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她衣衫不整地向我求救过/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有些懵,重复着霖霖的话语,“睿睿,你的?”

霖霖站在睿睿的身边,小男孩长得快,她个子稍矮些,却是霸气十足的样子,“嗯,睿睿,我的。”

蒋远周皱了皱眉头,“睿睿是我的儿子。”

小男孩也看了他一眼,可明显却是朝着霖霖走近些,霖霖完全把睿睿当成自己的所有物,她再度重申,这次的话说的更清楚了,表达也是越发明确了,“睿睿是我的。”

这中间加了一个是字,蒋远周单手撑在腿上,上半身直起身,他看了看许情深道。“听到了吗?这很不正常,这里面是不是有事?”

许情深头痛地厉害,她可看不出什么不对劲来,“哪里?”

“你看你女儿……”

许情深看了眼霖霖,还在她头上摸了把,“霖霖怎么了?挺好的。”

蒋远周难以置信地盯向许情深,他知道她的心思不在这,但是这么明显的端倪,她不可能看不到。

霖霖伸手摸了摸睿睿的小脸,又凑到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睿睿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许情深的另一侧,这下,离蒋远周越发远了。

蒋远周看着越发不对了,他起身走到睿睿跟前,伸手要抱他,霖霖又一下站到他面前。

“宝贝,爸爸是男的,睿睿也是男的。”蒋远周解释着。

但在霖霖的意识里,恐怕还不知道男人跟女人的分别。她转过身,看了眼睿睿,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小男孩比她高,她一侧肩膀抬起来,睿睿见状,稍稍蹲下身来。

这算什么?

蒋远周顺手将霖霖抱到怀里,他蹲在那里,让霖霖坐到自己腿上,“小宝贝,你走哪里去?”

霖霖有些不乐意,蒋远周心里酸酸的,毛毛的,很不舒服,他强行抱过霖霖,在她面上狠狠亲了几口。

“都说女儿跟爸爸最亲,霖霖,我是你亲爸。”

霖霖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觉得一下不够,又连续擦了几次。她要从蒋远周的腿上下去,蒋远周偏偏不放开她。霖霖急得用手去推男人的脸,蒋远周出生至今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情况。当他靠近一个女性生物的时候,居然被推开了?

就算那时候的许情深,也没这样夸张,许情深当年可也是被他的美色给迷倒过的。

蒋远周干脆将霖霖抱起身,霖霖满脸的不乐意,那表情就好像遭遇了人贩子似的。

要换在平时,许情深早插手了,可她现在没有这个心思,她整个人还沉浸在悲伤中,身边有蒋远周和孩子们在,她尽管觉得安慰,但心里到底还是有付流音的影子。

蒋远周坐回位子上,霖霖想要下去,他箍住她的腰不放。

“宝贝,爸爸跟你说话呢。”

霖霖很是没有耐心,挣扎着就想下去,蒋远周没法子了。“这样吧,你亲我一下,我就放你走。”

霖霖无奈地朝他看看,睿睿也走上前来,蒋远周将俊脸凑到霖霖面前,她只好敷衍地亲了下,刚亲完,就去拉蒋远周的手。

他倒是没有食言,手一松,霖霖赶紧擦了把自己的脸,回头对着蒋远周的大腿打了一下。

睿睿冲上去,抓起他的手咬了口,只是不重,沾了满手的口水。

蒋远周指着两个孩子,“你们反了,上天了是不是?”

睿睿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睁着一双黑亮的眸子盯着蒋远周,霖霖一把拉起他的手跑到许情深跟前,“妈妈。”

许情深摸了摸她的脑袋,抬头看眼蒋远周。“你跟孩子闹什么?”

她完全不站他这一边,还批评他,蒋远周向来也是个经不得批评的人。

许情深拍下霖霖的肩头,“跟睿睿去玩吧。”

两个孩子拉着手去了不远处,蒋远周看了眼,一双眉头始终紧拧着,他知道许情深心里难受,也想趁此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情深,我们把睿睿带在身边的时候,可没想过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许情深收回些神,有气无力说道。“是不是怕哪天睿睿的亲生父母找上门?”

“不是,这个问题我倒不怕,你难道不担心他哪天把你女儿拐走了吗?”

许情深正眼看向蒋远周,可那眼神明显不对劲,眼里面有点嫌弃,好像觉得他很龌龊似的。“霖霖和睿睿才多大?”

“但他们迟早会长大,这样天天黏在一起,我总觉得将来会出事。”

许情深觉得蒋远周真是想太多了,“孩子的世界是最纯洁的,你看看他们两个。”

蒋远周顺着许情深的视线望去,看到霖霖背对他们站着,睿睿凑近她嘴边说话,眼神一下下盯着跟前的小美女,这下正好被蒋远周给抓住。“你看,都快亲到嘴上去了。”

“远周,”许情深有时候觉得蒋远周真会小题大做,“你也别忘了,睿睿是我们的儿子,从小他就是以这个身份跟在我们身边的,在外人看来,霖霖和睿睿都是我们亲生的。你……你怎么能想到他们两个……”

对于这样的想象力,许情深也只有服了。

“那这样吧,我们赶紧再生一个,我从他出生起我就带着他,我让他跟我最亲。”

许情深裹紧身上的薄毯,蒋远周猛地意识过来,也许是他对付流音没有感觉,所以即便她死了,他除了觉得惋惜、可怜之外,并不觉得能够影响自己的生活,但是许情深不一样。

他站起身来,抱了抱许情深。“这个事情不急,以后再说。”

