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难忘地求婚/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暖的高跟鞋蹬蹬地落在地上,她看了眼电梯正在下行,“什么嘛,等都不肯等一下。”

她手指按向按键,表情有些不耐烦起来。

她心里想着穆劲琛肯定是到了,不能让他久等,好不容易等到电梯下来,她赶紧跨了进去。

酒店正门口,蒋家的司机开了车过来,老白替他们打开车门,“请。”

许情深拉过女人的手,“走吧。”

“姐,我和师傅要不就住在这儿吧,省得跑来跑去了。”

许情深挽唇轻笑道,“酒店都安排好了,离皇鼎龙庭很近。”

“那好。”

阮暖从大厅出来,远远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弯腰坐进车内,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这身影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阮暖快步上前,想要仔细看眼,但许情深等人也坐了进去。

她认出了蒋远周和许情深,车门很快被关上,老白走向另一辆车。

阮暖想要看眼坐在车内的人,但由于光线不充足,并不能够看得真切。

两辆车一前一后开出去,阮暖拧眉细想,难道是她看错了?她平日里跟蒋家并没有丝毫的接触,可为什么跟许情深在一起的人,她却觉得有几分眼熟呢?

阮暖在门口站了会,还是没有等到穆劲琛的身影。

蒋家的车来到酒店,几人一道下去,老白率先去往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服务生帮忙将行李送上楼,老白来到许情深身侧,低声说道,“蒋太太,我方才在酒店门口,看到了阮家的那位小姐。”许情深看了眼站在前面的许流音,她皱了皱眉头,“阮暖?”

“是,她好像也看到了我们,我关上车门的时候,见她不住朝车内张望。”

许情深轻笑下,“没关系,总会有再碰面的时候,音音又没欠他们什么,更没必要刻意躲避,他们能在东城过得好好的,她也一样可以。”

“蒋太太说的是。”

蒋远周和许方圆说了两句话,扭头一看,许情深和老白挨得很近,两人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电梯门叮地打开,几人走了进去。

来到所在楼层,许情深挽着许流音的手出去,许方圆跟在后面,老白抬起脚步,却没想到被蒋远周拦了一把。

老白面露疑惑看向他,“蒋先生?”

“老白,以前有什么事你可是第一个告诉我的。”

男人怔了怔,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事做错了。“蒋先生,您还是明说吧。”

“你方才跟情深说了什么?”

“噢——”老白恍然大悟,“我说我在酒店门口看到阮家……”

“你不用跟我说,”蒋远周打断老白的话。“去跟你的蒋太太说。”

男人丢下句话,率先走出电梯,想了想又不对,回头冲老白说道,“不对,蒋太太是我的。”

老白哭笑不得,“蒋先生……我怕那个阮家的小姐看到许小姐,我这才跟蒋太太说一声。”

许情深在前面走着,回头见两人并未跟上来,她不由扬声说道。“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

蒋远周朝老白指了指,很快跟上去了。

国际酒店。

阮暖在门口等着,她穿得单薄,双手不由抱住自己的肩膀,穆劲琛不是说已经到酒店了吗?她心想着他是不是自己上去了,她赶紧给穆劲琛打个电话。

只是,穆劲琛这次没有接通。

阮暖接连打了几通,都显示无人接听。她回到包厢内,推门进去,陆兰欣喊了声来了,但是回头一看,阮暖却是一个人。

“阮暖,你老公呢?”

女人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但终究不能冲没有到场的穆劲琛发火,她勉强笑了笑,“可能有事来不了吧,他那个训练场忙得很,我们先吃吧。”

“啊?怎么这样啊。”

“就是,都说好了的。”

阮暖脸上也挂不住,但穆劲琛的脾气摆在这,她能有什么法子?“行了,我们吃吧。”

显然,穆劲琛是在骗她,甚至连应付都懒得应付,也不说自己为什么不来,几句话就将她哄得团团转。

第二天,许流音起了个大早,她在酒店内的沙发上看了会书,直到接了许方圆的电话后,这才出门。

两人吃过早餐,坐了老白安排过来的车去往目的地。

别墅那边有专门的人在现场负责,偌大的空地上,能发挥的空间很多,许流音拿了相机先拍照。

许方圆跟旁边的人说着话,她拍完了照走过来,听到那人说道,“这将来是要做婚房的,主要就是要设计的令女主人满意,男方家里有的是钱,对于外部的构造也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最大的要求就是令女主人满意。”

许方圆轻笑,接过了话,“看来,这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啊。”

