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一步步揭开的真相/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白话音落定,屋外就传来了动静声。

赵芳华和许旺被佣人带进屋内,因为是许情深的父母,进出自然方便得很。

“情深,查得怎么样了啊?”赵芳华快步进去,冲着坐在桌前的许情深问道。

“你们怎么来了?”

“你妈一晚上没睡好,担心的要死。”

这一点还真是出乎许情深的意料,“到底跟家里是什么亲戚?让你担心成这样。”

“以前两家关系就不错,只不过后来没有经常联络,但人家找到了我,这件事我肯定是要尽心尽力帮的。”赵芳华接口说道。

许情深心里是有些底的,赵芳华这人凉薄的很,这次这么积极,恐怕并不是因为跟那家人的关系有多好,而是之前大肆吹过牛吧,现在人家找了过来,她若帮不到忙的话,以后岂不是连头都抬不起来?

“人是已经找到了,”老白见赵芳华急成那样,开了口,“我们正在想办法。”

“找到了?那真是太好了……”

蒋远周吃着早餐,老白的视线再度看向许情深,“蒋太太,我方才的提议,您看……”

“不行,”许情深摇着头,“这件事不能把音音牵扯进来。”

“这算不上将她牵扯进来,付流音是穆家的二少奶奶,由她出面,事情会容易很多。”

许情深喝了两口粥,面无表情地将碗推开,“我也不知道穆劲琛为什么要将这些人带走,但既然事情会闹大,我不想……”

“情深,你可不能这样说话啊,这可关系到一条人命啊。”

许情深心里没来由地烦躁,她拿了块面包站起身来,“我先去医院了。”

赵芳华喂了两声,她也没搭理她,蒋远周放下手里的东西,“既然已经知道了人在穆劲琛手里,事情就好办多了……”

“万一他不肯放人怎么办?”

许旺看了眼蒋远周,“如果不肯放,那再报警,让警察去要人。”

老白没有动手边的早餐,只是同蒋远周说道,“其实让付流音出面的话,是最恰当的。”

“算了,”蒋远周抬下手,“情深不想做的事情,我不会做,再想别的法子吧。”

“是。”

穆劲琛昨晚究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付流音并没记得太清楚。早上睁开眼帘的时候,正好穆劲琛走出房间,付流音洗漱好了下楼,看到穆劲琛和穆成钧坐在餐桌前,正在说着什么话。

“什么时候才能有答案?”

“放心吧,今天应该就能松嘴了,他们撑不住这么长的时间……”

付流音心里微惊,她快步上前,没看到穆太太的身影,她拉开椅子落座。穆成钧朝她看看,没再说话,穆劲琛也扫了她一眼。“怎么起这么早?”

“嗯,有些功课没做完,想去学校补上。”

穆成钧拿起跟前的筷子,“你倒是勤奋,这又不用参加高考,这么拼命做什么?”

“我想拿奖学金啊。”付流音应付地想了个答案出来,

穆劲琛随意吃了几口,冲付流音说道,“待会让司机送你,我先走了。”

“好。”

男人离开后,付流音看向坐在对面的穆成钧,“大哥。”

“做什么?”

“劲琛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不,应该来说,是瞒着我。”

穆成钧轻笑下,“你觉得他有事瞒你?”

“我昨天给他打电话,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喊救命。”

穆成钧自顾吃着早饭,脸上的神情很是轻松。“听错了吧?是不是电视里的声音?”

“绝对不是!”“那我就不知道了,我看老二挺正常的。”

“大哥,我觉得你们之间一定有事……”

穆成钧看了眼腕表,漫不经心接口,“音音,快吃早饭,一会让司机送你去上学。”

“你……”付流音话到嘴边,有些犹豫。

穆成钧见不得她不爽快的样子,“有话直说吧。”

“大哥,我看得出来你跟劲琛之间有事瞒着我,你……你不会害劲琛吧?”

穆成钧盯着她的视线猛然一凛,似乎完全没想到付流音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眯了眯眼眸,“我,要害劲琛?”

付流音感觉到男人眼底有一种什么东西在升腾起来,她甚至有些怀疑,穆成钧会不会扑上前来将她活活掐死。

但她心里对穆成钧总有些提防,毕竟穆成钧在她眼里,一直就不是个善类。

付流音喉间轻滚下,穆成钧双腿动了动,他推开椅子起身,居高临下盯着付流音。“放心,我不会害劲琛……”

付流音心里略微一松。

“我要害也是害你。”

她心头陡然又是一沉,目光中只能看着穆成钧快步离开。

坐上车,付流音时不时看向窗外,司机将车开出了穆家。

来到学校,付流音下车之前同司机说了再见,她拿着旁边的背包离开。

司机见她走到了学校的大门口,这才调转方向离开。

付流音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她转过身一看,见到一名中年妇女大步上前。她定睛细看,有些眼熟,之前因为付京笙和许情深的关系,付流音和赵芳华也见过。

赵芳华伸手拉住她的手腕,这可把付流音吓坏了,“你……”

“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情深的妈妈啊。”

“伯,伯母,您有事吗?”

“当然有事,我有事情要你帮忙。”

付流音被她拉到旁边,“音音啊,你看你跟情深的关系一直都好,我有事找你帮忙的话,你肯定会帮我是不是?”

“您说。”

“是这样的,我有个亲戚被穆家带走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罪的他们,但我那亲戚老实本分得很,你看看……你能不能同你家里人说说,让他给我把人放了啊?”

