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兄弟两人,一起遇上她/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暖听着穆成钧的话,脸色越发惨白。

是啊,她和穆劲琛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办好结婚证了,只要再给她五分钟,不,一分钟、两分钟就好,那她就是名正言顺的穆少奶奶了。

阮暖的拳头死死握着,“妈,您说付流音是不是故意的?故意选择了那样的时机出现,把劲琛弄得魂不守舍,我今天在民政局真是丢尽了脸面。”

“可是……她怎么会好好地活着呢?”穆太太始终觉得难以置信,“那个凶手还去指认了现场啊,江里不还发现了付流音的一只鞋吗?”

这件事,在场的三个人当中,最清楚的恐怕就是穆成钧了。

他将付流音送走后,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面的,他以为付流音会躲起来,心里有了阴影,她会将自己深深地藏进黑暗的角落里面。但是很显然……她没有。这才应该是付流音吧,被凌慎关了两年后,被他囚禁之后,她都还是想坚韧地活着,活在有阳光的地方,可以让她抬头挺胸做人。

“妈,您说我该怎么办?我爸妈还在家等着为我们庆贺,我没脸跟他们说……”

穆成钧再度起身,“妈,我出去趟。”

“你去做什么?”

“找找劲琛。”

“好,”穆太太冲他看了眼,“尽快让他回来。”

“嗯。”

穆成钧穿着单薄的衬衣,就这么走了出去。

穆劲琛离开民政局后,也没回训练场,他开着车在马路上转悠,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的脑子都是空的。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好似一个傀儡。他看路边的所有人都像付流音,可是仔细一看,却谁都不是。

他漫无目的在路上开来开去,好几次红绿灯都不识,最后实在是没法子了,他将车靠在路边。

穆劲琛将车窗打开,外面有风,一下灌了进来,将他吹醒了。

他这样永远不可能找到付流音,付流音是跟着蒋远周和许情深去民政局的,她不可能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穆劲琛想到这,心里不由涌上激动。

男人再度发动车子,朝着皇鼎龙庭的方向而去。

皇鼎龙庭有专业的保安看守,若没有业主的首肯,外面的人休想踏进去一步。

穆劲琛将车子停在外面,他可以等,蒋远周和许情深总会回来。

到了下午时分,蒋家的车子总算出现了,穆劲琛推开车门下去,拦在车前。

司机踩住刹车,老白见状,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穆帅。”

“付流音呢?”

老白面无表情回道,“她不是死了吗?”

“你别跟我来这套,她就在车上是不是?”

“真没有,车里没有别人。”

“我不信!”穆劲琛说着,来到后车门前,车窗一点点落下去了。他看见两个孩子坐在安全座椅内,许情深抬起视线望出去,“穆帅,你闲功夫真多,这儿哪有什么付流音?”

穆劲琛视线匆匆在车里找了一圈,果然没有付流音的身影。

他如坠冰窟,后悔得恨不得抽自己。

付流音方才走得时候,他应该死死拉住她才是。“她去哪了?她人呢?”

“穆帅,我跟你强调过,你见到的人并不是付流音,她也有她的生活,请你不要打扰她。”

“你让她出来见我一面,让她把话说清楚!”

许情深面露无奈,“你太执着了,有时候太过执着并不是一件好事。”

“她在哪?”

“你要实在想找她,还是多请些搜救队再去找找吧。”

许情深合上了车窗,老白也坐回车内,“开车。”

穆劲琛知道,付流音肯定是中途下了车,她说不定正在东城的某个小区内,说不定这个时间点,她已经离开东城,消失得令他这辈子都找不到了。

男人进不去,可又不知道能去哪,他只能坐回车内。

关于付流音的唯一线索就是蒋远周和许情深,穆劲琛守在门口,在民政局内,许情深问了他这样的话,“我不认为你这幅模样,是想和付流音重归于好。我只问你一句,付京笙害死你父亲的这个坎,你能过得去吗?”

穆劲琛抹了把脸,他不想回答,也回答不出来。

可他总有权利知道她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吧?他总有权利问一声,半年前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付流音也真是狠啊,她就是不肯承认,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

傍晚时分,老白从皇鼎龙庭离开,打算去接苏提拉下班,经过门口的时候,看到穆劲琛的车还停在那里。

老白给许情深打个电话,将这边的情况告诉给了她。

许情深走到蒋远周身侧,男人让出一侧座位给她。“是不是穆劲琛还没走?”

“是。”

“今天被他碰上了付流音,不把一些事情问清楚,他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有什么好问的,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蒋远周手指在许情深的肩头打着转,“虽然撇清了关系,可心里不一定能完全放下。”

“既然放不下,怎么还能跟别人结婚?”

