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你走!(从这个家,给我离开)/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劲琛的视线有些模糊,穆成钧听到这,搭起的长腿放了下来。

男人想要起身,但是双腿已经麻木了。

“付京笙?”穆劲琛的嘴里轻念,“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我们之前就有合作,只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做了多少神不知鬼不觉的局,你们不会不知道。他这人就是这样,拿了钱,会帮我将每一处细节都考虑周到……”

穆劲琛抬起右脚,狠狠踹在了男人的肩膀处。

他砰地往后摔去,后背就像是要碎裂般。男人捂着自己的肩膀,穆成钧也走了过来,邵云耿干脆将实话全给说了,“我给了他两千万,要是让我自己动手,我肯定做不成那件事,要怪就怪付京笙……”

是啊,要怪就怪付京笙,谁让他是做局的人,谁让他是幕后的那双黑手呢?

穆劲琛垂在身侧的手掌紧握,握得咯咯作响,恨不得冲上前将他活活打死。

穆成钧见状,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他冲穆劲琛轻摇下头,“很多细节我们还不知道,别冲动。”

“你们应该知道,如果没有付京笙那样的人,我们这种心思险恶的人,脑子里藏着的龌龊事情就不会实现,他比我们更险恶、更恐怖,他就算知道了要害的人是穆家老爷子,他也没有丝毫手软,要怪,都怪他……”

穆家。

几个女人坐在餐桌前,穆太太不住看着时间,“这两个孩子,一大早出去了,竟还不回来。”

凌时吟朝门口看了眼,“妈,我觉得成钧最近好像有事瞒着我们,他整天心事重重的,又和老二在一起,而且他打电话总是背着我。”

“我也觉得他们有事,”穆太太拿起筷子,“算了,他们都大了,做事情也有分寸,我们就不要操心了,先吃晚饭吧。”

“好。”

吃过晚饭,两人还没回来,付流音回到楼上,她站在窗边,想要看看穆劲琛什么时候回家。

一直到了晚上,穆家兄弟才从屋内出来。

教官将门关上,穆劲琛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穆成钧的视线慢慢落到他脸上。“老二,你准备怎么做?”

“哥,这件事……先瞒着妈吧。”

“我也想瞒着,但你认为纸能包得住火吗?邵云耿做的事情迟早会传到妈耳朵里,到时候,她更会觉得天塌下来了。”

穆劲琛沉默半晌,他抬起脚步往楼下走,回到自己的车旁,他拉开了车门,“难道不瞒着吗?难道要告诉妈,爸是被人活生生陷害致死的?而凶手之一是付京笙,付京笙的亲妹妹,现在又成了她的儿媳?”

穆成钧倚向车门,“除非永远能瞒下去,要不然的话……”

“大哥,我知道,先回去吧。”

穆家兄弟回到穆家的时候,穆太太还没上楼。

凌时吟在客厅内陪着她,穆劲琛走到玄关处,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传来,“妈,您看这个镜头,分明是穿帮了嘛。”

“方才伤的还是左脸,现在却是右脸有血……”

穆太太其实并没有看进去,她这两日总是梦到穆朝阳。以前穆朝阳在的时候,她看电视总有他陪着,别看穆朝阳给人的感觉是严肃、一丝不苟的,可在家里,对太太却是极好的。

穆太太看连续剧总会忘记情节,之前铺设过的线索,过了几集她就全给忘了。

所以每逢看不懂的时候,她都会问,“这是谁啊?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在之前的剧集中出现过吗?”

两个儿子不可能天天陪着她看电视,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穆太太也不要他们陪着,对她最有耐心的,还是穆朝阳啊。所以不管穆朝阳喜不喜欢那些婆媳狗血剧,只要被穆太太拉着一起看,他就得仔仔细细地看进去,免得她再会有忘记情节的时候。

穆劲琛和穆成钧往里走着,穆太太的注意力压根没在电视上,凌时吟听到动静抬头,看见了两兄弟。

“成钧,你回来了。”

穆太太收回神,看向两个儿子,穆劲琛的脚步放慢些许,穆成钧则快步来到客厅,“妈,怎么还没睡?”

