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民政局,她与他狭路相逢(精)/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不知道明天天气怎样。”许方圆掸了下裤脚,“要不然的话,也能早点回去。”

“师傅,我们回到酒店后可以研究设计方案,也不浪费时间啊。”

许方圆笑了笑说道,“我是惦记你师母,要不是怕她身体吃不消,我肯定会带她一起过来。”

许流音了然,缓缓展开嘴角,有人惦记的感觉真好。

穆劲琛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眺目望去,那辆车子走远了。

里面坐着的应该就是阮暖请来的园林设计师吧?他一双剑眉紧蹙,看到倾盆大雨瞬间浇在了自己的车顶上。他想到付流音以前所学的专业,这场雨,令他心里越发难受起来,心头好像压着块巨大的石头,他脑子里出现的各种画面将他的一颗心脏扎得千疮百孔。落在栏杆上的雨点溅到他身上,没一会,他身上就湿了。

穆劲琛回到屋内,将手里的书放回书架上。

楼底下的男人给他泡了一杯茶上楼,找了一圈,总算在书房看到他的身影。

“穆帅,喝口热茶吧。”

穆劲琛坐在办公桌前,有些失神,直到这杯热茶放到他手边。他看了眼,“你是阮暖请来的吧?”

“是啊,有时候阮小姐买了什么东西,送货过来的时候,这边需要有个人。”

穆劲琛看了眼窗外,“那两名园林设计师,是什么人?”

“据说是苏州请来的,在这方面很有名气,不少私家园林都是那位先生设计的,他还带了个年轻的女徒弟过来。”

“是吗?”穆劲琛再度联想到了付流音身上,她要是有这个福气多好,如果那一串事情都没有发生的话,他也可以给她找个师傅,让她毕了业就能开始自己的设计……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而已。

穆劲琛的手落向茶杯,桌前的男人说道,“穆帅,阮小姐马上过来。”

穆劲琛手一顿,“这么大的雨,她过来做什么?”

“她正好打电话过来,知道您在这……”

穆劲琛太阳穴处一紧,真是一刻不得安宁,他站起身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男人怔了怔,“穆帅,这么大的雨……”

是啊,这么大的雨,他也不想走,但他更不想待在这。

穆劲琛抬起长腿走出书房,很快又下了楼,男人匆匆跟在后面,想要给他找把伞,“穆帅,您稍等。”

他已经走了出去,三两步过后,头上、肩上就都湿了,他快步来到车前,一把拉开车门坐进去。

穆劲琛发动引擎,然后系好安全带,前挡风玻璃上的雨水湍急,他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景和人。穆劲琛颤抖着手将雨刮器打开,他心里有些害怕,这个时候,他特别想要快点回家,或者能够赶紧回训练场去。

他没想到雨会忽然下得这么大,他的心慌越来越厉害,穆劲琛一脚踩向油门,车子蹿了出去。

下雨天,路并不好走,就算是在机动车道上,也会有开着电瓶车或者行走的路人在乱窜,他们穿着雨披或者打着伞,丝毫不顾车子在两侧道开来开去,好像疾驰而过的车子就理应要给他们让行。

蒋家的司机开车很稳,放慢了车速,他在信号灯前踩了刹车。

“师傅,一会就到吃饭时间了,要不要在外面吃?”

许方圆朝她看了眼,“你是不是嘴馋了?”

“不是……”

“那怎么放着大酒店的饭菜不吃?”

许流音摆出一副被人看穿的表情来。“其实是我想请你吃顿饭。”

“你有钱吗?”

“我跟着师傅这么久,有时候画了稿子,师娘说我点子好,奖励我的啊。”

许方圆笑出声来,“你师娘就是管钱的,看看,我还没夸你呢,她倒是拿我的钱去打赏你了。”

“师傅,您是苏州人,肯定没吃过东城的特色吧,我带您去啊。”

“好,盛情难却,今天难得有空,我就跟你走一遭吧。”

许流音闻言,忙吩咐坐在前面的司机道,“去东河路吧,那边有个小吃城。”

“好的。”

穆劲琛的车子从另一条路开着,不久之后,两辆车子就隔了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后开在一条道上。

许流音和许方圆说着话,不会去注意外面。

司机瞅了瞅说道,“这雨啊,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待会我尽量找个地下停车场。”

“好的,麻烦你了。”