“也许,他的婚姻可以和爱情分开来,既然早晚要结婚,跟谁结婚都无所谓,那也就能解释穆劲琛为什么会跟阮家的小姐出现在民政局了。”

许情深不以为意,“那就这样过吧,不是挺好的吗?谁也别去打搅谁。”

“你想的简单,”蒋远周手臂拥紧,将许情深抱在怀里,“我当时见到你和付京笙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心情应该跟穆劲琛差不多吧。我其实特别想在飞机上就问你,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有个女孩喊你妈妈,喊付京笙爸爸?我甚至还阴暗地想过,许情深,这才不过一年多时间啊,你怎么就能重新找了个男人,而且还有了女儿?”

许情深扭头盯着蒋远周看,“那我还救了你‘儿子’呢,当时你跟你儿子和妻子在一起,你不也过得和和美美的吗?”

“我不一样,我的痛苦你没看到。”

“那我的痛苦……你也没看到啊。”

蒋远周亲了下许情深的前额。“是,所幸现在都看到了。”

许情深手掌在蒋远周胸口轻推了下,“当初抛弃我和付流音的,是你和穆劲琛,既然率先选择了放手,就别心里不平衡,是谁规定女人必须一心一意?我倒希望音音赶紧找到自己的幸福,重新开始。”

男人握住许情深的手,让她的掌心揉着自己的胸口,“那我真该庆幸,你那时候没有对付京笙动别的心思,要不然的话,我……”

“我那时候身边有霖霖,带个孩子太辛苦,没工夫去想男人的事。”

蒋远周不知道是该笑呢,还是哭笑不得。“那还都是我闺女的功劳。”

“是。”穆成钧离开穆家后,去了民政局附近转了一圈,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挺搞笑的,就让司机把车开走了。

“穆先生,我们去哪?”

“去苏家吧。”

“是。”

车子一路朝着苏家开去,苏晨怀孕后,苏家就搬进了这个高档小区内。

穆成钧走进电梯,来到所在楼层,指纹锁上有他的指纹,他开门进去,苏妈妈在家,见到他忙热情地打过招呼,“成钧来了。”

苏晨坐在沙发内,肚子很明显了,看到穆成钧进来,她头也没抬。

男人坐定下来,“中午吃了什么?”

“给她做了鲫鱼汤,胃口比前几个月好多了……”

苏晨起身,想要回房,穆成钧冲她说道。“收拾下吧,我带你去医院产检。”

“不是约了明天吗?”

“我今天有空,我带你去。”

苏晨坐回原位,面无表情说道。“你放心,明天我妈会跟我一起去,有我妈在,你还担心我会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吗?”

苏妈妈站在旁边,有些尴尬。“晨晨,你好好跟成钧说话。”

“我这样的口气还不好吗?”

穆成钧不给她气受,知道她怀着孕,凡事也就让着她一分,“我跟医院那边约好了,这次要做B超,走吧。”

“走吧,走吧,”苏妈妈说着,小心翼翼将女儿拉起身,“有成钧陪着最好了。”

苏晨在门口换了鞋,没有闹,跟着穆成钧去了医院。

躺在B超室的小床上,医生让她露出肚子,男人在旁边站着,苏晨觉得很不自然,“你……你出去。”

“没关系的,”医生笑眯眯说道,“孩子爸爸可以一起看。”

穆成钧垂下眼帘,睨了眼苏晨,“我又不看你。”

她别开视线,只能当他不存在,穆成钧双手抱在胸前,看到孩子的影像投射在屏幕上,很是清晰,他深邃的眸子内显露出激动,难以抑制,这就是他的儿子啊,真神奇。

穆成钧嘴角忍不住挽起,他想问,这个是不是就是他孩子的腿?

但是话到嘴边,他又吞咽了回去,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了,只是他真的好想问一问,哪怕是明知故问,他只是太想跟人分享下这种感觉了。

做完检查,苏晨双手撑在身侧想要起来,穆成钧拉了她一把。

女人将衣服放下去,由于穆成钧给她安排了VIP通道的检查,所以报告很快就出来了。

检查结果很好,一切正常,各项指标都是+,医生说,将来生出来的块头不小。

穆成钧将B超单折好,放在了自己的兜内,小心翼翼的很。

走出医院的时候,穆成钧问道。“想吃点什么东西吗?”

苏晨轻摇头,“不用,我想回家。”

苏妈妈在旁边跟着,“当心脚底下。”

“妈,我没这么娇弱,您是怕孩子有个好歹吗?”

