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有你恨我,就够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撕扯着,但付流音完全不是穆劲琛的对手。

坐在另一边椅子上的几人想要站起身来劝阻,“不好意思,她还不能走。”

“为什么?”穆劲琛挑眉问道。

“她是付京笙的唯一亲属,手术……”

穆劲琛冷笑下,“付京笙没有亲人,他是死是活,跟我们没关系,你们也用不着抢救他,直接让他死在里面不是更好吗?杀人偿命,他难道不该死?”

这两人面面相觑,付流音听见这话,犹如疯了一般扑向前,“不,不要这样。”

穆劲琛手臂搂住她的肩膀,站在跟前的人似乎想要制止,穆劲琛朝他们睇了眼。“她是我老婆,我要把她从这带走,你们管得着吗?”

两人明显有了犹豫,付流音用手捶打着穆劲琛的胸膛。“我们都要离婚了,你管不着我,你放开我!”

“是,是要离了。”听见这二字,穆劲琛心里难免有刺痛感,他唇角勾起抹自嘲。“可这不是还没离吗?”

他带着付流音强行离开,付流音不肯走,双腿在地面上被拖动着,“救命,救救我,让我留下来。”

“付流音,你别忘了你哥哥还在里面手术,你这样大喊大叫的,是真想让他死在手术台上吧?”

付流音咬住唇瓣,但是不甘心极了,她用手掌拍打着穆劲琛,也不顾打在了哪里,她只想让他住手。

男人一路将她拖出了医院,付流音挣扎到最后,早就没了力气。穆劲琛将她带到车旁,他打开了车门,付流音双手把住车门,她抬起眼帘看向穆劲琛,方才过度的撕喊早就使得她的嗓子哑了。她眼圈泛红,一双羽睫颤抖着。“穆劲琛,要是我哥出了什么事,我会恨你的,我会恨死你。”

“你恨我好了,我不在乎。”穆劲琛伸手握住她的肩膀,一把用劲之后,将她塞进车内。

付流音还想出去,可穆劲琛却将门狠狠关上了。

男人坐进车内,很快将车门反锁,付流音轻声喘息着,“我说过,你妈受伤的事情跟我无关。”

“你明知道她最不能释怀的就是我爸的死……”

“但是当时我接到了电话,监狱方面肯定也会害怕担责任,做这么大的手术,我作为他唯一的妹妹,我难道不该赶过去吗?”

如果换成是穆劲琛,他也做不到。

但是这个世上,最假的两个字,就是如果。

穆劲琛站在穆家的位置上,考虑的东西当然是跟付流音不一样的。他发动汽车,车轮滚过医院门口的白线,付流音站起身来,她用手拉扯着穆劲琛的手臂。“你放我下车好不好?医生说我哥哥的手术很凶险,九死一生啊。”

“那不是很好吗?”穆劲琛的眸子透过内后视镜扫向付流音,“他要是这样走了,对谁都有好处,他本来就是不该活着的。”

付流音听到这,崩溃般痛哭起来,她坐回原位,两手撑在身侧,“他的罪还未赎完,让他慢慢赎罪不好吗?留他一条命,这样的话,我总算也能知道我在这世上还有个亲人,要不然的话,我活着还能去哪?还能喊谁一声亲人?”

穆劲琛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落向前方,他太阳穴处的青筋在绷起来,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也是越来越用劲。

付流音上半身再度靠向前,她不敢有大的动作,生怕会碰到穆劲琛的方向盘。她手掌轻轻按在他的肩膀上。“我最后求你一次好不好?送我回去,你让我在外面等着,等我哥哥做完了手术,我就回家,不,我就回穆家,你们想要怎样做都行,好不好?”

事到如今,她已经早早地将自己和穆家撇开了。

穆劲琛盯着前方,“付流音,摊上了付京笙这样的哥哥,你就应该聪明点,你早早和他撇清楚关系不好吗?你还要这样的亲人做什么?”

