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把离婚证留下/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穆太太的心里,那场车祸就是她永远过不去的坎。

她伤心欲绝,也曾想过跟着穆朝阳一道去了算了,可是这样的念头刚升起来,就被穆太太掐断了。

那时候,穆劲琛还未成亲,穆家无后,她若这样走了,能对得起谁呢?

穆太太握着拳头,她觉得胸口堵得厉害,她伸手在自己的胸前不住捶打着,那种伤心和悲愤发泄不出来,全都堵在了她的心里,她不住捶打,一下,一下,手劲越来越重。

凌母见状,忙拉住她的手臂。“亲家,你这么折腾自己做什么啊?”

穆太太说不出别的话,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

付流音不知所措地看向几人,她想要说服自己,她只是听错了而已,可是凌时吟和凌母看向她的目光,那一道道盯视恨不得抽了她的筋,扒了她的皮。凌时吟断然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她推着轮椅上前,冲付流音怒吼道,“付流音,你听见了吗?你哥哥害死了我哥、害了成钧,他居然还害死了爸!这些事情,难道你真的一无所知吗?就算再怎么不清楚,你还能在穆家待得下去吗?爸是被你们害死的!”

穆太太总算出了声,一口气卡在喉间,好不容易下去,只是她没有说话,却是弯下腰痛哭起来。

她捶着自己的胸口,声音从喉咙间钻出来,那种悲恸和哀戚,是付流音找不到言语能去形容的。

凌母在旁边不住安慰着,“亲家,事已至此,你也想开点,自己的身体要紧啊。”

付流音说不出一句劝慰的话,她似乎也没有这个资格。她红着眼眶,哽咽声被她压在喉咙口,凌时吟还在不住地指责她,细数着付京笙的罪行。

“亲家,要不把成钧和劲琛都叫回来吧,他们应该知道……”

“不,说不定他们已经知道了。”凌母一个人自言自语说道。

付流音忽然想到了穆劲琛的反常,想到了他在她耳边说过的那句话。是啊,也许……穆劲琛早就知道了吧?

穆太太放下手,目光抬起后盯向付流音,她眼里望出去的身影破碎成了一片片,付流音不住摇着头,“妈,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音音,你说说……你觉得你哥能做出那种事吗?”穆太太目光直勾勾盯着她。

付流音却没法替付京笙说一句话,她想要违心的说一句,说她哥哥做不出来,但是谁会相信呢?连她自己都不信啊。

她眼睛酸涩的厉害,泪水挂在眼眶处,穆太太忽然站了起来,凌时吟在旁边催促出声,“妈,您还留她在穆家干什么啊?把她赶出去!”

付流音抓着自己的衣角,抬头看着穆太太。

她显然受了不小的打击,整个人摇摇欲坠,穆太太看付流音的眼神也变了,但她并没有像凌时吟说的那样,对付流音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我出去一趟。”

“妈,您去哪啊?”

穆太太转身往外走。“我要亲自去问问清楚,我要亲眼看见才能作数。”

凌时吟冷笑下,怎么,这是不相信她们母女吗?穆太太倒是谨慎,还生怕凌母带了个假消息过来,只是这次老天爷帮不了付流音,那就是事实真相,谁都改变不了。

“妈,您快跟过去,我怕她这样会出事啊。”

“好。”凌母答应声,追了出去。

付流音看向门口,穆太太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眼中,客厅内就只剩下了她和凌时吟两人。

“付流音,要不要让成钧和老二都回来?”

她眼角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淌落下来,滑过脸庞的时候,脸上一片冰凉。“凌时吟,这是真的吗?”

“你说呢?”

付流音自然希望是假的,她希望是别人地陷害,她轻摇下头,“我不信。”

“哈哈哈——”凌时吟忍不住笑出声来,“刚才当着妈的面,你怎么不说你不信?”

