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迎面遇上,还是擦肩而过?/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年后,苏州。

许方圆的家在苏州老城区,早年间,他家底厚实,嘉豪园是他斥巨资买下来的。高高的围墙挡住了外面人的视线,但偏偏有几根枝头探出墙外。

白色的围墙上,镶嵌了一扇古典的大门,门口两尊石狮也是有些年头了。

一抹娇俏的身影上前,推门而入,院子内清冽的风迎面扑来,哗哗的水声映衬出这一角的安逸,女人快步往前走着,经过长长的廊子,看到挂在上面的鹦鹉冲她打着招呼。

“音音,音音——”

她顿足,踮起脚尖逗了逗它,“真乖,不枉我天天教你说话,改天给你买糖吃。”

“不吃,不吃!”

女人视线望出去,看到院子内的假山旁站了两个人,她顺着旁边的小道走上前,“师傅,师母。”

“音音回来了。”

“嗯。”

许方圆替旁边的妻子将披肩拢好,“这儿风大,你进屋吧,我和音音有些话要说。”

“好。”

许方圆坐向旁边的石凳,眼看着妻子走了进去,这才开口说道,“音音,坐吧。”

“嗯。”

她将手里的背包放到桌上,“师傅,我今天拍了不少照片,您要看看吗?”

“不急,”许方圆嘴角噙了抹笑,“音音,我今天接了个设计,明天开始你就别出门了,跟我一起完成。”

“好啊。”

“你跟着我的时间虽然短,但是好在你肯钻研,做完了这次的设计,我打算给你单独接个活,前几次你做得都非常好,我相信你已经可以了。”

她第一次听到许方圆这样夸人,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是吗,谢谢师傅。”

“只是这次要去的地方,比较远,明天你跟我去实地看下吧,那家的女主人喜欢园林设计风,要求也挺高的。”

女人认真地听了半晌后问道,“在哪?”

“东城。”

她心里猛地咯噔下,放在腿上的拳头攥紧了,原来还是做不到波澜不惊,单单听到东城二字,她就已经是这样的反应了。

许方圆见她神色不好看,心里也猜到了她的顾忌,“音音,你现在是叫许流音,你已经不是付流音了。”

她陡然惊醒般看向对面的许方圆,她勉强勾勒下嘴角,“对,我不是付流音。”

“可怕的不是东城这个地方,也不是东城的人,毕竟那里还有蒋先生和蒋太太,可怕的是人内心里的一些记忆,你若觉得不敢前进,就说明这段记忆还藏在你的心里,挥之不去。”

她握紧下手掌,是啊,这半年当中,她以许流音的名字生存着,到了苏州之后,许方圆让她住在了家里,生活上,许太太对她倾心照顾,学艺上,许方圆更是对她倾心相授。这半年来,她过得平静且满足,每一分时间都觉得必须要好好把握住,再也没有人说她是付流音,也没人再要求她还债了。

许流音适应了这个名字,她认为自己已经没有了这个心结,“好,明天我们一起去。”

东城,穆家。

穆劲琛走进客厅,看到穆太太在沙发上整理着东西,他还未开口,身后跟着的女人就快步上前去,“妈。”

穆太太抬下头,“你们回来了。”

“妈,您在做什么呢?”

穆太太满脸的悦色,手里正在翻看着一件婴儿连体衣,“今天出门买了一堆东西,阮暖,你快看看,这衣服怎么样?”

阮暖坐到穆太太身侧,从她手中将连体衣接过手,“好看,真好看,但是这么小……穿得上吗?”

“这就是零到三个月的宝宝穿的。”

阮暖一脸的羡慕。“好可爱啊。”

“别着急,等你跟劲琛有了孩子,我也会买一堆的。”

阮暖有些不好意思,抬起视线看向穆劲琛,男人面无表情地问道,“妈,大哥呢?”

“去苏晨那边了。”

“怎么,还在闹吗?”

穆太太闻言,脸上终究有些担忧,“可不是吗?我也不知道那小姑娘怎么那么狠心,好歹是自己的亲骨肉,可她非不要,折腾几次都要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我真是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妈,您就不用跟着担心了,”阮暖轻声安慰,“大哥这么宝贝这个孩子,他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希望是这样吧。”

阮暖替穆太太叠了几件小衣裳,包里的手机陡然响起,她拿了电话后走到外面去接通。

穆劲琛坐定下来,穆太太抬头朝他看了眼。“劲琛,你跟阮暖什么时候去领证?”

“过几天。”

“黄道吉日我都挑好了,领完证就把婚礼办了吧。”

穆劲琛没说话,视线落到那些小衣服上面,穆太太轻叹口气,“你们两个啊,都不让我省心。”

“还不让你省心呢?”穆劲琛身子往后轻靠。“妈,你想过大哥会有孩子吗?这难道不是穆家最大的喜事?”