“穆家的人,带走了您的亲戚?”付流音听着,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是啊,我亲戚就是个开车的,肯定不可能得罪他们。”

“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昨天啊。”

付流音想到了昨晚给穆劲琛打电话时,那里面传出来的一阵阵呼救声。

“音音,看在情深对你们兄妹俩都掏心掏肺的份上,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啊。我知道,你现在是穆家的二少奶奶了,放个人而已嘛,只要你跟你老公说说,是不是?”

“这……”

“音音——”不远处,赵晓和另外几名女生走了过来。

赵晓上前挽住付流音的手臂,“还不进去干嘛?一会就迟到了。”

“伯母,”付流音冲赵芳华说道,“我待会问问劲琛……”

“好,我就指着你的好消息了,要帮我啊!”

付流音被赵晓拉进了学校内,“这人谁啊?”

“没谁。”算是,亲戚吧?

赵芳华眼见付流音进去了,也就没有再继续待在学校门口。她之前喝喜酒的时候,遇上了很多亲戚,赵芳华说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啊,说她现在住着多大的别墅,别墅内还自带泳池,女婿是蒋远周,蒋远周啊,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钱花不完、手里的关系多么多么铁。看到一双双投过来的羡慕眼神,赵芳华都快乐死了。

但现在,麻烦事就找上门了。

对方冲着她哭诉,“你女婿不是蒋远周吗?帮忙救个人总可以吧?”

如今,大家可都盯着赵芳华呢,就想看看她的能耐。

她当然不能让别人看她的笑话,只是付流音要去上课,赵芳华也不能不顾药店的生意,只能先行离开。

付流音回到教室后,想要给穆劲琛打电话,但上课铃声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她单手托着侧脸,目光紧紧盯着讲台。

上面的老师讲了些什么内容,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如果真如赵芳华所说,人是被穆劲琛强行带走的,那可不是小事啊,穆劲琛的胆子似乎也太大了些。

昨晚,付流音很清楚的在电话内听到了求救的声音,她可以断定,她没有听错。

那穆劲琛抓这些人,究竟是为什么事呢?

训练场。

穆成钧的车子开到门口,有人过来想要盘问,毕竟这是穆劲琛的地盘,平时穆成钧若要进去,也要经过穆劲琛的同意才行。

一名教官从里面出来,挥了下手,示意门口让行。

车子往里开,经过那名教官身侧,穆成钧落下了车窗。

身材高大的教官毕恭毕敬跟他打过招呼,“穆先生。”

车子进入训练场后,穆成钧下了车,教官跟在他身后,“穆先生,穆帅正在等您。”

几人走向前,这地方,穆成钧需要领路人,教官很快走在他跟前,“这边请。”

来到一间屋子跟前,教官抬起手掌,先在门板上敲打了几下,“穆帅。”

“进来。”

教官将门推开,穆成钧走进去一步,忽然顿住了脚步,他用手在鼻翼跟前挥了下,“老二,你下手是不是也太重了,你闻闻,满屋子血腥味,真是让人受不了。”

“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在这讲究了。”穆劲琛上前几步,整个人站在了射进门口的阳光中。

穆成钧目光穿过穆劲琛的颊侧,看到几个男人双手被高高吊着,“都说了吗?”

“起先跟他们好说歹说,一个个就是不肯松口,撒谎的代价太小,所以才能有恃无恐,现在好了,争先恐后地要招,也是笑话。”

穆成钧上前步,走到一名男子跟前,不是他讲究,而是穆成钧就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他强忍着鼻翼间的难受,“说说看,都招了什么?”

“大哥,爸的死果然不是意外,是有人蓄谋已久。”

穆成钧抬下眼帘,一双阴鸷的眸子紧紧盯着跟前的男人,“是谁指使的?”

“出面的人是个讨债公司的小老板,这几人先前是一个车队的,因为欠了钱,每天都被讨债公司纠缠,不堪其扰,后来那个小老板给了他们两个选择,要么就是这些人的家里人去死,要么就是……”

穆劲琛话语顿住,眼里的悲愤已经积压不住了。

穆成钧紧咬下牙关,“那人呢,找到了吗?”

“他倒是胆子大,应该以为过了最初的一段时间后,没人会记起这件事,他依然做着他的生意,人,已经被逮住了,正在来的路上。”

“这个讨债公司的上面,应该就是幕后指使人了。”

穆劲琛走到男人身侧,“他们之前就下过手,只是没有得逞。”

穆成钧脸色有些铁青,看见对方的惨样,他没有丝毫动容。

付流音上完一节课后,从教室内走了出去,且不管赵芳华这忙该不该帮,但是穆劲琛如果真如赵芳华所说的那样,将她的亲戚随意掳走,那……

付流音走到偏僻处,拨通了穆劲琛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格外刺眼,穆成钧朝穆劲琛看了眼。

男人掏出手机看眼来电显示,是付流音打来的,他几步走到外面,不想让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再传到付流音的耳朵里。

“喂。”

“喂,穆劲琛,你在哪?”

男人站在走道上,声音没有丝毫的波澜,“我在训练场。”

穆成钧来到门口,听见穆劲琛的说话声传到耳朵里,付流音在电话那头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直接问道,“你是不是抓了人?”

“为什么这样问?”

“穆劲琛,你抓人是想知道什么吗?能不能把人放了?”

穆劲琛紧咬牙关,她又知道些什么?这些人活活害死了一条人命啊……

男人想到这,心里升起一丝疑虑来,“你怎么知道我抓了人?为什么又要我把人放了?你知道这些人做过什么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