“那是当然,要不然的话能斥巨资博美人一笑吗?外面布置这一下,花费可是不小啊。”许流音唇瓣挽了下。“爱情价更高嘛,放心,我们一定能设计出令女主人觉得最满意的作品。”

“那就有劳你们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许方圆冲不远处看去,“这样吧,我们还要丈量下,也要拍一些细节图,你就不用跟着我们了。”

“好的。”

许流音眼看着对方走远,她掏出相机将跟前的建筑拍下来。“师傅,这个世上有钱人还是多啊。”

许方圆忍俊不禁,“你以后会接触到越来越多的。”

“嗯,有钱人多是多,不过能做到像师傅这样几十年如一日爱着师母的,肯定不多。”

许方圆被逗乐了,“就你最会说话。”

“那是。”

星港医院。

蒋远周坐在办公室内,老白开门进来。“蒋先生。”

“怎么样?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

“一个不缺?”

“对。”

蒋远周双手交握,目光轻抬看向老白,“老白,你觉得我这法子怎么样?”

“很有创意,也很有意思,如果我是蒋太太的话,肯定会哭着答应你的。”

“俗。”蒋远周挥下手。

老白笑眯眯说道,“蒋先生,这种事本来就是俗气的,你还说我对提拉用的那一招,俗得好像回到了二十年前,可是却照样管用的很,提拉答应的时候又哭又笑,说那天是她一辈子当中最开心的日子了。”

蒋远周不以为意,“那是因为她没有要求,我的蒋太太可不一样。”

“蒋先生,您试过就知道了。”

蒋远周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两下,“老白,你那时候紧张吗?”

“紧张啊,紧张得汗水都出来了。”

“你是该紧张,用蜡烛在苏提拉的小区内摆成一个心形,我觉得你当时不是紧张苏提拉会不会答应你,而是该紧张物业会不会提着灭火器过来吧?”

这蒋先生,还能愉快地说会话吗?

老白这下并不买账,“提拉事后说,她觉得很浪漫,特别特别浪漫。”

“……”

“这件事要秘密安排,千万不能让情深知道。”

“是,蒋先生。”

蒋远周嘴角不由勾起来,“对了,老白,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打算定在十一左右。”

“太晚了,下个月吧。”

老白不解,“为什么?”

“我想早点办婚礼。”

老白更加不解,蒋远周的婚礼和他的婚礼,冲突吗?“蒋先生,您可以定在下个月。”

“不要。”

真是傲娇的可以啊。

“蒋先生,您先结。”

“不,你先结。”

“我们选在十月差不多,要不然的话太仓促了。”

蒋远周睨了他一眼。“你们就下个月结婚吧,十月份的时间让给我,那时候秋高气爽的,正合适。”

老白对上他的视线,拉开椅子入座,“蒋先生,要不这样,我选在十月的第一个周末,您选第二个周末?”

“不行。”

“为什么?”

“关于婚礼的事情太多了,你最起码得替我操办几个月,我不想有丝毫的马虎。”

呦呦呦,他怕马虎,可老白也不想仓促啊,“蒋先生,我要是下个月的话,也来不及啊。”

“不就是订酒店这些事吗?你这就去办。”

“但是蒋先生……”

“你要肯答应的话,我送你一套房,你的婚房。”

老白差点喷血,“蒋先生,您究竟有多少房子?”

“我房子不多,钱多,钱可以买房子。”“蒋先生,您这样让我很为难。”

“有什么为难的?老白,我知道你房子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最好地段的学区房,那可是一房难求,我买到了,我送你。”

老白想来个刚烈不屈,“蒋先生,那是您的东西,我不能要。”

“这么客气干什么?拿去,是我真心要送你的。”

老白咬了咬牙,“蒋先生,我工资也不少,我可以自己买。”

“这不是花钱能够解决的事,而是这房子想买也买不到,”蒋远周倾过身,“就这么定了,你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对自己的人向来大方。”

蒋远周站起身,来到老白身侧,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房子,他本来就是要送给老白的,老白跟在他身边这么些年,做事情尽心尽力,蒋远周对他满意的很。

许情深推门进来,看到老白坐着,蒋远周握着他的肩膀,弯腰正跟他在说话,许情深饶有兴致地看着。“嗨。”

蒋远周赶紧将手抽回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可不想那件大事被许情深率先察觉到。

“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说老白结婚,婚房的事。”

“噢。”许情深来到蒋远周身侧,男人伸手抱住她的腰,想让她坐到自己腿上,她看了眼对面坐着的老白,面色有些窘迫,“不,我不坐。”

“没关系,老白不是外人。”

蒋远周手臂一提,让许情深坐到腿上。

老白看都懒得看,早就习惯了。

“今天下午没有手术吧?”