“睡什么,不是还早吗?”穆太太站起身来,“你们两个呢?吃过了吗?”

“还没有。”

“这么晚还没吃?快,让厨房里准备着。”

穆成钧的手臂轻搭在穆太太肩膀处,“妈,看电视别太晚,一会又睡不好。”“成钧,我就是因为睡不着,所以才要多看会电视的。”

“怎么又睡不着了?”

穆太太轻叹气,“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总是梦到你爸,梦见最多的场景就是他坐在沙发上陪我看电视。”

穆劲琛闻言,心似被狠狠抽痛下,他杵在原地不动,就好像一尊雕塑。

穆成钧眼神黯淡,心里也忍不住有酸涩冒出来,他手掌在穆太太的肩膀上轻拍着,“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

“我知道,但我就是忍不住要去想。”

佣人在厨房内热着晚饭,没过一会,饭菜被重新端上桌。

“快吃吧,你们也真是的,这么晚了……”

穆劲琛脚步动了下,想要直接上楼,穆成钧见状,将他喊住了,“老二,吃晚饭。”

穆太太看向穆劲琛,见他这样着急,忍不住问道,“劲琛,你是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

他收回脚步,坐到了餐桌前。

付流音在楼上等了会,没有等到穆劲琛上来。她穿着拖鞋下楼后,这才看到穆劲琛坐在餐桌前。

穆劲琛拿着手里的碗,穆成钧食不知味,两人各怀心事,却又各自都觉得碗里的饭菜难以下咽。一方面,他们沉浸在穆朝阳被害死的悲痛中难以自拔,另一方面,这种悲痛却要被强行压抑着,不能显露分毫。

两种矛盾的情绪撕扯着他们,穆劲琛放下手里的碗,抬起头的时候,看见付流音站在餐桌旁。

穆太太面露关切问道,“怎么不吃了?”

“饱了。”

“你还没怎么吃呢……”

“妈,我不饿。”穆劲琛说完,推开椅子起身,他走到付流音跟前,没有碰她,只是淡淡扫了眼,“走,我们上楼。”

“好。”

眼见两人往二楼走去,凌时吟推着轮椅上前,也许穆太太没有察觉,但是她已经看出来了,这穆家兄弟俩之间,肯定有事。

付流音跟着穆劲琛回到房间,关门声传到她的耳朵里,她刚要开口,穆劲琛却径自问道,“你哥给你的银行卡呢?”

付流音走到床前,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那张银行卡。

穆劲琛接过手,“密码呢?”

“359813。我不确定是不是这个,但我所有的密码都是它。”

穆劲琛走了出去,付流音追上前几步,到了外面,他看到穆劲琛进了书房,并且将门用力关上了。

凌时吟靠着门框处,心里泛起了酸涩,穆劲琛一句话都不同她多讲,她完全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更加不知道付京笙给她的这张银行卡里面,究竟藏了些什么秘密?

付流音走到书房前,房门紧闭,她甚至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响。

穆成钧上楼的时候,在楼梯的转角处看到付流音在那站着,女人的余光中看见了他,付流音快步走上前,“大哥。”

“你站在那做什么?”

“我不知道劲琛怎么了。”

穆成钧的视线穿过她颊侧,落向了不远处的门板上,“不要胡乱猜测,有些事该发生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这是什么意思?”

穆成钧没有多说,转过身上了三楼。

穆劲琛在书房内待了很久,直到有人打了电话过来。

他坐在办公桌上,头疼地按着眉宇间。“怎么样了?”

“穆帅,里面存了两千万,只不过不是付京笙的名字,也不是付流音的名字。”

穆劲琛冷笑下,“这是当然,要不然的话,这笔钱早就被警方查出来了。”

“那这笔钱存在里面,付流音能用吗?”

穆劲琛冷哼了一声。“怎么不能?”

若干年后,等到付京笙的事情完全过去,谁还会记得付流音呢?别人能想到的事,付京笙不可能想不到,尽管户名不一样,但这笔钱就是留给付流音的,再加上密码正确,他肯定能确保付流音可以将这笔钱用出去。

两千万。

邵云耿出两千万要穆朝阳的一条命,这两千万转眼就成了付流音的保命钱。

“这笔钱什么时候存进去的?”