付流音想要站起身,凌时吟见状,将轮椅推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这个时候,就算老二知道了也没用,杀父之仇,付流音……你别太天真了,尽管人不是你杀的,却是你哥哥害死的,你以后还能安然地躺在老二身边吗?”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与你无关!”

“你想的太简单了,这是你和整个穆家的事情,妈确定了这件事之后,会对你恨之入骨,再也不会想要看你一眼!”

付流音唇瓣颤抖着,眼里面被凌时吟嘴角勾起的笑刺得生疼。

“我敢保证,你在穆家再也待不下去了。”

“就算我待不下去,你又能得到什么呢?”

凌时吟视线落到她脸上,今天的她,一扫往日的阴霾,她笑了笑道,“付流音,要不是穆劲琛一直护着你,你能安然无恙到今天吗?我哥哥的死,我一分钟都没有忘记过,你哥坐牢了,他能偿还得了什么呢?我要的是你偿命!”

付流音咬着牙关,“你要有证据证明我有罪的话,我无话可说。”

“别跟我说这些虚的,呵,法律能让人以命偿命吗?”

付流音越听越难受,“凌时吟,你让开。”

“想要搬救兵了是不是?”

付流音双手捧住脸,她没有这个精力跟凌时吟在这耗,她觉得整个人已经被掏空了一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既盼着穆劲琛能早点回来,又希望他不要回来。

邵云耿和另外的几人,已经被交给了警方,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件事势必是藏不住的。

穆劲琛坐在训练场空地的石凳上,穆成钧也在。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他将手机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穆劲琛神色有些不自然。

“谁的电话?”穆成钧问道。

“妈。”

“接吧。”

穆劲琛将手机贴向耳侧,“妈。”

里面传来了穆太太的哽咽声。“劲琛,这件事你知道了吗?”

穆劲琛垂了下眼帘,“妈,你没在家里吗?”

“我问你,这件事你和你哥,都知道了吗?”

穆劲琛手掌握成拳,结实的拳头抵着自己的前额。“妈,您怎么会知道?”

“看来是真的了。”

“妈,您没在家里吗?”

“我刚从你干爸家里出来,我来问一问他……”

穆劲琛瞬间心如刀绞,“妈,有人跟您在一起吗?您别乱走,我这就过来接您。”

“不必了。”穆太太的声音颤抖的厉害,低低的呼吸声钻到了穆劲琛的耳膜深处,“你爸,真是被那个付京笙害死的?”

“妈,您别问了,您好好地待在那里,我来接……”

穆成钧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忽然听见穆太太扬高了音调,那阵悲愤的质问声,连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既然是付京笙害死了你爸,你为什么还要娶他的妹妹?你爸尸骨未寒,你就把付流音接到了家里,你让他怎么能够瞑目?”

穆劲琛的俊脸蒙上了一层阴冷,现在,什么解释都是无力的,穆太太应该清楚这件事他也是刚知道,他跟付流音结婚的时候,压根不会知道穆朝阳的死跟付京笙有关。

但是面对穆太太地质问,穆劲琛却连一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口。

穆太太除了能对他们发泄之外,她还能做什么呢?

穆成钧站了起来,想要先去把穆太太接回家。

“妈,您先别激动,我这就过来……”

穆太太打断了穆劲琛的话,“不用来接我,我现在就回去,我要去问问付流音,她打算怎么赔偿我穆家一条人命?”

“妈!”穆劲琛起身,跟着穆成钧快步往外走。“您冷静点,这件事跟音音无关,她也是无辜的。”

“你居然能说得出无辜两个字?”