雨下得已经够大了,雨刮器开至最快,仿佛也拦不住哗哗淌下来的雨幕。穆劲琛停在路口,看着黄灯之后跳上了红灯,他心口窒闷的厉害,他握住方向盘的手越收越紧,他鬓角淌出汗来,付流音死后,他明显有了心理阴影。

他此时坐在车内,就好像是被困在了密闭的水底下,身上湿透了,是因为江水浸泡着他,他看到前挡风玻璃上的雨水流淌着,那就是江水啊,付流音当初就是这样被困在江底下的。

穆劲琛手掌越来越抖,呼吸也急促起来,他感觉那块玻璃马上就要碎了,汹涌的江水即将冲过来将他淹没,会将他卷至江底。他仿佛感觉到了冰冷,他握紧手掌,咬着自己的手背,他忽然抡起拳头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他甚至想着,付流音当初被推进江底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丝的意识呢?

有没有可能,她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淹死的?

后面传来剧烈的喇叭声响,穆劲琛看向外面,街边的景色和车子全部模糊了。那种恐惧感仍旧缠在他身侧,挥之不去,穆劲琛一脚踩足油门,车子猛地蹿出去。

他忽然控制不住方向盘似的,车子歪歪斜斜向前,好几次差点要撞到旁边的车辆。穆劲琛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只知道自己心慌的厉害,他只能拼命抓着方向盘。

过去的半年间,他也遇上过下雨的情况,但他都是能躲就躲开了。

穆劲琛看眼窗外,这儿没有能停车的地方,他想开到下一条路的时候,找家能坐的店,进去坐坐。

他的车速很快,几乎是飞驰向前的。

许流音打开笔记本看着,许方圆视线睇了眼,“在车上就别看了。”

“没事,反正也无聊。”

此时,穆劲琛的车子犹如脱了缰的野马正在往前飞奔,这样的失控,源自于穆劲琛的心慌、恐惧,他的车经过蒋家的车子,差点撞上,就差顶多十公分的距离。车身跟车身堪堪平行而过,穆劲琛的车速又快,蒋家的司机想要打过方向盘的时候,穆劲琛的车早就蹿到了前面。

司机吓了一跳,“这人怎么回事?下雨天开这样的车速,简直找死啊。”

开车的路上,总会遇上一些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许流音并未放在心上。

她低头看着自己画的草图,不远处,猛地传来剧烈的刹车声,那阵声音撕破了人的耳膜,尖锐无比,蒋家的司机朝外面看了眼,“你看吧,这种人开车迟早出事。”

穆劲琛差点撞上横穿的行人,他下意识踩死了刹车,但那个行人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穆劲琛伸手抹了把脸,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蒋家的车从他的车旁开过去,擦肩而过的时候,许流音抬头看向窗外,“怎么了?出车祸了吗?”

司机看眼后视镜,“看样子是差点撞到人了。”

许流音向来不是八卦的人,一眼望去没看到那辆车,她也不可能扭头再去看,“开车还是慢慢的最好。”

“是。”

穆劲琛推开车门下去,听到行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任由雨点砸在自己身上,很快,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感觉自己沉到了水底,已经呼吸不过来了。

许流音带许方圆吃过午饭后,回到国际酒店。

许方圆在房间构思着设计稿,许流音躺在床上,她想睡会,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回到东城后,她想去见见付京笙,但是她要以怎样的身份去见呢?

屋外传来门铃声响,许流音起身过去,将门打开,

许情深站在外面,“音音。”

“姐,你怎么有空过来?”

许情深走了进去,“我今天下午休息。”

“姐,你和蒋先生什么时候去领证啊。”

“八号。”

许流音带着许情深往里走,“真好,今天都五号了吧?”

“是啊,”许情深坐进沙发内,“到时候你一起去吧,我把霖霖和睿睿也都带着。”

“好,那可是你最幸福的时刻,我一定要去。”

许情深看了眼对面的女人,她将手边的包放到自己腿上,“音音,你想见你哥哥吗?”

“可以吗?”许流音迫不及待问道。

许情深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你哥哥这半年多以来,一直昏睡着,其实就算你过去见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明白。”

许情深打开手机内的视频,将手机递向许流音,“这是我让人拍的,你看看。”

许流音颤抖地接过手,画面中,付京笙仍旧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他完完全全像是睡着的模样,呼吸沉稳,头发也修剪过了,只是没有睁眼罢了。

“音音,你现在是一个崭新的身份了,又是刚回东城,再忍忍吧,好吗?”