对方说了个日期。

穆劲琛心里最后坚守的那一点点东西,都被击了个粉碎。

那个日期,跟邵云耿所交代的不谋而合,邵云耿先给了付京笙这笔钱,然后才有了后面的这个局。只是付京笙还没来得及记录,那时候付京笙的心思都在蒋远周身上,所以偏偏漏了这个局没有记。

再后来,他就出事了,所交代的资料中并没有最后的局,所以穆朝阳死的时候,谁都不会想到是跟付京笙有关的。但是那个房间,据说是好久之前就租住下来的。

那也就是说有这种可能,付京笙知道自己迟早会出事,所以租了一间房,在里面留下了要给付流音的银行卡。他将钥匙交给一个算得上是能信任的人,那笔钱之所以会在那时候打进去,是因为他即将放手跟蒋远周一搏,也许是付京笙没有百分百地把握,所以先把付流音的后路铺垫好了。

最不能令穆劲琛释怀的是,两千万,邵云耿就用这两千万买了他父亲的一条命,而这笔钱……

穆劲琛挂断通话,握紧了掌心内的手机。

走到门口,穆劲琛将门拉开,却看到付流音站在外面,他下意识拧紧眉头,“你怎么在这?”

“查到了吗?卡里是否有钱?”

穆劲琛嘴角勾勒起嘲讽的笑来,他将手里的银行卡递出去,“查到了,里面确确实实有一笔钱,两千万,付流音,就算你离开了穆家,这两千万也能确保你过上好的生活了。”

付流音菱唇微张,穆劲琛同她擦肩而过,付流音下意识去拉他的手。

她手指的温度触碰到他,穆劲琛却感觉像是摸到了一个烫手山芋,他一把用力甩开,付流音面露吃惊,“你……”

“你方才在外面,听到了什么?”

付流音摇着头,“没有,什么都没听到。”

穆劲琛盯着跟前的这张脸,心里百感交集,他垂在裤沿处的手指一直在动,他觉得马上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居然想要伸手去掐她的脖子。穆劲琛握紧手掌,他快步回到了房间。

付流音走进去的时候,穆劲琛坐在床沿,他这个样子太反常了,她有些不敢靠近上前。

穆劲琛双手交握,额头抵着自己的手背,有些事没有发生在他身上过,所以他想得特别简单。他见过太多悲愤欲绝的人,她们找不到付京笙算账,只能找到付流音。那时候,穆劲琛觉得付流音可怜,毕竟她是无辜的,她也是最倒霉的那一个,可是如今,这种情况真实地发生在他身上,他竟同样不能释怀。

“穆劲琛,你要有事的话,能不能同我直说?你这幅样子,我……”

穆劲琛的视线睨向她,有些骇人,“付流音,你为什么会是付京笙的妹妹?”

她心里咯噔了下,“我是他的妹妹,你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吗?”

“是啊,”穆劲琛自嘲出声,“我一早就知道了,大哥让人绑你的时候,是我救了你,也是我将你带进了穆家,哈哈哈,真是笑话!”

付流音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穆劲琛,是不是我哥对你们做了什么?”

穆劲琛想要脱口而出,是,可是那个字到了喉咙口,却被硬生生卡住了。他盯着她的小脸,付流音神色焦急,想要听个明明白白,“但是我哥已经被关起来那么久了,他难道……”

“出去。”穆劲琛猛然出声。

付流音愣了下,“你让我出去?”

“滚!”

她大惊失色,脚步忍不住往后退去,穆劲琛从未对她说过这个字,这儿又是穆家,付流音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好,我出去,你让我去哪?”

穆劲琛喉间轻滚,满满的怒火和悲伤填堵着他的心口,他看着付流音的样子,心脏没来由的一阵阵抽痛起来。

如果没有付京笙的这档子事,他和付流音已经在计划着要孩子了,这样的日子多好?

付流音无措地站在门口,从来都是穆劲琛不让她走,她还没想过这么快会被人赶走。她手掌握紧后松开,她想要开门,但是想了想后,又走向了衣帽间。

她总要带几件随身的衣服才能离开吧?

