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我没有作践自己,我只是在找她/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成钧松开手,任由付流音整个人都扑到电视机跟前,她双手拍打着冰冷的屏幕,看到镜头晃动着,也看到警方站在江边,望着深不见底又宽敞的江水在摇头。

付流音想不明白她怎么就这样‘死’了呢?她明明在这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说她死了。

一名女记者得到了采访权,她站在低洼处,今天风很大,她穿着防风服,头发被吹散了,话筒内也有杂音。

“据嫌疑人指认,失踪女子付流音就是在这遇害的,”女记者指了指脚边的地方。“嫌疑人的妻子之前是被付京笙所害……他一直尾随并且跟踪受害者,伺机下手。”

付流音不住摇头,泪水涌在了眼眶内,“不是这样的,我就在这啊,谁来救救我。”

穆成钧坐在床上,看着付流音痛哭的样子,虽有动容,却并未心软。

“接下来要打捞尸体,只是江水湍急,这势必加大了打捞工作的难度……”

穆劲琛站在镜头以外,目光出神地盯着江水,今天有风,还有浪,隐隐能感觉到拍过来的浪花,带着潮湿和腥臭。

许情深执意要过来,站在江边的时候,几乎就站不住了。

蒋远周抱着她,许情深泪水忍不住,她轻声哽咽着,“音音就是在这遇害的。”

男人摩挲着她的肩膀,有记者见到许情深,立马冲了过来,“蒋先生、蒋太太,请问你们对付流音的死有什么看法?她毕竟是被付京笙无辜牵累,还有……当年蒋小姐的死也跟付京笙有关,那蒋太太跟付流音……”

蒋远周下意识将许情深护在怀里,许情深抱着男人的腰,将脸蒙在他胸前,不想见到任何的镜头。

蒋远周伸出手去,口气肃冷,“别拍了。”

但那些记者岂能放过这样的大新闻,“蒋太太,说两句吧……”

许情深本来就悲痛欲绝,这会又被人逼得连头都不敢抬,蒋远周深邃的潭底聚起汹涌,“我说,别拍了。”

“蒋太太……”对方的话筒凑到许情深脸颊旁边。

男人眼里一道凛冽闪过去,伸手拍掉了话筒,抬手又将摄像机给打了。

女记者怔怔看了眼,弯腰将话筒捡起来,蒋远周面色铁青,直接给了一个字,“滚。”

在外人的眼里,蒋远周向来是那个最深藏不露的人,至少,他喜怒从来不显在脸上,更加不会对一个女人说着滚。

记者尴尬地冲旁边的摄像道,“走,再去采访下别人吧。”

几人很快离开了,许情深抬下头,蒋远周轻叹口气,将她的脑袋按回自己胸前。“别哭了。”

“蒋远周,音音的死都是我的疏忽造成的。”

“这怎么能怪你。”蒋远周不舍得她将这些责任错误地揽到自己身上。“终究是付京笙欠了太多的人命……”

电视的另一头,付流音无力地瘫软在地,她看到镜头中出现了许情深的脸,许情深的表情悲恸至极,付流音伸出手摸到画面上,“姐,我没死,你救救我啊,是穆成钧,是他把我关起来了……”

穆成钧在她身后冷笑下,“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用的,就在今天,你的死讯会传遍整个东城,应该也不会有太多人会替你觉得惋惜吧?大多数人不认识你,却认识你的哥哥。”

付流音闭了闭眼帘,泪水淌落出来,“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也不叫我安排吧,毕竟那名伪装成工人的人,他的妻子确实是被你哥哥害死的。”

付流音坐在冰冷的地上,看着新闻内还在做一些相关的报道,“所以……我就这样死了是吗?”

“警察还会打捞你的尸体,但是你也看到了,江水这么湍急,怎么可能打捞得起来?就算别人不愿意相信你已经死了,可这个事实,他们不得不面对。”

付流音的魂完全被抽去了,她用拳头不住捶打着地面,“我不要这样,放我出去,我要活着。”

“音音,你没死啊,你一直都活着,活在我的身边。”

付流音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变态!”

