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失踪/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

凌时吟躺在轮椅内,昏昏沉沉,她听到窸窣声传到耳朵里,她睁开眼,看到穆成钧起身了。

凌时吟浑身不适,推着轮椅上前几步。“成钧,我想睡会。”

“没人不让你睡。”

“你把我抱到床上好不好?”

穆成钧看了她一眼,他走过去几步,凌时吟拉住他的手掌,“最近很辛苦吧?你也是,应该给自己休息几天啊。”

男人抽出手,神色间没有丝毫的动容,他想到付流音那副恐惧的样子,凌慎是凌时吟的亲哥哥,凌家出了这么一个变态,凌时吟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别跟他在这假惺惺的,男人居高临下看着她,“凌时吟,你在我这装得再好都没用,我不需要什么贤妻。”

凌时吟嘴唇动了动,“成钧,你难道是一块石头吗?不论我怎么对你,你还是这么无动于衷?”

穆成钧冷笑下,转身进浴室洗漱。

出来后,男人径自走向衣帽间,凌时吟握了握手掌,有些紧张,等到男人再出来的时候,凌时吟看到他穿了那件西服,她心里彻底一松。

凌时吟并不知道穆成钧今天要穿哪一件,只能挑了件颜色、款式都是他平日里青睐的试一试,没想到穆成钧真拿了这件。

蒋家的司机开车去了付流音所在的小区,许情深打过电话后,他觉得还是应该做做样子,不然的话蒋太太怪罪下来也不好。

他在车内玩着手机,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他知道付流音肯定是自己去坐地铁的。

司机打过方向盘,将车子开往付流音的学校,他就这么空跑一趟,也算是能交差了。

穆劲琛的车子经过学校门口,正好蒋家的司机开了车回去。

男人朝窗外看了眼,司机肯定是刚送付流音进了学校,穆劲琛一脚刹车,将车子停在围墙外面。

校园内的广播正在循环播放着新歌,穆劲琛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偶尔听到一句:夭夭桃花凉,前世你怎舍下,这一海心茫茫,

还故作不痛不痒不牵强,都是假象……”

男人的动作猛然顿住,他看了眼落在方向盘上的手指,他自己没有感觉,可眼睛却能看到它们在发抖。

穆劲琛的视线随后落向副驾驶座,他的车上几乎没有载过别人,这个位子向来都是付流音坐着的。

他上半身往后靠,轻轻叹出一口气,原来不痛、不痒,也只不过是强装出来的而已,是吧,就像那句歌词,不过都是假象。

穆太太看他这几日情绪正常,还在暗暗欣慰,只不过穆劲琛向来不是情绪外露的人,他以为自己能够说收就收,却不想那种痛苦收的太快、太猛,全部的副作用原来只有在他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迸发出来。

表面越是平静,原来,心里早就被扎得千疮百孔。

穆劲琛看向学校门口,三三两两的学生走了进去,这样安详舒适的地方,至少……付流音现在过得还算平静吧?

有蒋家的人保着,最起码她是安全的。

穆劲琛没有在外面逗留太长的时间,他发动引擎,从校门口的小道一点点退出去。

今天公司里的事早早就处理完了,穆成钧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新来的那名秘书坐在办公桌前。

她小脸上摆满了认真,她应该是全公司最闲的一个人了,除了第一天拿份文件给穆成钧签字之外,她就再也没有干过别的事情。

穆成钧走了过去,伸手在她办公桌上轻敲两下,“跟我出去趟。”

秘书抬头,忙不迭又点下头。“好。”

她拿起桌上的包,跟着穆成钧快步出去。

另外两人对望眼,其中一人眼看穆成钧走了,她起身走到另一人的办公桌前,“看到了吧,上手了。”

“我看她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啊?还老是拿公司的文件出来看,她一个陪睡的,用得着懂这些吗?”