穆太太挂了电话,穆劲琛神色一凝,只能加快了脚步。

付流音一直在穆家的客厅内坐着,她也不知道应该去哪,凌时吟将轮椅堵在她面前,像是看贼一样看着她。

穆劲琛没敢怠慢,一脚油门提速,将车子开出了训练场。他希望能赶在穆太太之前回到家,这样的话,他至少还能……

男人想到这,心里猛地有阵抽痛感,他脑子里乱的很,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那一幕。

穆太太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头晕目眩,整个人似乎站不住了,凌母忙搀扶住她。“亲家,你当心啊。”

“我没事。”她抽出自己的手臂,快步往里走。

穆劲琛的车开进穆家的时候,看到穆太太的车子已经回来了,他和穆成钧赶忙朝屋内走去。

付流音听到有脚步声从门口传来,她抬起脑袋,看见穆太太和凌母走了上前。

她面上流溢出紧张,凌时吟往后退了几步,穆太太站到付流音跟前,一张脸上毫无血色,她手指颤抖地指向付流音,“你家没有钱、没有权势,能过上那样的生活,难道你不怀疑吗?”

“我……”付流音知道,现在就算她怎么说,她的那几句解释也是苍白的,“我哥哥很聪明,我之前没有怀疑过他。”

“是啊,很聪明!聪明到替人谋财害命!”穆太太悲伤欲绝,“我问你,朝阳跟你们有什么仇?是什么深仇大恨,非要让他死得这么惨?”

这种指责对于付流音来说,没有丝毫的公平性,她也不可能给穆太太一个满意的答案。

“你说!”穆太太如今的愤怒,只能冲着付流音一个人而去。

付京笙在这个世上,只有这个亲妹妹了,如果不发泄在付流音的身上,她还能去找谁呢?

“就是,你们兄妹俩真是坏透了,”凌母在旁边添了把火,她抽泣着说道,“想想我的儿子,还那么年轻啊,我还没看着他娶妻生子呢,就这样被你哥哥害死了……”

付流音蜷缩在沙发内,凌母见状,伸手拎住她的衣领将她拎起身。“你嫁进穆家,也是别有目的吧?你哥哥被抓走之后,你肯定需要个能保护你的地方!”

“真是悲哀啊,”凌时吟接过句话,“付流音,你想要找个靠山,所以找到了穆家。但你没有想到吧,爸就是被你哥害死的。”

穆太太神情痛苦,情绪也到了崩溃点,穆家兄弟俩走到玄关处,穆太太伸手推了付流音一把,“还不如意外呢,要是意外的话,我也只能接受,为什么会这样?”

“妈!”穆劲琛在不远处喊了声。

穆太太手掌挥了出去,付流音听到一阵清脆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她耳中瞬间有嗡嗡的声响,她的手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左脸,然后才感觉到痛,火辣辣的痛。

穆太太甩完一巴掌后,整个人没了力气,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凌母忙要搀扶她起身,“亲家,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男人快步来到客厅内,他的目光看向付流音,见她怔怔地跌坐回沙发内,她捂着自己的脸,满目出神。

穆劲琛强忍着难受,他蹲下身来,双手握住穆太太的肩膀,“妈。”

穆太太凄厉地哭出声来,“朝阳,朝阳!”

付流音一听,眼泪也没能忍住,穆成钧睨了她一眼,他手指动了下,视线随后扫向凌时吟。

穆劲琛将穆太太从地上拉起来,让她坐到沙发上,穆太太头靠着穆劲琛的肩膀,不住抽泣。“成钧,”凌时吟赶紧冲穆成钧说道,“爸不是死于车祸,他是被付京笙害死的!”

穆成钧凛冽的眼神扫了过去,凌时吟虽然害怕,但这种时候,好不容易升起来的这把火,不应该就这样熄下去。“是邵家,邵家通过付京笙要了爸的一条命,呜呜呜——”

凌时吟痛哭出声,“在这些人的眼里,一条人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穆太太越发伤心,她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难以自拔。

“够了。”穆劲琛冷冷出声。

“老二,你这句够了是什么意思?”凌时吟直直问道。

穆成钧看向旁边的凌母,“你怎么过来了?”

“成钧,邵家的事情,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我刚听到消息,自然要来告诉亲家一声。”凌母觉得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穆成钧这么聪明,一看她站在这,就能猜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

只是这次,凌母没有一点点害怕,因为这件事不是她的构陷,这是事实,谁让付流音命不好,偏偏有了那样的哥哥?