穆太太闻言,一张脸立马笑开了,“你不知道我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开心的一晚上没睡着,这肯定是你爸在保佑成钧,我现在就盼着苏晨将这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来,不论男女,我都喜欢。”“还有几个月,你又得提心吊着着。”

“你说说,苏家我们也去了,为了让苏家住得舒服些,房子、车子都送了,苏晨的爸妈不是欣然接受了吗?劲琛,你别看你大哥表面上好像挺平静的,他其实对这个孩子在乎的不得了,你说苏晨干嘛这么死脑筋,就是不肯生呢?”

“还能为什么?”穆劲琛搭起长腿,“您自己的儿子,您还能不了解?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八成就是硬上的,谁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会愿意给他生孩子?可对大哥来说,这极有可能是他唯一的孩子,威逼利诱的法子他都使过了,我看那女人恨他不浅呢。”

穆太太脸上再度摆出了紧张。“她不会趁着你大哥不注意,又要去把孩子打了吧?”

“您儿子也不是吃素的,现在孩子都有六七个月了吧?他能保他到现在,就一定能保他至出生。”

“这就好……”穆太太总想听几句宽慰的话,“等宝宝生出来后,那就什么都不怕了。”

穆劲琛闻言,有些出神,又有些莫名的伤感,付流音没出事之前,他一直都想和她有个孩子,这半年来,他觉得时间就像是最大的煎熬,他过得早就麻木了。

“劲琛,你和阮暖也快准备要个孩子吧。”

穆劲琛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妈,我娶她已经是对您最好地交代了,别的事情,您就别逼我了。”

“这怎么叫逼你呢?你终究不可能一个人过,你肯定是要有一个像样的家。”

说话间,阮暖从外面进来了,穆太太收住话语,朝阮暖招下手,示意她坐到身边来。

“阮暖,新房子那边装修得怎么样了?”

“还没开始弄,我喜欢小桥流水的那种建筑,我想弄成私家园林,那边反正一块地都批下来了,可以任由我们改造,我通过关系找了苏州的一位园林设计师……”“那就好,造成之后肯定特别漂亮,妈很期待。”

“只是,我委托一个朋友全权替我出面接洽了,到时候我只要过目下设计稿就好,毕竟我爸身份有些特殊……他觉得我搞这种太招摇,会影响到他。”

“也是,”穆太太轻点下头,“万一被人举报,你爸这边肯定会比较麻烦,你也不要出面了。”

“是啊。”

穆劲琛坐在旁边没说话,穆太太对这个儿媳妇那是说不尽的满意。“不久的将来,那就是你和劲琛的家了,明天我让你大哥给你汇一笔钱,不论你想弄成什么样,都可以,随你。”

对穆家来说,他们有的是钱,当初付流音想要搬出去住,穆太太说什么都不肯答应,那还不是因为付流音没有一个像样的靠山,所以只能被人这样压着。

“谢谢妈。”

穆劲琛冷眼看着,他不明白阮暖有什么好高兴的。

第二天,许流音跟着许方圆坐了高铁来到东城。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老白亲自开了车过来接,他看到许流音时,点了点头,“许小姐。”

这一声许小姐,没有丝毫的别扭,喊得自然极了。

许流音将手里拎着的一袋东西递给他,“老白,这是送给你的,苏州特产。”

“真是太谢谢了。”

几人坐进车内,老白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车子。“蒋先生和蒋太太在国际酒店订好了位子,专门招待二位的。”

“蒋先生真是太客气了。”许方圆道。

许流音看向窗外,她回到东城来了,虽然才不过短短半年,可她却觉得好像隔了十年、二十年。

付流音换成了许流音,她当初没有连名字也一起换掉,这是爸妈给她起的,她终究还是不舍得。为了自己的新生活,她不得已换了姓氏,虽然心有愧疚,但她相信爸妈能够理解她、并且支持她。

来到国际酒店,两人从后备箱内拿了东西,乘坐电梯来到所在楼层,包厢的门打开着,许情深在门口张望,看到几人过来,她扬笑上前,“音音。”“姐。”

“蒋太太,你好。”

许情深忙跟许方圆打过招呼,“许先生,您好。”

蒋远周也走了出来,许方圆示意许流音将手里的东西递向两人,“蒋先生、蒋太太,这是头批碧螺春,给你们尝尝。”

“许老真是客气,快请坐吧。”

许情深坐到了许流音身侧,开心地拉过她的手,“一个月没见到你了吧?上次我去苏州,你还带我去了拙政园。”

两人见面,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服务员开始上菜,开席之后,蒋远周敬了许方圆一杯酒。

