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反抗/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盯着不远处的墙面出神,她不敢想她的将来,她不知道她还能有什么将来。

“付流音,当年如果不是你哥哥害了我,我到现在可能也会有个好的家庭,不至于非要把你禁锢在这。”

归根究底,她还是要为付京笙的罪行买单。

付流音在他的怀里动不了,也只有这样,穆成钧才能让她听着自己说话。

“一开始,我是想过让你还债的,不,就算到了现在……这个想法,我也真的还是有。”

付流音动了下,穆成钧生怕这一刻的安静被打破,他手臂圈紧,“音音,你说我就算放你出去了,又能怎么样呢?你还是要去找许情深吗?让她护着你?你有没有想过你跟劲琛是不可能的?”

付流音不想听到这个名字,她气喘吁吁地,用力在他身前推着。

“别动。”

“放开我——”

她又开始挣扎了,穆成钧生怕她再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他干脆放开她,他起身看了眼地上的狼藉。“你是不是对这儿不满意?不满意的话,我给你换个地方,你喜欢海吗?我给你换个透亮的屋子。”

他想,只要付流音这时候能说得出一个地方来,他就算是倾尽所有都会带她过去。

穆成钧弯腰,将地上的东西收拾起来,付流音在床上看着他,他没有喊佣人进来帮忙。他将椅子和桌子扶起来,又将被撕碎的被子捡起后走向浴室。

来到浴室门口,原来那里头也没能幸免,穆成钧看着满地的碎镜片出神。

他仿佛看到其中一块划开了穆劲琛的手掌,弄得他满手都是血。

穆成钧将手里的东西丢进去,他心里郁结难消,付流音缩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神采,她瞪大了双眼看他。

男人蹲在地上,将被她砸碎的碗一片片捡起来,她不管不顾就能在房间内跑,万一真扎到了脚怎么办?

他抬起眼帘看向付流音,“音音……”

付流音的旁边还放着一个碗,她拿起来后砸了过去,那只碗落在穆成钧跟前,碎了。

她狠狠地瞪着他,“放我出去!”

跟她来硬的不行,软的,似乎也不行。穆成钧站起身,付流音下了床,踩着地板往前走,地上还有洒落的饭菜没有收拾掉。穆成钧上前拦着她,“当心脚下。”

她推开跟前的男人,在房间内跑来跑去,时不时用手捶打着坚硬的墙壁,“有人吗?放我出去,救命。”

穆成钧站在原地,看着付流音走来走去,她手掌往墙壁上拍,一阵阵声响,就好像是在抽人耳光似的,付流音的手掌很快通红,穆成钧看不下去,上前拉过她的手臂。

付流音抽出手来,再度自虐似的拍打。

男人干脆将她推开,他站在那堵墙跟前,付流音看了看他,毫不留情地用手往穆成钧身上挥打。

穆成钧任由她打着,付流音光着脚踢他,力道很大,但是她没有穿鞋,也痛不到哪里去。

她两手揪着穆成钧的领子,将他扯来扯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啊——啊——”

付流音双目通红,披头散发,渐渐的自己没了力气,她用头撞着穆成钧的胸口。

男人伸手抱住她,将她强行抱到床上,付流音还在使劲挣扎,穆成钧只能用双手紧箍住她不放,又将付流音的腿压着,她嘴里发出低低的咆哮声,像个十足的疯子,肩膀一直在尝试着动来动去,但她到底不是穆成钧的对手,付流音慢慢安静下来。男人下巴抵着她的肩膀,这样亲昵的姿势令付流音不舒服地缩了缩脖子。

“音音,你幻想过以后的生活吗?”

“你到底害怕我什么,你说。”

“怕我打你吗?你别怕,我绝对不会动你一根手指头。”

付流音不说话,穆成钧继续问道。“是不是怕我把你关在这一辈子?”

“别怕,我可以不关着你,我可以让你重新开始……”

付流音眼角淌落着泪水,穆成钧知道她是害怕,看不到未来,他着急想要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我不曾对人动过这样的心思,一开始心里对你有所不同的时候,我也觉得很难以置信,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

“音音,就算我让你回去,你也会很危险,我觉得将你藏起来,是对你最大的保护……”

他想将她藏着,又想在她的身边,可偏偏付流音的心里完完全全没有他。

这不是一个拿钱能够收买的女人,也不是一个他用威胁就能让她就范的女人,再说,他也不舍得。穆成钧看了眼身前的女人,付流音明显是疲惫了,毕竟吃也没有好好吃过,睡也没有好好地睡。

她只是睁大着双眼看向地上,穆成钧跟她说了许多话,可她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就好像他怀里抱着的是个假人一样。

而她跟穆劲琛在一起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她狡黠、她鬼点子还多,那才是付流音该有的样子,鲜活,让他觉得好玩。

也不知道穆成钧是什么话刺激到了付流音,她忽然又在他怀里发起疯来,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就像一个十足的疯子。

穆成钧盯着身前的女人,她忽然抬起手掌,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一下下,重重的像是打在穆成钧的心上。

她不止疯了,还自虐了起来。

穆成钧慌忙去拉她的手,“你干什么?”

