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活在我一个人身边/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人弄伤的。”

穆劲琛再度看了眼,“是吗,谁还能弄伤你?”

“除了女人,还能有谁呢?”穆成钧自嘲下。

穆劲琛向来不过问穆成钧的事,可今天却鬼使神差地多问了一句,“哪个女人?”

“一个……跟你毫无关系的女人。”穆成钧手掌按住颈间,“要不是家里还有妈在,说实话,我真不想回来。”

“我也是。”穆劲琛毫无表情地说道。

穆成钧落下手臂,掌心内有些粘稠,穆劲琛扫了眼。“你也不怕被女人割了大动脉。”

“放心吧,她终究没这个胆子。”

穆劲琛转身,给自己又倒了杯酒,“你这样走出去,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你偏偏喜欢用强的,累不累?”

穆成钧冷笑下,“我空有一副能迷惑人的外表而已,到了床上,我不用强怎么行?”

男人将酒杯放到穆劲琛手边,他再度打开酒瓶,给他斟满,穆成钧端起酒杯后继续说道,“我总要将她们弄得服服帖帖的才行,要不然的话,她们就敢将我的秘密到处宣扬出去。”

穆劲琛有些失神,穆成钧喝完酒后,准备上楼,“早点睡吧。”

“伤口不处理下吗?”

“死不了,楼上有药箱。”

穆成钧上了楼,经过二楼的时候,朝穆太太的房间看了眼,要不是生怕穆太太说他彻夜不归,他真不想回来。

三楼的房间,就一间主卧住着人,穆成钧推门进去,凌时吟还没睡,听到动静声,她不由竖起耳朵。“老公。”

穆成钧没有理睬,他径自走进浴室,拿了干净的毛巾后按在颈间。

男人走到床边,凌时吟抬了下手臂,“老公,对不起,前几日是我错了,我不该那么跟你说话。”

“你又发什么神经?”

“老公,我们好好地过日子行吗?”

穆成钧将手里的毛巾丢到凌时吟脸上,凌时吟伸手拿下来,看到了上面的血,她大惊失色问道,“成钧,你受伤了?伤得怎么样?”

“用不着你管。”

男人坐向床沿,凌时吟注意到他颈间的伤,“这是谁弄得?”

穆成钧不说话,凌时吟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成钧,你这么晚回来,究竟在外面做什么?”

“难道我做什么事,都要一一向你汇报?”

凌时吟不敢再多问,生怕激怒了穆成钧。

穆劲琛上楼后,并未回主卧,那个房间……他好像连靠近一步的勇气都失去了。

他只要走到门口,总能听到付流音连名带姓的喊他,他觉得那就好像是一个魔咒,付流音三个字,已经完完全全将他圈起来了。

翌日。

穆家的餐厅内,一家人像往常一般坐着用餐。

穆成钧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黑色衬衣的领子压着它,穆太太一时也没发现。

凌时吟好几天没下楼了,穆太太看了眼右手边的大儿子,“成钧,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挺晚的,我一看时间太晚,就没过去跟您打招呼。”

“公司有这么多事要忙吗?”

穆成钧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是。”

“成钧,你晚上这么晚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能有什么事?”

“你别真以为妈在家什么都不知道。”

穆成钧最怕的自然不是穆太太起疑心,而是他对面的这个弟弟,他装作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妈,您不一直想抱孙子吗?我在努力。”

穆太太握着筷子的手一紧,“你,你瞎说什么呢?”

“怎么就成了瞎说?我是实话实说。”

穆劲琛对他的风流韵事不感兴趣,他草草吃了几口后准备起身,穆太太皱眉问道,“怪不得你半夜回来,对方是什么人啊?”

“没什么特别的,公司里的秘书。”

“妈,我先出门了。”

“好。”穆太太答应着,她看了眼穆劲琛的背影,有些担忧,“老二这样,真令我放心不下。”

“他老大不小了,有什么好放心不下的。”

“成钧,我怕他老想着那个付流音啊。”

穆成钧视线对上了穆太太,“那好办,让他结婚吧。”

“结婚?”

“是,给他安排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其实我并不相信老二能对付流音用情多深,不过也就是相处的久了,有了一些说不明的感情罢了。他需要多认识一些人,也需要新的开始。”

穆太太觉得穆成钧说的很有道理,“过段时间我就安排,现在先暂时缓缓,不然他又得有逆反心理了。”

“嗯。”穆成钧点下头,吃了早饭后跟往常一般去了公司。

穆成钧给人的感觉,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更加不会让人怀疑到他身上去。

公司。

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跟在人事主管的身后,来到顶层的办公区,主管指了指一处,“这是你办公的地方。”

女人有些拘谨,压低嗓音道,“但我面试的职业不是秘书,我压根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

人事主管看了她一眼,将一份文件塞到她怀里,“穆先生的秘书不止你一个,放心,重要的活不需要你来做,你就打打文件送送茶水就好了。”

女人将信将疑,但是想到对方开的工资,她只能先答应下来,实在干不了再说,毕竟好不容易能进到大公司了,也是幸事一桩。

“待会等穆先生过来,你把这份文件给他,让他签字。”

“好。”

女人走过去,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另外的两名秘书满脸暧昧地朝她看眼,互相使个眼色后,拿了水杯一起去往茶水间。

其中一名秘书接了杯咖啡,跟身后的同事说道,“看到了吧,又来一个。”

“那么凹凸有致,能不看到吗?”