“没有。”蒋远周下巴搁向许情深肩膀处,“晚上去哪吃饭?”

“家里就好了,还可以多陪会霖霖和睿睿。”

蒋远周掐了掐许情深的腰,“他们两个自己陪自己就行了,我发现霖霖现在越来越不粘我了。”

老白在对面笑着接了话,“蒋先生,霖霖好像一直就没粘过你。”

“这儿没你什么事了,你出去吧。”

“好咧。”

许情深在办公室坐了会,就去上班了。

下午时分,许流音接到老白的电话,说是让她来趟星港医院。

许情深给最后的一位病人开好了药,抬头看眼门口,才这个时间点,怎么外面没人了?

她忽然接到个电话,是病房护士打来的,“许医生,您快来病房看看,1728的病人不对劲。”

“怎么了?”

“您昨天刚给他做过手术,但是现在……”

许情深急忙站起身来,“我马上过来!”

她快步走出去,看到其它诊室的门口排满了等待看诊的病人,但这个时候许情深顾不得这些,她来到病房,推开门进去。

里面却连一个护士都没有,病床上躺着昨天刚动过手术的病人,旁边还有陪护的家属,许情深满脸焦急,“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许医生,谢谢你昨天救了我的命。”

许情深有些懵,“这是……”

她话音落定,听到身后有开门的动静,许情深回头看去,看到有人走了进来,她菱唇微张,看到了莫小军,看到了她熟悉的几张面孔,还有一些她根本想不起来的脸。那些人手里都拿着一份病历,许情深压根没有摸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你们……”

“许医生,我们这些人的命,都是您救的。”

许情深上前几步,“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蒋远周进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束花,那些早就痊愈并且开始了新生活的人都站到病床旁边,许情深伸手捂了下嘴,蒋远周走近上前,单膝跪下去。

许情深脑子一热,这才反应过来,这……这算是求婚吗?

“你,你干什么?”

“情深,你还记得这些人吗?”

许情深看向四周,激动地点了点头。

“这些人,都是被你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他们遇到你之前,一脚已经踏入鬼门关,我不知道你在星港的这几年医治了多少人,但是我知道在你手里,你救活了多少条命。”

老白和许流音在不远处站着,今天他们是见证人。

老白听着蒋远周的话,和旁边的许流音说道,“蒋先生这话说的,真够血腥的啊,要求婚就好好求嘛,应该说我爱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这种话……”

“不是啊。”许流音显然不认同老白这样的说法。“我觉得很令人感动,而且意义非凡,蒋先生这样的人总不能摆着几根蜡烛跟人求婚吧?”

老白感觉自己似乎被人看透了,他轻咳一声,他确定许流音不知道他的求婚法子,他这算是误打误撞中招了。“情深,今天我把他们都请过来了,我要让他们见证我和你的幸福。”蒋远周目光紧紧盯着许情深,“在我眼里,手术台上的你最美,所以我想在这跟你求婚,嫁给我吧。”

许情深有些出神,在外人眼里,她早就是蒋太太了。

她以为蒋远周会省过这个环节,她虽然也有所期待过,但仔细想想,她在乎的是跟蒋远周过得那些日子,她可以不要求婚,虽然会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

而终究,蒋远周没有给她任何的遗憾。

许情深想哭,却有些不好意思,蒋远周将捧着的花送到她手里,“情深,你救了那么多人的命,也救救我吧,我们分开的那段时间内,让我彻彻底底明白了没有你……我是不行的,我想让你永远在我身边,我爱你,老婆。”

老白抖了抖,“好肉麻。”

“好感动。”

老白看了眼许流音,见她眼圈微红,竟然要哭了。

许情深擦了下眼角,蒋远周将戒指拿了出来,“答应我,一辈子做我的医生,而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许医生,答应吧。”

“就是啊,快答应吧……”

许情深羞红了脸,慢慢将手伸出去,倒也大方,“蒋远周,我答应你。”

男人欣喜若狂,替她戴上戒指,起身后抱住她用力亲吻,老白看了看四周,这么多人呢,这两人真是够忘我的啊。

许流音走了进去,蒋远周好不容易将许情深松开,她上前一步冲许情深说道,“姐,恭喜你。”

“谢谢。”

“许医生,恭喜恭喜……”

“谢谢——”