“撇清楚,有用吗?”付流音反问,她带着哭腔再度问道,“如果我跟他完完全全脱离了关系,邵家的事情一出,你们难道不会迁怒到我头上吗?这个世上,有种关系叫做血缘,你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我是他亲妹妹,我在穆家留不得了。穆劲琛,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男人胸腔剧烈地起伏着,就因为她什么都说对了,他才无言以对。

“所以啊,穆劲琛,放我下车啊!”付流音哀求着、痛哭着,她用手推着穆劲琛的肩膀,“我哥要是真出了事,我也不会原谅你了。劲琛……我们好歹夫妻一场,有你恨我就已经够了,为什么还要弄得两两相厌呢?”

穆劲琛抬起手臂,左手在脸上撑了下,他似乎觉得头痛欲裂。

但他还是没有放她下车的意思。

付流音在他身后,哭声回荡在这个逼仄的空间内,以前,他最害怕的应该就是她哭吧?

但是现在到底不一样了,无论她怎么哭着求他,可穆劲琛都像是铁石心肠一般。

她想要推开车门,可是门被反锁了。

穆劲琛踩了下油门,车子咻地往前蹿,这是闹市区,可是穆劲琛的车速奇快,付流音看向他的侧脸,她没再说话,也没再求他。

很快,两人回到了他们所熟悉的家里,穆劲琛停好车,打开车门后将付流音拉下去。

她跟着他往前走,好几次差点跟不上穆劲琛的脚步,她只能小跑着。

走进客厅后,经过穆朝阳的灵位牌前,穆劲琛顿了下脚步,他看了眼,脸色微变,拉扯着付流音继续上楼。

付流音尽量配合着,她心心念念医院那边,如果可以的话,她倒希望这边能够断个痛快,让她快点回去。

进了卧室后,穆劲琛将她推进去,付流音踉跄了几步,“离婚协议书,你准备好了是吗?”

穆劲琛盯着她,“我们结婚,还不到一年。”

付流音深吸口气,“这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有些人今天结婚,明天就有可能离婚。”

她转过身,看到自己的包还在床头柜上,付流音走了过去,用手摸了下背包,“我是注定完不成我的学业了,要是我没有从凌慎的屋子里面偷跑出来,会不会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呢?我哥不会为了我害死凌慎,说不定他也不会设局去害你爸,毕竟已发生的这么多事当中,只要有一点点的偏差出现,后面所有的事都有可能发生改变吧?”

穆劲琛盯着她的背影,他看到付流音身体动了下,很快面向他,“也许,我就应该被关一辈子的。”

男人嘴唇蠕动下,可终究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付流音擦拭下眼帘,“行李,我不用再收拾了,你把离婚协议书给我,我签完之后,我们就各归各的吧。”

穆劲琛上前几步,面对离婚这个事情,付流音总是显得比他干脆的多了。

她干脆到令他痛恨!

男人伸手拽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床上推去,付流音倒下后,穆劲琛两手撑在她身侧,“你还欠着穆家这么多事,没有理清楚之前,你就想痛痛快快地走?”

“你爸的死,你们可以迁怒我,但是这笔账,你没法跟我算。至于妈受伤的事,我自始至终都不知道。”

穆劲琛盯着身下的人,“不知道?那就等她回来了,当面跟你说说清楚,我看到了那时候,你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付流音闻言,心里有些慌了,“既然要说清楚,妈现在应该在医院吧?我们去医院。”

“我明天会把妈接回来。”

付流音挣扎着想要起身,“明天?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

“明天。”

“不行!”付流音面露不安,“我要回医院去。”

“你已经回了穆家,今天就别想着出去了。”

付流音之前以为穆劲琛将她带回家,就是想早点跟她结束干净罢了,没想到他居然还要将她在这多困一天,付流音推了把穆劲琛,“你让我在这多待一天,又有什么意义?”

“付京笙是你亲哥哥,所以你这样担心他,但你有没有想过妈现在怎么样了?”

“穆劲琛,如果妈现在出了大事,你不会这样跟我讲话,你会让我们兄妹俩都偿命吧?”