“远周,我想去案发地再去看看。”

“不行。”蒋远周拒绝得很干脆,“见一次想一次,哭一次,你再这样,我也受不了。”

“我想知道那边的情况。”

蒋远周伸手握住许情深的肩头。“那边一旦有情况,随时会打电话过来,情深,你别再让我担心了。你别忘了,你不止认了音音这个妹妹,你家里还有你的亲人。就算是霖霖那么小的孩子,她都会为你担心,情深,你让我们也好受一些。”

许情深闻言,不由看了眼蒋远周,她伸手摸向男人的俊脸,“我告诉过你的,放心,我好好的,不会撑不住。”

“那就好好地给我看。”

许情深还想说什么,蒋远周捂住了她的嘴,“我只知道你今天中午几乎没吃东西,我让厨房现包了小馄饨,不是大的那种,是你喜欢的泡泡馄饨。”

许情深将他的手拉下去。“我真的不饿。”

“那种馄饨特别小,这样吧,吃十五个。”

许情深摇头。

蒋远周前额对上她,“十个,不能再少了。”

她勉强答应下来。“好吧。”

蒋远周为了调动她的胃口,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馄饨的汤是乌骨鸡汤,炖了大半个上午的,不油不腻刚刚好,别说是十个小馄饨了,她就算是吃一口,他都能觉得欣慰不少。

穆劲琛一直站在江边,他的车子已经被穆家的人想法子捞起来了,现场除了一些擦碰的痕迹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那些瑶台玉凤早就漂到了江水的下游,只是有偶尔的几株挂在江岸两边,白色的花朵被打得七零八落。穆劲琛紧张地在江边走来走去,搜救队的人还在继续,尽管知道希望渺茫,可蒋家和穆劲琛斥了巨资,他们必定要全力以赴。

男人目光紧紧地盯着,手掌内的疼痛完全复苏了,他嘴唇发白,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执着于将付流音的尸体找到,是因为想要让她入土为安吗?还是觉得她还有幸存的希望,可以麻痹自己,告诉自己说只要找不到她,她就还活着?

穆劲琛不敢往下想,越想,心里就越痛,痛得难以抑制。

搜救队的船很快靠岸,其中一人快步走到穆劲琛跟前,“穆帅,真是找不到啊。”

“找不到也要找,继续找。”

“我们派了另外两艘船去下游找,但是那人不是说了吗,尸体绑上了石块,那肯定是沉到江底去了,这条江最深的地方有好几十米,那肯定是找不到的啊……”

穆劲琛攥紧拳头,“你再说一遍?”

对方看他眼神骇人,似乎要将他吃掉似的,他赶忙噤声,算了,不就是找吗?反正穆劲琛是照样出钱的,他既然不肯接受事实,对他们这些搜救的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

他摇下头,改口说道,“穆帅,您别着急,我们这就去继续找。”

穆劲琛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明的悲哀,现在是打捞的第二天,他还能坚持住,如果到了第十天,第二十天呢?他明知救起付流音无望,却还要这么坚持吗?

穆劲琛坐了下来,毫无形象,

下巴上冒出的胡须带着几分颓靡之色,身后,有车子赶了过来,对方在穆劲琛身后踩停了刹车,很快,一阵关门声传到穆劲琛的耳朵里。

“师哥。”

穆劲琛头也没回,阮暖走到他身边,她蹲下身来,看了他一眼,“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男人盯着前面出神,阮暖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师哥,你还没吃饭吧,我买了些吃的,你先垫垫肚子。”

“谁让你到这来的?”穆劲琛忽然开口。

“我去了你家里,伯母说您不在,应该又是来了江边。师哥,伯母很担心你,饭也吃不好,精神很差……”

“不用你管,你走吧。”

阮暖没想到他态度这样差,她干脆坐到穆劲琛身侧,“不管能否找到,这边的人都会通知你,你待在这儿又有什么用呢?”

“你跟我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穆劲琛睨了她一眼,“我想怎么做,那是我的事,用不着别人管。”

阮暖心里存着一口气,从小到大也没几个人敢跟她这样说话。

她视线望出去,看到污浊的江水在她眼跟前流淌,她想到付流音就在这条江底下躺着,她心里瞬间觉得好受多了,她强忍着嘴角欲要勾起来的笑,“师哥,我理解你的做法,毕竟她是穆家的人,你肯定想要把她找到,好好安葬。”

穆劲琛太阳穴处的青筋绷起,尽管这是事实,但他并不想从别人的口中听到。

他还是接受不了,特别是付流音的死讯被人一遍遍提起。

阮暖盯着跟前的人,她对穆劲琛芳心暗许,却从未想过他会瞒天过海地结婚,现在他身边的女人好不容易彻底离开了,阮暖想,该争取的她还是应该争取到才行。

“师哥,待会我送你回去,别让伯母替你太操心,这边,我替你看着好吗?”

穆劲琛没有说话,摆明了不想搭理任何人。阮暖不甘心,她想了想后继续说道,“师哥,您想看开点吧,付流音是被她哥哥牵累的,就算没有这次,可能也会有下次。有件事我一直没同你说,不久前的一天晚上,我还看到她了,她……”

“她怎么了?”穆劲琛迫不及待问道。

“她衣衫不整地从草丛里跑出来,当时特别狼狈,后面还跟着两个男人,上身都没穿衣服……皮,皮带都解开了……我的车当时正好停在路边,她应该也没认出我来,拉开车门就上来了,还向我求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