许情深看到一个个鲜活的人站在她面前,这些人,都是她救过来的,这让她既欣慰又骄傲,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满足感,她一直都记得病患家属当时的那一张张绝望的脸。而如今,他们活的这样好,生命就是这般美好,她特别感动于蒋远周将他们都聚集在了一起,这种微妙的激动令许情深开心不已。

男人伸手将她再度拥到怀里,“过几天,我们就去民政局领证。”

许情深轻点下头。“好。”许流音轻挽下嘴角,原来这就是最好的幸福啊,真令人羡慕。

她的心忍不住抽了一下,她极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她是由衷替许情深觉得高兴。

穆家。

穆太太和穆成钧坐在餐桌前,男人抬起腕表看眼时间,“老二不是说回来吃晚饭吗?”

“是啊,这都几点了。”

说话间,门口有个身影进来了,穆劲琛几步上前,穆太太闻到了一身的酒气。

“劲琛,你去喝酒了?”

“嗯。”穆劲琛拉开椅子入座,“等我吃晚饭吗?不用等我。”

“劲琛,你以前从来不会酗酒的。”

穆劲琛头有些晕,手掌撑着额头,目光看了眼穆太太。“我这不叫酗酒,我只是想喝罢了。”

“吃饭吧。”穆成钧示意佣人上菜。

“劲琛,八号的事情,你别忘了……”

男人目光明显一滞,“八号?”

“你果真忘了是不是?你要跟阮暖去民政局的呀。”穆太太赶紧提醒。

穆劲琛冷笑了下,“噢,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劲琛,你……”穆太太气得直摇头,“婚姻大事,在你这怎么就成了儿戏呢?”

“可不是就儿戏吗?”穆劲琛将手落在餐桌上,认真地对上穆太太的视线,“妈,我们可是说好了的,只要我跟别人结婚,别的事你就别再催我了。”

穆成钧抬了下眼帘,“劲琛,既然这么勉强,这门亲事算了吧。”

穆太太一惊,这兄弟俩真是一个比一个会闹腾。

不过好在穆劲琛没有听了穆成钧的话,他拿起手边的筷子说道,“不,我要结。”

“你也是疯了。”穆成钧脱口而出道。

“我要现在结婚了,以后就清净了,要不然的话,这辈子还会有无数个阮暖、李暖、赵暖……”

穆成钧味同嚼蜡,“与其这样,那还不如单身的好,想玩就玩,不想玩了收收心,你还年轻,不急。”

“怎么不急?”穆太太抢过话语,“难道一辈子单身吗?这样传出去成何体统?”

“妈,你别急啊,”穆劲琛推开手边的碗,“不是答应了你吗?八号去民政局,我不会反悔的。”

穆太太在桌子底下踢了穆成钧一脚,示意他不要再随意插嘴。

“还有你,”她很快就将话题引到穆成钧身上,“苏晨那边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

“不会又要吵着闹着去把孩子打了吧?”

穆成钧一脸的笃定,“没一个医生敢给她做那种手术,除非是不要命了。”

“但我总是忐忑。”

穆成钧替穆太太夹了筷子菜,“我现在派人二十四小时地盯着苏家,一旦孩子生下来,我就把孩子抱回穆家。”

“大哥,你这是硬抢。”

“是,就是硬抢,”穆成钧看向对面的穆劲琛,“她一个女人,未婚先孕,对她有什么好处呢?那是我的骨肉,必须跟着我。”

穆太太想到未来的孙子,开心地眉眼轻扬,“是,到时候好好安抚好苏家就行了。”

“劲琛,新房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不知道。”

“明天去看看吧。”

穆劲琛对这种事一点都不关心,“那是给阮暖住的,她要弄成什么样子,随她。”

“说的好像你不住似的。”穆太太不满出声。

“嗯,我不住,我住训练场。”

穆太太怔了怔,“你真打算领张证就算了?你们可是夫妻啊……”

“嘘,”穆劲琛竖起食指放到嘴边,“妈,这是你答应过我的,不准反悔。”

说完这些话,穆劲琛就推开椅子起身了,“我饱了,你们慢吃。”

“劲琛——”

穆太太眼看着穆劲琛上了楼,她瞬间没了胃口,穆成钧也习惯了家里这个样子。

男人来到主卧,想要推门进去,手落在门把上,却有片刻的犹豫。

在这个家里面,属于付流音的东西全都没了,他进了主卧,屋内的摆设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墙上的墙纸都换了,那张她经常伏在上面写作业的梳妆台也换了。