“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许流音轻拭下眼角,“你放心,我不去,我不会白白去冒险的。”

许情深知道这样的要求对于许流音来说,很难,但人活在这个世上,时刻都会面临着选择,她若想要有太平的日子过,就必须这样。

“穆家那边……反正你在东城待得时间不会久……但即便是遇上了,我相信你也能处理的很好。”

“是,”许流音面无表情地点下头,“我不认识穆家,更不认识穆家的任何一个人。”“好。”

许情深回到皇鼎龙庭,听到客厅内传来说话声。

霖霖叽叽喳喳的声音很是明显,“给我,给我——”

许情深走进去,看到蒋远周手里拿了条蓬蓬的纱裙,正在逗霖霖玩,“让爸爸给你换上,换好了我们就变成小公主好不好?”

“我要,给我……”

霖霖抵挡不住纱裙的诱惑,都想扑上去抢了。

许情深忍不住笑道,“这是做什么呢?”

“八号去领证,我今天给他们买了几套新衣服。”

许情深看了眼沙发,这岂止是蒋远周嘴中的几套啊,这摆明了是把童装店内的衣服都搬过来了吧?

她随手拎起一件,“蒋远周,你也太奢侈了,小孩子的衣服随便买买就好……”

蒋远周从她手里将那条裙子拉了回去,“我蒋远周的孩子,怎么能穿随便的衣服?”

“但是很浪费啊,”许情深颇为头疼,她坐到男人身侧,拿了条打底裤,看到吊牌上的五位数标价,许情深下巴都快惊掉了,“你今天花了多少钱?”

“没算,我就签了个名。”

许情深拧眉,“你给霖霖和睿睿从小就养成了这种习惯,长大后怎么得了?”

“我就是要富养,我可不能让我的女儿以后被人用一条廉价的裙子就拐走了,我的宝贝,一般的男人休想打动她。”

许情深很是无语,霖霖明显喜欢蒋远周手里的纱裙,她抱着裙子的一角不肯撒手。

蒋远周就知道自己女儿的眼光不会弱,这可是某奢侈品牌今年的走秀款,总共就生产了几件,都被内定了。

男人弯下腰,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亲爸爸一下,我就给你。”

“给我,给我。”霖霖也和他犟上了,用力拉扯着。

“再扯可就要坏了,来,亲一口。”

许情深真是见不了蒋远周这个样子,这摆明了是诱哄嘛,这一招,他倒是屡试不爽,有时候分明也是喜欢对她用这招的。

蒋远周的脸就快凑到霖霖嘴边了,只差她吧唧一口亲下去就好。

“来,亲下。”

霖霖拽不过蒋远周,可又想要这条漂亮的裙子,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看了眼许情深,似乎有些委屈,但是没办法啊,只能妥协。

她嘟起小嘴凑上前,刚要亲到蒋远周的脸,却没想到睿睿出手了。

小男孩将自己的手掌放到蒋远周的脸跟前,霖霖这一下亲在了睿睿的手背上。

蒋远周一看,拉住睿睿的小手,冲许情深道,“这回人赃并获,你看见了吧?”

“看见什么啊?”许情深不解。

“我是霖霖的亲爸啊,你再看看睿睿的举动……”

许情深看向两个孩子,不由失笑,“这很正常啊,他们两个天天玩在一起,睡都睡在一起,睿睿肯定喜爱霖霖,他不想霖霖亲你,也正常。”

“不正常。”蒋远周话虽这样讲,却松开了睿睿的小手。

霖霖又开始拉拽自己的裙子,蒋远周皱眉,“她是我女儿,最爱的男人应该是我。”

“这可不一定,将来她会有自己的老公,还有自己的孩子,你顶多排在后几位吧。”

蒋远周再度弯腰,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霖霖乖,亲一个。”

旁边的睿睿上前一步,那小眼神在蒋远周看来,好像有些虎视眈眈的感觉啊。

霖霖想要快点拿到裙子,她朝小男孩看眼,似乎觉得他有点不高兴,但她霖霖是谁啊,小天才呢。她总能找到最好的解决法子,她伸出手臂搂过睿睿,在他脸上亲了口,然后回到蒋远周跟前,踮起脚尖快速在蒋远周的脸上亲了下。

这下总好了吧,安抚好了一个,另一个的目的也达成了。

霖霖亲完蒋远周,理直气壮的多了,“给我,给我。”

蒋远周也不能说话不算数,他手一松,霖霖开心地抱着裙子走到睿睿跟前。

蒋远周伸手揽过许情深,许情深轻笑,“想要在我身上寻求安慰?”