“我怕路滑。”

苏晨表情淡淡的,手掌不由落向自己的肚子,刚怀孕的时候,她一门心思都想着要把这个孩子打了,可那时候穆成钧不让,穆家不让。他们就像是遮在苏家头顶的一片天,苏晨丝毫没有反抗的力气,那时候的她,被人看管了起来,苏家的门口站着穆成钧派来的保镖,只要她踏出家门一步,身后就会跟着好几个人。

慢慢的,邻居看她的眼光充满了异样,她也不敢出门了。

她手掌轻柔地抚摸着肚子,现在,宝宝在她肚子里越渐成型,有时候还能看见明显的胎动,她知道穆家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是母子连心,她也放不了这个手了。

走出医院,司机的车停在外面,苏晨看到医院门口来来往往很多的人。

这是东城最著名的妇幼保健院,若不是穆成钧有钱有势开了VIP通道,别的孕妇在这排队一天,很有可能都做不完这次的检查。

前面有人匆匆地走过来,看了眼苏晨……

穆成钧的视线落向前,看到对方跨过一步,脚步明显加快了,到了苏晨跟前,对方使劲撞过来,穆成钧眼疾手快将苏晨拉到自己身后,男人撞在了穆成钧身上,力道很大,穆成钧不由往后退了步。

苏妈妈吓坏了,面色发白。“你这人怎么走路的?长没长眼睛啊?”

“对不起,对不起,没看见……”

“这么个孕妇在这,你说你没看见?”

“我着急去里面挂号……”

穆成钧的脸色也是难看至极,他可没有跟对方废话,他抬起一脚直接踹了过去。

男人哎呦一声倒地,苏妈妈看呆了,苏晨也吓了一跳,没想到穆成钧竟有这样的反应。

“打人了,打人了……”

穆成钧居高临下盯着对方,“回去告诉那些人,不要打孩子的主意,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出了事,我就让凌家那一对孤寡老人给他陪葬!”

男人立马噤声,面色惊恐地盯着穆成钧。

苏妈妈赶紧站到苏晨身旁,女人握了握手掌,看了眼自己安然无恙的肚子。

穆成钧回头看向她,“走吧。”

几人坐进车内,苏妈妈忍不住问道,“刚刚那个男人,他是故意的吗?”

“我还是那句话,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出门必须有保镖跟着。”

“好好好,”苏妈妈不住点头,“真是太可怕了,也太恶毒了吧,怎么能对孩子下手呢?”

穆成钧目光冷冷地望出窗外,凌家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他们认定凌时吟是被他害死的,知道他有了孩子后,还不急得跳脚?他们肯定会千方百计地想要弄掉苏晨的孩子,有时候是穆成钧保护得太好,他们下不了手,有时候是有保镖跟着,即便是下手了也没法得逞。对于穆成钧来说,这个孩子等同于他的半条命,谁要是敢碰,他非要了谁的命不可。

“妈,您别忘了他可是有老婆的人。”苏晨冷冷插了句话。

苏妈妈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毕竟车里还有穆成钧的司机在,作为一个母亲,谁都不想自己的孩子去做别人的小三,可是苏晨的性质不一样啊……

狭仄的空间内,一片寂静。

穆成钧的视线睨到苏晨的脸上,“你放心,等孩子生下来后,我会给他一个最好的名分。”

苏晨垂下头,手掌不住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穆成钧潭底的深邃涌动下,他忽然伸出手,摸了过去。

手掌刚碰到肚子,恰好里面的孩子踢了一脚,穆成钧掌心内咯噔下,他不由轻笑开,“踢我?”

苏晨没有搭理他,将他的手推开。

车子将苏晨送回了小区,穆成钧没有下车,“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们上去吧。”

“好。”苏妈妈说着,将放在座位上的包拿起来。

苏家母女进了楼,穆成钧这才放心,让司机开车走了。

回到家,苏晨进卧室休息会,苏妈妈准备着晚上要做的菜。

傍晚时分,门外传来门铃声,苏妈妈过去开门,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外面,“伯母,您好。”

“是李恒啊。”

“我来看看苏晨,她在家吗?”

苏妈妈让开身,给他找了双拖鞋,“在家呢,快进来吧。”

李恒手里提着东西,“我也不知道买什么,苏晨还要两三个月就要生了吧?我给宝宝买了些衣服。”

“你真是太有心了……”

李家跟苏家关系一直不错,两个孩子都是在一处长大的,李恒比苏晨要年长几岁,苏晨走出房间,看到李恒,“你来了。”

“是,我来看看你。”

“过来吧。”苏晨又吩咐了苏妈妈一句,“妈,多做几个好菜啊。”

“放心吧。”

李恒走进苏晨的房间,苏晨将房门关上,两人来到窗边的沙发跟前坐下来。

“李恒,我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你会帮我吧?”