男人唇瓣动了动,付流音躺回大床内,她苦涩地拉开眼角,“我说了这么多我没伤害她,你却没有听进去一句,我们两个既然说不下去了,那我们就好好分开吧。”

穆劲琛伸手按住她的小脸,拇指和食指将她巴掌大的小脸按在掌心内,“你别急,我没有不跟你分开的意思,只是我这个人向来喜欢把账算清楚,在你走之前,我总要让你将欠穆家的都还清了。”

“要怎么还?”付流音出声,话语含糊不清。

穆劲琛紧紧盯着身下的这张脸,他回答不出来,因为他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他收回手,想要起身,手腕处却被付流音猛地握住,“你要让我怎么还?扒皮抽筋、断腿好不好?”

“疯子!”

“疯的究竟是谁?”付流音泪水从眼眶内淌出去,“你放我走吧。”

穆劲琛猛地收回手,他站直起身,因为愤怒,所以显得有些气喘吁吁,“付流音,别以为你对我来说,有多么缺一不可,没人一定要强行将你留在这。”

“那你让我走啊!”付流音说着,咻地坐起身来,她想要跑出去,穆劲琛抱住她的肩膀,将她狠狠地抛回大床内。“痴心妄想!”

穆劲琛丢下这句话后,快步朝着门口走去,付流音意识到了他是不会将她放出去的,她情急之下再度追过去,“穆劲琛,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男人将门用力带上,付流音扑到门板上,她手掌攥成拳后使劲地砸着门板,“放我出去啊。”

穆劲琛站在外面,眼神冷冷地盯着一处。

他脑子里乱的很,可他对于为什么非要将付流音关在这,他却是比谁都清楚。

穆劲琛转过身,听着付流音捶打门板的声音一阵阵传到耳朵里,他将手掌小心翼翼放到门上,付流音啊付流音,她有今天都是被谁害的?

在学校里,她被人围堵,要不是她及时躲起来的话,怕是早就遭人围殴了吧?

园林事件更是触目惊心,如果那个人不是疯子,不是一根筋地想着一个女人,倘若换成了另一个正常男人,谁能保证在脱了她的衣服之后,而不对她做些什么呢?

还有现在的穆家事件……

如果不是付京笙,付流音的世界一片光明,有人宠、有人爱,她可以享受到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呵护。

可她有今天,不都是因为付京笙吗?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难道就只有她一人不懂吗?

付京笙将她害成这样,她就应该任他自生自灭,她为什么还要去管?

穆劲琛替她愤愤不平起来,他有这种不平,却终究还是因为他不是付流音。

医院那边,付京笙还在手术台上,付流音这个时候心急如焚,她不住使劲捶打着门板。“穆劲琛,你非要让我恨你吗?你放我出去啊。”

恨吗?

穆劲琛用力敲了下门,她要恨就恨吧。

男人的脚步声从付流音的耳中消失掉,她绝望般踢了下门,“不要这样,穆劲琛!”

外面再没有人能回应她一句,付流音失魂落魄般坐到地上。

时间在指缝间悄然流逝,付流音焦急不已,她不住揪扯着自己的头发,她现在找不到能帮她的人,脑子里唯一能想到的,恐怕只有许情深了。

可如果事关自己,付流音尚且能够找她,但是付京笙……

他终究害过许情深,害得她颠沛流离,害得她跟最相爱的人反目成仇,差点错过了一辈子。

付流音没有这个脸去跟许情深开口。

她抱紧自己的双腿,她用头一下下撞击着门板。

手机铃声响起来,付流音陡然一惊,整个人回过神,她手忙脚乱地在身上摸着,好不容易掏出手机,付流音情急之下接通,嗓音都变了。“喂?喂!”

“付小姐,你哥哥情况危急……”

“危急?”付流音双手握紧手机,眼泪刷刷地往下淌。“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他啊。”

“你现在在哪,我们需要你赶紧过来趟。”

付流音抑制不住哭出声来,“我……”

“你一定要立马过来,情况实在太危急,手术要不要继续,还得看你的意见……”

付流音抹了把眼泪,她站起身来,“手术不是已经进行了吗?什么叫要不要继续?”