他将她的两只手都抓住了,付流音见状,猛地张开嘴咬住自己的手臂。她穿着单薄,这一口咬下去,很痛,她自己能感觉的出来,但她就跟咬住了穆成钧一样不肯松口。她五官都狰狞起来,眼里露出凶狠的光,像是一头猛兽在将要饿死之际,它狠狠咬住了它的猎物,一旦松开就会被饿死。

穆成钧大吃一惊,嘴里忙说道。“松开,松开!”

付流音嘴里发出声响,穆成钧忙用手扣住付流音的下巴。“你给我松开!”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两根手指紧紧捏住她的面颊,好不容易将她的牙关撬开,穆成钧看了眼她的唇角处,居然已经沾了血。

“付流音!”

她眸子狠狠扎向他,洁白的贝齿上也沾了血,这一眼令穆成钧觉得触目惊心。

付流音开始左右挣扎,好几次,被她自己咬伤的地方都撞在了穆成钧的身上,他都替她觉得痛。

男人想让她安静下来,但尝试了几次后,她却更加变本加厉。

穆成钧只好松开她,他很快下了床,双手微微举起,“好,我不碰你,你冷静点,我走,我先走好不好?”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口气中,带了一丝低声下气。他很快退到门口,付流音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直到男人将门打开,直到他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后,房间内也就安静了。

保镖赶忙朝穆成钧看了眼,“穆先生,您没事吧?”

他摸了下自己的肩膀,隐隐作痛,穆成钧轻摇下头,“没事。”

男人抬起脚步往下走,他知道付流音是在装疯,即便她有过这样的经验,可以骗得过凌慎,但穆成钧不会相信她真疯了。

可就算是这样,又能怎么办呢?

付流音好好的,可她就是不想面对他,她情愿让自己沉浸在这样糟糕的状态中,如果她一直都要在他面前这般,穆成钧能受得了吗?皇鼎龙庭。

今天天气很好,许情深坐在院子内,蒋远周也没去医院,他拿了一条薄毯走过去,替她盖在肩膀上。

许情深抬下头,蒋远周站到她身侧。“为什么不睡会?”

“睡不着。”

男人坐到她旁边,许情深觉得阳光太过于刺眼,她眯了眯眼帘,“搜救队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穆劲琛也找了人过去,但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许情深深吸口气,极力隐忍着情绪,她也不想总是在别人面前哭哭啼啼的,“真希望音音只是失踪了,她已经被人救起来了。”

蒋远周没有回答她,因为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不远处,传来了月嫂的声音。“霖霖,睿睿,你们慢点。”

两个孩子长大了,会跑会跳之后,她压根就别想追上他们。霖霖和睿睿拉着小手,几步就来到了许情深跟前,许情深轻拭下眼角处,霖霖朝她看了眼,糯糯喊了一声,“妈妈。”

许情深弯腰将她抱到腿上,“宝贝。”

霖霖双手圈住她的脖子,她很聪明,知道许情深这几天情绪不好,她用粉嫩的小脸蹭着许情深,一遍遍喊着,“妈妈,妈妈。”

许情深的心都快化了,睿睿也靠在她的身边,蒋远周见状,朝睿睿招了下手,“睿睿,过来。”

睿睿冲他看了眼,没有搭理。

蒋远周倾过身,拉住睿睿的小手。“到爸爸这儿来。”

霖霖手掌摸着许情深的脸,见她还是不开心,她干脆在她脸上亲了几口。

蒋远周不担心许情深,他相信她迟早会走过去的,就跟当年的方晟一样,失去的时候是最痛苦的,但如今有他和孩子在,过不了多少时间,许情深应该也能慢慢淡忘了付流音的死。

霖霖低头看到蒋远周的动作,她从许情深的腿上滑下去,一把拉过睿睿,小眼神睇了眼自己的亲老爸。“睿睿,我的。”

说着,就把睿睿拉到了自己身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