“情深,你马上就要正式成为我的妻子了。”

许情深笑道,“嗯,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我很激动。”

“你不是有假证吗?”

蒋远周忍俊不禁,“那能是一样的吗?”

两人说着情话,霖霖和睿睿也都看在眼里,有个词叫做耳濡目染,睿睿盯着两人,眼见他们头靠着头,脸靠着脸,他一把搂住霖霖,也学着蒋远周的样子靠过去了。

穆劲琛回到家的时候,很狼狈,非常狼狈。

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也没开车,车子被他丢在了路上,他也不管会不会被拖车拖走,他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就回来了。

穆太太看到他这个样子,大吃一惊,“劲琛,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淋了雨而已。”

“你不是开了车吗?”

穆劲琛不想多说话,恰好穆成钧也从外面进来,他换上鞋子,睨了眼穆劲琛。“你跳江了?”

穆太太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朝穆劲琛的手臂捶去,“你又去找付流音了是不是?还跳江了?”

穆成钧原本就是句玩笑话,没想到穆太太当真了,不过看穆劲琛的样子,还真是挺像的。

“妈,您胡思乱想什么呢?”

穆劲琛冷得发抖,“我没带伞,这雨下得太突然,这才淋成了这样。”

“那赶紧上去洗个热水澡,把衣服换了吧。”

穆劲琛径自上楼,洗了澡换套干净的衣裳,他走下楼的时候,听到了阮暖的说话声,“我听新房那边说劲琛走了,我猜想着他应该是回家了……”

“是啊,回来的时候淋了一身的雨。”

“妈,我去厨房给他弄碗姜汤。”

“不用,你吩咐佣人就好了……”

阮暖说话间已经站起身了。“没关系,简单得很,我会。”

她走向厨房的时候,看到穆劲琛正在下楼,阮暖定住脚步,“师哥,你还是吃点感冒药下,预防下。”

“阮暖,八号就要领证了,你怎么还喊劲琛师哥呢?”

阮暖有些不好意思,“妈,我……我就是一时改不了口。”

“以后,他就是你的老公了。”

阮暖一张俏脸彻底红透了。

穆劲琛的一颗心却在瞬间跌至谷底,他一直以来过得都是浑浑噩噩的,直到穆太太说出这老公二字,他惊觉自己好像被人在冰天雪地里灌了满满的一桶冰水,原来他答应的婚姻,不止是一张苍白的纸,它还能让她的身份得到彻底的变化。

从此以后,阮暖就是穆家的二少奶奶了,她有权利喊他一声老公。

穆劲琛坐到沙发跟前,阮暖进厨房去忙活了。

她是阮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姐,虽然阮家不像穆家这样佣人成堆,但保姆也是有的,厨房里的活从来不用阮暖动手。

她在佣人的帮忙下做好了姜汤,盛了三碗,用一个托盘端着后走出去。

阮暖给了穆太太一碗,剩余的两碗分别给了穆成钧和穆劲琛。“妈,大哥,你们也喝点,这天气容易感冒,驱驱寒。”

“阮暖,你真是太贴心了。”穆太太欣喜不已,接过那碗姜汤。

穆成钧看也没看一眼,“我不喝这种味道奇怪的东西。”

“大哥,这怎么能是奇怪的东西呢?”

“味道又辣又甜,我情愿吃药。”

“……”

穆劲琛也没喝,阮暖将碗端起来送到他手边,“师哥。”

“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不需要喝这种东西。”

阮暖抿紧了唇瓣,穆太太见不得她委屈,“劲琛,阮暖一片好心啊。”

“我还是上楼睡会吧,现在也不饿,吃饭的时候不用叫我。”

穆劲琛起身,阮暖勉强笑了笑,“没关系,师哥身体底子好,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生病。”

“真可惜啊,你这手艺算是白露了。”穆成钧在旁边幽幽说道。

阮暖有时候真搞不懂,照理说她跟穆成钧没有丝毫的恩怨,可他总是话里有话刺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阮暖心知肚明,要想在穆家站稳脚跟,她不止要讨好穆太太,她还应该讨好穆成钧。

阮暖嘴角轻挽,“大哥,您看凌时吟都失踪那么久了,您也应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了吧?”

