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最后留下的东西/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完全被问住了。

穆劲琛语气中隐隐含着怒火,“为什么让我把人放了?”

“我担心你私自抓人……”

“我的事,你不用担心。”

付流音听着穆劲琛的口气非常不好,赵芳华找到她,有些忙自然不是非帮不可,但她没想到她就是提了这么一句,穆劲琛的火气居然这样大。

穆成钧走到外面,穆劲琛视线望向下方。“你怎么知道我抓了人?”

“是我……”付流音顿了顿,“是蒋太太的妈找到我,她说被你带走的是她的亲戚,她想让我帮帮她。”

穆劲琛冷笑声,“你因为是付京笙的妹妹,所以被人攻击的时候,怎么不见有人来帮你?”

付流音语塞,张了张嘴,“穆劲琛……我不管别人,我只关心你的事。”

“怎么个关心法?”

“你知不知道非法禁锢……那可是犯法的啊。”

穆劲琛转过身,看到穆成钧也出来了,他嗓音微微软下去,“有什么好怕的,查不到我头上。”

“但是我嫂子的妈妈都知道了啊。”

“应该是她找了蒋先生帮忙的,不然的话,真查不到我头上。”

付流音听到上课铃声响起,可她哪还有这个心思去听课,“穆劲琛,如果没有大事的话,你偷偷把人放了吧。”

“音音,这些事你应该置身之外,不要管,就算有人求到你头上,你也不要管,知道吗?”穆劲琛反复强调,“我不会无缘无故去对付别人,这里面有很多事,你不明白,也不用明白。”

“但是……”

“我一会让司机去学校接你的时候,尽量不要逗留,蒋太太的母亲,也不是她的亲妈,不用管。”穆劲琛挂断通话后转身,穆成钧来到他身侧,“路子倒是很广,都找到付流音头上去了。”

穆劲琛手指在手机上轻敲两下,“就算是蒋家的人亲自过来要人,我也不可能放。”

穆成钧在旁边抽着烟,一口接着一口,想到看见穆朝阳遗体时的惨状,他手有些抖,差点就要握不住手里的那根烟。

“大哥。”

穆成钧的视线看向穆劲琛。

“你说这件事情,会是谁做的?”

“应该是跟我们最有利益冲突的人。”

穆劲琛倚着栏杆,尽管在穆成钧给他看了车祸的视频之后,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在听见这些人亲口说出穆朝阳的死并不是意外之后,穆劲琛几乎疯了。

要不是教官们拉着他,他早就将这几个男人活活抽死了。

“妈那边……”

“先瞒着吧。”穆成钧手指在烟身上点了下,烟灰随着轻风飘飘扬扬地落到地上,“妈还未从爸过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如果被她知道爸是被人活生生害死的,我怕她承受不住。”

“是。”

训练场的大门被人打开,一辆车子开了进来,穆劲琛看到两人押着一名男子下车。

对方嘴里骂骂咧咧的,一个劲叫嚣着,“知道我是谁吗?放开我,放开了我,我们还能有话好好说。”

身后的教官闻言,一脚狠狠踢向他的腿弯处,男人扑通跪到地上,那阵疼痛还未来得及缓解,就被两人再度拉了起来。

他们将他带上楼。

男人被推到穆家兄弟跟前,对方扫了穆劲琛一眼,“你们特么是谁啊?知道我的来路吗?就敢绑我?”

“是吗,你是什么来路?”

“我手底下多得是穷凶极恶的人。”男人挑着眉头,一副完全没将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穆成钧伸出手,将烟头按向男人,对方下意识想要往后退,但是身子被人控制住了,他就感觉到有火星在眼跟前亮着,他下意识闭起眼帘,一阵钻心的疼痛从眼皮上传来。“啊——”

穆成钧将烟掐熄在男人的眼皮上,对方疼地不住叫唤。

鼻翼间能闻到一股焦味,穆成钧视线冷冷盯着对方。“真不知道我们是谁?穆家总听说过吧?”

男人一只眼闭着,“你们,你们……”

穆劲琛伸出手,拽住了对方的领子,他抬起右腿砰地将旁边的门踹开,他手臂使劲,将男人丢了进去。

他趔趄了好几步,最后摔倒了,倒下去的时候没注意看,好不容易等到男人爬起身,他看清楚了被绑着的几人,心里猛然一惊,拔腿就想跑。

穆家兄弟走进屋内,穆劲琛将门关上,他先一步挡在男人跟前,“跑什么?”

“你们,我,我……”

穆劲琛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你不认识我们,穆朝阳这个名字,你总听说过吧?”

男人有种大难临头的危机感,他蜷缩在地上,不敢承认。“不认识,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啊?”

穆劲琛走上前,来到男人的身侧后蹲下身,他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将他拉起身,他手指了指另外的几名男子。“你是不是想和他们一样,等到脱掉一层皮以后再讲实话?”

“我,我也不认识他们啊!”

“金老板,救救我们——”

“你大爷的,谁他么认识你?”

穆劲琛没工夫跟他废话,他一手扯住男人的头发将他往下压,抬起的膝盖狠狠击中对方的面门。男人惨叫一声,面上开了花,鲜血直流。

付流音放学的时候,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赵晓和她说过再见,她抬起脚步走出去,忽然有人从边上蹿了出来。

“那个……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付流音吓了一跳,定睛细看这才发现是赵芳华。

毕竟没有帮到什么忙,付流音有些不好意思,“伯母,我……我已经同劲琛说了。”

“那人呢?怎么还不放啊?再不放人的话,警方那边……”

司机走过来,伸手将付流音拉到身侧,“二少奶奶,我们赶紧走吧,家里还有急事……”

“喂,你们别走啊!”

