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问他要人!/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出国也不过几天,蒋远周原本想带她在国外玩玩,但她心里总是不安,哪还有这样的心思。

一方面,她记挂着家里的两个孩子,另一方面,她想着付流音还没联系上。

下了飞机,老白安排过来的车在外面等着,许情深坐进车内,尝试着又给付流音打个电话。

她的手机并未关机,只是没有人接罢了。

车子一路开回皇鼎龙庭,许情深和蒋远周走进屋内,霖霖和睿睿见到两人回来,开心地扑了过去。“妈妈。”

许情深抱起女儿,满身疲惫都遣散掉了,“霖霖乖,想妈妈了吗?”

“想。”

“妈妈给你们带了礼物,来。”

许情深将霖霖放回地上,蒋远周打开行李箱,将准备好的玩具和衣服都拿出来。孩子见到心爱的玩具,最是欢喜,一把抱在了怀里。

蒋远周一手抱起一个,许情深追在后面,“孩子都大了,你这样抱着不安全。”

“怕什么?”蒋远周不以为意,“我臂力强,不会摔着他们。”

他走到沙发跟前,佣人笑眯眯地过来,“得知蒋先生、蒋太太今天回来,我准备了不少菜呢,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要现在开饭?”

许情深看了眼正在玩耍的几人,“我先出去趟,马上回来。”

蒋远周抬下头看她。“我知道你担心付流音,但也不差这一会,吃了晚饭,我让老白送你过去。”

“是啊,蒋太太,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您也累了,好歹先吃晚饭吧。”佣人在旁边劝道。

许情深看到霖霖和睿睿也在回头看她,今日不见,她想得厉害,许情深点下头道,“那好,开饭吧。”

她来到沙发跟前坐下来,伸手将霖霖抱在怀里,又狠狠亲了口。霖霖痒的咯咯大笑起来,她最近学会了拍小马屁,霖霖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另一手搂住许情深的脖子,“妈妈,我爱你。”

许情深的心都软了、酥了、化了,她双手抱紧怀里的小不点,“我也爱你,我的宝贝,妈妈的最爱。”

蒋远周睨了眼,“你这样说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许情深继续逗着女儿,怎么亲都亲不够的样子,蒋远周怀里坐着睿睿,正在自己捣鼓着遥控飞机。蒋远周朝母女二人挪近些,“谁是你的最爱?”

霖霖朝他看眼,伸手去推他的脸。

蒋远周伸手将许情深揽在怀里,“你当着我面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你好认真。”

“那是当然。”

许情深不以为意,谁都会脱口而出一些词不是吗?特别是面对可爱的孩子,蒋远周将睿睿放到地上,让他自己玩去,“老婆,以后过日子的是我们两个,孩子总会有自己的家庭。”

“蒋远周,你想得好远。”

“所以,你最爱的应该是我,永远都不要改变。”

老白站在旁边,有些受不了,心想这蒋先生也真是矫情,不就是许情深随口一句话嘛,他难道连自己女儿的醋都吃?

这样的男人有点可怕,老白暗暗想道,他以后可不要这样。

佣人走过来,晚餐已经备好,许情深抱起霖霖走了过去。

吃过晚饭,司机也回来了,见到蒋远周和许情深很是开心,“蒋先生,蒋太太。”

许情深拿起沙发上的包,“今天音音还好吧?”

“挺,挺好的。”

“这样吧,辛苦你再跟我跑一趟,我去看看她。”

“蒋太太,您今天刚回家,要不还是明天去吧。”

许情深摇下头。“正好我也给她带了东西,我去拿给她。”

许情深从皮箱内将带回来的香水拿出来,蒋远周冲司机吩咐道,“她今晚要是不过去,估计连觉都睡不着,去吧,快去快回。”

“是。”

坐进车内,许情深忍不住问道,“她这几天都挺正常是吧?”

