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我不跑,我不闹,别打我/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的震撼、惊骇,在此刻都不足以能形容出付流音的表情。

她难以置信地盯着穆成钧,“你……你把话说清楚。”

“你这么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付流音感觉她最后的希望好像已经被穆成钧亲手打破了,她眼圈微红,“所有人都认为我死了,是吗?”

“是。”

“不,不可能,没这么简单的。”

“音音,你也别把这种事想得太困难。”穆成钧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碗筷,他伸出手掌,指尖顺着碗沿转动,“我知道蒋太太重情重义,明知自己被付京笙害得不轻的情况下还能帮你,但是帮忙归帮忙,帮不了的,又该怎么办呢?”

付流音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或者可以说,穆成钧的那席话将她吓惨了。

“你怎么可能做到让别人觉得我死了?”

“音音,你现在不必怀疑我,当有一天,所有人都不再找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付流音用力地摇着头,“不,不要!”

“你顶着付京笙妹妹的头衔,就算是我放你出去了,你能保证你一辈子平安无事吗?要找你算账的不止我一个,而别人呢……他们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付流音直起身,她在被面上跪向前几步,她伸手拉住穆成钧的衣袖,“大哥,我今后走怎样的路,那是我自己的事,我可以为我负责,求你放了我好不好?我被人关起来过,那种感觉生不如死,我真的不想有第二次……”

穆成钧心里莫名一动,他有些狼狈地抽出自己的手臂,他拿了保镖送进来的饭菜,走到不远处的沙发前,将饭菜放到一个小茶几上,“过来,吃饭。”

“我若乖乖吃了,你能放我走吗?”

穆成钧坐下来,忍不住冷笑出声,“你觉得可能吗?”

“可能。”

穆成钧抬头朝她看去,“你要是吃,你哥哥说不定还有醒来的机会。”

付流音犹豫下,最终抬起脚步走过去。

她在穆成钧对面坐定下来,穆成钧将筷子递到她手里,付流音哪里能吃得下去,男人双手交握,身子微微倾向前看着她。“就算你绝食,除了我之外,也不会有人看到,还有……穆家已经在准备为劲琛相第二门亲事,你应该识相,你们之间早就结束了。”

付流音握紧手里的筷子,“我想出去,跟穆劲琛又有什么关系呢?自由是我的,他也帮不了我。”

“但你要饿死了,死的可就不止你一个人。”

付流音勉强送了口米饭到嘴里,咀嚼的时候,满嘴苦涩味。

许情深从酒店的大床上爬起来,她看眼时间,赶紧去拿手机。

男人睡眼惺忪,伸手搂住她的腰,“还早,怎么不睡会?”

“音音的手机没打通,我有点不放心。”

“又是她。”蒋远周说着,不悦地松开手。

许情深用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她拿着手机来到窗边,电话打过去后,始终没人接听,许情深又拨通了付流音家里的座机,可还是没人接。

她心里涌起不安,在床前徘徊着。蒋远周原本还想睡会,看到她这幅样子,他不由再度睁开眼,“下次麻烦你这样走来走去的时候,先把衣服穿上。”

许情深看了看他,拿起旁边的睡袍披上,她几步走到床边坐下来,“音音家里的电话和我给她的手机,都没人接听,会不会出事了?”

“这个时间,她可能是去吃晚饭了。”

“吃晚饭也不可能不带手机吧?”

蒋远周并不关心付流音的事,所以不会将一点点多余的心思花在这种所谓的蹊跷上。“两边有时差,你就别多心了。”

“我问一声司机吧。”

许情深说完,将电话打给了司机。

那边倒是很快接通了,司机在另一头恭恭敬敬喊了声蒋太太。

“你今天见到付流音了吗?”

司机站在车外,月色皎洁,照得人脸色发白,他忙不迭点头,“见到了,见到了。”

“放学后是你接她回来的吧?”

“是。”

许情深心里一松,“那就好,她情绪看上去都好吧?”

司机其实压根没见过付流音,自从许情深出国后,他就没去接过付流音。况且那也是付流音自己提出来的,她总不至于会跟许情深去告状,“挺好的,看不出不对劲。”

“我打她电话没人接,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蒋太太放心,可能是付小姐没看到。”

许情深听完司机的话,安心不少,毕竟放学的时候都没事,那肯定是她多心了。

挂了电话,许情深轻揉下脖子,蒋远周拉过她的手,“这下放心了?”

“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就算音音当时没接到我的电话,她看到未接来电,应该会给我回个电话才是。”

“也许她看到的时候,你这边已经是深夜了。付流音心思敏感,再说你这趟出来是为了工作,她不会想要来打扰你的。”

“也是。”许情深闻言,锁紧的眉头总算舒展开。

蒋远周将手机从她手里拿过去,“再睡会。”

时间确实还早,许情深躺回了蒋远周身侧。

付流音勉强吃过晚饭,穆成钧坐在原地没动,她满目戒备地盯着他,“我和穆劲琛毕竟有过夫妻关系,你就不怕被他知道了之后,引起你们兄弟反目吗?”