“你懂什么?”坐在办公桌前的女人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后这才继续说道,“装的,还想自命清高一番呗,可全公司谁不知道她这个职位,那就是三陪,陪吃、陪玩、陪睡嘛。”

新来的秘书亦步亦趋跟在穆成钧身后,男人让她上车,她也只能上车。

经过书店,穆成钧让司机找个地方停车。

他带着秘书走进去,全程两人也没有过多地交流,穆成钧径自上了三楼,他站在一排书架前,这才垂首看了眼旁边的女人。“有想看的书吗?你也选几本。”

“好。”

穆成钧视线落向书架,手掌落在一本有关于园林专业的书本上,但是他并没有拿起来。

他想,他还是应该谨慎一些。

穆成钧走向另一排书架,全是介绍旅游和风俗的,他拿起一本随手翻了几下。

他看到了苏州的园林,还看到了桂林的山水。穆成钧翻开几页,看到一些有关于拙政园的细节图,还有不少小园林的详细介绍。穆成钧合上书本,又拿了另外几本书,这样一来,就算他现在撞见了谁,可谁也不会将他买的这些书,和付流音联系到一块去。

他走向不远处的女人,轻声问道,“选好了吗?”

“选好了。”

穆成钧从她手里接过书,然后走到不远处的收银台前结账。

女人跟在后面,不住说道,“穆先生,我自己来。”

穆成钧没有理睬她,将书和钱一并递到收银员手里。

付完钱后,穆成钧又带着她离开,“走吧,找个地方去吃晚饭。”

新华书店旁边就有餐厅,穆成钧带着女人进去,选了个靠窗的位子,服务员送上菜单的时候,穆成钧示意对方点菜。

女人看了眼手边的书,“穆先生,请问现在是工作时间吗?”

穆成钧抬头看了她一眼,“不是。”

“不是的话,我先回去了。”

穆成钧手臂撑在椅把上,“为什么要回去?”

“我想回家吃饭。”

穆成钧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我说错了,你走得时候并未在公司打卡,所以现在还是上班时间。”

女人皱了皱眉头,不得不坐回去,但也没点菜,穆成钧拿起另一份菜单点了两份套餐,等到服务生离开后,穆成钧搭起一条长腿问道,“跟我吃晚饭,你是觉得可怕还是什么?”

“我怕别人说三道四。”

穆成钧拆了一本书,随手翻看几下,“说你什么?”

“我虽然刚来公司,但是却听到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我不是秘书专业毕业的,当初应聘的时候,也没想过要当秘书。”

穆成钧头也没抬,“让你来上班,给了你多少工资?”

“税后五千八。”

“满意吗?”

“很满意,也很意外。”毕竟她只是个毕业生而已。

“那不就好了吗?”

“但是我的工作……”

穆成钧笑了笑,“慢慢来,不急,我会让你有事情做的。”

女人闻言,也不好再说什么,服务员送了瓶酒过来,用餐期间,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只是穆成钧时不时给她倒酒、夹菜,这一幕若落在外面眼里,难免会觉得他们关系不一般。

这顿晚饭,吃了不少的时间,出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穆成钧让司机先送女人回家,送完之后,这才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来到别墅,穆成钧拿了几本书上去,开门进去,付流音坐在床沿,男人往里走了几步,听到关门声从身后传来。

他走到付流音跟前,将手里的书递给她。

付流音看了眼,并没有伸手接。

“你要在家实在无聊,就看看书。”

付流音声音没有丝毫的温度,“这不是我的家,这是一个牢笼,是监狱。”

穆成钧神色微变,他坐到付流音身边,“不管你怎么说都好,只要它能困得住你,那它就是个好地方。”

付流音拿起放在床上的书,想要丢到地上,穆成钧冷眼看着,“这可是我特意为你挑选的。”

“我不稀罕!”

“那好,你把它撕了、烧了!”

付流音胸口起伏着,捏紧了拳头,穆成钧冷眼看着,“怎么,又想袭击我吗?”

“穆成钧,我想只要你愿意的话,会有不少女人对你投怀送抱……”

“以前确实是这样,但是现在,我要为我自己考虑,所以归根究底,我还是被你哥哥害了……”

付流音牙关轻颤,“那凌时吟呢,她是你妻子。”

“你想说什么?”

“大家珍惜自己的生活……”

“哈哈哈……”穆成钧忽然笑出声来,“付流音,你是在看我笑话吗?让我珍惜一个残废?”