“是的。”

许情深翻看着自己的手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电话总是没人接听。”

“她可能是不想讲话吧,”司机开着车,他看付流音柔柔弱弱的样子,心想她应该不会跟许情深告状,可就算是真的告状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他确实是不想接送她。“蒋太太……”

“怎么了?”

“有句话我一直憋在心里,我知道我讲这样的话,不合适,但是您明明知道蒋小姐是怎么死的……”

许情深抬了下眼帘,“我心里当然清楚,可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付流音也在另一个地方受苦,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谁让她哥哥是付京笙呢。”

许情深没再说话,看眼窗外,司机见她脸色不好,自然也不敢再开口了。

来到付流音所在的小区,许情深独自上楼,她没有用钥匙开门,而是先敲了敲门。

屋内半晌都没动静,许情深心里的不安全部涌了出来,她赶紧开了门进去,“音音,音音。”

里面显然没人,许情深快步走进付流音的卧室,空无一人。

她神色慌张地出来,客厅内的茶几上还摆着付流音的书本,许情深走近上前,屋里没有凌乱的痕迹,难道她是出去吃晚饭了?

许情深不住给付流音打电话,还是没人接听。

她走到阳台外面,看到付流音洗好的衣服还未从洗衣机内拿出来,许情深快步来到厨房,流理台上,摆着半盒牛奶,牛奶的盖子放在旁边,没有拧回去。

许情深拿起牛奶盒摇晃下,里头的纯牛奶已经沉淀,看来是有几天了。

许情深越发慌张,她隐约觉得付流音是出事了。

她再度回到房间,走到梳妆台前,看到付流音放在那里的台历。

台历上的日期被付流音用红笔圈了起来,离开穆家后,日子特别难过,一天天都是这么熬过去的。可是许情深的视线定在了一处,连着几日,付流音居然都没再圈注过。

难道……

许情深手指轻颤,她就是从没有圈注的那一日起,出了事?

她拿着手里的台历出去,在屋内找了圈也没找到付流音的手机,她快步往外走,然后下楼。

司机还在停车场等着,见到许情深过来,他忙推开车门,“蒋太太,这么快?”

“我问你,你今天真的见到付流音了?”

“是,是啊。”

“什么时候的事?”

司机有些慌张,“放学的时候。”

许情深朝他指了指,“你还不说实话是吗?付流音可能已经失踪了。”

“啊?那怎么可能?”司机想着,是不是付流音出尔反尔,跟许情深告了一状,“这小区治安这么好,她怎么会平白无故失踪?”

许情深在原地徘徊了几步,她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蒋远周。

“喂,远周,你有音音学校的电话吗?我想问一下,她这几天究竟有没有去上学。”

蒋远周怀里抱着女儿,正在教两个孩子说apple,他将霖霖放到沙发上,这才问道。“联系方式老白应该有,怎么了?”

“我怀疑音音出事了,我找不到她,家里也挺可疑的。”

“好,你别着急,我这就让老白问一声。”

许情深挂完通话,目光落向跟前的司机,“我让蒋先生去问了,我希望你不要骗我。”

“蒋太太,我……我没骗您。”

许情深焦急地走来走去,就等着蒋远周给她回个电话,可是等了许久后,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她捏紧掌心内的手机,“我去找物业,让他们帮忙查下。”

许情深刚走出去几步,蒋远周的车就过来了,老白率先下车,许情深上前,看到蒋远周推开车门。

“怎么样?”

蒋远周见她满面焦急,他伸手将她拉到跟前,“不要急。”

“你实话实说吧。”

“付流音确实好几天没去学校了,说是发短信请了假。”

许情深的脸色顿时煞白,她杏目圆睁盯着跟前的蒋远周,“几天没去学校了?”

“是。”

她转过身,看到司机面色晦暗地站着,她几步走到男人跟前,“你不是说今天放学,是你接她回家的吗?你说,你究竟接了谁!”

司机吓了跳,许情深面容铁青,口气很不好,“说话!”