“你想听听劲琛在得到了你的死讯之后,是什么反应吗?”

付流音双肩垮着,眼睛不由盯着穆成钧,男人起身蹲到她面前,他伸手握住她的下巴,“还是想听是不是?怎么,还没死心?”

付流音拍开他的手,没有言语。

穆成钧冷冷地笑开,“许情深发现你不见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跑到穆家来要人了,可是劲琛说,你不见了,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们已经离婚了。”

付流音喉间的哽咽没能忍住,一下哭出声来。她抽泣着,眼跟前的人影越来越模糊,穆成钧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继续用刀子往她的心里捅着、扎着,“他没有去找过你,也没有打听你在哪里,今天早上他知道警方要带着嫌疑人去案发现场,妈还问他要不要去看看,但是劲琛说,你死有余辜。”

付流音眼泪不住往外涌,自己都控制不住,她抬起手臂用力擦了下,可泪水仍旧淌个不停。

死有余辜吗?

究竟要恨她到何种地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付流音,你以后就好好地留在这吧。”

“不!”这一下,她的口气格外坚决。

“不?”穆成钧笑了笑,坐到付流音的跟前。“你有选择的权利吗?”

付流音抬起眼帘,看向旁边的电视,“他就那么恨我吗?”

“怎么能不恨?你哥害死的是我们的父亲,这道坎,谁都过不去。”

“既然过不去,你把我关着做什么?你干脆把我杀了吧。”

穆成钧盯紧了跟前的女人。“我不杀人,我不想自己的手上背负着命案。”

付流音单手撑在身侧,手臂一直在抖,她全部的希望都没了,之前的她就是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可是,好歹它有那么一点点的亮光啊,可是现在呢?穆成钧将最后的那点亮光都掐没了,付流音没了勇气。

第一次,她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找到了出逃的机会。

那么这一次呢?又要两年吗?还是二十年?

第一次,她逃出去后尚且还能找到哥哥,那么这一次呢?就算她真能逃脱,除了许情深,她还能找谁?

哥哥吗?不,哥哥至今还昏迷在病房里。

穆劲琛吗?付流音睁着眼,泪水从脸颊一侧淌落,穆劲琛早就不要她了,他说了她是死有余辜。

付流音完全失去了支撑的力气,她手臂一软,整个人向后倒去。

穆成钧倾起身,他双手撑在付流音上方,目光紧紧锁住身下的女人。“音音,我保证我不会打你,不会骂你,你只要好好地留在我身边就好。”

付流音转过身,双手抱在身前,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团。案发现场。

蒋远周和许情深站在江边,风越来越大,衣角被吹了起来,蒋远周手掌按在许情深脑后。

“太冷了,我们回车里吧。”

她被他强行带到车旁,然后塞进了车内。

许情深全身发抖,蒋远周取了毯子给她披上,“马上就会有人下去搜救。”

她定定地看了眼蒋远周。“这不是搜救,谁都知道……音音她已经没救了。”

“但至少,能找回尸体的话,也是一件幸事。”

许情深靠在座椅内,“很难吧,是不是?”

蒋远周没有回答,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我们自己出钱,找些人一起去搜救吧。”

“你放心,老白已经安排好了。”

许情深心里一阵阵抽痛着,她望向窗外,看到一辆车远远地停着,而车的旁边,则站着穆劲琛。

他像是尊冰冷坚硬的雕塑般,站在那边一动不动,只有身上的衣服迎风摆动,许情深鼻尖越发觉得酸涩。

穆劲琛盯着前方的江面,他彻夜未归,穆太太找不到他,一直在打电话。

他没有心思去接,手机的电量逐渐耗尽,最后就关机了。

警方怕引起骚动,等嫌疑人指认完现场之后,带着他快速离开了。

那群记者还不肯走,正在采访群众,“请问事发当晚,有谁听见过呼救声吗?”

“不是说了嘛,大半夜的,再说你听听这边的风声那么大,哪个能听到呦?”