“成钧,我们一直以为爸的死是意外,听到这样的结果,大家都很难以接受……”

“闭嘴。”穆成钧狠狠打断她的话。

他走向厨房,倒了一杯水出来,穆成钧见穆太太这幅样子,他心里难受不已,他坐到穆太太身侧,将她的一只手拉过去。他将水杯塞到穆太太的手心内,“妈,喝点水。”

穆太太手指收拢,水温透过玻璃杯传递到她掌心内。

她目光一点点移向那杯水,她看到白水在杯沿处晃动,似乎随时就要泼溅出来。穆太太想到穆朝阳偶尔也会给她倒水,她现在总是什么事情都能联想到已经过世的穆朝阳身上。

她忽然站起身来,她接下来的动作在穆劲琛的眼里晃过,他刚要伸手制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杯水全部泼在了付流音的脸上。

“妈!”穆劲琛站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付流音紧闭眼帘,窒息感过去之后,水滴顺着她的小脸往下淌,颈口处也湿了一大片。

凌时吟面上藏着笑,说实话,她从未见过付流音这样狼狈的样子,而且是当着她的面,她真是百看不厌啊。

穆太太看向身侧的穆劲琛,“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要偏袒她吗?”

“妈,付京笙是付京笙,音音她……”

“她怎样?”穆太太反问。“你也说不出来了是吗?她是他的亲妹妹,这句话,你说不出来吗?”

“那些事都是付京笙做的。”

“劲琛,你爸被送回家的时候,你和你哥也都看见了,现在你们告诉我,这不是意外,你们看到他当时身上被血染红的衣物了吗?满满一件衬衣,上面全是血……”穆太太心脏痛到几乎要碎裂,她捶打着自己的心口处。“那件血衣,我瞒着你们偷偷留下来了,劲琛,你大概是将很多事忘记了吧?要不要妈将那件血衣拿出来,给你看看?”

穆劲琛眼皮跳动几下,穆太太的话,一字一句,犹如带着钢刺般狠狠捶向他的心。

那一块心头肉,被扎得血肉模糊,疼痛难忍。“妈,您别这样。”穆成钧伸手揽住穆太太的肩膀,“爸的事情,我们确实已经知道了,就是怕您知道了受不了。”

“劲琛,这个女人不能做我们穆家的媳妇,把她赶出去吧。”

付流音被泼了一脸,冷得直哆嗦,她就像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被钉子钉在了这,说不出话,也反抗不了,只能任由别人来宣判。

她双眼通红,目光一瞬不瞬盯着穆劲琛,别人的言语,她可以不在乎,可是她不能不在乎穆劲琛啊。

付流音强忍着,但身体却已经出卖了她,她不住地抽泣着,哭不出声音,眼睛内缀满了冰冷,还有那一点点的期盼。

男人深吸口气,别开视线,“妈,我先送您回房,其余的事情稍后再说。”

“回房做什么?”穆太太手掌握着穆劲琛的手臂,她用力掐下去。“要让我跟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妈,”穆劲琛悲伤、愤怒之余,却终究有不舍,他也清楚,付京笙做的事情,不该牵扯到付流音的身上,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他心里挣扎万分,“我带她搬出去,行不行?”

“你再说一遍?”

凌时吟也有些吃惊,难道这就是穆劲琛的态度吗?

就算是再难,穆劲琛也得将这些话继续说下去,“我带她先回训练场,我不让她在您面前出现。”

“劲琛,你明知道妈要的不是这些,我要让她从你身边离开啊!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要她的命!”穆太太咬牙切齿,丝毫没有了往日的温柔。

付流音听到最后的这句话时,忍不住全身哆嗦下,她发尖上挂着水珠,望出去的视线也是模糊的。

穆太太对她向来是温和的,即便知道付京笙曾经伤害过穆成钧,可她最后还是不得不接纳了她。

付流音进了穆家之后,穆太太真是没有亏待过她,可这次不一样,那是一条人命。

面对穆太太的歇斯底里,穆劲琛松开了手,他看向坐着的付流音,他忽然迈出去一步,拉了她的手想带她离开。

穆太太先一步挡在两人跟前,“你要带她去哪?”