许方圆喝了口,放下酒杯,许情深由衷跟他说道,“许先生,真是太谢谢你了,当初要不是你肯收音音为徒,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蒋太太,你别客气,要说谢谢的话,也应该是我说才是,”许方圆看了眼对面的许流音,“我夫人年轻的时候就身体不好,我们膝下无子,到了这把年纪,家里忽然多出来了一个人。我夫人不止一次跟我说,她将音音当做了自己的女儿,再加上这孩子肯吃苦,我收她为徒,也实在是缘分。”

“师傅,我敬你一杯酒吧。”

席上,几人自然是开心自在的,许情深趴在许流音的肩膀上,不住说着悄悄话。

蒋远周时不时看一眼,出门在外,许情深就不爱跟他有这种亲昵地举动,他倒是想跟她秀秀恩爱,蒋远周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许情深的碗里,“先吃东西。”

许情深头也没回,噢了一声,继续跟许流音说话。

“这次许老先生肯带着你,就说明放心得下你了……”

“嗯,我们明天就去那边看看,师傅说设计稿让我先出,他替我把关。”

许情深眉角轻扬。“真好。”

蒋远周一条手臂搭过来,落在许情深肩膀上,稍稍将她搂紧了些,“有什么话,吃完了饭再说。”

许情深挥开他的手臂,“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

她回头看他一眼,许情深凑到蒋远周跟前,压低嗓音道,“许老先生好不容易来趟东城,你不用管我,你跟他多说说话。”

“……”国际酒店的另一个包厢内,阮暖和陆兰欣以及另外的朋友坐在一起。

菜都点好了,就是不见穆劲琛过来。

“阮暖,你老公还来不来啊?”

“当然,我跟他说了,今天是带他来见见你们这帮小姐妹的,他能不来吗?”

阮暖面上有些过不去,看了眼时间,又给穆劲琛发了条短信。她看眼旁边的女伴,想要将注意力转移开,便冲着陆兰欣道,“兰欣,你怎么了?情绪不高啊,还在为穆成钧的事不开心吗?”

“胡说什么呢?”

“有时候啊,人真是不认命都不行,苏家那个苏晨以前就是个小秘书,谁知道她忽然就怀孕了,如今成了穆家手心里的宝,我虽然没见过她,但是你们想想,一个小秘书而已,现在凭着个孩子将穆成钧拴住了,不简单吧?”

陆兰欣的脸色越发难看了,“那也是人家有手段。”“谁让你一开始太矜持?”

陆兰欣不好说她联系过穆成钧,给他打过电话、发过短信,可穆成钧压根就没理睬过她。她听阮暖说穆成钧风流成性,送上门的女人没几个是拒绝过的,可只有等她自己碰了壁,她才知道事情不是那样的。

“别说我的事了,我是对他有好感,但无疾而终的感情太多了,算了。”

阮暖看了眼时间,穆劲琛还没到,她起身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师哥,你什么时候到?”

此时,穆劲琛还在训练场内,他坐在单杠上,一条腿晃悠着。“马上到。”

“抓紧时间哦,我的朋友们都到了,就差你了。”

“嗯。”穆劲琛说完,挂断通话,

阮暖坐回桌前,“他就快到了,还在开车呢。”

几人也不好说什么,除了陆兰欣之外,旁人都是第一次见穆劲琛。

等了又等,眼看一个小时快要过去了。

另一侧的包厢内,许情深等人准备离开,他们有说有笑着走出去。

阮暖不耐地看着手表,要不是因为等的人是穆劲琛,她早就发飙了。

“阮暖,你老公到底来不来啊?”

“来,当然要来。”

阮暖实在受不住了,起身再度给穆劲琛打个电话。“师哥,你到哪了?”

男人的声音很是敷衍。“我已经到了,马上上楼。”

“是吗?”阮暖心里彻底一松,挂完通话后,她冲几个朋友道,“你们先坐着,我去接他,他已经到楼下了。”

阮暖走出包厢,经过走廊,看到不远处的电梯门缓缓合上。

她快步跑过去,“等等!”

许情深和许流音一前一后站着,许情深听到声音,抬头看去,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正冲过来,她伸手想要按键,但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题外话------

推荐文若曦的新文:《豪门撩婚之娇妻请上位》

人人都说她是先爬上了他的床,再借他的势上位。

她从不否认。

不要脸,狐狸精,下贱……各种骂名纷沓而来,她亦笑应自如。

她叫冉笑,有着极致的美貌和身材。

她从娱乐圈的一个三流艳星到堂堂“莫远集团”总裁夫人也不过是遇到了一个叫“靳莫寒”的男人。

当唇枪舌剑凌厉射来,他轻挑眉梢,说:“我的人,我看谁敢动?”

……

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是这样的——

他说:“冉小姐果然不负‘狐狸精’的美名。”

而她,只是一边笑,一边大长腿轻轻蹭着他的腰,“靳总,你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