他从未见过许情深这幅样子,蒋远周也走了过来,事已至此,司机只好说实话,“是付小姐让我不用接送她的,她说她可以自己去学校。”

“这话,她是什么时候说的?”

“好……好几天了,您跟蒋先生出国后,我就没有接送她过。”

许情深气得手掌心内冒出虚汗,“那我打你电话的时候,你其实根本就没见到付流音是不是?”

“是。”

许情深哆嗦着,感觉天好像随时都要塌下来,她伸手抓住蒋远周的手臂,“报,报警吧,她肯定是出事了。”

蒋远周见她似乎站不住,他伸手将她揽到怀里,“我们先去物业了解下情况。”

他带着许情深离开,经过老白身边,蒋远周顿了下脚步,“把车钥匙收回来。”

“是。”

老白答应着,面无表情走到司机跟前,“车钥匙给我吧,明天过来结算下工资。”

“什么?”司机难以置信地看向老白。“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能不明白吗?付流音八成是出事了,蒋先生念在你以前经常接送蒋小姐的份上,只是让你引咎辞职而已。”

“不,不……这件事跟我无关啊。”

许情深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说话声了,蒋远周带着她找到物业,调出了付流音所在楼层的监控。

然而付流音失踪当晚的监控,却什么都没拍到,物业派了人上去一查,才发现监控被人蓄意破坏了。

这一下,许情深心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侥幸,蒋远周拧紧眉头,“那就看电梯里的监控,还有停车场的。”

监控画面被一一调出来,许情深看到几个装修工人带着一个大纸箱离开,蒋远周喊了声停,“这些工人,也是七楼业主家的吧?”

“应该是,看方才的监控,他们是上了七楼的。”

蒋远周看了眼纸箱上的字体。“既然里面装的是电器,为什么还要将这么大的箱子运下去?看他们的样子,这也绝对不是个空纸盒,里面应该有什么重物。”

“对,你看,还是两个人推着的。”

蒋远周朝屏幕上指了指,“继续,看他们去了哪。”

许情深坐在椅子内,看到纸箱子被带去了车库,然后被人抬到一辆面包车上。两名男子朝四周张望下,随后一道上了车。

车子从小区的门口开出去,随后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物业经理直起身,看向两人,“不好意思,接下来的监控应该由警方出面去找,你们放心,我们这就联系七楼的业主,向他了解一些情况。”

许情深坐在椅子内,一下起不来,蒋远周已经让老白报了警。

男人将她带出监控室,许情深伸手握住蒋远周的手腕,“我要去趟穆家。”

“找穆劲琛?”

“是,我要去向他要人!”

蒋远周知道许情深急坏了,“他应该也不知道。”

“如果是穆家的人干的呢?”

蒋远周端详着许情深的小脸,“我知道你着急……”

许情深深吸口气,“我就想问问他,如果是穆家的人背着他做了这件事,那他更应该知道。如果这事跟穆家无关,我就想问穆劲琛一句,是不是只要离婚了,这段婚姻不存在了,付流音的死活他就可以完全置之不理了?”

“情深……”

“我希望音音没事,她只是跟穆劲琛在一起。”

蒋远周看到老白正快步走来,他跟老白吩咐一声,“你在这等警方过来,我跟情深去趟穆家。”

“是。”

来到穆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只是穆家今天有事,所以这个时间点正好在吃晚饭。

门口有佣人匆忙进来,到了桌前说道,“穆帅,有人想见您。”

“什么人?”

“她说她是蒋太太。”

穆劲琛面露疑惑看了眼,“蒋太太?”

“是。”

许情深找上门来,肯定是为了付流音的事情,穆劲琛放下筷子,“我不想见。”

穆成钧坐在对面,眼看佣人一副为难的样子,他轻声说道,“蒋先生来了吗?”

“来了。”

“劲琛,穆家和蒋家今后还是要有来往的,你也别太意气用事。”

穆太太神色间有些不悦,“是为了付流音那个丫头吧?为她抱不平的?”