司机挡在赵芳华跟前,付流音见状,赶紧上了车。

甩开了赵芳华后,司机发动车子,付流音喉间轻咽,“家里有事吗?什么事?”

“二少奶奶放心,我只是想快点带您离开。”

付流音视线落向窗外,看到赵芳华站在原地跳脚,她不由想到穆劲琛来,“劲琛回家了吗?”

“没有。”

“那……大哥呢?”

“也没有。”

付流音看到外面的天很不好,天空灰蒙蒙地积压在头顶,好像随时都要有倾盆大雨。

回到穆家,兄弟俩还没回来,付流音匆匆忙忙上了楼。

翌日。

付流音晚上睡得很沉,一早醒来的时候,天色刚刚放亮。她翻个身,手臂落向旁边,视线望出去,穆劲琛还在睡着,俊目紧阖。他回来的时候肯定很晚了,付流音将近凌晨才入睡,那时候他却还没到家。她伸手摸向他的脸,手指刚碰上,穆劲琛睁开了双眼。

“几点了?”

“还早呢。”

穆劲琛看了眼窗外,付流音轻声问道,“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自己也没看时间。”

“怎么不叫醒我?”

“叫醒你做什么?我看你睡得像是一头猪。”

付流音忍俊不禁,“你少来,你才是猪。”

穆劲琛搂住她,懒洋洋地出声,“你再睡会,还没到上学时间。”

“你呢,又要早起吗?”

“是,”穆劲琛说着,手掌撑在身侧,准备起来,“训练场那边还有些事。”

付流音听完,伸手拉住他的手臂,“那个人……你还没放吗?”

“不是说了让你别管吗?”穆劲琛抽回自己的手。

他站了起来,拿起放在旁边的衣服穿上,付流音见状,跟着起床了。

此时时间还早,佣人的早餐还没准备好,付流音下楼的时候,正好碰上穆成钧从三楼下来。

“大哥。”

“劲琛呢?”

“他在洗澡。”

穆成钧没有多说什么,快步往楼下走,付流音跟在后面,佣人见到两人一道下来,下意识看了眼挂在墙上的老式钟。

“穆先生,您稍等,早餐还有二十分钟左右才好。”

“不必了,我跟老二不在家里吃。”

“好。”

付流音忍不住朝他看了眼,“大哥,您跟劲琛要一道出门吗?”

“是。”

“我能不能问一句,你们……究竟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穆成钧嘴角浅勾了下,“你说呢?”

“我就是不知道,我才问您的。”付流音的语气尽量谦卑。

“既然不知道,那就别胡思乱想了,没人瞒着你什么事。”穆成钧说完这话,拉开餐椅坐了下来。

老狐狸!

付流音暗暗说了句。

她快步走了出去,来到院子内,清晨的阳光透过茂盛的树叶洒落下来,付流音看到一抹身影在围墙的铁栏杆跟前探头探脑。

这儿不是大门处,所以没有人注意,付流音快步走了过去,“喂,你是谁?”

对方是个年轻的男人,听到她的声音,很明显吓了一跳。他拔起双腿就想跑,可是等他看清楚了付流音的脸后,眼里很明显有惊喜流溢出来,他上前一步,双手握着栏杆,“付小姐。”

“你……你认识我?”

付流音细看了眼男人的脸,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

“付小姐,我是你哥哥的朋友。”

“什么?”付流音忍不住上前。

男人朝四周张望下,“你哥哥出事后,我一直不敢联系你,现在我要出国了,我这边的房子也卖了,打算出国定居,但是你哥哥放了一样东西在我这,他没有出事之前关照过我,如果哪天你过得格外落魄,让我一定要将东西给你。我知道,你现在是穆家的二少奶奶,但是恐怕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在我走之前,我想把东西给你。”

“是什么东西?”

男人从兜内掏出一把钥匙,付流音伸出手,他将钥匙放到她的掌心内。“你哥哥说,这是你们之前住过的一间房,说你肯定能找到,他留了样东西在那间屋内。”

“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那个地方我也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

付流音握紧手掌,“好,谢谢。”

“你自己多保重,我先走了。”

“嗯,再见。”

男人冲她看了眼。“还是不要再见吧,希望你哥哥的事情没有牵连到你,从他出事到现在,就连我都活得战战兢兢,我也是受不了这压力了。”

付流音握紧着手掌,掌心被钥匙的齿轮磕得生疼。

“音音。”穆劲琛的声音陡然从不远处传来,男人吓了跳,转身就跑。

“什么人?”

男人听到穆劲琛出声,更加慌了,跑得越发快。付流音转身,看到穆劲琛快步来到她身侧,他一个箭步上了围墙,眼看就要翻出去,付流音忙拉住了他的衣袖。

“劲琛,他是来找我的。”

穆劲琛面露疑惑,“找你?他是谁?”

“说……说是我哥哥的朋友。”

“你哥哥还能有朋友?”穆劲琛似乎不信,但他立马从围墙上下来了。

付流音眼看男人已经跑远了,她伸出手,将那个钥匙递给穆劲琛看,“他说,我哥哥有东西留给我。”

她完全没有想过要防着穆劲琛,她现在吃住都在穆家,最关键的是,她跟穆劲琛是夫妻,付京笙的事情穆劲琛又不是不知道,所以她想……她没必要瞒着他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