“他怎么可能知道?”穆成钧反问,问得理所当然。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那真是要让你失望了,我这儿的墙,它永远透不了风。”

付流音唇瓣轻抖,“穆成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要是想死,我也会拉着你一起去死。”

她转过身走到床边,穆成钧盯着她的背影,似乎有些失控,他快步上前,付流音猛地回头,右手臂使劲朝他面门打过来。穆成钧这才注意到她手里捏着一根筷子,他颇有些狼狈地避开,筷子擦着他的面颊过去了。付流音欲要再度攻击,但由于穆成钧离她太近,她根本没有第二次下手的机会。

穆成钧圈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到大床上,他面目透出愤怒,他还未对她下手,她却一次次都恨不得让他去死。

说到底,难道不是他们付家欠着他的吗?

他还没想着要她的命,付流音却先下手为强了。

穆成钧脾气向来不是好的,他将付流音翻过身,双手按紧了她的肩头,“我警告过你的话,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

他伸出手,手掌掐住付流音的脖子,但他还有理智,所以没有用力。

付流音觉得有些难受,她瞪大双眼看向穆成钧,“你要不直接杀了我吧。”

“以为我不敢是不是?”

穆成钧盯着身下的这张脸,脸上有一道红痕,是被那支筷子擦出来的,他伸手摸了下,痛得挺厉害。

他抬起手臂,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

付流音看到他的这个动作,她下意识别过脸,眼里的惊慌满满溢了出来,她嗓音颤抖喊道,“别打我,别打我!”

穆成钧收住手掌,手臂还顿在空中,他惊愕地看着付流音。

她双手捂住脸,整个人都在发抖,“别打我。”

男人的手臂一点点落回去,他咬牙看着她,“我没想打你。”

付流音双臂遮着小脸,甚至哭出了声,“你别打我……”

她反反复复都是这几句话,穆成钧看得出来,她是真怕了。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穆成钧拉住她的手臂,“别哭。”

“我不会跑,我不会闹,你别打我。”

穆成钧心里难受极了,他陡然扬声,“我说了,我不打你!”

付流音吓了跳,穆成钧将她的手臂扯开,看到她梨花带泪,他心里瞬间软了,他坐到旁边,“你怎么了?”

她胡乱擦着眼泪,摸了摸自己的脸,付流音坐起身,心咚咚直跳,好像回到了几年前。

她闭了闭眼帘,不想说话。

穆成钧也是个聪明人,光看一眼就猜透了。

“凌慎是不是对你动过手?”

付流音睁开眼,视线仍旧有些模糊,“我第一次被关起来的时候,几乎是拼了命在反抗,也是拼了命地想要逃。他打过我,最严重的一次,我以为自己要被打死了。”

付流音看向穆成钧,猛地想起几年前,自己用装疯这一招骗过了凌慎。

男人眉头紧锁,“他打你?”

“是,就像你打凌时吟那样。”

穆成钧的视线迎上付流音,却很快避开,他沉了沉嗓音。“你跟她不一样。”

付流音抱住自己的腿,“穆成钧,你放了我吧,我想回去上学,我好不容易做回一个正常人,我不想再死一次。”

男人没有答应,看到付流音的样子,他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他坐向床沿,“你想要什么尽管可以跟我说。”

“我想要自由。”

“你还是想一点切合实际的吧。”

付流音抿紧了唇瓣,除了自由,她不想要别的东西。

穆成钧在房间内坐着,凌时吟一遍遍打着他的电话,他都没有接。

过了九点,男人准备回去,就算他说他在外面有了新欢,那也不能每天都晚归,再说……等到许情深回来后,他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成败在此一举,穆成钧需要将更多的精力抽出来,他准备要做的事情必须万无一失。

穆成钧站起身来,“我走了。”

付流音觉得有些好笑,她巴不得他快走,最好他永远都消失掉才最好,她转过身,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

男人走到外面,很快下了楼,司机在院子里等他,接了他之后就回去了。

回到穆家,穆成钧下车之前看了下自己的脸,确定没有异样后,他这才抬起脚步往里走。

来到三楼,凌时吟听到动静声,她推着轮椅上前,“成钧,怎么这么晚回来?”

“有事。”

“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穆成钧脱下外套,将它随意丢到沙发上,他想要去浴室洗个澡,凌时吟却推着轮椅拦在他跟前,“成钧,我们谈谈好吗?”

“谈什么?”穆成钧弯下腰,双手撑在凌时吟的轮椅上,“我问你一件事,以前你哥哥关着付流音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对她动手?”

凌时吟面露不解,“你为什么这样问?”

“是,还是不是?”

“我不清楚……我们一直都不知道我哥和付流音的事情,直到付流音逃出去后,我哥砸了阁楼,这才……”

穆成钧站起身,凌时吟拉住他的手掌,“成钧,我……”

男人将她的手甩开,“我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凌时吟怔怔盯着他的背影,男人进了浴室洗澡,洗完澡出来后也没理睬她,更没将她抱到床上,而是径自睡下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穆成钧睡得很沉。凌时吟推着轮椅来到衣帽间,她看向衣橱内的衣物,大多数都是穆成钧的,这个男人讲究的很,奢侈品牌每一季的新品都不会放过。

凌时吟从兜内掏出一支微型的录音笔,这是她让凌母带来的。

她手掌握紧,目光在衣橱内找着穆成钧的西服。

她必须将这录音笔藏在他身上,藏在一个他不能随意找到的地方,她倒要看看他每天都去找了什么人,又跟对方讲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

------题外话------

捂脸,这两天更得有点少,要明天才能开始写到我想写的情节,霍霍~有点激动~

木法子,家里宝贝放假了,天气又好,其实带娃比码字还累,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