警戒线外,人们议论着,不住指指点点,“蛮可怜的,还是个小姑娘吧?”

“真是残忍啊……”

“就算寻仇也不该寻到一个小姑娘身上吧?她就没有别的亲人了吗?”

这些在别人眼里看来,不过就是饭后的谈资罢了,他们不知道这其实是在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穆劲琛听着别人的说话声,阳光打在头顶,偏偏今天的天气这样好,他看到有船过来,正在嫌疑人指认的附近打捞。

一个上午很快过去,但是没有丝毫的收获。

穆劲琛和许情深都明白,要想将付流音打捞上来,那是难上加难。

许情深想要出去,蒋远周将她按在怀里。“情深,就在这儿送别吧,别再勉强自己了,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心疼。”

她摇了摇头,“不见到尸体,我就不相信音音已经死了。”

“那如果这辈子都找不到她的尸体呢?”

许情深红着眼圈,“那至少还有个希望,或许她只是冲到了别的地方,只是……只是把我们忘了而已。”

蒋远周知道她不肯接受事实,她要在这等,他也只能陪她。

到了下午时分,几艘船靠在一起,一寸寸地搜救过去。

穆劲琛始终站在原来的地方。

太阳逐渐下山,围观的群众早就散了,取证的警察也走了,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名男子的叫唤声,“有发现!”

穆劲琛动了动腿,可腿里面就像是扎了一根针似的,钻心的疼痛令他整个人趔趄下。

许情深推开车门,快步往前跑,一艘船已经靠了岸。

蒋远周来到她身边,下意识将她拦在自己身后,不管有消息还是没消息,都不会是好消息,他不想再刺激到许情深。

穆劲琛一瘸一拐地过来了,也只有到了此刻,他才能感觉到自己孤单至极。

许情深难受,有蒋远周陪着,有最心爱的人陪她一起走过去。

而他失去的呢,恰恰就是那个能陪他的人。

男子从船上下来,手里拎着一个编织袋,“目前还没找到尸体,但是,我们找到了一些东西,有可能跟她有关,也有可能都是别人的……”

男子说完,将编织袋里面的东西抖落出来。

穆劲琛看到了一个女式的包、一把伞、一件T恤……以及,一只鞋子。

他猛地一惊,目光死死盯在那只鞋上面,他感觉眼跟前天旋地转起来,许情深焦急地看向穆劲琛。“有音音的东西吗?有吗?”

穆劲琛嘴唇蠕动下,不像是在回答许情深的问话,倒像是喃喃自语,“这鞋,是我跟她一起去买的,她说要上体育课……”

许情深满面焦急,“音音穿多大的码数?是不是37?”

“是。”

许情深蹲下身,将那只鞋子捡了起来,鞋子的底部都是泥沙,她伸手拂开,看到了上面的尺码。

拿着的鞋子掉到地上,许情深站了起来,但眼前猛地一黑,她双腿往下跪去。

蒋远周忙将她抱住,负责打捞的男人一脸严肃说道,“一般来说……都是衣服鞋子或者随身物品容易打捞得到,尸体上捆绑了石头,但江水这么急,她还是会被冲走,这种鞋子轻,肯东是从死者脚上掉落后浮上水面的。”

“别说了。”蒋远周眼见许情深闭着眼,他拦腰将她抱了起来,“继续打捞吧。”

“好的。”

蒋远周转身离开,穆劲琛盯着脚边的鞋子出神,付流音的死讯几乎已经落实了,他不想相信都不行。

蒋家的车子走了,搜救队还在继续沿着下游搜寻,天色慢慢暗了下去,直到不远处的路灯亮起来。

几艘船靠了岸,其中一人走到穆劲琛跟前,“穆帅,天黑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找不到吗?”