“医生的意思是,如果直接放弃,那肯定是救不回来了,但要继续的话……几乎也是失败,说穿了,其实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不,不,”付流音忍不住恸哭,“不要,不能这样,一定要救,必须救,再多的医疗费,我出,求求你们,救救我哥吧。”  电话那头传来说话声,付流音伸手捶向门板,她已经听不出对方说什么了,“穆劲琛,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通话很快被挂断,付流音捶得手掌通红,可就是不见穆劲琛的身影。

她心急如焚,越来越着急,但是又想不出别的办法,如果穆劲琛不将房门打开的话,她真是插翅都难以飞出去。

付流音来到窗边,二楼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她根本没有办法跳出这个窗户,她只能朝着楼下扯开嗓门喊,“放我出去!”

没有人理睬她。

付流音在卧室内翻找着,唯一找到的一样在她看来是有用的东西,就是打火机。

她来不及细想,付流音将梳妆台上的东西挥到地上,她折身将被子和被单都抱到梳妆台上,付流音点燃了被子,她眼看着火星一点点冒起来,她将床上的枕头也拿了过来。

火越烧越大,很快,浓烟就窜出了窗户,付流音忍不住轻咳出声,她挥下手,几步间回到门口。

楼底下传来了司机的惊喊声。“不好了,二楼起火了,快救火啊!”

穆劲琛这个时候刚要出门,他走进院子,听到司机在喊,他快步走过去抬头一看,着火的正是他的房间。“找死!”

男人丢下句话,转身就回了屋。

他修长的双腿在走廊上迈过,来到卧室门前,穆劲琛打开了门,付流音站在门后,看到门把动了下,男人推门进来的瞬间,她屏息凝神,等到穆劲琛跨进来一条腿,她动作奇快地伸手向他袭击。

穆劲琛侧身避开,付流音见状,闪身就到了门外。

只是她还未跑出去一步,就被穆劲琛逮了回来,他将她的左手反剪在身后,穆劲琛脸上扬起怒意,“付流音,你别忘了,教你这身本领的原本就是我,你还妄想用你所学的东西来对付我?”

房间内的烟味越来越大,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穆劲琛拉着付流音出去,付流音咳得小脸通红,司机已经带着人上来灭火。穆劲琛站在门口,看到那床被单全部被烧毁,窗帘也不可幸免,一路烧到了墙上。欧式的梳妆台连带着梳妆凳的皮面都被烧的一干二净,穆劲琛面色铁青,他一把拉过付流音,将她抵在冰冷的墙上。“我要是不开这扇门,你有没有想过,你会被活活烧死在屋内?”

“我想不了这么多。”付流音的手掌落到穆劲琛的手腕处,“我怎么哀求你都不行,穆劲琛,医院那边我必须要去,你就答应我这一回吧。”

“你以为少了一个房间,我就关不住你是不是?”穆劲琛冷笑,“穆家多得是空屋子,你要觉得烧一间不过瘾,你可以把这儿都烧了。”

“穆劲琛,你放我走!”

原本存满了恩爱记忆的房间,如今早已是狼藉一片,一盆盆水被泼在了燃烧起来的枕头和窗帘上,地板上也积了越来越多的水渍。穆劲琛拉着付流音来到另一个房间跟前,他打开了客卧的房门,将她推进去。

付流音不甘心,她想要跑出去,但是穆劲琛将房门锁上了。

男人的视线落向她,看到她掌心内握着手机,穆劲琛大步上前,抢夺着她手心内的东西,付流音拼命地想要护着它,无奈她力气太弱,压根不是穆劲琛的对手。

穆劲琛将手机抢过去,拿在手里扬了扬。“现在,是不是就能断了你的念想?”

“你把手机还我!”付流音说完,冲上前去。

穆劲琛轻巧避开,“不要再试图做出些什么事来,要不然的话,就算付京笙被抢救过来了,我也会让他去死。”

“你——”

穆劲琛一手拉开房门,走出去时看了眼付流音,“要你眼睁睁看着付京笙去死,是不是挺难的?”