“人事部又在往穆先生床上塞女人了。”

“也是穆先生好这一口吧?”

两名秘书都很年轻,名牌大学毕业,跟着穆成钧也有好几年了。只是这位穆先生怪异的很,她们长得也不差,可他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们似的。而且在工作上,穆成钧对她们的要求相当严苛,完全是拿她们当男人使。

但是这么多年过来,她们也明白了,穆成钧招她们进来,是让她们好好工作的。

而另一张秘书台上的人,却是换了一个又一个。

谁都知道,一旦当上了那种秘书,就没一个能从穆成钧的手里逃出去。

女人第一天来上班,很是忐忑,远远看到穆成钧过来的时候,她忙拿了合同和签字笔走上前。

“穆先生,有份合同麻烦您签下字。”

穆成钧停下脚步,目光掠过她的面庞,他从她手里将签字笔接过去。“新来的?”

“是。”

男人翻到最后一页,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穆成钧将文件交还到她手里。

“穆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穆成钧摇下头,喊了另一位已经回到了办公室的秘书,“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

女人抱紧手里的文件,转身回到办公桌前。

那名秘书从她身边经过时,用手拍了拍女人的肩膀,“你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时间就看看电影和小说吧,放心,不会有人说你的。”

秘书走到办公室前,进去之后将门关上了。

穆成钧一直忙到下班时间,这才从公司离开。

付流音坐在大床上,门还是反锁着的,床头柜上放着中午送进来的饭菜,她一口没动,耳朵里传来动静声时,她闭起的眼帘忽然睁开。

穆成钧从外面进来,颀长的身影一道道逼近上前,他扫了眼那些饭菜,“怎么,不饿?”

付流音没有出声,双手抱着腿,将脸埋在膝盖间。

“付流音,你是在跟我玩绝食吗?”

男人坐向床沿,付流音下意识往旁边挪动,穆成钧忽然伸出手握住她的脚踝,付流音抬腿就要踢他,穆成钧松开手,“是不是忘了我昨天说过的话了?”

付流音目光瞪向他,“放我出去。”

“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蒋太太出国几天,她回来就会发现我不在了,你就不怕她到时候找去穆家要人吗?”

穆成钧挽唇轻笑,“我有什么好怕的?她就算真要找,也是去找劲琛,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就不怕穆劲琛怀疑到你头上?”

穆成钧摊开两手,“我为什么要怕?”

付流音嘴唇蠕动下,穆成钧再度扬笑,“你觉得他知道你不见后,会心急如焚是吗?还是会跟我反目成仇?付流音,昨晚我还跟劲琛说起你,只是他对于你的态度,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付流音想要装作若无其事,但面色仍旧掩饰不住,她别开视线,“你不用跟我说这些。”

男人自顾往下说道,“我问他有没有爱过你,他只回了我一句,他说,从今以后只要别让他再见到你就好。”

付流音心里猛地刺痛下,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无坚不摧的了,至少不会轻易让疼痛扎进她的心里面去,但她没想到这种痛真是锥心,凿进去的时候,将她的心都快凿碎了。

她唇瓣一直在颤抖,说不出话来,只能捂着嘴狼狈地别过身。

门外传来敲门声,很快,保镖拿着晚餐走进来。

穆成钧看了眼菜色,“吃点吧,都是你平时爱吃的菜。”

“我不吃。”付流音口气强硬。

“你要知道,绝食一招在我身上不管用。付流音,你要真是无牵无挂的话,倒还能用这招来威逼我,但你别忘了,你还有个哥哥。他好不容易被抢救过来,你也不想他说走就走吧?”

付流音视线猛地射向他,穆成钧拿了一碗饭,用匙子装了一小匙送到付流音的嘴边,“乖乖张嘴。”

她往后轻退,“你要敢对我哥哥下手……”

“要动你哥哥,那还不是最简单的事?”穆成钧盯着她看了眼,“你要饿死了,他活着也没意义,你们兄妹俩一起上路不是挺好的吗?”

付流音将他的手推开,“我只是现在吃不下而已。”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到底是存着一分幻想,你觉得蒋太太从国外回来后找不到你,就知道你出事了,到时候凭着蒋远周的势力,她肯定能找到这儿是吗?”

这自然是付流音心里最后的希望了,她看着穆成钧失笑,付流音心里有种不安的预感,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穆成钧挑眉看了眼她。“你能想到的事,我会想不到吗?我既然把你弄过来了,就什么打算都做好了。”

“你究竟要做什么?”

“你想听吗?”

付流音气急,推了下他的肩膀,“你说。”

穆成钧站起身来,将手里的碗放回床头柜,“付流音,等到蒋太太四处找你的时候,她当然可以得到你的消息,只是那时候……你已经死了。”

“什、什么?”付流音惨白着脸看向穆成钧。

“不止是蒋太太,到时候所有认识你的人,都会知道你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你要杀了我吗?”

穆成钧闻言,不由失笑,“难道我千方百计把你弄来,只是为了要杀你吗?你放心,你不会死,只是……你却活在我一个人的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