穆劲琛站起身来,一把扯住她,将她丢向大床,付流音直直栽了下去,穆劲琛站在床沿处看向她。“你待在这,我走。”

他转身离开,付流音坐起身,“你去哪?”

穆劲琛没有回答,付流音跟了出去,看到穆劲琛进了客卧。

她整个人犹如被抽空般,怔怔地站在走廊上,她不知道穆劲琛为什么会忽然这样,她只是猜到一定出了什么大事。

付流音几乎整晚未合眼,一早,佣人来敲门的时候,付流音才勉强爬起身。

来到楼下,穆劲琛已经在餐桌前坐着了。

付流音几步上前,穆太太微笑说道,“音音,劲琛说你还在睡,今天差点起晚了吧?”

“是。”付流音坐到穆劲琛身侧,穆太太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碗,“有你喜欢吃的海鲜粥,多吃点。”

“谢谢妈。”

这一声妈字,格外刺耳,穆劲琛目光掠过那个空位,穆朝阳再也不可能拉开椅子坐下,跟他们在一桌上吃饭了。他眼神微冷,口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妈,她自己有手,你不必什么事都去迁就她。”

“这怎么能算迁就?我……”

“让她自己来吧。”

凌时吟听见这话,不由看了看付流音,她小脸微白,原本拿着碗的手松开了,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吃这一碗粥。

穆成钧看在眼里,“妈,坐下吃吧。”

“我不饿。”

“我看你精神不好。”

穆太太小口地舀着粥喝,“别胡思乱想的,我很好,身体硬朗着呢。”

她抬头见付流音没有吃早饭,忙催促了一句说道,“音音,怎么不吃啊?别把劲琛的话放在心上,我现在就想你把身体养得好好的,赶紧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穆劲琛的匙子咣当一声掉到碗中,穆太太冲他看了眼,“老二,你是不是也太激动了?”

“妈,这种事顺其自然,强求不得。”穆成钧接了她的话道。

“你爸要还活着,最大的希望也是抱孙子,音音,你要上学,妈一直都没反对你,但是这并不影响要孩子,是不是?”

付流音双手捧着碗,目光触及到穆太太眼里的希冀,穆太太一直在盯着她看,这个话题,她想逃避都逃避不了。她只能硬着头皮,像往常那般回道,“妈,就像大哥说的,这要顺其自然,再说……我跟劲琛已经在准备了。”

她说完这句话,朝边上的穆劲琛看了眼,正是因为坐得近,她才能看到穆劲琛脸上的僵硬和不自然。

男人很快站起来,“我先出门了。”

穆太太见状,跟着起身,母子二人走到门口,穆太太还在询问着,“劲琛,你这是怎么了?”

她同穆劲琛一道走进了院子,付流音看了眼碗里的粥,凌时吟伸手挽住穆成钧的手臂,“成钧,你看劲琛的样子,很不对劲啊。”

“你不要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表现出这幅幸灾乐祸的样子,穆家任何一个人出事,对你都没好处。”

“我,我没有啊!”

穆成钧冷哼声,站了起来,“凌时吟,安分点,不该管的永远别管。”

付流音眼见他们都走了,她也没有心情坐着,她双手在桌沿处撑了下,凌时吟抬头看向她,“付流音,难道你不觉得家里的气氛怪怪的吗?”

“那又怎样?”

“你不觉得,老二对你的态度都变了?”

付流音脸色微变,却嘴硬说道,“不觉得。”

“真会自欺欺人,付流音,要是哪天连穆劲琛都不站在你身边了,我看你真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了。”  这个家里面,除了穆成钧和穆劲琛,大家都被蒙在鼓里。

付流音的手机成了摆设,以前,穆劲琛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可是今天一整天,她的手机都没有丝毫的动静。

她有些忐忑,也不敢给他打电话。

晚上睡觉的时候,穆劲琛还是没回来,付流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一阵脚步声窸窣传来,她这才紧闭眼帘。

门咔嚓一声,被人拧开,走廊上的灯光迫不及待往里钻,穆劲琛走进屋内,将门掩上。

付流音紧张地抓着被子,她听到脚步声正在逼近过来,穆劲琛站到床边,付流音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

男人坐了下来,床很明显有往下凹陷的感觉,穆劲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他不知道他还将她留在这做什么?