付流音眼里的泪水没忍住,淌了出来。

男人嘴角浅勾,溢出抹冷笑,“付京笙罪大恶极,你都觉得他不应该死,到了最后一刻都不想放弃他,那么我爸呢?他出车祸的瞬间,不知道有没有来得及想到家里还有恩爱的妻子以及两个儿子?”

付流音跟上前一步,穆劲琛朝她看了眼,然后将门重重关上。

他是铁了心的。

付流音倚着门板,一点点坐下去。

穆劲琛随后去了医院,穆太太的头部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是做了检查后所幸没有大碍。只是需要留院观察,穆太太原本是不想住的,穆成钧执意让她在医院留一个晚上,毕竟穆太太年纪也大了,他害怕会有别的差池。

傍晚时分,付流音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经过,她试探着用手敲了敲门板。“有人吗?”

佣人停住继续往前走的脚步,“二少奶奶?”

付流音听到说话声,她使劲捶打着门板,“是,是我,快放我出去。”“这可不行,穆帅吩咐了的……”

付流音听着佣人似乎要走,她忙焦急出声,“你先别走,你告诉我,妈伤得怎么样了?为什么会受伤?”

佣人闻言,脸上也有藏不住的愤怒,“二少奶奶,你当时打那一下的时候,难道没考虑过后果吗?太太流了那么多血,不是你打的吗?”

“我没有……”付流音想要争辩,但是她知道现在就算她长一百张嘴,恐怕都是说不清的了,“你先别走,我,我饿了,饿了一天了,能给我送点吃的上来吗?”

“好,你等着。”

佣人回来就是给穆太太收拾些个人用品的,另一人忙着在厨房内准备,她走了进去,给付流音盛了一碗饭,夹了些许菜。

“这是给谁的?”

“二少奶奶。”

另一人朝她看看,“你还敢给她送吃的?她都将太太伤成了那样。”

佣人压低嗓音说道。“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现在穆帅跟她不是还没离婚吗?这万一怠慢了,以后不得给我们小鞋穿?”

“也是。”

佣人拿着饭菜走出去,正好穆劲琛从外面进来。

穆劲琛视线落到碗上,“这是什么?”

“二少奶奶说她饿了。”

穆劲琛上前两步,从佣人手里接过了碗筷,“我送上去吧,记得以后不要单独给她送饭,这种事情我亲自会做。”

“是。”

男人跨出去一句,忽然又觉得这句话吩咐的很是多余,他和付流音之间,哪来什么以后呢?

来到二楼,穆劲琛走到客房门前,付流音听到脚步声,她小心翼翼站起身来。

门被打开了一道隙缝,付流音手掌捏紧,她不是穆劲琛的对手,但对付一个佣人,还是绰绰有余。

她等待着门被完全打开,没想到盛着饭菜的碗却被穆劲琛从隙缝间递过来,付流音盯着那只手,她捏紧的拳头只能一点点松开。

遇上了穆劲琛,她就算垂死挣扎都没用,付流音抬起一脚,将饭碗直接踢翻在地。

穆劲琛透过门缝看到了,他直起身,一语未发,将门重重带上。

原本一晃而过的时间,在这一个晚上却格外煎熬,付流音坐在地上,透过窗户一直盯着夜空。

直到天空在她眼里,慢慢发白,直至完全透亮。

付流音的眼泪都哭干了,一双眼睛酸涩不适,不知过了多久,楼下有汽车喇叭声响起,付流音艰难地站起身来,她一下子站不稳,伸手撑着门板。双腿酸麻的厉害,付流音揉了揉自己的腿弯处,她知道是穆劲琛带着穆太太回来了。

挺好,她总算不用这样煎熬了,总算可以痛痛快快去面对,再痛痛快快地离开这个原本就不是她的家了。

------题外话------

付流音:亲妈亲妈,呼叫亲妈,请你地道点好不?虐我不带这样的啊,还来花式虐法啊,我要干脆啊啊啊啊啊——

亲妈翘着二郎腿,看看蓝天,看看白云:放心吧,明儿让你麻利地滚蛋了,准备好了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