“当然,抚养权的事,我到时候一定帮你争取,我老师打这方面的官司很有经验,我可以请他帮忙……”

“好,”苏晨不由看了眼门口,生怕有人偷听,她压低嗓音道,“要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官司能打赢。”

穆成钧为了让她生下孩子,给了她不少的钱,他大概也没想到苏晨会妄想以鸡蛋碰石头,居然打着主意要跟他抢孩子的抚养权。穆成钧的钱,她都收下了,并且都转存到了自己的户头上,她就是要用这笔钱打他个措手不及,而且有了这笔钱,她就不算是没有收入的母亲了。

“放心,我们现在起就准备着,这件事不能声张。”

“嗯。”苏晨倚在沙发内,“只是穆家关系网太强,这官司肯定很难打。”

“没关系,现在是新媒体的时代,只不过一旦打起官司,牵扯到的又是穆家,恐怕会闹得满城风雨,我担心你……”

这些顾虑,苏晨早就考虑到了,她故作轻松说道,“没关系,现在认识我的人,有几个不知道我未婚先孕呢?至于那些不认识我的,无所谓,我不在乎他们的眼光。”

“那好,你都这样说了,我一定帮你。”

苏晨坐直起身,有句话在嘴里转了几圈,最终还是被她说出口,“在跟他争夺抚养权的同时,我还要告他。”

“告他?”

“告他强奸。”

李恒吃了一大惊,“告他强奸?”

“李恒,这很奇怪吗?”

“不,不是,我只是想着时隔一年,这官司的胜算……”

苏晨手掌再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最好的证据,可以做DNA鉴定。”

“那事发当时,你有留下什么证据吗?”

“有,”苏晨定定开口,她平日里跟穆成钧不争不闹,却并不代表她可以忍气吞声,有些事情她全都想好了,只是时机未到而已,“他当时对我用强的时候,我正好在跟我朋友打电话,她听出了不对劲,录音了。”

“还有这样的事?”

“是,其实她当时还报了警,应该是有出警记录可以查的。”苏晨喉间轻滚,想到那晚的激烈和屈辱,她眼睛发酸,“我在电话里不住喊着我在哪个酒店,后来,真有人找了过来,但穆成钧当时把我绑着,还把我的嘴封住了,他出门跟人周旋,我也不知道他跟警方说了什么,那晚是最让我绝望的,没人进来救我……”

李恒听到这,面色铁青,两个拳头捏紧了,“畜生。”

“穆成钧当畜生当习惯了,你这样骂他,他还以为是在夸他。”

李恒胸腔内阵阵难受,“那段录音还在吧?”

“在,我保存好了,包括那晚的床单,我都带走了。”  “那当时……你为什么不报警?”

苏晨无奈地轻笑道,“穆成钧怎么可能给我那样的机会,我被她限制了一个多月的人身自由,直到……我怀孕了。我有时候怀疑,生活是不是狗血剧啊?要不然的话,怎么什么剧情都被我碰上了?”

“苏晨,别这样,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就好了。”

李恒想这么安慰她,虽然这些话都挺苍白的,这场官司很难打,不过好在苏晨和穆成钧都是硬骨头,就看谁先将对方啃下来了。

“你若真要告穆成钧强奸,那抚养权的案子,你的胜算会大出许多。”

“我当然要告他,我不能白白失了清白,就算穆家能一手遮天又怎样,我顶多赔上自己的名誉,我也要将他拉下水!”

李恒点着头,“好,我一定倾尽全力帮你。”

吃晚饭的时候,苏爸爸也回来了。

苏妈妈在外面敲门,苏晨和李恒走出去,苏妈妈不由问道,“在里面聊什么呢?”

苏晨一脸的轻松,和方才判若两人,“聊孩子啊,我说以后让他跟着李恒学做律师,多好啊。”

苏妈妈笑了笑,她招呼李恒坐下来吃饭,完全不会想到他们方才在房间内居然商量了那一串的事。

许流音吃过中饭后回了酒店,吃饭的时候,许方圆是一起的。

午后,许流音在房间内睡了一觉。

到了傍晚时分,许情深给她打个电话,许流音坐在床沿起身,“喂,姐。”

“音音,晚上过来吃晚饭吧?”