“付流音离开也有好几天了,要真想抱不平的话,恐怕不用等到今天,而且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想,会不会是有别的事情?”穆成钧其实心知肚明,他不用猜就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了。

穆劲琛推开椅子起身,修长的双腿迈向前,到了穆家门口,穆劲琛径自走到外面。

穆成钧也出去了,许情深看到穆劲琛过来,她三两步上前,直直问道,“音音呢,她在哪?”

男人一下被问住,他眉头紧锁,目光带着犹疑,“你什么意思?”

“我问你,付流音在哪?是不是你把她带走了?”

穆劲琛失笑,心里却一下慌了,“蒋太太,你把话说清楚,付流音不是一直跟着你吗?”

许情深彻底慌了,蒋远周走到她身侧,穆成钧站在门口,他倚着旁边的院墙,双手抱在胸前。

穆劲琛看到许情深这个样子,他赶忙追问。“付流音怎么了?她人在哪?”

蒋远周面无表情回道,“付流音失踪了。”

“什么?”穆劲琛难以置信地看向两人,“失踪?不,不可能,她不是在学校上课吗?还有蒋家的司机亲自接送……”

许情深眼圈微红,抬起眼帘盯着男人,“她已经失踪好几天了。”

“不可能!”

“你凭什么以为不可能?”许情深忽然质问出声,“你见到她了吗?你上次见她,是在什么时候?”

穆劲琛哑口无言,却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许情深紧逼上前一步。“你知道她住在哪吗?知道司机几天没去接她了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对她唯恐避之不及吧?穆劲琛,付流音只不过是付京笙的妹妹而已,除了这个身份之外,她没有一点点的错。”

男人面色复杂,满脸的沉痛,他视线对上了许情深,“什么时候起失踪的?”

“就在我出国之后,看来是有人看准了这个机会。”

穆劲琛在原地走动着,他心急如焚,可一时却又不知道能做什么,穆成钧走上前来,“蒋太太,报警了吗?”

“报警了。”

“有什么线索吗?”

许情深轻摇下头,“初步怀疑,是被隔壁的装修工人用纸箱运走的。”

“什么?”穆成钧神色严肃地看了眼穆劲琛,“看来是出事了。”

穆劲琛转身进入院子,很快开了车出来,许情深得知付流音不在这,也就没什么好逗留的。

穆成钧看着穆劲琛的车子开出去,他嘴角不着痕迹勾勒下,正好穆太太走出来,问他一声,“老二这是怎么了?匆匆忙忙去哪?”

“妈,付流音失踪了。”

“什么?”

“蒋太太是上门来要人的,以为她失踪的事情跟穆家有关。”

穆太太看着穆劲琛的车尾消失在眼中,“她失踪,是她哥哥得罪的人太多了,这跟我们穆家有什么关系?”

“所以说啊,清者自清。”穆成钧抬起手掌,在穆太太的肩膀上拍了下,“穆家虽然赶走了付流音,但还不至于要将她赶尽杀绝。”

穆太太眉头仍旧紧皱着,“老二去干什么?那丫头跟我们没关系了。”

“妈,毕竟是夫妻一场,付流音出事,老二也不能不管。”

穆太太叹口气,转身走回去,经过院子,她不由朝三楼看眼,“时吟有几天没下来了吧?”

“她身体不舒服。”

“要不要带去医院看看?”

“不用。”穆成钧说道,“又不是多大的病,没事。”

“那就好。”

穆劲琛开车的时候,差点连方向盘都握不住,车子失控般冲向前,好几次差点都要撞上旁边的路牙石。

他怎么都没想到付流音出事了,付京笙得罪的人那么多,哪一个不想要他们兄妹俩的命?