事情完全弄清楚了,付京笙和邵云耿都是害死穆朝阳的凶手,男人上半身凑了过去,而这个女人呢?她是付京笙的亲妹妹。

她睡在他的枕边,享受着他的庇佑,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他正在保护的这个人,她的亲生哥哥居然就是害死自己父亲的人。

穆劲琛伸出手,手指触碰到付流音的脖子,她吓了一大跳,男人的指尖冰凉,他的指腹按在她的颈动脉处,她觉得她每一口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她有些害怕,生怕穆劲琛伸手掐住她,她分明不是他的对手,就连反抗都不会有用吧?

男人的手掌动了下,付流音大气不敢出,下一刻,有灼热的呼吸喷灼在她耳侧。穆劲琛将头靠在付流音的枕头上,两人离得这么近,他呼气的时候,付流音面色绷紧,她想要睁开眼,想问问穆劲琛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可是她不敢,她生怕等到穆劲琛知道她是在装睡之后,又会以那般疏离的样子来面对她。

男人靠着她许久,好像到了这一刻,他才能彻彻底底看清楚对付流音的感情。

之前的不放手,是因为早就已经放不了手了,可是现在呢?

是不是不得不放手了?

穆劲琛稍稍起身,前额抵着付流音的额头,他喉间不住滚动着,大口喘着粗气,他嗓音沙哑,问了她一句,“付流音,我遇上的这么多人当中,怎么偏偏就是你?”

他手掌往下,掐住了付流音的肩膀,只是动作很轻,完全没有要将她吵醒的意思。

许久之后,他起身离开,没有留在这个房间内。

付流音听到关门声传来,她睁开眼帘,屋内早没了穆劲琛的身影,他居然又这样离开了,将她一个人丢在了屋内。第二天是周末。

付流音下楼的时候,穆劲琛早就走了。

穆太太推着凌时吟从屋外进来,见到付流音下楼,她忙冲付流音招下手,“音音,过来。”

“妈。”

穆太太走向客厅,在沙发内坐定,“你和劲琛怎么回事?我今天早上,怎么看见他是从客房出来的?”

付流音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我……”

“亲家,亲家!”门口,忽然有一阵声音闯进来。

凌母一副神色匆匆的样子,就连鞋都没换,凌时吟转身看向她,装出吃惊的样子问道,“妈,您怎么来了?”

凌母走到穆太太身边,“你听说了吗?邵家出大事了。”

“邵家?”穆太太摇下头,“出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吗?”

“到底怎么了?”

凌母面色有些为难,伸手拍了下穆太太的手掌。“真没想到邵云耿能做出那样的事来,他已经被警方控制住了……”

“亲家,你有话就直说吧。”

“哎,我就说嘛,当时你家里的那场车祸说发生就发生了,但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件事是邵云耿做的。”

“什么?”穆太太大惊失色,旁边的凌时吟和付流音都跟着吓了一跳。

穆太太激动地握住凌母的手臂。“你把话说清楚!”

“你家朝阳是被邵云耿害死的,那不是简单的车祸啊!”凌母说完,视线落向付流音,付流音禁不住一阵颤抖,她觉得凌母的注视,就好像是一条毒蛇,那条毒蛇正在疯狂地吐着蛇信。

凌时吟在旁边不着痕迹地勾起抹冷笑。

付流音心里的不安明显炸开了,她双手交握,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

凌母伸手朝着她一指,“亏你还有脸坐在这!害死亲家公的就是你哥哥,那个杀千刀的,真该下地狱。”

付流音潭底的泪水一下往外涌,视线模糊说道,“不,不会的。”

“怎么不会?邵云耿亲口承认的,就是付京笙设的局!”

穆太太一张脸苍白,失了血色,坐在原地动也不动。

凌时吟恶狠狠地瞪向付流音,“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凌母轻拍下穆太太的肩膀,“亲家,你看看你们,居然还把这样的女人娶进门,她哥哥要人性命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啊!你想想那场车祸,多么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