“真是挺难的,而且天黑了,搜救工作没法顺利进行。”

穆劲琛沉默了半晌,最后只能点头答应。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徒留下他一人,

他靠在车旁边抽着烟,两天了,除了喝水之外,他没有吃过一顿饭。

脚边全是抽剩下的烟头,呛人的烟味钻进了空空的腹内,他难受地想要干呕,穆劲琛轻咳几声,直到一根烟彻底抽完,这才丢掉。

不过三五分钟后,他想到付流音,难受的不行,他总要找点东西让自己麻木了才好。

穆劲琛打开车门,副驾驶座上放着一条烟,是他昨天买来的。

一条烟还剩下几包,穆劲琛取了一包,他回到车前,迫不及待地拆开烟盒,然后掏出一根点上。

他一口接一口地抽着,但其实没什么用,心里的疼痛犹如被人用力给撕开了,他只觉得越来越痛,痛到难以忍受。

穆劲琛抽完这支烟后,回到了车内,他发动车子,车轮在地皮上飞速滚动着,穆劲琛打过方向盘,车子朝着付流音被丢弃的方位开过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是心里积压了满满的痛和难受,无处宣泄。

车轮碾过江边的地皮,底下还有些碎渣子,穆劲琛踩足了油门,车子轰地飞了出去,但江边是高处,车子开到了堤岸处,前面有石墩,车速硬生生被拦了下来。但由于惯性,车头还是冲了出去,江的两边不算深,还有石块,半辆车直接栽进了水里面。穆劲琛握紧方向盘,看着水流逐渐上升,只是淹没过引擎盖,就没再继续了。

前面的江水在夜色中变成了黑色,一下下拍打在玻璃上,骇人无比。

穆劲琛伸手想要打开车门,但外面有水压,打不开了。

男人落下车窗,窗外的水一下涌了进来,万幸的是车子大半还在水面之外,他一个跃身从车窗内出去了。

穆劲琛打开后备箱和后车座,他抱起一束花,顺着江水往深处走,晚风一吹,他冻得浑身瑟瑟发抖。

付流音如今就躺在这冰冷的水底下,她是最怕黑的,可如果打捞不上来,她就只能长眠于水底下。

穆劲琛双手抱着那束瑶台玉凤,他站立在江水中,水没到男人的腰际,他手掌抚过鲜花,虽然隔了一天一夜,可白色的花朵仍旧娇艳新鲜。穆劲琛摘下其中一朵,“音音,我没送过你几次花,花店的老板娘说,女孩子都会喜欢鲜花。我想,你也应该是一样的,但显然我明白的太迟了,太迟了。”风声悲鸣,好像是付流音的说话声一样。穆劲琛摘下花瓣,随手轻扬,白色的花瓣落在水面上。

水流很快,转眼间,它们就被冲进了下流。

穆劲琛将抱着的花束拆开,将那些花全部都丢出去,满满一车子的花,被他拆完了,丢完了。

“付流音——”他隔空喊了一声。

不少花挂在车头处,很快,那边聚了一片的白色。

周边没有别的人,偌大的地方,好像成了穆劲琛一个人的祭祀场。

付流音笑过的样子、哭过的样子,还有说话时的样子,都浮现了出来,它们凌乱地呈现在江面上,穆劲琛有了幻听,他仿佛听到付流音在说话,她总是习惯连名带姓地唤他,“穆劲琛,穆劲琛——”

男人弯下腰,伸手捞了一把,但却是空的。

他怔怔盯着自己的掌心,手掌内除了一片冰凉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付流音,究竟是我丢下了你,还是你丢下了我?”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穆劲琛走过去几步,一支瑶台玉凤从他身旁飘过去,他追上前一步,仿佛那是付流音。

可是当初,分明是他亲自将她赶出穆家的,若不是他这样做,外面的人能有机会对她下手吗?

穆劲琛悲痛欲绝,而对他来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如果付流音活着,他原谅不了她,穆家也不能原谅她。

可是现在付流音死了,他的心也跟死了一样,付流音已经不奢望他的原谅了,她以这样痛苦且可悲的姿态,从他的生命中彻底退出去了。

从此以后,他的身边不再有她,不会再有她的任何消息。

穆劲琛忽然发了疯似的拍打着水面,溅起来的水花落在他的面上,疼啊,真疼,他越是用力,就好像越是在使劲抽打自己一样。

“谁让你死了?谁让你死了?”穆劲琛低吼着,他继续像个疯子似的在挥打,“付流音,我让你活得好好的,我让你活着,你听见没有。”

远远望去,这样的人可不就是个疯子吗?

