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遗留下来的戒指/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时吟猝不及防被气得一口鲜血差点吐出来,她伸手想要砸了手机,但想了想后,还是将它握紧在手里。“那你就给我盯紧了,我就不信付流音能天天跟着许情深。”

“好。”

挂断通话后,凌时吟盯看了手机半晌,她将通话记录删除,客厅内连个佣人都没有,她也不能自己上楼,只能待在原地。

许情深开了车一路去往医院,付京笙早就从抢救室被人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门口有人看守,付流音想要进去见付京笙一面,但由于付京笙的身份特殊,她进去探望的时候,必须有人跟随。

许情深在外面等她,付流音进去后看到付京笙在病床上躺着,双脚被铐在了床尾处,她双眼传来刺痛的感觉。她走到病床旁边,付京笙看不到她这个样子,也好,省得让他知道她是被人赶出来的。

付流音眼睛一直都是肿着的,她没有逗留太长的时间,离开重症监护室后,许情深上前几步。“音音,我先给你找个住的地方。”

付流音张张嘴,脱口而出想要说不用了,但是她现在除了许情深之外,还能倚靠谁呢?

回到车上,许情深系好安全带,却并未立马发动引擎,“你哥这边,你也别太担心。”

“都已经这样了,我再担心也没用。”

“我以为你会有很多话要跟你哥说,怎么进去那么一会就出来了?”

付流音咬了咬牙关,然后摇头说道,“就算我哥是清醒着的,我也不知道还能跟他说什么。是不是应该问问他,为什么能做出那种事呢?那些受害者的家庭没法原谅他,其实我也不能原谅他,我无辜被牵累,不全是因为他吗?但他是我唯一的哥哥,我又不能丢下他不管。”

许情深发动车子,付流音看了眼医院,“我哥如果一直这样昏迷不醒的话,我能把他接回去吗?”

“这肯定是不行的,毕竟你哥哥不是一般的犯人……”

“那我哥这样长期待在医院里面,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吧?监狱方面不可能会给他最好的治疗……”

许情深轻叹口气,“音音,你跟穆劲琛怎么样了?”

付流音没想到许情深会忽然这样问,她惊了下,好像遮在面上的伪装被强行撕开了,她目光有些躲闪,却仍旧勉强轻笑道,“还能怎样,离婚了。”

“离了?”

“嗯,已经签字了。”

许情深双手握住方向盘,“你的心情我完全能理解,现在也应该是你最难受的时候,不要再去想着你哥哥的事,多想想你自己以后的路吧。”

“我的路吗?”

“是啊。”

付流音垂首不语,许情深开了车往前,“住的地方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

“这么快吗?”

许情深点下头,“本来,我想让你去佳佳那里住的,我那时候在她家住过段时间,是群租的房子,倒是热闹……”

付流音自然是能接受的,她不想欠别人太多,如果能有那样的房间最好,她一个人不需要住得多宽敞,一个房间足够了。“嗯,我去。”

“算了,我给你另外找了一处。”

来到目的地,许情深在门口停了车,保安走到车旁,许情深将一张通行证递到保安手里,对方核实过后,这才放行。

进入小区,停好车后,许情深下了车,付流音走到后备箱处,拿了行李箱后跟在许情深身后。

两人走进电梯,许情深在包里找着东西,电梯门关上了,付流音问道。“姐,在几楼?”

“七楼。”

付流音伸手按向七号数字键,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许情深找出了房卡,她伸手在付流音的手边刷了下,然后按了七,付流音看到数字键亮了起来。

许情深将手里的房卡交到付流音手里,“这儿别的人上不去,相对会安全很多。”

付流音心里微暖,许情深也知道她的处境,她离开穆家之后,肯定会有很多人想要找她的麻烦,即便她能帮她一把,但谁能做到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地去看着她呢?

来到七楼,许情深给付流音准备的是一套小户,两室一厅一卫,里面什么都有,早已被收拾得整整齐齐。

“洗漱用品等都是新的,还有……”许情深径自走进厨房,将冰箱的门打开,看到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想要自己做点吃的也可以,现成的也有。”

付流音走过去,她站在门口,目光出神地盯着许情深,“你……连这些都准备好了吗?”

“音音,你现在的遭遇,跟我当时的几乎是如出一辙,如果穆朝阳真是因你哥哥而死,这个坎谁能过得去?与其离开之后慌慌张张,不如给你什么都准备好了。”

付流音轻拭下眼帘,“谢谢。”

“谢什么,”许情深走上前,到了付流音跟前,她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像是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我当初离开东城的时候,无依无靠,手足无措,如果有个人能在那时候拉我一把的话,我肯定不至于那样难受。但是没关系,这种遗憾我有机会弥补,音音,这段时间你可能会生不如死,但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走过去之后,就什么都好了。”

付流音不住点着头,“好,好。”

“去房间休息会吧,我做饭。”

“不用了,我不饿。”

“一看你这幅样子,我就知道你肯定几天没好好吃过东西了,我做饭很快,你等我一下。”