“大哥……”

“不要叫我大哥。”穆成钧站了起来,“我跟你说过的话,你应该都记得吧?付流音,我要你的一个孩子,你和我的孩子。”

付流音目光狠狠盯着他,“做梦!”

他当然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穆成钧走向不远处的沙发前坐了下来,他不想和付流音争吵,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在这坐会。

付流音出不去,内心惶恐而不安,好不容易等到穆成钧过来,她自然想要求他放她离开,哪怕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也要试试。

穆成钧听在耳中,心情复杂,“付流音,别再浪费力气,这是不可能的事。”

“我……”

穆成钧打断她的话,“你知道吗?现在,蒋家的司机还会去你的小区,可是接不到你的人,他也不着急,我看他也没有告诉蒋太太吧?而劲琛呢……”

付流音听到穆劲琛的名字,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劲琛以为你有蒋家护着,过得好好的,也没想过要去找你,恐怕只有等到蒋太太发现你失踪了,找上门来,他才会知道原来你已经‘死’了。换句话来说,你‘死’了也好,他顶多就是心里不舒服些,但是很快就会过上自己的生活。”

付流音明白,一旦她的‘死讯’落实,世上就再也没有她这个人了。

所有人都会放弃寻找她,也会慢慢将她忘掉,现在穆成钧不对她下手,恐怕就是想等到事情定下来之后,将她的后路全部堵死之后,再来看她做最后的挣扎吧?

他反正就是个变态,也一直热衷于做这样的事。

穆成钧在沙发内坐着,付流音回到床边坐了下来,约莫一个小时后,男人起身离开。

回到穆家,天也不算太晚,穆成钧走进房间,凌时吟想要同他说说话,但他显然没有这个兴趣。

穆成钧自顾脱下外套,将西服丢在床上后,径自去往洗手间。

凌时吟看了眼,她听到哗哗的水声传到耳中,她伸手拿起穆成钧的西服,她从床头柜的抽屉内拿出一把小剪子,顺着西服的缝合处拆开,将藏在里面的录音笔取出来。

凌时吟迫不及待地将录音笔打开,她调低音量,又按了快进,录音笔中有那个秘书的声音,凌时吟气得握紧手掌,她不住快进、快进,她想确定下有没有更过分的内容。至于具体的,她可以等穆成钧不在的时候,慢慢听。

按照录音笔的内容提示,穆成钧和秘书吃晚饭后,就送她回家了。

接下来是一长段时间的平静,应该是穆成钧坐在车上。

凌时吟不住快进,直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

“这不是我的家,这是牢笼……”

凌时吟一惊,这不是付流音的声音吗?她浑身冒出寒意,这是怎么回事?凌时吟不敢漏掉一句,她竖起耳朵往下听,紧接着听到的内容却令她心惊胆战。

穆成钧居然将付流音囚禁了起来?

凌时吟万万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她握紧手里的录音笔,听见了穆成钧的声音,“付流音,你是在看我笑话吗?让我珍惜一个残废?”

她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找穆成钧质问。

但她知道她不能这样做,她如果现在说穿了,无异于是在找死。

凌时吟胸腔处剧烈起伏着,可穆成钧紧接着的一句话,真是差点要了她的命。

“付流音,我要你的一个孩子,你和我的孩子……”

凌时吟的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这也太荒唐了不是吗?

浴室内的水声戛然而止,凌时吟忙将录音笔放在自己兜内,她推着轮椅来到窗边,想要当没事人一般。

穆成钧穿着浴袍出来,走到床边后,顺手拿起西服,他在口袋内摸了下,拿出手机。

凌时吟紧张地望向窗外,西服缝合处被拆开的地方很小,应该不至于会被发现。

男人朝床上看了眼,“你动过我的衣服?”

凌时吟大惊,但面上装出完全不知情的样子,“什么衣服?”

穆成钧狠狠地扫了她一眼,他翻开西服,目光正好落到被拆开的那处。凌时吟没有这个时间缝合上,男人凑近看了眼,猛地将外套丢到床上,他快步走向凌时吟,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说,你在里面藏了什么东西?!”