“不用了,你跟姐夫好好庆祝下吧,今天是你们的好日子。”

许情深正在下楼梯,她顿住脚步,“好吧,本来想去接你吃顿饭,不过老白说穆劲琛还在皇鼎龙庭外面,我也怕给你带来麻烦。”

许流音沉吟半晌,“没关系,让他守着吧,我可能这两天就要回苏州了。”

“好,早点回去也好。”

挂断通话后,许流音去浴室洗把脸,出来后她径自出门,按响了隔壁房间的门铃声。

许方圆过来开门,“音音。”

“师傅,我想出去趟。”

“去哪啊?”

“我想去买个礼物。”

许方圆了然,“是送给蒋先生和蒋太太是吧?”

“是。”

许方圆笑了笑,“可以,一个人行吗?”

“行,我打车去就好。”

“这儿附近就有商场吧?”

许流音知道他不放心,“是,起步价就到了,酒店门口就是出租车,您别担心。”

“那好,快去快回。”

“嗯。”

许流音回房间拿了包后出门,坐上出租车,她跟司机说了目的地。

商场距离这儿不远,很快就到了。

穆劲琛的手机一直打不通,直到最后电量耗尽,关机了。

穆成钧先去了训练场,得知他并不在,便让司机去了皇鼎龙庭。

车子还未找好地方停下,司机便开口说道,“穆先生,那好像是穆帅的车。”

男人一眼望去,“对,开过去。”

“没想到他真的在这。”

对于这一点,穆成钧并不觉得奇怪,穆劲琛在民政局看到付流音跟许情深在一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问许情深要人。

车子停稳下来后,穆成钧下了车,他走到驾驶座一侧,拉开车门,俯下身来盯着车内的男子,“在这做什么?”

“你怎么来了?”

“等喝你的喜酒,酒店都订好了,怎么新郎官不见了?”

穆劲琛伏在方向盘上,“阮暖回去告状了吧?”

“是啊,哭得声嘶力竭,家里房子都快倒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水漫金山寺呢。我跟你说,妈气得不轻。”

穆劲琛不以为意,穆成钧伸手拽住他的手臂,“你去另一边坐着,我来开车。”

“付流音活着的事,阮暖也说了吧?”

“说了,”穆成钧修长的身子斜倚在外面,“你在这堵人,还不把人吓跑了?”

穆劲琛动了下腿,他从驾驶座内迈出去,男人往后面一坐,穆成钧进入驾驶座,亲自开了车。

“付流音真的活着?”

“是。”

穆成钧握住方向盘的手微紧,“你不会看错吧?”

“不会。”

“劲琛,你找到她后,又想做什么呢?”

“我想问问她,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

穆成钧的视线透过内后视镜看了眼穆劲琛,当初,是他要求付流音不能让穆劲琛知道她还活着的消息,“她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至少,不用再因为她是付京笙的妹妹而受到生命的威胁。”

穆劲琛落下车窗,看向了窗外,“她死去的这半年,我过得生不如死,她就这么狠心,非要让我以为她死了吗?”

穆成钧打过方向盘,“去吃晚饭吧。”

“我不回家。”

“不回家,我们去喝酒。”

穆成钧的司机在后面跟着,来到一处商场,穆成钧将车开入地下车库。

“出来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妈定了个蛋糕,应该做好了,我让司机带回去,让她消消气。”

停好车子后,司机也跟过来了,穆成钧冲穆劲琛道,“旁边就有喝酒的地方,下车吧。”

兄弟二人走出车库,上了电梯。

许流音一到商场,就找了家蛋糕房。

这家店很有名,若不是提前预约,很难在当天买到,也来不及。

许流音好说歹说,加了钱之后,店家才答应给她现做一个。

她买完礼物后回到店内,店员给她倒了杯柠檬水,“还要有些时间,您要不再去逛逛?”

“没关系,你忙你的吧。”

“好。”

许流音喝了杯水,她走到柜台前,倾过身看着里面的样品。

最大的蛋糕都快赶上她人这么高了,每一个都精致、逼真,许流音认真地看着,忽然听到门口有说话声传来。

“就是这一家。”

“穆先生,我进去取吧?”

“不用了。”

这好像是穆成钧的声音?

许流音如遭雷击,一点点直起身,余光里看见几道身影过来,她迅速环顾下四周,可是这个蛋糕房就只有一个出口,她慌不择路想要冲出去,但是想到迎面即将要碰上的人,她立马收住脚步。

她满脸的慌张,周边也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许流音就这样站在原地,她收起狼狈、惊慌,她定定地站稳脚步,和走进来的穆家兄弟对上了视线。

------题外话------

4月21—23日当当网大优惠,满200—100,需要买书的亲亲别错过啦

妖妖的全部书都参加哦,当当网正品,走过路过别错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