不小。

穆成钧挂断通话,他躺回了床上,侧过头看眼凌时吟,她还在睡着。

第二天一早,穆成钧就出门了。

付流音下楼的时候,也没看到穆劲琛。

穆太太让佣人将早饭端上桌,“这兄弟两个,一大早就出门了,也不知道有什么事。”

“这么早?”付流音看眼时间,不过才七点出头而已。

凌时吟看了眼手边的碗,她想到昨晚的那个电话,忙开口同穆太太说道,“妈,我在家实在闲的难受,一会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想让我妈过来陪陪我。”

“当然没问题。”穆太太也不想她总是一个人待着,胡思乱想。

凌母过来的时候,付流音已经去上学了,佣人帮忙将凌时吟弄上楼,母女俩见面肯定是有不少话要说的。

一直到傍晚时分,穆成钧才回来,付流音等了许久却没见到穆劲琛的身影。

吃晚饭的时候,穆太太看了眼穆成钧,“老大,早上你是跟老二一起出门的,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妈,劲琛有点事,我们先吃吧。”

“你们兄弟俩没什么事瞒着我吧?”

穆成钧从回来到现在,脸色就不是很好看,听了穆太太的话,他面色稍稍放松,“妈,我们两个能有什么事呢?顶多就是工作上遇到了一些不顺心不如意的,但是这种也没必要告诉您,是不是?”

“你说话啊,总是最有理的。”

吃过晚饭,付流音做完功课又看了会电视,却还是没等到穆劲琛回来。

她洗完澡躺到床上,电视里头播放着她每晚都在追的剧,只是付流音却心不在焉起来。她拿过旁边的手机看眼,都快十点了。

穆劲琛并不是没有晚回来的时候,但他今天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打。

付流音拨过去时,那边隔了许久才接通。

“喂。”

“音音,”穆劲琛似乎正在走路,“有事吗?”

“没,我就是看你还不回来……”

“噢,我今天有点事,你先睡吧。”

付流音想要问他有什么事,但话到嘴边,她又觉得不合适,毕竟她从未过问过他家里以外的事情。

“你睡吧,不用等我。”

“好……”付流音还未来得及挂断通话,电话那头却忽然传来几阵男人的声音,“救命,救命——”

“救命啊——”

付流音一惊,赶忙问道,“那里面是什么声音?”

穆劲琛淡淡地开口道,“没什么,只是有人瞎叫唤罢了。”

她方才听得清清楚楚,知道绝不是这样的,那阵求救声不是一个人发出来的,那头应该是有好几个人吧?

求救声还在继续,只是声音很微弱,穆劲琛走到了外面,付流音听到有轻轻的关门声传到耳朵里,随后,电话那头的杂音就真是一点点都听不见了。

穆劲琛倚在栏杆前,“我晚点就回去了。”

“你没在做什么事吧?”

“我能做什么事?”

“穆劲琛,你千万别做犯法的事情,不然的话我怎么办?妈也会为你担心的……”

穆劲琛忍俊不禁,“放心吧,我会为了你们考虑的,我可是良民。”

他这边还有事,所以没有跟付流音再多说话,挂断了电话,付流音靠向床头,她心里隐隐有种不安在升腾起来,且越来越强烈地钻进她心头,令她再也别想安稳地睡觉了。

皇鼎龙庭。

许情深和蒋远周都睡下了,一通电话打到许情深的手机上,她睡得迷迷糊糊,伸出手想要拿手机。

蒋远周抱着她没有松开,许情深想要往边上挪,蒋远周干脆抬起腿,将她控制在自己的双腿间。“睡觉。”

“有电话。”

男人似乎没听见,“你刚把我折腾完一遍,现在还要来?”

许情深失笑,将他的腿踢开,“谁折腾谁,你心里不清楚啊?”

她撑坐起身,拿了手机一看,居然是许旺打来的。

许情深心里咯噔下,蒋远周手臂横过来搂住她的腰,“谁啊?”

“我爸。”

蒋远周忽然也没了睡意,这都多晚了,许旺要不是因为有事的话,绝对不可能会打电话过来。

许情深着急出声,“爸,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你……你们睡了吧?”

“没事,您说。”

许情深在电话里面听到了赵芳华的声音,叽叽喳喳,揪着许旺好一顿说。

许旺不得不开了口,“情深啊,你妈妈这边有个远房亲戚,她家里遇上了点事,想要让远周帮帮忙。”

“什么事?”许情深闻言,往后轻靠,悬着的心稍稍落定下去。

“他好好地开着车呢,可是人忽然没了。”

许情深一下没听懂,“什么叫做人没了?”

“就是失踪了啊。”

“那报警啊,找远周也没用。”

许旺在那边为难出声,“报警也没用啊,出事的那段路监控坏了,就留了辆空车,人家家里知道我们和远周的关系,所以找到了你妈。”

赵芳华和许情深关系不好,所以自己不敢说,只能让许旺出面。

许情深轻轻打了个哈欠,“也许是他自己有事走开了呢?或者是去见什么人了?”

“警察也是这么说的,但那个亲戚的手机关机了,他从来没有这样过,又顾家的很,如果真是自己有事的话,不可能这么晚了也不告诉家里人一声。”

许情深靠着床头都快睡着了,蒋远周见状,从她手里接过手机。

“喂。”

“远周,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了吧?”

“还好,我们也是刚睡下。”

赵芳华听到许旺换了声称呼,她用手臂撞着许旺的肩膀,“快求求远周啊,十万火急呢,快点。”

“远周……”

“爸,我都听到了,你们先睡吧,我让人去查看下,有消息会通知你的。”

“好,好,远周,真是麻烦你了,谢谢。”

蒋远周低声道,“应该的。”

挂了电话,许情深拧起眉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说得也太悬了,怎么好好的就失踪了呢?”

“不帮忙也不行,万一真的出事了呢?”蒋远周说完,掀开被子起身,“我去外面抽根烟。”

“嗯。”

蒋远周出去后,就给老白打了个电话。

睡了一晚,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许情深洗漱好后下楼,老白已经来了。

“蒋太太。”

蒋远周招呼老白,让他一道坐下,“早饭还没吃吧?”

“是。”

“洲际酒店不提供啊?”

老白拉开椅子,不由朝蒋远周看了眼,“蒋先生真爱说笑,我没住酒店。”

许情深喝了口粥,老白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碗,“蒋先生,您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

“是吗?说说。”

许情深抬起眼帘,看到老白神色有些严肃说道,“失踪的可不止这一个司机,还有另外几人。”

“现在这些人在哪,查出来了吗?”

“蒋先生猜猜,人是被谁带走的?”

蒋远周捏了一角面包,“别卖关子,直接说吧。”

“穆帅。”

“穆劲琛?”

许情深杏眸微睁,“他跟这些人是什么关系?”

“现在还没查到,我只知道这几个人都是被穆劲琛带走的,现在都在他的训练场内。”

蒋远周慢条斯理地撕着面包,“那也就是说,要人只能去找穆劲琛要了。”

老白看了眼对面的许情深,“蒋太太,穆帅既然把人带走了,就说明肯定是跟他之间有什么事,付流音现在不是穆家的人吗?您可以先问问她,毕竟直接上门要人的话,恐怕会伤了和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