穆劲琛任由自己对她不管不顾,是因为他知道付流音靠着许情深,不会出事,然而他终究没想过有人已经趁着许情深不在的时候下手了。

回到付流音所住的小区,蒋远周和许情深下了车,穆劲琛也跟在身后。

警方已经到了,正在七楼勘察。

来到七楼的时候,旁边的业主也过来了,警方正在询问他有关装修工人的事情,现场乱作一团,许情深问了其中一人。“怎么样了?有线索吗?”

“蒋太太,您别着急,另一组同事正在查看监控。”

穆劲琛看着这一幕,嘈杂的说话声传到他的耳朵里,业主正跟警察着急解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安装工人是卖场安排的嘛,再说我请的是装修公司……”

穆劲琛盯着脚下,视线很快从敞开的门口望到付流音先前住着的屋子里面去,许情深焦急不已,“这都已经几天了,会不会凶多吉少了啊?”

蒋远周抱紧她,不住安慰,“不会的,她肯定会没事的。”

“不……”许情深几乎站不稳,整个人靠在蒋远周的身前,“他们绑架音音不会为了钱财,要不然的话,不会到了现在都没一个勒索电话,那就是要索命了,是不是?”

穆劲琛听着,觉得触目惊心,每一句话都成了尖锐的武器,正在用力剜割他的心脏。

警方正在提取现场的脚印,所以他们站在外面,不能踏进去一步。

半晌后,蒋远周接到了老白的电话。

他拉了把许情深的手,冲旁边的穆劲琛说道,“去警局吧,好像有发现了。”

几人匆忙又赶了过去,警察顺藤摸瓜,找到了那辆车离开小区后的监控。穆劲琛情绪有些崩溃,满心都是害怕,“查……快查车牌号。”

对方认识他,站起身摇了摇头道,“穆帅,车牌是假的。”

“什么?”

“现在唯一有价值的资料,就是这个了,”男人动了下电脑,调出一个监控的画面,那是一张清晰的人脸,“这几人非常谨慎,还戴着装修公司的帽子,但是还算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其中一人的正面照。”

穆劲琛目光狠狠盯着屏幕,“我让我的人一起找,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将他挖出来!”

“这是失踪的第四天,”警方看了眼监控上的时间,“最怕的是他们已经逃出东城,但是他们应该不至于带着人离开……”

穆劲琛闻言,脸色唰的变了,许情深眼圈通红,“你是想说,付流音还在东城?或者……他们也还在东城?”

“还有种最大的可能,他们现在并不在东城。”

“不至于带着人离开,而他们又走了,你……”许情深眼泪淌了出来。“你是想说付流音已经遇害是吗?”

“蒋太太……”

许情深深呼出口气,“不,绝对不会这样!”

蒋远周看着她这幅样子,心里一阵疼惜,他用力将许情深抱到怀里,“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这个人,只有将他找到了,才有可能找到付流音。”警方还在继续追踪,天色越来越晚,可是关于付流音的消息,却再也没有了,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

蒋远周带着许情深走出警局,穆劲琛双腿犹如灌满了铅,每一步都沉重不堪。

老白替她打开车门,许情深却始终没有迈起腿,蒋远周低下身,碰了碰她的脑袋,“回去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许情深的余光看到穆劲琛正在走过来,她拉开蒋远周的手,许情深几步走到穆劲琛跟前,“担心吗?害怕吗?”

男人对上许情深的视线,她握紧手掌说道,“付流音走投无路的时候,身边只有我,可是我却没能保她周全,我有错,大错特错,那么穆劲琛,你呢?离婚至今,你就这么放心让她跟着我吗?你就没想过她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吗?”

蒋远周走过来,将她拉回自己身侧,“走吧,情深。”

穆劲琛一语未发,整个人丢了魂似的,长长的身影铺在冰冷的地面上。

许情深被蒋远周塞进车内,他关上车门,示意老白开车。

老白发动引擎,蒋远周伸手将她抱着,“他肯定是害怕的,心里比谁都难受,如果付流音真要出了什么事的话,穆劲琛的下半辈子可能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你怎么知道?”许情深呐呐问道。

“因为当年,我就是这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