江边没有其他人,他又是在和谁说话呢?

穆劲琛的手掌在水面上一下下拍过,身上的衣服都湿了,江水很脏,他的衬衫被染成了脏脏的黄色,这要换在平时,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可是……

这地方这么冷,这么脏,他的音音却永远躺在了里面,沉在了最深处。穆劲琛痛哭出声,他总算是撑不住了,悲鸣声夹杂着哭声,一阵阵传开来。

“付流音,你给我出来,出来!”

他疯了一般在水里面,像是在捞着什么东西,他趔趄着,往更深的地方走。

冰冷刺骨的江水拍过他的脸,穆劲琛呛了一口水,他整个人扎了下去,这边还不深,所以一下就能扎到水底,他使劲地摸索着,幻想着能够摸到付流音的一只手,一只脚。

手掌碰到了尖锐的东西,划开的疼痛令他抽回了手臂。

水面太黑,他看不到身边的水被染红了,穆劲琛喃喃自语,一张脸上布满焦急。“你是不是很害怕?一个人怕吗?”

“你怎么这么轻易就被人迷倒了呢?”

“付流音,我教你的那些本事,你全忘了是不是?”

穆劲琛在哭,嗓音颤抖无比,“他掐你的时候,你难受吗?有没有想过让我来救你?”

“对不起,音音,对不起,我没能来救你……我甚至不知道你出事了。”

穆劲琛再度下到水底,一把却摸到了破碎的玻璃瓶,他整个手掌被割开了,伤口很深,他钻出水面,看了下自己的双手,原来早就已经血肉模糊了。

不远处的江边,有一阵声音焦急地传过来,“劲琛,劲琛!”

穆太太着急要下去,旁边的曹管家拉住她。“您不会水,千万别下去。”

“放开。”穆太太挣开后,快步往前走。

曹管家喊上司机,“快,快去将穆帅拉起来。”

“是。”

穆太太来到江边,看到穆劲琛的车子挂在那里,而她疼爱的小儿子已经快被江水淹没了,穆太太一颗心都快从胸膛内跳出来。

司机下去了,正在大步朝着穆劲琛走去,穆太太也走了下去,她嗓音都快喊哑了,“劲琛。”

“穆帅,穆帅!”

穆劲琛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他往前走了一步,正好一个大浪打过来,原本倒也不至于将人淹没,但穆劲琛浑身早就没了力气,这么一下,整个人直接就栽下去了。

穆太太一抬眼,居然没看到他。

她吓得双腿都软了,曹管家赶忙搀扶住她。

司机在穆劲琛消失的地方摸了好几下,这才抓到一只手臂,他吃力地将穆劲琛拽起身,“穆帅,您没事吧。”

“劲琛——”穆太太快步跑向前,“你别吓妈啊,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啊?”

穆太太看到穆劲琛的车旁都是花,她隐约也就明白了,她又急又气,伸手捶了下穆劲琛的肩膀。“你这是要被她害死啊,付流音生前不放过你,死了也不肯好好地撒手。”

穆劲琛全身都湿透了,听到穆太太的话,伤心欲绝。“妈,我情愿她不肯撒手……”

穆太太闻言,伸手抱住他的肩头,她痛哭出声,“别这样,儿子,她人都死了,你就看开点吧。”

曹管家走到两人身侧,“快,快带穆帅离开。”

他拉过穆劲琛的手臂,猛地看到他受伤的手掌,“穆帅,您的手怎么了?”

穆太太一听,视线跟着看过去,这一眼惊得她几乎丢了魂,他手掌内的伤口还在汩汩往外冒着血,穆太太痛斥出声。“劲琛,你这是为什么啊?你从来都不会作践自己,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穆劲琛喉间滚了滚,说道,“妈,我这不是在作践自己,我是在找音音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