“妈,我把她送出穆家。”

“好,走之前,先把离婚证留下。”

付流音禁不住哆嗦下,抬头看了眼穆太太。穆太太的神色坚定,“你们先去离婚。”

穆劲琛握着她的手陡然一紧,付流音鼻翼间酸涩不止,穆太太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把她带出去,想让我冷静下是吗?劲琛,没用的,这是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就算你把她藏在外面,藏一辈子,但直到我死,我都不会原谅她的。”

男人的潭底微黯,这件事,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过去的,它像是一把最锋利的剑,如今就扎在穆太太的心上,拔去是死,拔不去也是个半死不活,除非付流音走,且过得落魄至极,这样才能让她心口的伤同那把匕首长在一起,暂时保住那一条命。付流音想到之前的好几次,她都是想要离开的,她跟穆劲琛的一年之期还没到,可是她想要走的时候,是穆劲琛不肯放。如今,是她自己不想走了,却不得不面临着要被人扫出家门的窘境。

付流音下意识握住穆劲琛的手掌。

穆太太没有让开的意思,“我也不会让她这样走,走之前,还我儿子一个自由身,你们离婚后,穆家跟你再也没有关系了。”

两人的手掌交握着,穆太太的眼神越来越冷,“是你们自己去民政局,还是签好了字,我让人替你们去办?”

“妈,您别这样。”

凌时吟和凌母在旁边看着,眼角处的幸灾乐祸,藏都藏不住。

对她们来说,她们永远不会忘掉凌慎的惨死,付流音只要一日待在穆家,她们就一日没有下手的机会。

如今,付京笙牵扯到了穆朝阳的命案中,凌时吟就算想一百个诡计,都不如这一次的巧合,所以这个机会是必须要抓住的。

穆太太盯着跟前的儿子,视线落到他们交握的手上,“劲琛,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男人没有别的理由,只能用一句话,苍白而无力地反驳着,“妈,音音她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穆家的两个男人,一个惨死在她哥哥的手里,另一个也是差点死在她哥哥手中,你还要执迷不悟吗?你把她留在这,你对得起你爸和你哥吗?”

凌时吟在旁边接过话道,“是啊,劲琛,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们之间有感情,那也是正常的。但你想想爸……爸走的时候,我们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啊。”

穆太太闻言,心里更加悲痛欲绝,她几乎要在他们跟前站不住。

她的目光射向付流音,她忍不住往后退了步,穆太太的一双眼已经红透,“付流音,你应该明白,你在穆家是待不住了。劲琛不能保你,就算强留你在这,你自己心里能过得去吗?你们还能像以前一样,正常的过日子吗?”

付流音比谁都清楚,他们的过去,只能是过去了。

但她却忽然舍不得松开这只手了,她紧紧地回握住,哪怕只能握住最后的时间,她也不想这样松开。

然而这一幕落到穆太太眼中,终究是刺眼的,她走上前,拉扯着穆劲琛的手臂,“松开!”

穆太太一把握住付流音的手腕,将她的手扯开,穆太太现在最受不得刺激,她推搡着付流音,“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你走。”

穆劲琛见她情绪激动,忙伸手抱住她的双肩,他回头冲付流音喊了声,“你先上楼,快。”

付流音往后退着,每一步都走得艰难无比。

她眼里的人影,早就是破碎的了,一块块都拼接不起来,她心痛难忍,她忽然看不到前面的路了,她知道,她跟穆劲琛应该算是走到头了吧?

她从来没做错过的事,却要她来偿还,穆劲琛说过的不在乎,如今落到他身上,真的能毫不在乎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