许情深回到厨房内,付流音在门口站了会,她提了行李箱后进入卧室。

许情深做了简单的三菜一汤,付流音肚子里空的厉害,可却是吃不进东西。

坐在对面的许情深替她夹着菜,“音音,学校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继续去上学。”

“嗯,好。”许情深舀了碗汤放到她手边,“你岁数还小,现在正是积累的时候,等你心无旁骛地上完学,这样你才能选择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去做。”

付流音喉间滚动几下,“但我想去兼职……”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音音,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你哥哥那边需要花钱,你上学也需要花钱,你不说我也明白。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要实在过意不去,等你将来赚了钱之后再还我。”

“这样不……”

“就这么说定了。”许情深定定地看了付流音一眼。“音音,不该倔强的时候,适当软一下,那样会让你不那么累。”

付流音握着筷子的手在发抖,她垂下头,“但是……我哥哥也伤害过你啊,他曾经那样害过你,害过蒋先生。”

“是啊,所以我很难原谅他,”许情深放下手里的筷子,目光盯向对面的女孩,“但是音音,你只是他的妹妹而已,在他坏事做尽的那几年中,你被凌慎关在了暗无天日的小楼中,等你出来之后,先是你的哥哥被抓,再是如今的离婚。生活对你一次次地落井下石,似乎完完全全忽略了你还是个小姑娘,我不舍得那样对你,我要帮你。”

许情深看到付流音的肩膀在不住抖动,她站起身来,走到付流音身侧,她轻拍着她的肩膀,她找不到别的话去安慰她。

回到皇鼎龙庭,许情深换了鞋走进去,蒋远周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打你电话怎么不接?”

“没听到,手机放包里了。”

蒋远周抱着霖霖往餐厅方向走。“吃饭吧。”

“我吃过了。”

蒋远周让两个孩子坐下来,许情深走到客厅的沙发前,男人见她抱着个抱枕躺了下来,“见到付流音了?”

“嗯,不止见到了,还把她从穆家接出去了。”

蒋远周坐定在许情深身侧,她忽然起身拉住他的手臂。“对了,我今天在穆家外面遇上了另外一辆车,跟了我挺久的一段路。”

“是吗?记住车牌号了吗?”

“没有。”许情深将头枕向蒋远周的腿,“但他没有对我做出什么威胁的举动,我想了想,可能是我多心了。”

蒋远周唇瓣轻抿,有他在,这个东城还有谁敢威胁蒋太太?

许情深离开后,付流音在自己的房间内昏昏沉沉睡了一个下午。

她的手机没有了,现在谁也联系不上她。

一直到傍晚时分,付流音才强撑着起来,主卧内靠近窗边的地方,也有一张梳妆台,付流音走过去后坐下来,她将抽屉打开,看到里面有纸和笔。

她伸手摸进兜内,摸到了那张银行卡。

这里面的钱不是她的,她自然一分都不能动。付流音拿出一张纸,摊开后一笔一画用签字笔写了起来。

今天来小区的路上,她看到了一个快递公司,付流音想着明天去学校的路上,她要将这张卡和这封信寄到警察局去。

穆家。

付流音走后,穆太太就让佣人进了主卧,要将她的东西都收拾掉。

屋内全都打扫干净了,只是火烧后的痕迹很重,那个房间需要重新装修才行。

衣帽间内,挂满了穆劲琛和付流音的衣服,付流音走得时候压根没有带走几套,有几双鞋子还都是新的,就摆在衣柜内。

穆劲琛走进来的时候,看到佣人打开床头柜,正在收拾。

他快步上前,声音不悦说道,“你们做什么?”

佣人吓了一跳,回头朝他看眼,“穆帅。”

“我问你们在做什么?”

“太太吩咐了,要将房间内不相干的东西都清理掉。”

穆劲琛看到抽屉已经被打开了,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他看了眼旁边的床,上面什么都没有,穆劲琛随手一指,“把床铺好。”

“穆帅,这……床上的东西都烧了。”

“家里就没有备用的了,是不是?”

佣人有些不解,看了眼被熏黑成一大片的窗边,“您难道还要住在这不成?”

“这是我的房间。”

“可家里有的是客房啊。”

穆劲琛伸手按在床头柜上。“我只是让你铺个床而已,你不用这样刨根问底的。”

佣人见他的脸色实在不好,只能答应着,“好,我一会就去准备,只是太太让我们今天晚饭之前,务必要将二少奶奶……噢,不,付小姐的东西都收拾掉。”

穆劲琛眼帘垂了下,“是吗?她本来也没什么东西,不用刻意收拾。”

“是。”佣人看到抽屉内放了付流音的一些日用品,什么护手霜啊、指甲钳啊、头绳啊,她眼疾手快地收拾,穆劲琛朝里面看了眼,看到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出现在眼中。佣人显然也发现了,她将它拿在手里,穆劲琛见状,伸手将它抢了过去。

这是他送给付流音的戒指,穆劲琛压根没想过它居然没被带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