穆劲琛坐向床沿,这个房间,穆太太本来已经让佣人锁起来了,她说不吉利,可穆劲琛后来将门踹坏了,穆太太只好不再管他。也只有一走进这儿,属于付流音的记忆才会变得深刻起来,深刻到令穆劲琛恨不得将它们全部剜去。

他躺到床上,盯着天花板,最近几天的天气都不错,穆劲琛喜欢晴天,这半年来,他害怕下雨。

只要雷声响起,他就止不住地全身发抖,他觉得江水又要涨了,他就更难找到付流音了。

冬天的时候,他去过江边一次,那天东城下了最大的一场雪,江水两边的堤岸上落满了雪花,江面汹涌着,它不会结冰,但是穆劲琛弯腰用手掌试了下水温,那水一碰到他的手掌,他的手几乎冻得麻木了。

也就是那天,穆劲琛让人做了一件疯狂的事。

他喊了几辆车子,让人运来了烧热的水,然后再将水倒入江中。

穆劲琛蹲在江边,在别人眼里,可能会觉得他疯了吧,但他只是不想让她受冻,想让她在江底不至于那么难受。

在江面上清理垃圾的船员好久没给他打过电话了,那就说明还是没有付流音的消息。

两个月前,他们从江内捞起了一具尸体,穆劲琛去警局认过尸,并不是付流音。

他也不知道他应该是失望,还是庆幸呢?

穆劲琛出神地看向天花板,他希望闭上眼睛就能做个梦,让他看看付流音现在是什么样子,即便是恐怖至极的,也可以。至少让他知道她在哪。

穆劲琛在家里睡了一晚,起来的时候头有些痛,这才发现窗户是开着的。

他洗了个澡准备出门,一脚跨进院子内,看见天空阴沉,他不由皱下眉头。

穆劲琛开了车出去,开到半路的时候,前挡风玻璃上落了几滴雨珠,看来马上就要下雨了。

他视线望出窗外,这儿离新买的别墅不远,他不喜欢在雨天开车,他想着过去避避雨。

许流音和许方圆一早就到了,两人在屋后勘察,许流音拿着笔正在记录,“师傅,我觉得这边的树可以挪过去,这儿弄一个凉亭比较好,我算过位置。”

“你先记录着,回去我们再商量。”

“好。”

穆劲琛将车停在门口,进去的时候,看见门是敞开着的。

一名男子迎上前来,穆劲琛挥下手,“要下雨了,我来坐会。”

“阮小姐请的园林设计师也过来了,正在后面,您要见一见吗?”

穆劲琛摇下头,“我没这个兴趣。”

他说完这话,径自进屋后上了楼。

屋内都是精装修过的,家具也都摆好了,穆劲琛走进家庭影院,选了个片子打算看会电影。

许流音用笔在本子上画着草图,她走出去两步,冷不丁有雨水落下来,本子上的图印染开来,她抬头看了看,“师傅,好像下雨了。”

“没事,一时半会应该下不大。”

“音音,你把这个角落拍下照,我忽然有个灵感,觉得这地方可以好好地利用下。”

“好。”许流音拿出手里的相机,拍下许方圆所指的那一块地方。

穆劲琛看了会电影,忽然听到外面雷声大作,他看向窗外,天空阴沉沉一片压了下来,眼看就要下大雨了。

楼下,许方圆冲许流音说道,“今天这天气真是……看来我们得回酒店了。”

“嗯,我收拾下东西。”

穆劲琛起身往外走,来到书房,他真是厌恶这样的天气,他心情暴躁起来,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

楼底下,许流音快步走着,先前给她开门的男人大步上前,“许小姐,要不要进来坐会?看这天气,马上就要下雨了呢。”

“不用了,我们的车子就在外面,谢谢你。”穆劲琛听到下面依稀有说话声传来,只是女人的声音很轻,被雷声给盖住了。

许方圆低声跟许流音说着话,“音音,我们走吧。”

“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许流音来到车前,将车门打开,刚要坐进去,雨水忽然浇了下来。

雨点子很大,砸在身上很痛,许流音高喊了一声,“师傅,快上车。”

轰隆隆——

雷声再度卷过。

穆劲琛手里的书翻开后又被他合上了,他听到了一声模糊的声音。

他快步来到窗边,看到家门口停着一辆黑车,一名中年男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许流音坐在车内,经过穆劲琛的车子时,她看了眼,但是车窗玻璃上全是蜿蜒而下的雨水,压根看不清楚外面的一景一物。

------题外话------

明日精彩预告:125——民政局,他和她狭路相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