凌时吟吓得直哆嗦,下意识摇着脑袋,“没有,没有。”

“你是想说这件外套质量有问题是吗?”

凌时吟扣住他的手腕,想要将他的手拉开,“你别多心……可能,可能是佣人不小心……”

穆成钧一只手卡住凌时吟的脖子,另一手摸向她的口袋,她吓得伸手去按住,穆成钧一把将她手腕握紧,“我就不信你今天能耗得过我,凌时吟,乖乖松手。”

凌时吟也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在徒劳挣扎罢了,她推了下穆成钧的胸膛,“你先放开我,好,我拿给你。”

穆成钧手一松,凌时吟用力地呼吸了几口,事已至此,也只能彻底撕破脸皮了。

她伸手捂住口袋,目光瞪着跟前的男人,“你把付流音关在哪了?你还想她给你生个儿子?穆成钧,你疯了是不是,你将我置于何地?”

凌时吟失声质问,眼圈泛红,穆成钧听在耳中,没有表现出吃惊的神色,他目光落到凌时吟的右手上,“果然,都听见了,一字不漏是吧?”

凌时吟目光紧锁住他,“你还想跟她有孩子?凭什么?她是你的谁啊?”

“东西呢?拿出来!”穆成钧说罢,伸手要去抢,凌时吟死死按着不肯松手,男人见状,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将她从轮椅上扯落,凌时吟狼狈地趴在地上。穆成钧蹲下身,凌时吟这一跤摔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她将手伸进衣兜内,从里面摸出那支微型录音笔,她在穆成钧的跟前扬了扬,“就算你把它拿过去了,那又怎么样呢?穆成钧,我可以现在就去告诉穆劲琛,我就不信他知道了付流音的事情之后,会不管不顾?到时候,你的丑恶嘴脸就藏不住了,我看你怎么跟他交代,怎么跟妈交代!”

“那你以为,我能给你这个机会去找老二吗?”

凌时吟不由蹙眉,“你想怎么样?”

“你猜。”

凌时吟咬着牙关,“成钧,我这么爱你,你糟践我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把主意打到付流音的身上去?”

穆成钧盯看她两眼,他嘴角勾扯出抹弧度,“我打她的主意?凌时吟,你不是不知道她哥哥把我害得有多惨,我找她,只不过是为了报复,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凌时吟听到这,将信将疑问道,“真的吗?”

“她在穆家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如今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凌时吟握紧手里的录音笔,“成钧,那你……那你也不至于让她给你生个孩子吧?”

“你不是想给你哥报仇吗?我把她送给你,交给你处置怎么样?”

凌时吟眼里一亮,“真的吗?”

“是,我把她关在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就算是她死了,恐怕也没人会知道她的死讯。”

穆成钧将凌时吟抱了起来,将她放回轮椅内,“如果要了她的命能让你高兴,你尽管拿去就是。”

凌时吟伸手握住穆成钧的手掌,“等她死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吗?”

“好。”

“成钧,我现在就想去见见她。”

“可以。”

凌时吟将录音笔放回自己的兜内,“等她死后……我再把这个东西给你。”

“好,随你。”

穆成钧抱着凌时吟出去,走出穆家的时候,也没什么人看到。穆成钧将她放到副驾驶座上,亲自开了车出去。

凌时吟看眼窗外,有些激动,“成钧,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把付流音关起来了?”

“我想自己解决掉她。”

“对,她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世上。”

穆成钧专注地开车,他时不时看向窗外,凌时吟心里有着憧憬,在她看来,只要除掉付流音,穆成钧肯定会回到她身边。

外面的路越来越偏僻,就连路灯都慢慢少了。

凌时吟忍不住问道,“你把付流音藏在哪了?”

“我名下的一栋别墅内。”

车子犹在继续往前开,穆成钧不着痕迹看了眼凌时吟,他警告过凌时吟不止一次,可她偏要自己作死,既然她选择了这条路,穆成钧就毫不吝啬地送她一程吧。

两个小时左右以后。

穆成钧从山上回到了穆家,只是,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从这天起,凌时吟就彻底失踪了,再也找不到她这个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