穆成钧似乎有了些兴致,“那你倒是说说看,我该怎么考虑呢?”

“苏家那件事,我也知道,苏晨怀孕这也是好事,但论家庭背景的话,苏家配不上穆家。”

“这是当然,”穆太太接过话,“不过苏家也不敢有这样的心思,到时候只要把孩子抱过来就好,至于苏家……好打发。”

“妈,大哥带个孩子,外面难免会有流言蜚语啊,你想,凌时吟失踪后,大哥就有了孩子……”

穆太太细想下,也是,“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再说凌家总是找上门来,实在头疼。”

“妈,大哥,不知道你们还记得我的朋友吗?有一次她跟着我来穆家,还被凌时吟给骂了,记得吗?”

穆太太依稀有点印象,“记得,怎么了?”

“我想把她介绍给大哥。”

“什么?”穆太太吃惊。

阮暖轻笑说道,“我那个朋友对大哥很是倾心,最关键的是,她家世清白,家境也好啊,大哥跟凌时吟不能总这样耗着,凌时吟不是失踪了吗?您干脆起诉法院,把婚离了算了,或者动动关系,把这离婚证办下来……”

“然后呢?”穆成钧似笑非笑问道。“我朋友不在乎以前的事,她也可以将您的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

穆成钧了然于色,“我懂了,你要给我介绍对象。”

“大哥,您这样的条件,配得上最好的。”

穆太太很是心动,“你那朋友叫什么?”

“陆兰欣,她脾气很好,最重要的是对大哥有心。”

穆成钧冷笑下,“这么为我好。”

“那当然,以后您就是我亲大哥,我们是一家人。”

穆成钧可不吃她这一套,他上半身微微往前倾,视线攫住阮暖不放,“真要为我好,你怎么不毛遂自荐给我呢?阮家比那个陆家肯定要好吧,我对陆家倒是不怎么感兴趣,只是生意场上需要阮家的帮忙,要不……”

“成钧!”穆太太陡然打断穆成钧的话,她气得胸口微微起伏,真是太不像话了。

阮暖瞠目结舌,他……他方才这算是在调戏她吗?

调戏他未来的弟媳?

阮暖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她勉强牵动下唇瓣,“大哥,您别跟我开玩笑。”

“那你也别跟我开玩笑,我这个人向来不爱玩笑话!”

穆成钧起身,丢下阮暖和穆太太径自上楼。

阮暖的脸色变了又变,“妈,我真是为大哥好……”

“我知道,我知道,这兄弟俩的脾气怪得很,尤其是你大哥,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阮暖委屈,真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八号这天,天气晴朗,皇鼎龙庭内热闹极了。

许流音坐在客厅内,霖霖和睿睿都下楼了。霖霖穿着白色的纱裙,漂亮得像个洋娃娃,睿睿则是一袭修身的小西装,小小的年纪倒有了几分蒋远周的样子,不愧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许流音高兴地上前,抱起霖霖,“我们的小公主真漂亮,来,给我亲一口。”

许情深也换了条裙子,老白也到了,已经安排好司机在门口等着。民政局。

许情深和蒋远周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进去,他们没有通知别人,许家的人不知道他们今天来领证,蒋东霆更加被蒙在鼓里。

许流音和老白跟在后面,其实相比别人,他们的排场已经足够大了。  许情深和蒋远周进小房间拍了照、签了字,看着两本红彤彤的证书被放到自己掌心内。

蒋远周手指拂过上面的三个字,“原来结婚证是这样的,真重。”

许情深失笑,“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以后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霖霖和睿睿坐在椅子内,目光盯着台上的二人,蒋远周拿着结婚证,喉音清冽地宣誓,“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许情深仔细地听着,她抬首盯着蒋远周的侧脸,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婚姻竟有这样的神圣感,特别这些字语是从蒋远周的嘴里说出来的。

她听得有些痴了,醉了。

“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许情深眼圈发红,可这时候的眼泪不需要强忍着,蒋远周将那本结婚证托在掌心内,目光灼灼看向她。“许情深,我爱你。”

我爱你。

她喉间轻滚,似乎是想回应,但蒋远周已经等不及了。“现在可以亲吻新娘了。”

他大掌扣在她脑后,一把将她拉近,炙热的吻贴在了许情深的唇上。

尽管她从未说过她爱他,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蒋远周加深了这个吻,台下的两个孩子忽然咯咯笑出声来,霖霖率先跳下了椅子,朝着门口跑去。

睿睿就是她的小跟班,许情深余光里看见两个孩子跑到了门口,她着急去推搡跟前的男人,“孩……孩子……”

蒋远周狠狠压住她的唇,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外面还有老白和许流音在,蒋远周当然不担心他们会跑丢,只是不出半分钟,外头就传来了鸡飞狗跳的动静声。

“霖霖,那个东西不能碰……”

“霖霖,那是盆栽,不能爬……”

“霖霖,印泥不是口红啊,别往嘴上涂……”

许情深嘴角不由展开,双手勾住蒋远周的脖子,一下下回应着他。

老白在外面围着两个孩子跑,“霖霖,快去洗手,洗嘴!”

“睿睿……你别学霖霖的啊!”

里面两人在做什么呢?怎么还不出来?

许流音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两个孩子跑开了。

她想要拉住霖霖,但是霖霖看到了好玩的东西,拉着睿睿往前跑。

老白累得气喘吁吁,“哎呦,我这把老骨头要被折腾废了。”

女人不由失笑,“他们人呢?”

“在里面……”

“还是让蒋先生出来管吧,我们两个管不住。”

许流音说着,大步走向门口,老白刚说了句,“不要过去……”

许流音视线望进去,看到里面两人正在忘情地拥吻,她小脸瞬间红了,转身要走,想了想之后,许流音回身将门替他们关上。

怪不得霖霖和睿睿要跑,这要换成了任何一个人,恐怕都受不住这样的肉麻啊。

民政局门口。

穆劲琛停好车,视线抬起,看向不远处的那栋建筑。

这个地方他来过一次,那时候是他押着付流音来的。至于他和付流音的离婚手续,是穆家委托了律师一手操办的。

今天这样的日子,他本该高兴才是,可他心里却觉得空了,很是难受。

阮暖的电话打过来,犹如一道催命符,问他到了没有。

穆劲琛这次没有失约,他挂断通话,身子往后倚靠,视线盯着民政局出神。

没过多久,阮暖开着车子到了。

她推开车门下去,她整理下裙摆,这条水红色的连衣裙是她特地去买的,她今天还去做了个造型,这样的好日子,一生只有一次。阮暖化了精致的妆容,面若桃花,她看到了穆劲琛的车,几步走了过去。

男人也下了车,阮暖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我们进去吧。”

穆劲琛甩上车门,跟着她进去。

领证很方便,拍了照之后,两人来到柜台前,将照片和需要的资料递给工作人员。

阮暖心里紧张万分,她包里还放着喜糖,她将喜糖拿出来,递给工作人员。

对方笑眯眯地接过去,“谢谢,祝你们百年好合。”

“谢谢。”

穆劲琛面无表情地站着,阮暖看着工作人员将资料输入电脑中,她等这一刻等得太久了。她感觉自己手掌心内渗出了汗水,工作人员将两张纸分别递给他们,“签个字吧。”

“好了吗?”

“马上,结婚证很快出来。”

阮暖激动地提起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穆劲琛盯着那张纸,盯着落款处,他拿起签字笔,一笔一画写下去。

阮暖眼圈有些发红,她知道,一旦穆劲琛三个字写下去,他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男人字迹有些潦草,似乎心不在焉,穆劲两个字之后,琛字也完成了一半。

不远处,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孩子的嬉笑吵闹声越来越近,穆劲琛感觉到自己腿上被人撞了下。霖霖也没想到这边有人,她抬头朝他看了眼。

许流音很佩服霖霖,小小的人儿跑起来却这么快,她追在后面,从柜台的转角处过来,“霖霖,别跑了。”

穆劲琛手里的笔猛然间顿住,他难道是在做梦吗,为什么这阵声音耳熟到令他觉得自己好像跌入了梦境中?

许流音收住脚步,没再上前,她看到了穆劲琛和阮暖,他们站在婚姻登记处的窗口跟前,她垂在身侧的手掌握了握,她不用想都能知道,他们是来结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